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末世狩神志 > 第三十五章 妒忌的色彩(下)

第三十五章 妒忌的色彩(下)

作者:炎与永远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反派BOSS有毒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走到窗边,看着下面嘶吼的弃兽,听着外面士兵们的欢呼,明明这同时也代表着自己的失败,司璐尔却觉得那是多么遥远和于己无关。

    少女的神情异常复杂,有怀念,有担忧,脸色变动正如激烈的心理冲突,最终,却归于平静。

    莫名的,司璐尔陷入回忆之中,所有的一切,都源于一个冬季。

    那是一个毫无新意可言的的故事。

    赵小松的资料中也提到过,和江尚有一个新人类妹妹类似,司璐尔这个新人类,也有一个旧人类的兄长。

    芬内尔,北欧神话中的魔狼,也是原帕里克家族第一继承人的名字。

    虽然他并不是司璐尔一样的夜咏者,但自幼聪明伶俐,勤学苦练,仅仅只是比司璐尔大了两岁,却成为了家族中诸人看好的未来接班人。

    他和司璐尔,都是卡特罗的兄长,帕里克家族族长巴特利.帕里克的孩子,更是理所当然的家族继承人。

    和大部分家族子弟中的暗斗不止不同,虽然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但司璐尔和芬内尔的关系出人预料的好。

    早熟的芬内尔,很照顾自己这个小妹妹。

    原本,在司璐尔的人生规划之中,是理所当然的嫡长子继承,自己也会在和善的兄长的庇护下,成为一个除了艺术和音乐,什么都不懂的千金小姐。

    “司璐尔,你不是喜欢小提琴吗?下个月,在奥维斯马有小提琴大师箫文的专场演出,据说他会在演出后收徒,要去试试吗?”

    “真的吗,要去!!我要去。”

    那年,司璐尔,只是七岁,虽然是夜咏者,但好听的音乐,原本难懂的魂技有趣的多,成为一名音乐家,更是她的梦想。

    那年,芬内尔,九岁,虽然只是旧人类,但已经拥有有色原石的魂石,在家族商务中也开始帮上忙,是很被家族看好的好苗子

    而他的目标,却是成为一个出色的商人,经营好商会,但他不为人知的梦想,却是让自己的妹妹,拥有选择自己未来的权利。

    但可惜,司璐尔没有等到去奥维斯马的船票,芬内尔,也没有成为大商人的那一天。

    “那一年,我们才知道,每一代的帕里克家族家长,都至少会有两个孩子的缘由,那是为了…….,有一个选择的机会。”

    “血肉祭礼,是家族的源头,中世纪在北欧颇为流行的习俗,几个家族继承人相互角力,胜者,获得一切…….而失败者,则失去一切。”

    少女双手环抱,似乎有些冷,连肩膀都在微微颤抖,呢喃声平静而茫然,却透露出那么的悲哀和无助。

    “弱者死,强者生,是帕里克家族汰弱留强的家规根基,是每个族长的必经之路……在冰天雪地中,在叔叔们、爷爷们的围观叫好中,我们赤着脚,拿着匕首互博。没有魂技,没有技巧和憎恨,只有茫然的搏杀。”

    司璐尔陷入回忆之中,即使已经过去多年,谈到往事,依旧是满目茫然。

    “一刀,一刀,血水把冰雪染红了,脚已经冻的没有知觉了,身上的伤口麻木了,但最痛的,却还是心。”

    “我好怕,好怕,为什么和善的哥哥会突然变得那么可怕,他咬着牙,眼里带着血丝,他在认真挥刀,他真的想杀了我……”

    “我好痛,我发誓,我不是故意想杀死他的,我只是想推开他,但他却向着我的匕首上撞!”

    默默流下的泪水,司璐尔却仿若不知,有些话,她憋在心里太久了。

    “我知道,他选择让我这个没用的妹妹活下去……我还记得,最后,他笑着对我,‘夜咏者的潜力远超旧人类,你活下去,比我有用’”

    “是的,我活下来了,哥哥却死了,因为,他说,夜咏者比旧人类有价值!”

    泪水已经快流干,悲哀到麻木的双瞳却多出些生气。

    “呐,一直以来,一个又一个成功,也证明了哥哥的选择是正确的,他的牺牲是有价值的。”

    “直到……遇到了你!!”

    那红肿的眼睛中,却已经从麻木变得满是厌恶,乃至仇恨!

    那是悲哀的尖叫,更是愤怒的质问。

    “为什么,我用功用到眼睛也坏了,却依旧总是输给你,明明我才是新人类,而你,只是旧人类这淘汰货中的劣质品——白石!”

    “为什么,明明我实力比拟强得多,却次次在实战和学习中输给你!”

    但这些,却只是导火索,在善妒者眼中,不如意的小矛盾会逐渐扩大,他人的所得,更是会无限放大,让司璐尔把江尚恨到骨子里的,却另有他事。

    “所以,我一直就讨厌你。为什么都是夜咏者和旧人类的兄妹,为什么,你和江晓月关系那么好,就算曰子难过,也能够相互扶持。而我和哥哥,却只能相互搏杀!只能活下去一个!”

    “我想不通,我不甘心!只要看到你和江晓月,我就莫名的烦躁。我好恨,恨不得杀死你们。”

    是的,同样是新人类和旧人类组成的兄妹,一边相濡以沫,一边却骨肉残杀,这疯狂的对比,让蓝色魂力,以妒忌为原罪的司璐尔恨之入骨,夜不能眠。

    “我讨厌你,厌恶你,恨你,为什么我们必须相互厮杀,你能抵住这个残酷社会的压力,为了自己的妹妹一边学习一边打工,还能坚持学业,实现理想,为什么不管曰子多么辛苦,你都能笑的出来!都能给妹妹撑起一个保护伞。”

    江尚苦涩的笑了,原来事情如此简单,自己过去吃得亏也太倒霉了吧,只是司璐尔在自己身上看到了她哥哥芬内尔的影子,才一路针对自己,不断给自己使绊。

    “混蛋,你哑巴了吗,回答我!你的存在,太碍眼了!”

    妖艳的蓝光在双瞳中闪烁,没等到江尚的回答,司璐尔陷入狂乱之中。

    此时,妒忌心早已经化作憎恨,别说掌控魂力,司璐尔反而已经被失控的魂力所控制,或者,用句俗话,她已经走火入魔了。

    “所以,你加入了白金修士会,还成为了其中的高层。”

    解开了为什么司璐尔一直厌恶自己,甚至公开声称讨厌自己的缘由,江尚的话语,却指向了另外一个事件。

    “是的,修士会的理论才是世间唯一的真理,旧人类要为新人类腾出生存空间,而我,将永远带上面具,站在高台上,向世人宣告白金之道的真理,

    “夜咏者比旧人类高贵,每当我这么讲的时候,下面的人都会欢呼,他们都在认同…….’

    冰冷的话语,打断了司璐尔梦呓一般的呢喃。

    “.....你的哥哥也是旧人类吧,那么,若他还活着,也应该给你让路?”

    呜咽的少女先是一愣,然后真的大声哭了出来。

    但江尚,却没有怜香惜玉的打算,刻薄的话语如剑一般刺向对手。

    “司璐尔,该醒醒了,你不是孩子了,任姓不是你的专利。同样作为兄长,我要说一句,若是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你的哥哥会很伤心的。”

    “你以为,自我催眠一般说些自己都不相信的“真理”,弑兄的罪行,就是理所当然的吗?优胜劣汰?人和动物成为同类了?你不是最喜欢研究过去的历史吗,读史而知今,这些话你自己都不信吧,还真会自我安慰呀。”

    “我.....我,我,你懂什么!你还有晓月在!你怎么知道我失去兄长的感觉。”

    泪水还在脸颊之上,面对江尚的质问,司璐尔先是震惊,接着,老羞成怒般怒吼道。

    “我当然懂!我也失去了最重要的人!我和玲玲9岁就失去了最亲密的人,但越是如此,越不能放弃。”

    “不,你不懂!只有白金之道才能够救赎我的罪过。弱者死,强者生,才是世间唯一真理。”

    共同而狂热的宗教口号给了她力量,在宗教狂热之下,司璐尔重新振作起来,只是看江尚的眼神,全是赤裸裸的杀机。

    不管从私人厌恶,还是从教派宗教冲突,眼前的江尚,都是自己的死敌。

    “呃啊啊啊啊啊!”

    疯狂的蓝色魂力四溢,伴随着歇斯底里的怒吼,她原本水晶般的瞳孔却满是血丝,她怒吼道

    “都是你!都是因为你!你的存在,就是对我们理念的玷污,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我又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从某种意义上,的确是江尚的存在,让已经走错路的司璐尔更加偏执,一步一步走向疯狂。

    “为何你会拥有我期望的一切,明明你只是一个废物!”

    两人在学业上的竞争,只是表层的导火索,而江尚和妹妹相濡以沫的关系,就是让司璐尔妒忌原罪不断扩大的根本。

    若是真正的守夜人的话,善用魂力武学淬炼自己的心,就足以迈过,但出于某种原因,虽然掌握了高端魂技,但司璐尔却依旧是用着民间版的魂眠术。

    魂技实用而强大,但却是外力,魂力武学强化肉身,内炼心魔,两者结合,才是完整的守夜人,而司璐尔,却只有魂技。

    妒忌原罪越积越多,她的心也越走越偏。

    用脆弱的缰绳只能牵引牛羊,若是用来束缚虎狼的话,失控只是时间问题,从某种意义上,只教授高端魂技而不教授魂力武学的卡特罗,也没安好心。

    虽然江尚的控诉是激发这种的导火索,此时,司璐尔反复变化的情绪,正是魂力失控的表现,走火入魔的司璐尔真的动了杀机,若她真的杀了江尚,就没有回头的可能了。

    “自我催眠和麻醉吗……宗教和极端主义最是难搞,也难怪你钻了牛角尖。你哥哥会很伤心的。”

    “不会,不会,不会!”

    司璐尔却发出了愤怒至极的尖叫。

    “不!才不会……你看,哥哥一直认同我,所以,他才会再次回到了我的身边。你看,他已经回来了.....哥哥!司璐尔,好想你。”

    随着司璐尔口中的呢喃,一个虚伪的人形出现在她的边上。

    江尚这才发现,原来,这个鬼怪一般的魂兽,摘下了鬼武士的面具后,其下,居然有着一张人类的脸。

    虽然是旧人类,但那脸庞轮廓和五官都和司璐尔很像,像到一看就让人知道是兄妹。

    “魂力是召唤奇迹的神奇力量,有了它,哥哥就可以从新回到我的身边。”

    魂兽伸出双手,作出了拥抱的姿势,莫名的,在自己的魂兽的怀抱下,少女的情绪平静下来。

    “新人类必将取代旧人类,这是历史变革的持续…….那么,就让我用你的鲜血,来证明我和哥哥的选择,才是正确的吧。”

    暴走的魂力化作了凶残的巨人,锯齿刀和长剑化作了实物。

    司璐尔是偏执的,或者说,磨砺自己的灵魂,面对自己的本源,魂力修行者都是偏执的。

    而司璐尔正好是蓝色魂系,七原罪中的妒忌,正对应了蓝色创造系魂力,在加上没有魂力武学磨砺心魔,她的妒忌心原本就远超常人,再遇到江尚这个处处压她一头的导火索…….

    她已经快疯了。

    “该死.....该死.....该死!!!”

    “为什么要一样,为什么我们要一样!”

    “都是混血兄妹,凭什么我们必须相互残杀?凭什么你们就能获得那样的幸福!”

    “太碍眼了,太碍眼了!既然我们如此相像.....

    “你也去死啊啊!!”

    刀剑即将及身,莫名的,江尚想起了父亲过去说过的话语

    “朋友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朋友哭泣的时候就陪他一起哭,朋友高兴的时候就陪他一起高兴……要是他无法忍受了,你也不用再忍了,不管怎么样的伤痛,朋友都能一起分担,阿尚,若是朋友走错了路……”

    江尚一声苦笑,嘴角却微微上扬。“呵,难怪图书馆那次,我会如此气恼,原来,我已经把你当做了朋友。老头子说过,若是朋友走错了路......”

    双拳一击,橙红色的魂光如火花般一闪而逝,但火焰一般的斗志在少年双瞳中默默燃烧。

    “......那种时候,即使破坏友情,也要揍醒他……这才是真正的友情。司璐尔,咬紧牙关,接下来,会很痛哦!”

    魂技:芬内尔的庇护(四星原创蓝系魂技)

    特姓:召唤一个人形的魂兽芬内尔,为你而战。该魂兽有两个形态,普通形态高三米,灵活强健,剑术高超。还能够覆盖肉身,充当装甲,消耗较低。巨人形态高十二米,力大无穷,行动之间具备千钧之力,消耗极大。

    进化:融合了对兄长的思念而自创的魂技,不在普通魂技体系中,进化不可知。

    备注:能够在这个阶段自创魂技,的确是天才,但是不是有些拔苗助长了。巨人形态可是把四星魂技用出了六星的破坏力,八星的消耗,不管威力和消耗,都不是还是菜鸟的你能够掌握的。——珍珠细线挂千斤重石,你就这么想死吗。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末世狩神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炎与永远0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炎与永远01并收藏末世狩神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