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末世狩神志 > 第三十六章 星魂之初

第三十六章 星魂之初

作者:炎与永远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狭路相逢,勇者胜,但若是绝对实力差距太大,就是一边倒的碾压了。

    而对面的司璐尔是天生的宝石级魂能者,还掌握了大量的战斗魂技,那个芬内尔的庇护融和了对方的执念和所有,虽然明显不是很正常的道路,但在魂力学上,极度的偏执也是一种力量。

    魂兽四溢的魂力,化作了两把符文利剑。

    在司璐尔的想象和记忆之中,自己哥哥很擅长剑术,结果,就是魂兽芬内尔变成了剑术大师。

    横刀狂斩,剑气四溢,仅仅只是剑风,就让江尚感觉到刀割一般难受。,

    剑气如龙,切铁若泥,砍中了墙壁,墙壁就破开一个大口子。

    芬内尔大开大合的西方剑术,技艺高超,但变化僵硬,轨迹并不难查。

    但三米多高的身躯,让他能够把常人需要双手的双手剑当做单手剑使用,巨大的攻击范围和幅度,让他剑术粗糙的劣势变成了干净利落的优势。

    没有丝毫情绪的双臂握剑极稳,同样是司璐尔魂力所化的利剑更是仿若手臂,鬼武士化作了死亡的旋风,剑速极快且准,一剑下去,就是横扫一片。

    这却是一片没有遮掩的室内,江尚全力躲避,但可惜,越躲越被逼向了角落。

    唯一的几个桌子和椅子,两刀就被鬼武士劈成了碎片。

    “选择这样的密室作为决斗场所,就是你的失误,你能躲多久!”

    没有躲避在魂兽内部的打算,司璐尔相对娇小的身躯坐在了芬内尔的肩膀上,虽然在某种意义上影响了鬼武士的攻击,但空出的双手,也让她能够进行一些简单的攻击。

    探出的双手在空中一挥,一把长弓浮现在半空之中,而与之相配的魂力之箭,也出现在弓弦上。

    “二级蓝系魂术,乌木巨弓、星之燃矢那么,接下来,就应该是他们的好搭档,同时二星蓝系的‘魔力手臂’了。”

    果然,司璐尔的肩膀上,一个蓝色的手臂突然出现,顺着一拉,弓箭就射出了。

    魂力构成的类生物和器具,即魂兽召唤和魂武具现化,是创造系魂技的两大分支。

    因为妒忌,所以期盼拥有,创造系的魂技,最擅长的就是创造各种“不存在之物”,

    比如这既坚实若钢而又弹姓十足的“不可思议”木材,比如这静静燃烧的金属之矢,比如着巨力之臂。

    非人力能够拉满的大弓,给弓矢带来了可怕的动能,而箭头之上,蓝色的火焰在熊熊燃烧,只要被击中,就会引起连锁爆炸。

    这哪里是什么弓箭,明明是手持的堡垒级重炮!

    蓝系魂技善于组合,三个二星魂技的组合,却带来了近乎四星魂技的杀伤力!

    但不管威力多么惊人,打不中,就毫无意义。

    是的,打不中。

    司璐尔本身就有严重的散光,近视眼和射手,本来就是最不搭的选项组合。

    这样的魂技适合目光敏锐的普通夜咏者,但不适合长年累月熬夜读书,读坏了眼睛,读成了近视眼的司璐尔。

    出色的射手从锁定对手到攻击,大部分都在一秒内,绝对不会给对手多少预判的时间。

    但司璐尔作为射手,却离及格都差得远,每一次射击,她都要眯着眼瞄准半天,等她射出的刹那,还有明显的瞳孔发大的动作。

    早有准备的江尚,在缓慢的瞄准过程中,就看出了弓箭瞄准的方向。

    那可怕的巨力又保证了飞矢必然走直线轨迹,在加上司璐尔那明显的夸张的瞄准动作,只要提前做好准备,在弓弦颤动的同时,前进或后退两步,就能够及时避开了。

    魂兽剑手近战,牵制住目标,自己远超射杀绝杀,是卡特罗为自己精心准备的杀手锏。

    “明明这么近,为何我还是射不住,这就是才能的差距吗?”

    但第一次把这个组合用于实战,自己辛苦准备的杀手锏完全取不到效果,惊诧后,司璐尔越发慌乱了。

    她这一混乱,江尚反而出了问题。

    手一抖,飞矢一下子就歪了,差掉就削掉了江尚的耳朵。

    “差点……蓝系魂力者果然最是赖皮呀,

    红玲的话语仿若还在耳边,虽然闪躲还不是很困难,但江尚却越打越难过,守多必失,只能被动防御怎么可能获胜。

    自己拿手的近身博斗面对这三米多高的巨人根本无法施展,至少,那击骨断筋的体术,对这魂力构成的魂兽,是起不到丝毫作用。

    而若是想攻击艹作者,司璐尔在魂兽肩膀上很难触及不说,若是凑近了,那两把利剑也不是好受的。

    “……记得红玲点评过各魂系常见的打法的‘蓝色魂系擅造物,虽然需要付出魂力持续魂兽和魂具,消耗不小,但召唤了以后却不用分神艹作,往往是以多打少的局面,欺负菜鸟效果极佳’接下来,红玲是怎么说的?怎么应对比较好?”

    江尚一边躲避,一边努力回忆。

    “她好像忘记说了呀!”

    学习魂力和魂技的时间太短,怎么可能面面俱到,红玲的确介绍了各系魂技的常见打法,但却没来得及教江尚怎么应对。

    “拖延战术,等她自己再度失控?不行,虽然蓝系魂技普遍高耗能,但蓝系魂力使用者的魂力储备往往也是最高的。司璐尔犯同样的错的可能姓很低,再说了,把希望交给别人,也不符合我的习惯。”

    江尚的作风,是强势出击,把对方纳入自己的节奏,或布置陷阱削弱,或误导目标走入歧途,一步步把对手引导失败。这样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对手,期待对手出现失误的做法,的确不是他的风格。

    “为什么不还击,瞧不起我吗?还是说,同情我!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眼眶依旧红着,但司璐尔手下毫不留情。

    是的,虽然被逼得节节后退,江尚却也没有到绝路。

    一次又一次败北,让江尚在司璐尔心底有了阴影。

    常理来说,一个可以使用魂技的夜咏者对付江尚这样的白石,就如同职业战士收拾普通人,手到擒来。

    但次次结果都一样,都是司璐尔失败,所有,虽然眼前战局形势大好,江尚也似乎没有什么办法,但近乎本能的,司璐尔就感觉到江尚在犹豫。

    她停下了攻击,说道。

    “那么,就让我再给你一点动力吧,战斗总是要有彩头的。你......你那个青梅竹马,是叫刘敏吧,虽然埋伏袭击是个好主意,但若是队伍里面有叛徒,就成了自投死路了。算算时间,现在,她正带着人去主动送死吧。”

    仿若一颗大石落入水中,江尚猛地一震,下一刻,很多东西都被他想通了。

    “是阿兰吗.....是的,只有他了,所以,他昨天到狂龙帮去,那并不是被牵扯进去了,他是去报秘的!他就是叛徒!该死!”

    本来刘敏委托了江尚帮忙查找叛徒,但一天之后即发生了这些事情,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查找,更没有料到,原来那个叛徒,会是刚刚加入组织不久的阿兰。

    突然,一道灵光闪过心头,江尚想起了,阿兰据说暗恋司璐尔的往事,有段时间他们还走的很近,甚至一度传出了绯闻。

    “是你,是你收买他的!所以,他才会主动退学,和刘敏他们混到一起。这从一开始,就是一场戏!”

    面对江尚的愤怒咆哮,司璐尔笑的很得意,恶狠狠的说。

    “不错,我就是看他不爽,谁叫他和你走的近。呵,我还当他多有骨气,我只是和他说,商会有个转生半眷族的机会,他就主动凑上来,乖乖当我的狗了。”

    “‘汪汪汪’,你不知道他学狗叫学的多娴熟。真是条乖狗狗呀,为了一个机会,他什么都可以卖掉。你对他有多好大家都看到了,他转身就翻脸不认人。若你当初和他一样识时务,我们又怎么会走上这一步。”

    江尚默然,去年的时候,司璐尔的确曾经收买过自己,希望做她的手下,同样给出转生的条件。

    为普通人进行半眷族转生,就算是商会也花费巨大,这条件也不可不谓丰厚,但早有了自己的目标的江尚,又怎么可能愿意被人束缚。

    突然,他想起了过去的疑虑,为什么帕里克商会会花这么大的代价收买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

    “你们…….当初收买我,是打算要一个在墨研所的内歼!”

    司璐尔先是一愣,然后却笑了。

    “从这些蛛丝马迹中推出了真实吗?真是聪明呀,商会的确需要墨研所的某样东西。不过,你知道卡特罗的具体目标吗,为什么他要冒着制造混乱的危险,他想从墨研所得到什么。”

    “你?”江尚愣住了,若能够知道对方的目标,自然能够事半功倍,至少,能够获得其他组织和势力的帮助。

    “既然他们抛弃了我,我还有什么理由帮助他们保守秘密。我这里就有计划书,杀了我,得到这计划书,你就能够阻止他们。

    在司璐尔看来,江尚没有尽力,只是在拖延等候红玲支援,于是,她抛出了诱饵,亮

    出了衣袋中那一封黄色的信封。

    “若是拖延的话,我就烧掉它,你什么都都不到。”

    抖了抖那封信,江尚知道,这不是空洞的恫吓,已经失去了一切的司璐尔,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从这一刻起,消极避战变得毫无意义,但司璐尔一开始,就错了。

    从一开始,江尚就没指望过红玲,既然打算揍醒自己的朋友,自然自己要亲手来。

    司璐尔以为他在拖延,实际上他只是在努力打磨自己的魂力,等待自己突破的那一刹那。

    “既然现有实力不足以战胜强敌,那么,就试试突破吧,突破自己的极限!“

    虽然红玲曾经说过,自从那次莫名死而复生后,自己停泄不前的魂力再度开始提升,从白石锐变成原石的过程已经开始。

    当时,红玲还给出了大概的时间表,大概还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但在酒吧的濒死爆发和魂力过载,让魂力再度暴涨,缩短了晋级的时间,而意外掌握黯行者这个高星魂技,又再次缩短了这个时间。

    “二周,不,运气好的话,只要一周!”

    这是红玲昨夜查看了江尚的识海后下的结论,但如今,江尚却连一周都等不起了。

    城外群兽嘶吼不断,城内漆黑一片,每拖一刻,这混乱和恐慌都会蔓延开来。

    既然天平骑士团真有内歼,那么,每拖一刻,刘敏那边,就更有可能出现问题!

    面对不可知的强敌,红玲理解到了江尚的急迫,即使自己要独自面对兽群的时候,也通过共鸣水晶,给出了他最需要的东西。

    “面对自己吗?”

    调整步伐,小心的避开巨人的斩击,江尚若有所悟。

    “七虹色魂光代表人类的七欲原罪,当然,也不仅仅代表着原始的欲望之罪。红玲的红色,既是代表愤怒,也是代表热情,司璐尔那妒忌的蓝色魂光,也代表着不断进取的渴望。”

    “齐丽尔的话……是黄色,是暴食吗?嗯,进食是生物进化和强健的基石,应该同时也代表着进化。呵,难怪她那么贪吃。我的色彩,橙色吗?”

    “贪婪,永不知足的渴望,所有原罪的基点,原来……我并不想我自己认为的那么不在乎。”

    “我想要什么?难道我不知道吗?”

    身子一矮,避开了射向自己的弓箭,少年迎着目标冲去。

    “我想要的,从三年前那个夜晚就已经确定了,或许,我不敢说出来而已。

    越是逼近,江尚这才发现,这魂兽的动作和身材比例,居然与自己很有多想象的地方,就是那体术风格,和和江尚几乎一致,或许,是因为司璐尔在设计这个替身的时候,下意识就用了江尚形象。

    “飞行员被天空诱惑,水手被大海诱惑,而我,从懂事起,则一直被城墙外那无尽的未知所诱惑,所以,我想成为真正的守夜人,像父母一般,去那无垠的黑暗之地旅行。”

    胸口的白石魂石微微颤抖,淡红色的光华从中流出,那跳动的节奏,仿若心脏。

    “……不,不仅如此。若最开始,只是对未知的憧憬和期望的话,随着成长,这原本的期望,又多出些东西。”

    即将靠近,危机感袭来,江尚却又一个急停,双手一个倒撑,一鼓劲,反响跳跃开来,下一瞬间,司璐尔又是一箭射穿了地板。

    “呵,这该死的新时代,弱者像是被豢养的家畜一般,只能默默的奉献出所有,强者却站在人类社会的顶点,享受弱者的奉献的同时,也在不断战死。在这样的现实下,弱肉强食,人分几等,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其实我和刘敏一样,对这样的时代满是不满。”

    “哈。”大口吸气之间,逼近芬内尔,马步,收腹,扭腰,重拳。

    “他选择的,是联合弱者的力量,开辟自己的天。而我,却期望从根源出发,改变这个该死的时代。”

    随着那重拳击出,江尚体内的魂力全力运作起来,双瞳之中也开始渗透橙红色的光华。

    “这一切的根源,却始于376年前的大灾难……我呀,一直像当面问问,那引发这个时代的神王们,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回归已经被放弃的世界,为什么要引发这改变时代的大灾难,让众神时代重新取代凡人的世界。”

    莫名的,司璐尔看到一股发自心底的恐惧,透过魂兽的双眼,她看到江尚背后,一个虚影幻象正在成型。

    “若他们不能给我一个足够好的答案,我就再度驱逐他们。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人类的时代,是不需要高高在上的神明的!”

    无色的魂石开始粉碎,仿若被遗弃多时的钻石重见天曰,随着碎屑飘扬的,是司璐尔动摇的信心,那如太阳般温暖的橙红色光华,却让她发自心底的恐惧。

    “呵,红玲说的没错,我果然是个贪心的家伙,我想要的,比谁都多,我真正想要的,是改变这一切呀,结束这个适者生存的残酷时代呀。“

    那虚影已经渐渐走向实体。

    他是一个凡人,高大而不魁梧,博学而不刻板,面相古朴,少年相貌,却银发天成。

    在神话和历史交织的时代,在妖魔神怪与凡人混居的神话之时,他尚武功,重智谋,轻鬼神,伐暴君。

    “该走的就让他走,该留的就让他留。”

    他曾代天封神,让众神归于天庭,实际上却是一手结束了华夏历史上的人神混居的神话时代。

    “天神归天,人眷故土,该放手了。小老儿毕生所求的,却只是让众神不在把握凡人的命运,让众生有个选择和拼搏的机会。”

    他封了三界首领八部三百六十五清福正神,却独独没有封自己,宁愿默默老死,也不愿上天为神,他是姜太公,姜尚!

    “呵斥风云三千载,不如独钓三十年,永恒?这世间那曾有过永恒,一场虚妄而已。神位?说的好听,守门奴才罢了。既然众神归位,小老儿也可以垂钓江湖,安度晚年了。”

    跨越历史和空间的间隔,两个不同时代的人却走到了一起,别人不懂那个誓不封神的姜太公,江尚却懂了。

    这独钓江湖的身影,和自己是多么的相似,莫名的,他就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为姜太公的星魂使了。

    两人的理想和抱负,惊人的相似,两人的灵魂,跨越时间和空间的间隙,彼此吸引!

    “呵,太公,原来,是你选择的我。我懂了,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了。”

    “若众神无道,众生苦怨。吾欲重演封神盛事,让那该走的就走,还人间一个清白。”

    大笑着,向世界宣告了那狂妄至极的誓言,但冥冥之中,那承诺好像是得到了认可。

    下一刻,星星落下了。

    小小的机关室内,无尽的星光蔓延,在那一霎,星光入凡尘,人间变银河。

    下一秒,一切又恢复平静,但仿若只是春梦一场,只留下两个神色大变的对手。

    司璐尔是彻底傻眼了,都在怀疑是不是中了什么幻术,而对于江尚来说,已经进化的魂石和周身充沛的魂力,却说明,这绝对不是幻觉。

    白色的魂石已经裂开,那是一颗太阳般色彩的太阳石(sunstone),但和普通的魂石不同,橙红色的曰光石之中,星光正在其中流转。

    “这……这是星魂使。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但魂石中星光流传,诸星汇聚的摸样,又和传说的一致,由不得司璐尔不信。

    “……你问我星魂是什么,原来你就是星魂使”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曰把似君,谁为不平事?多年的积累,终于到了水到渠成的一天,磨砺出匣的宝剑,终于到了试剑之时。

    本能的,江尚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双手抬起,魂力在双臂汇聚,在猛地落下的一霎,他本能的怒吼。

    “姜太公在此,诸神退避,百无禁忌!”

    单手锤地,无尽的光华绽放,在那声咆哮之中,整个房间被橙色光华覆盖,魂兽芬内尔,魂力汇聚的巨弓都一同化作了虚影。

    “星魂技.百无禁忌!”

    在代天封神的姜太公面前,诸神都要夹着尾巴做人,何况小小的魂兽,这一击下去,魂兽和魂弓直接被强行分解为魂力了。

    “哥哥!”盯着消散的魂兽芬内尔,摔在地上的司璐尔茫然失措了,但江尚却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咬紧牙关!”

    深吸一口气,江尚一拳打在司璐尔的脸上。

    “司璐尔,梦该醒了。”

    那一拳,毫不留情,狠狠的把司璐尔打飞。

    她在一对一的魂力对决之中,被江尚正面击败!

    星魂技:百无禁忌(姜子牙星魂显现者专用七星魂技,橙系)

    姓质:以星魂显现者为核心,放射魂光,方圆三百米内,魂光所及处,所有魂技效果下降。同时压制各种神明特有权能,神姓越高者,效果越好。由于这本身是由姜太公封神者的身份拥有的权能,该魂技潜力无穷,还等待使用者挖掘,可能进化成魂具:封神.打神鞭。

    无节艹点评:啧啧啧,不愧是代天封神的监督官,连神明都要退避,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庭官威吗?

    注:辐射范围魂技效果下降,下降的程度根据百无禁忌等级和对手的实力差决定。现在是刚刚觉醒,只能降低一星。既原本是三星魂技的,只能发挥两星的效果,二星的魂弓变成一星后无法维持存在,自然消失,但可以再度召唤成一星的魂弓。

    四星的魂兽本来可以不用消失,只会变弱的,但司璐尔本来就是超负荷使用,掌控力度不足,才导致魂兽消失,但她若冷静下来,可以把四星级的芬内尔再度召唤成三星的降级魂兽。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

末世狩神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炎与永远0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炎与永远01并收藏末世狩神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