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末世狩神志 > 第二章 灾后重建中的海明市

第二章 灾后重建中的海明市

作者:炎与永远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走在街道之上,太阳炉正在正常启动,那往日总是被人不屑的那短暂的黯淡照明,今天却如久旱后的甘露一般可爱。

    或许,是因为人这种生物,总是在失去后才知道珍惜。

    已经到了下午四点了,往日这个时候,已经到了熄灯的时候,但今天,人造太阳炉却延长了工作时间。

    警卫队、城防军、守夜人的混编巡逻队,依旧在不断来回搜网巡查,当日,三处城门都出了问题,不少古兽和魔鼠进城,留下一只,都是大麻烦。

    对于没有战斗力的平民来说,最弱小的弃兽和旧神的差距都不大,倒霉遇到后,反正都是一个下场,但魔鼠那让人深恶痛绝的繁殖力,却必须严防死守的。

    若魔鼠们在下水管道、废墟内筑巢,那比再次遇到弃兽群攻城还要危险。

    守夜人协会已经布下了任务,在城内的盘查基本结束后,将将连同城防军对城市下水管道进行拉网清理,堵死一些出入口,试图根除这些麻烦。

    据说,连刚刚通过狩神获得了金徽的齐丽尔,都被协会抓了壮丁。

    而对于普通的民众来说,这只是又一个难熬的长夜的结束。

    战士们的牺牲,让大部分平民只是度过了一个加长版的黑夜。

    统计结果已经出来了,损失比预期的少得多,三十万人口的城市,累积死亡人数不到五千。

    本来,流窜的弃兽还会造成大量的二次损失,但当江尚击杀吹笛人萨迦后不久,鼠群陷入混乱之中,海岸线和河流的水位暴涨,淹没到成人腰部的洪水,一下子冲走了绝大部分魔鼠。

    潮水来的快,去的快,半个小时不到,就彻底退去,

    和北欧童话中被河水带走的鼠群一般,现在,大部分魔鼠应该已经到了海上了。

    而本来会造成的瘟疫和病毒,却在一场莫名其妙的大雨后,化作泡影。

    是那雨点中含着莫名的力量,病人身上的瘟疫被轻易驱散,人类淋了雨后,精神百倍,而那些从长夜中活下来的弃兽,却仿若被淋上了浓硫酸,哀嚎的四处避雨。

    有人说这是墨研所的战略兵器,却被墨研所否认,他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不提前使用。

    而有人却说,他们目睹了一个白衣长裙的银发夜咏者,居然在码头区的广场独自召唤了这场奇迹之雨。

    “怎么可能,若这种等级的雨露是人力而为的话,那么,至少是十色这样的超级强者了……可能是某个有针对性星魂技的魂侍吧。”

    当江尚问起的时候,思索了半天,红玲如此做出判断。

    实际上,她有更详细的推断,红孩儿那天说过他的姐姐会使用星魂武装召唤洪水,她差不多连对方是谁都猜测出来了。

    “天降甘露,枯木回春,起死回生?观音的羊脂玉净瓶吗?”

    “观音座下有金童玉女,善财童子就是红孩儿,那玉女就是东海龙女,除了那不可能亲自前来的那个人外,只有龙女的星魂显现者才能使用具备一海之力的羊脂玉净瓶。”

    “同时驱散洪水和天降甘露,她又变强了呀。不,应该说是从来没有见过她施展过全力,这次,就是她真正的底限吗。”

    虽然红玲有了推断,但当她刻意隐瞒了那晚和红孩儿的交手后,很多话,就更不好说了。

    但不管怎么说,这位星魂显现者的及时出手,大面积治愈了瘟疫和病毒,并把那些躲藏的弃兽逼了出来,极大的减少了市民的二次损失。

    损失情况比预想的已经好太多。

    西门的骚乱被红玲和江尚遏制在摇篮之中,北门的古兽群没有造成大量的损失,就被路过的金徽守夜人齐丽尔顺便清理了,南门城防军是最辛苦的,他们没有支援,还差点被弃兽群包夹。

    他们至少有三成以上的战损,而若不是被码头区的自由民挡住了鼠群,若不是之后的天降甘露和太阳炉及时启动,在无后援的前提下和无尽的古兽大军打消耗战,全军覆灭都是可以预期的。

    至于码头区的那群自由民,被鼠人大军作为突破口,他们的损失也很惨。

    即使得到了教育区的学生军的支援,他们也是大批的青壮年战死,可预期的,至少数十个中小型帮派就此云消雾散,那已经够混乱的码头区将迎来新的大洗牌。

    但有付出就有收获,或许,码头区不少人能够因此摆脱混乱的贫民区生活。

    大批的弃兽成建制的死亡,被烤死和淹死的更是无尽其数,弃兽的肢体和偶然凝聚的灵魂晶石,本来就是魂力学重要的原料,这是一大笔财富。

    尤其是最后萨迦不计后果的让自己的鼠人手下送死,更让这狡诈难缠的智慧型弃兽如杂兵一般大量死亡。

    鼠人的尾巴和眼睛,可是高级魔药的重要原料,他们这个等级的弃兽死亡,灵魂晶石的出产率可比普通的弃兽高得多,这可都是巨额的财富。

    往日,这样的收获,只属于敢于离开城邦出外狩猎的守夜人,即使天天在城墙上驻守的城防军,偶然私藏的收获,也不可能赶上这次的零头。

    “至少,那些战死的家伙的抚恤金应该够了吧。”

    魂力过度透支,江尚那天昏倒的过于干脆,但之后,刘敏的天平骑士团,却接手了战利品的发放工作。

    这倒不是他们的实力最强,而是因为,以公正的天平为徽记的他们,至少比其他的帮派更让诸方人员信任的多。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作为那晚的“关键先生”,江尚也收到了一份战利品,那近三万卡兹的收入,让江尚至少几个月不用再担心打工的事情了,或许,是几十个月……

    而除此之外,却还有另外的收获……

    “江尚,你恢复了?”

    “谢天谢地,我们大家都在为你担心。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我就说那个木医生不靠谱,怎么会有医生开口就说别人病危,询问对方愿不愿意让自己兼任牧师和死后的复活者的。”

    “是呀,虽然那个木医生的能力好厉害,一下子就治好了我,但那看我眼神想看一堆尸体,我宁愿自己吃药苦熬。”

    共度大劫,居民急匆匆的脚步缓和了少许,往日冷漠的面庞上多出些温情。

    两天的时间,足够江尚的战绩传播这座并不大的城市了,在江尚不小心错过的庆功会上,记忆水晶被反复播放,缺席的江尚和他的新晋魂侍们,可是名副其实的主角。

    走在路上,往日的熟人或仅仅一面相交的人,都在向他主动问候,这种发展心底的尊敬,是金钱怎么都买不到的。

    “干的好,不愧是老江家的孩子,老江会为你自豪的。”

    “老江?”

    “你不知道,江水心江霸王呀,他可是我们海明市出生的王牌守夜人,看,他儿子也是好样的,知道吗?他打败了弃族,可不是弃兽那些的杂碎,是真正的黄昏一族呀。”

    “我听说了?就是他吗?拯救海明市的英雄?他这么瘦弱,看起来可不像是战士。”

    “呵呵,毕竟还年轻,才十四岁,就立下了功勋,以后的前途大好呀,搞不好,我们海明市以后也会出一个‘十色’。”

    听到背后的议论,江尚更加不自在了,他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这些话自己都有些脸红。

    一路走来,不管是街里街坊,还是只有一面之缘的同学,只要认出他的人,都主动和江尚打招呼,往日总是公式般应对,这次,少年都笑着的有些僵硬了。

    混乱的形势虽然好多了,但在结束对整个城区的拉网式清理前,学校和工厂都还没有复学,若不是有什么非要出门的理由,大部分市民都在自己家中休息。

    现在出门,只会被巡逻队员反复盘查,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毕竟,这次在变形怪和内奸的内应外合之下,海明人吃了个大亏,恐怕以后的警戒机制都会进行修缮。

    事件的当事人之一卡特罗当场死亡,就连帕里克商会也受到了牵连,若不是司璐尔.帕里克立下了大功,恐怕,整个商会的主要成员都会在第二天就被关进牢房。

    但即使如此,帕里克商会也陷入了大麻烦之中,毕竟,卡特罗的确是商会的骨干成员,整个行动虽然掺了不少个人利益,但却依旧和商会本来利益直接挂钩,死者亲属的愤怒、人类叛徒的污名,也是逃不掉的。

    司璐尔实际上已经被逐出了家族,并且,由于在码头区的精彩表现,本来事后追责可以与她无关的,但少女的回答却落地有声。

    “家族衰落的时逃难般推卸责任,可不是什么荣耀的行径,我已经决定脱离家族,但最后,还是要尽一份义务。”

    和守夜人协会的交易很成功,臭名昭著的战争状态强制动员条款在这里却帮上了大忙。

    “战争状态强制动员条款第十二条,当战争继续时,除非是主观反人类罪,其他的罪过,都可以通过军功抵扣。”

    只要作为星魂显现者的司璐尔愿意上战场,海明市政府和本地协会可以延后对帕里克家族的处罚。

    当然,前提是帕里克商会完成对死者家属的赔偿和罚款,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在失去了这部分血肉后,帕里克家族若能够维持就算是运气不错了。

    “……也就是说,要用未来的战功抵罪了,还没开始就成了戴罪之身,欠了一堆人情要还,还真是让人无力呀。”

    少女吐了吐舌头,但看那悠然自得的神态,倒是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作为江尚这个星魂使的魂侍,司璐尔倒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未来没有立战功的机会,毕竟,她对江尚的了解,也是颇深的,她已经预料到了江尚的选择了。

    赋予星魂后,星魂使还有保有一定的控制能力,他们不能控制星魂显现者,却能够封锁乃至剥夺对方的星魂。

    被剥夺的星魂,将陷入十年以上的沉睡虚弱期,才能够再度赐予融合。

    完好的星魂可以如同武器一般在星魂使之间交易,不少星魂使自己已经死了,但他的星魂们却已经传播到世界的各个角落。

    但事实上,虽然期望成为星魂显现者的守夜人无以计数,但大部分星魂使手头都有多余的星魂,因为星魂对融合者的资质太过挑剔,往往是星魂选择融合者,而不是融合者选择星魂。

    按照这个世界的惯例,接受了星魂使赋予的星魂和力量,作为代价,自然要成为星魂使的魂侍(西方称为星魂骑士)。

    东方的魂侍和星魂使的关系,颇有些过去的家主和家臣的味道,当然,更多的是伙伴和家人的关系,而在西方,星魂骑士和他们的领主星魂之主,名称就足以说明两者的关系了。

    而司璐尔,却没有归还星魂,就此一刀两断的打算。

    “你也知道,我和你一般都是以职业守夜人为目标的。反正以后一样要上战场,有力量总比没有好的。虽然你总是笨笨的,但作为战友,还是合格的,然后也不是那么讨厌......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

    少女侧着头,抱怨的话语一连串,但从侧面上,却是一种跟随江尚到尽头的承诺。

    但现在,司璐尔可真没空陪她的新任御主了,她很忙,非常忙。

    卡特罗死了,被他架空的原家主巴特利.帕里克从新上台,为了挽回声誉和人心,这次帕里克家族除了缴纳罚款和赔偿外,还散出大量家财救灾和发放生活品,还到处发放慰问品。

    即使司璐尔已经打算撒手不管家族的事情,也不可能放任自己的老父独自挨家挨户的道歉,再加上灾后各种重建和赔偿工作。

    更麻烦的,还有改组家族那包括血肉祭礼在内的不良风气,她不打算让这个弱肉强食,相互碾压的价值观继续蔓延了,那等于和多年的习俗和家族守旧派开战,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短时间内,她算是脱不了身了。

    司璐尔忙的不可开交,刘敏有自己的骑士团事业,最后,只有现在还绑着石膏的红玲,来陪着江尚接受这个不可拒绝的邀请了。

    是的,不可拒绝,或者应该说,没有拒绝的理由。

    那是来自墨研所的温斯顿博学士的私人邀请,在战斗最关键的时刻,墨研所派出的机关鸟空投了“野小子”,那可是扭转了局势的胜负手,而由于过度超载,战后暴烈小子八成以上的零件报销,让这个大人情的分量更沉了。

    原本温斯顿博学士是自己的父亲的朋友,对自己多方照顾,自己那份墨研所的打工机会,都是对方提供的。

    现在长辈相邀,请自己在醒来后过去,即使依旧头痛欲裂,江尚依旧第一时间回应了对方的邀请。

    “希望不是要我赔款的…….别说野小子的制造费用了,那均价七千六的b级灵魂晶石,十二根,卖了我都不够呀。”

    而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红玲,江尚也陷入了沉思。

    “江尚,这边,这边!”

    已经到了墨研所门口,身为长辈的达文叔主动相迎,收拾心情,江尚连忙迎了上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末世狩神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炎与永远0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炎与永远01并收藏末世狩神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