69书吧 > 光明纪元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惩戒神使(上)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惩戒神使(上)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入夜,寒风卷着血huā从焱城上空掠过。

    战神宫内的宫廷宴还没开始举办,林齐甚至还没踏进战神宫的那个时刻。

    刚刚经历过一场剧烈的政变,强盛一时的凯撒帝国一夜坍塌,大炎皇朝于凯撒帝国的废墟中崛起,焱城的子民只要稍微有点脑筋的,都不会在这个时候出门给自己找麻烦。

    成群结队的士兵在大街小巷内巡弋,更有烟家的密探在街头巷尾出没。甚至有某些不明生物在那些豪门大宅之间隐现,探听着一切可能对烟家造成危害的密谈,监视着任何十人以上私下里的秘密聚会。

    焱城西南角落,靠近原本的老城墙的位置,一座古老的宅院静静的屹立在寒风中。

    灯火昏暗的门房内,两个牛高马大的粗壮男子懒洋洋的斜靠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喝着劣酒,抓起大块大块滑腻腻的烧肉正吃得开心。他们的脸上长满了乱杂杂的胡须,看上去就是两个普通的市井底层的平民百姓,正在享受他们得来不易的简陋快乐。

    但是这两个大汉的眸子却犹如鹰隼一样锋利,他们的瞳孔内不时闪过一抹金红色的神光,在他们的眸子注释下,黑夜也无法阻拦他们的视线。就算是一只麻雀想要飞过他们的警戒线也是不可能的,而门房床榻下的两柄十字纹裁决剑,足以粉碎任何侵入者的阴谋诡计。

    这是两个有着圣师实力的惩戒骑士,某种神奇的力量封印了他们的身体,让他们的气息没有丝毫泄露。

    空荡荡的庭院内光秃秃的,就连枯草都没有一根。两条耷拉着尾巴的恶犬懒洋洋的低着头从院子里窜了过去,它们行走之时犹如幽灵,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偶尔它们抬起头来,眸子里同样闪耀着金红色的黯淡光芒。

    院子里的主楼内黑灯瞎火,几个老朽的仆役已经蜷缩在床榻上入睡,厨房内一个守夜人正打着呵欠,没精打采的看着壁炉里跳动的火焰。这个看上去粗陋不堪的守夜人的身后放着一柄沉重的大斧,锋利的斧刃上密密麻麻的篆刻了极其复杂的神纹,这是一柄轻轻一挥就能将飞龙的脑袋砍下来的圣器。

    在主楼最高处的阁楼内,墙壁上钉着一枚硕大的惩戒十字纹章,烈焰惩戒神纹的下方,是惩戒之神和他最重要的几个属神的神名铭牌。木雕的铭牌上密布着斑斑血迹,凭空给这几块铭牌增添了一份肃杀酷戾的气息。

    赤身**的律跪在地上,面朝着惩戒十字纹章,低声的祈祷着。

    破破烂烂的阁楼到处漏风,寒风从窟窿眼里不断的钻进来,宛如鞭子一样抽打着律的身体。滴水成冰的天气,律的每一次呼吸都会喷出大量的白气,他身上不断渗出粘稠的汗水,热气腾腾的汗水眨眼间就变成了冰渣,紧紧的附着在他的身上。

    “我的神,我的主,我的父!”

    “秉承您的意志,我顽强的生活在这污秽的世界。”

    “您的光辉指引我的方向,您的荣耀照耀我的灵魂,您的意志主宰我的生命。”

    “罪恶笼罩惩戒神殿,您的光辉受到玷污,您的荣耀被您的信徒消磨,您的意志被您的后裔无耻的扭曲。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年代,这是一个多么绝望的年代,这是一个应该被彻底清洗的年代。”

    “我在这里,我一直在这里,我一直生活在这个肮脏、污秽、让人窒息的世界。我熬炼我的身体,我虔诚的供奉您,我虔诚的信仰您,我虔诚的奉献我的一切。我的神,我的主,我的父,我的灵魂属于您,我的肉体属于您,我的一切都是您的赐予。”

    低沉的祈祷着,律突然拔出一柄用秘银混合了精金锻造而成的魔法刺,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大腿。锋利无比的魔法刺穿透了他的大腿,从他大腿的另外一端冒了出来。

    魔法刺上铭刻的‘流血不止’、‘剧痛’、‘伤口撕裂’等几个恶毒的亡灵魔咒被激发,足以将普通人活活痛死的剧痛涌入律的身体。他的身体剧烈的痉挛着,他身上的汗水骤然增多了数倍。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僵硬的目光死死的看着从撕裂的伤口内流出的粘稠鲜血。

    带着一丝虔诚的狂热的笑容,律用手指蘸了蘸自己的血液,将其轻轻的涂抹在了惩戒之神的神名铭牌上。

    “我的神,我的主,我的父,接受我的献祭,接受我的灵,我的血,我的肉,接受我的一切。感受我的虔诚,为我指引道路。。。我感受到,那至高无上的一刻即将到来,我时刻等待着您的呼唤。”

    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紧紧握住那根恶毒的魔法刺,狠狠的在伤口内搅和了两下,然后拔出了魔法刺,咬着牙将它刺进了自己的腹腔。五脏六腑都在这一刺下剧烈的抽搐起来,内脏好似被绞肉机在大力揉搓,那种生不如死的剧痛让律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

    大口大口的鲜血不断喷出,律身上突然腾起了一片淡金色的神炎。

    魔法刺冉冉从伤口中退出,律身上所有的伤口都瞬间痊愈,他的身体渐渐的放松,身上附着的冰渣也都化为蒸汽飘散。他跪在地上,双手按着地面,面对着神名铭牌,再次虔诚的祈祷起来。

    一名身穿赤红色神袍,生得孔武有力,刮了一个大光头,光溜溜的脑门上刺满了惩戒之神训导经文的狂信徒缓步走进了阁楼。他恭敬的向几个神灵的神名铭牌下跪行礼,然后额头紧贴地面,向律低沉的回禀起来。

    “亚瑟在东部平原的行踪,已经全部记录在案。他身边多了一群实力极其强大的存在,我们的人也不敢轻易靠近,想要继续监视他,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

    律深深的吸着气,他周身宛如琉璃一样的神炎冉冉燃烧着,大量色泽发暗的油脂一类的秽物从他〖体〗内不断的被神炎迫出,他的身〖体〗内渐渐的散发出一种明珠宝玉一样的光泽。渐渐的有淡金色的雾气从四面八方的虚空中深处,律贪婪的深深一吸气,将这些雾气全部吸入了身〖体〗内。

    强壮健美的躯〖体〗内散发出轻柔的颂歌声,律的骨节发出‘咔咔’脆响,他的身体以一种让人惊诧的频率急速的搐动着。他的身体好似海浪一样从脚趾尖一直到天灵盖急速的涌动,这样的蠕动持续了整整一刻钟,这才最终停下。

    神炎将〖体〗内散发出的秽物烧得干干净净,律的身体变得光洁润泽没有丝毫的瑕疵。

    他跪在地上,虔诚的看着惩戒之神的神名铭牌,低声的说道:“那么,就暂时取消对他的监视。虽然我知道他和那些非神裔家族的败类有勾结,虽然我知道他妄图在惩戒神殿获取不属于他的权力和利益,但是这一切,不需要我们操心了。”

    冷酷而讥嘲的抿嘴一笑,律轻轻的摇了摇头:“凡人的智慧在神灵面前,是那样的可笑。”

    缓缓站起身,律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狂信徒,轻柔的问道:“都准备好了么?”

    那狂信徒抬起头来,他敬畏的看着律健壮的身体,缓缓的点了点头:“伟大的律,一切都按照您的意志,全部都准备好了。”

    律向墙壁上挂着的一件神袍招了招手,将神袍随意的披在了身上。他向那墙壁上的惩戒十字纹章望了一眼,然后走出了阁楼。一边走,他一边淡然的说道:“亚瑟的野心,呵呵,呵呵,让我昏迷这么久的罪魁祸首啊,他们一定会受到惩罚,难道不是么?”

    “惩戒神殿,不是藏污纳垢的地方。他们一定会受到惩罚!”

    “不论是那些野心勃勃的非神裔出身的主教们,还是那些神裔家族中违逆了惩戒之神意志的败类,他们都将切实的感受到我神的怒火。格尔达斯大人在明处,我们在暗处,那些违逆了我神训导的异端啊,哪怕他们〖体〗内流淌着我神至高无上的血脉,他们也注定灰飞烟灭。”

    那狂信徒紧随在律的身后,他低沉的咕哝着:“可是亚瑟,毕竟是格尔达斯大人肉体的父亲。”

    律轻蔑的笑了:“那种野心勃勃,但是缺少足够实力,而且不知道审时度势的蠢货,格尔达斯那样的存在,会将他放在心上么?他活着,就当做宠物一样蓄养;他死了,就当死了一条狗,给他一个风光的葬礼,那也就足够了!”

    “记住一个原则,我们是我神的信徒,我们只要循着我神的指引去做,这就是全部了。”最伟大的事物。

    狂信徒恍然大悟的连连点头,他无比崇敬的看着律,脸上露出了一丝大彻大悟的笑容,是啊,他们是惩戒之神的信徒,他们只要循着惩戒之神的教义去做就足够了,至于其他的,还有什么顾忌呢?

    拎着一盏小小的油灯,律循着陡峭的楼梯一直来到了地下的一间密室。

    外部古老破旧的宅院,地下密室却奢华得和皇宫一样,甚至一些小帝国、王国的宫殿还不会有这么奢侈的装饰。金碧辉煌的密室正中是一张长长的,由一整块橡树的树干雕成的餐桌,餐桌上铺着雪白的绣了银色huā纹的桌布。

    一整套华美的,来自东方的贡品瓷餐具配合着一整套秘银制成的刀叉,在银色的大蜡烛的照耀下,这一套餐具散发出迷人的光彩。

    律带着一丝神圣和庄严,在餐桌旁落座。

    十几名身穿白色神职人员长袍,生得秀美绝伦的少女迅速从隔壁的一间房间内走了出来,她们手上托着硕大的秘银制成的托盘,里面放着一份份精美的佳肴以及各色极品美酒。

    这些佳肴都出自西方大陆顶级的大厨之手,使用的都是顶级的,甚至从精灵大陆跨海运来的珍稀原材料。每一份菜肴造型都美轮美奂,散发出让人沉醉的香气。这些菜肴就算是普通的帝王平日里都是难得品尝的,因为不会有哪个帝皇会为了。腹之欲,不远万里的从精灵大陆运送各色食材过来。

    律端端正正的坐在餐桌边,静静的看着面前热气腾腾芳香四溢的菜肴,看着那些装在珍贵的酒瓶中,色泽宛如琥珀和宝石一样晶莹的美酒。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带着一丝满足,带着一丝罪恶感的笑了。

    “我从小就是一个虔诚的苦修士。我用最残酷的手段折磨我自己的身体,净化我的灵魂。”

    “我从来不追求肉体上的享受,我使用最粗糙的黑面包,我喝冰冷的白水,我在寒冬仅仅身穿一件单薄的长袍为了我神的荣耀四处奔走,我在最炽热的夏季在沙漠中苦行。”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秉承我神的教义,都是为了我神的荣耀能够笼罩这个世界。”

    “我的虔诚,我的辛苦付出,终于得到了让我最满意的回报。我得到了大欢喜,我得到了无上的幸福,此刻的我,充满了欢欣和愉悦。我无法形容我的快乐,无法形容我的欢喜,我只能告诉你们,将一切奉献给我神,那是一种,那是一种多么终极的美丽和圆满啊!”

    律激动得浑身都在哆嗦,他的声音也变得逐渐高亢和激奋。

    “而我神的慈悲,我神的仁慈,让我。。。”

    “感受我神的存在吧,感受我神的荣耀吧,感受我神散发出的无处不在的光芒吧!他的意志笼罩一切,他势必凌驾在一切神灵之上!我的神啊,我的主啊,我的父啊,让我融入您的光芒,成为您手上最锋利的一柄惩戒之剑,将一切异端,包括那些违背您意志的神灵,让他们彻底的陨落吧!”

    高高的举起双手,律泪流满面的高呼起来。

    数十名站在密室墙根处的狂信徒同时狂热的大吼起来,他们高高举起双手,和律一样的流泪不止。因为他们感受到了一股宏大而仁慈的意志凭空降临在这间密室,他们就好似回到了母亲的身〖体〗内,回到了他们孕育的地方,那种安宁、和祥的幸福,让他们愿意献出一切。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律控制住心头的激动,慢条斯理的,宛如最雍容的皇帝一样拿起了刀叉,挑起了一小条来自精灵大陆的特产奇美拉双头雷龙的舌头制成的特色盐渍肉条,慢慢的放进了嘴里。

    律这一生从没有感受到的奇妙滋味在他的味蕾上爆炸,在那一瞬间,律差点就迷醉了。

    但是作为一名强大的苦修士,律对自己的肉体和灵魂都有着极其强大的掌控力。他迅速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慢慢的咀嚼着这条滋味无以伦比的美味,缓缓的点了点头:“果然是美味,难怪那些血统卑贱的凡人出生的主教,他们会沉醉于这种肉体的享受中。”

    “难怪拥有至高的神灵血脉的神裔们,他们居然也会堕落!肉体的享受,果然是我神的大敌。”

    律一边享受美酒佳肴,一边对这些美酒佳肴大肆批判。对他而言,这些东西都是恶魔用来诱惑虔诚信徒的魔物,是所有虔诚信徒的魔障,是应该被彻底消灭的东西。

    作为一个强大的苦修士,律的肉体机能非常强大,确切的说,他就和巨龙一样有着一份好胃口。他大口大口的吞咽着这些美味的食物,二十几瓶美酒也一滴不剩的被他灌进了肚皮。

    享用了满满一桌的美酒佳肴,律微笑着站起身,满意的点了点头。

    “暴食,果然是一种原罪,这是尊贵的神裔都无法抵挡的原罪,我都差点沉迷在这种**的享乐中。可悲的凡人啊,如果你们无法约束你们的欲望,你们就永远无法超脱。”

    “食物,只是维持生存的必需品。当你们抛弃了生存的本意,开始追求纯粹的肉体上的欢愉时,你们就已经是异端了。而这样的异端,此刻居然充斥在惩戒神殿的内部,这是多么可怕又多么可悲的事情?”

    轻轻的摆了摆手,律感慨着离开了这间密室,走进了隔壁的房间。

    沉重的大门在律的身后冉冉关闭,一片粉红色在他的眼前荡漾开。这间巨大的房间正中是一个圆形的浴池,滚烫的热水上飘荡着五颜六色的huā瓣,这些huā瓣很新鲜,显然刚刚从枝头采摘下来。

    西方大陆正是隆冬季节,这个时节就算有一些大势力动用魔法让一些huā卉在冬季开放,但是也不可能种出眼前这些特产自精灵之森的极乐天堂huā。这种珍稀的huā朵有着神奇的作用,它能极大的增强男女在那种方面的敏感度,极大的增强男女欢愉之时的快感。

    如此神奇的huā朵只能在精灵森林内生长,但是崇尚自然之道的精灵对这种huā却是厌恶至极,他们一旦发现这种huā朵的存在就会将它彻底铲除。所以想要得到这种极乐天堂huā,想要将它安好的送到西方大陆,这是一件极其困难、耗资极大的事情。

    在那馥郁的huā香中,三十几名无论身段还是容貌都是顶级之选的少女正浸泡在热水中嬉戏。她们的皮肤和牛奶一样洁白,她们的头发和丝绸一样润滑,她们每个人都有着女神一样无瑕的容貌。

    她们一举手、一投足,都有无穷的美丽散发出来。她们的身体充满了青春气息,那种扑面而来的青春美丽,足以让任何正常的男人发狂。(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光明纪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血红并收藏光明纪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