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民国宗师 > 第一百二十三章.谢主隆恩

第一百二十三章.谢主隆恩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于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让幻海觉得好像一直都在梦中。

    只是这梦未免也太过于真实和残酷。

    学艺十多年,没曾想一朝得见化劲通神的高手竟然如此之多,更想不到的是,还能见到传说中的抱丹级人物。

    老太监的脸上带着一丝苦笑,就这么看着有些倔强的光绪,而身前身后却感受到了两股冰寒刺骨的杀意。

    “很好,你们两个能正面对我提起杀意,未来的路恐怕比我走的还要长,只是可惜老董和老能门下好不容易出来两个天才,却因为一时意气要半路夭折了!”

    老太监轻轻地摘掉了帽子,动作温柔地将绣着黑蟒的袖筒向上挽了挽,有些腼腆地笑了一笑。

    杨猛和宫宝田尽管一前一后拉开了拳架,可脸上却好似结了一层冰霜,等到老太监的话音落下脸上微笑时,两人身上不觉齐齐地震动了一下,那听似低落的话语,竟然好似响在耳边的呢喃,充满着一股奇怪的韵味。

    嘎嘎嘎的声响连成一串,老太监的身体也好似吹了气一样,与红楼中的龙爷一般膨胀了起来,等到光绪皇帝一脸惊讶与畏惧的向后退了两步时,老太监的身形不觉已经变得高大威猛起来。

    “早听说古满族内流传着一门萨满神打拳术,不曾想在临入土之前,却有幸能够得以一见,这些年来,便是你一直暗中守护在老佛爷的身边吧!”

    宫宝田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扭头向旁边的角门那边看去,等到一个看似秀才般清秀矍铄的老人,缓缓地从角门走出来后,这才有些激动地喊了一声:“师傅,您老人家怎么也来了?”

    来人六十多岁,尽管身材瘦削,可看起来却极为硬朗,脸上红光满面,头发乌黑铮亮,表情与老太监刚才一般无二,只是看起来身子更为笔挺,不等走到场内,便老远地感觉到了一股盛气凌人的气场,给在场的众人无形中造成了一股沉重的压力。

    老人微微一笑,身体没有一丝佝偻萎缩的迹象,对着宫宝田点了点头。

    他的双手看起来白皙红润,正是气血极为旺盛的迹象,修长的十指纤细笔直,指甲则整洁圆润,看起来就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

    来人正是董海川嫡传的大弟子尹福,年轻的时候在京城的内家拳弟子里,号称牛舌卷风风难逃,而在北派武林中,则被称为“瘦尹”的八卦掌宗师。

    杨猛的眉头暗自动了一动,却是没想到再见这位尹福尹师伯的时候,竟然是如此的环境之下。

    随着自己拳艺及眼力的不住提高,杨猛如今才能勉强看出老人强如壮年的身体上,虽然已经隐隐蕴含着一丝抱劲成丹的味道,但从他红光满面的皮肤与毫无老态的身形上估摸,恐怕还无法如老太监这般真正的抱丹高手那样,将体内多余的气血和生机,全部收敛凝聚至体内丹田之中,迈出无数武术宗师迭宿们都梦寐以求的那一步。

    尹福如今已经六十六岁,气血衰败是难以避免的。

    年轻的时候,他还曾以北方谭腿和罗汉拳见长,后来吸取了董海川的八卦掌精华之后,便创立了以冷掌实战技击见长的尹派八卦掌法,与后来诸多八卦门的师弟们,名义上是师兄弟,但实际上,却多是由他代师传艺的。

    实际上,自从尹福中年入宫以后,这皇宫内的大内侍卫乃至大小太监,随他修习八卦掌法者是不计其数,就连光绪皇帝当年为了强身健体,也曾跟他正经地学习过两年八卦掌,其在宫内的威望与名气,还要远在博迪苏这位新晋领侍卫内大臣之上。

    所以,当尹福一出现在这里后,不单宫宝田与光绪喜出望外,就连在场的大内侍卫们,不觉也齐齐地低下了头,将手上的腰刀悄然地向下了几分,并若无其事地向后退了一两步。

    就这一两步的空间,却让原本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氛围,顿时变得有些不足为奇,也让一只与老太监怒目相向的光绪皇帝张开了口。

    “尹师傅,您来了,朕……”

    在老太监巍如山岳的气势下都不曾低过头的光绪皇帝,在见到尹福出阵之后,终于忍不住有些哽咽起来,只是当他看见尹福对自己淡淡的一笑过后,原本心若死灰的双眼中,不觉又多出了一丝希冀和期待的神采。

    “比起前几年在西安的时候,小尹你的气血虽然仍处於壮年的巅峰时刻,但因为不懂得月满则亏的道理,而无法控制住体内多余的气血消耗,已经有了加速衰败的迹象……”

    说到这里,老太监略微沉吟了一下,随后又接着说道:“今**若是不与杂家动手,凭你现在的拳意火候与悟性,或许用不上五年就能踏出那至关重要的一步,从而天高任鸟飞……可如果你非要跟你那徒弟一般不识进退,恐怕就没有几年好活了……”

    与刚刚面对宫杨二人的拳架,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情不同,老太监此时的脸色看起来已经有些凝重,看着一身轻松的尹福,就这么不丁不八地站在了光绪的身前,老太监身上的气势在说话之间,不觉又悄然地提升和凝练了几分,并说出了一番让杨猛与宫宝田都深信不疑的话。

    尹福淡淡地笑了笑,深陷的眼窝中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精芒与倔强,仿佛老太监身上强大的气势,对他毫无压力可言,只是一张口说话,到底还是露出了底气不足的味道。

    “今日形意和八卦两门两代的弟子门人都齐聚在这宫里,总不能因为一时的贪生怕死,便光溜溜地丢下武人的气节狼狈逃窜……”

    尹福晃动了下瘦削的身体,将有些摇摇欲坠的光绪完全挡在了身后,“老先生已经抱劲成丹多年,体内的气血虽说达到了浑圆无漏的境界,但毕竟已经是与我师父一个年岁的神仙人物了,如此巅峰状态下的一拳,恐怕就要耗掉你5年寿命,如果尹福今日舍下了性命,能勉强接下您这头三拳,剩下的事情,恐怕这两孩子便足以摆平……”

    老太监摇了摇头,却又好似无奈般地忽地叹了口气,“不愧是老董最得意的掌门大弟子,竟然知道抱劲成丹之人也有的局限……”

    看着周围侍卫乃至杨猛等人的脸上齐齐动容,老太监又接着说道:“不错,以杂家这年纪,即便是全力催动气血,也不过只能打出巅峰状态下的三拳,只是你可曾想过,若是杂家只发两拳便走,就凭他们两个小家伙,可能安然无恙地在一盏茶内将杂家拿下?”

    众人如今身处禁宫,即便是眼前这上百名侍卫不敢对尹福出手,可别忘记了还有博迪苏在一旁,若是他高声呼叫之下,恐怕用不上一盏茶的功夫,便会有其他内大臣率领的大队人马赶来,到时候别说带走*绪皇帝,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会在人海战术乃至火器的偷袭下,一一败亡当场。

    尹福皱了皱眉,有些郁闷地说道:“你一个抱劲成丹的等佛之真人,竟然能如此不顾面皮欺负小辈……”

    老太监轻轻一笑,露出了一口洁白如玉的细密贝牙,“你没有踏出这一步,便永远不懂到了这步以后的想法与真正的追求,若非杂家的家族与这大清的国祚紧密相连,这江山由慈禧还是光绪他们哪个来坐,对我又有何关系,这国祚是否能多延续个几年,又与杂家这超凡脱俗之人何干?”

    “那你想怎样?”

    老太监伸出了青筋暴露的拳头,看起来好像壮年时期的健美先生,忽地嘿嘿一笑,“你若是能安然接下杂家这一拳,便带着你的徒子徒孙出宫也无妨,只是在杂家有生之年,不得再踏入紫禁城半步,你若是接不下,我也放你的徒弟将你的尸首带走,只是无论结果如何,皇上今天都必须留下!”

    尹福看了看神色黯然的光绪,双眼不觉露出一丝难以言喻的神情,看着老太监身上隐隐律动的血脉经络,老人深深地向内吸了一口气,将本已经澎湃的气血一点点催至双掌指尖上,随后双腿微微一弯,“那也要看你这一拳,能否把我打死当场再说,今日若是死在你手里,我便由这几个孩子带回老家安葬,若是不死,老夫须得要留在宫内护得皇上一身周全……”

    说话之间,尹福双掌在空中一分,将细长如刀的右掌翻动平举,由胸际向前伸出了五寸,柔滑的指尖如剑锋般指向了老太监的心窝,而左掌则悬腕轻扭好似牛舌,指向左边,看起来就好像藏在刀鞘中一样蓄势待发。

    老太监点了点头,“你也是宫里用老了的人,只要有命活下来,留在宫里守护皇上自然使得,只是你这一脉的门人,都须得离开京城,否则即便杂家不动手,老佛爷的手段你也是晓得的……”

    杨猛眉头动了一下,看着可谓当今武林最强的抱丹大宗师和化劲宗师之间的争斗,呼吸不觉也渐渐沉重下来,双眼中再无旁骛。

    老太监的萨满神打拳路有些古怪,真的好似跳大神一样的手舞足蹈了两下,最后身上便如受了寒气一般,奇怪地自发颤动了两下,只是等到他的拳头轻轻地击出后,原本白皙的拳头顿时变得血红如火,就连手背与指头上的细密皱纹,也因为快速的充血膨胀,而变得光滑紧致起来。

    嗡!

    这看似轻巧的一拳,在击出之后,才发出隐隐的风雷之声,瞬间跨越了两米的距离,直接出现在尹福的面前,好似裹着千钧重担一般越来越慢,到了最后竟然如长车平推一般的向前一点点移动起来。

    尹福脸上一变,再次对空深深地吞下一口气息,平举的右掌轻轻一立,柔顺的边沿肉掌上也充满了血色,好似血红刀锋一般直立推出,而原本斜指着左侧的左掌则如失重了一般,慢悠悠地斜劈向那血红的拳头之后的脉门……

    令宫宝田和杨猛惊讶的是,两人纯粹的血肉之躯,在半空相碰的瞬间,竟然发出了如金铁相交的‘叮叮’声响,只是当三手相击之后,爆发出的声势,却让在场众人敬畏不已。

    咚咚……

    两位老人的身体齐齐一颤,手上在紧紧粘在一起上下晃动了几次的状态下,又不约而同地以腕部发劲,凭空地紧贴着皮肉震荡了一下,等到两声沉重的闷响传出之后,众人只觉一阵暖风扑面而来,随即之间满地的灰尘在两人脚下猛地向外翻滚。

    尹福脚下微微一软,随即口中吞气发生,生生地在地上向前踏出了一步,微微外凸的双眼中,瞬间布满了细微的血丝,可脸上却充满了一股说不出的神圣与决绝,“凭我现在的状态,再接你一拳又该如何?”

    老太监摇了摇头,忽地收手站在一旁,满身的“你这又是何苦,原本抱丹之路有望加你一个,偏偏要为了这一时之气,宁愿自损根基……”

    说到这里,老太监的眼中不觉也露出了一丝敬意,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如今武道传承愈发艰难了,看在你师傅的面子上,收手吧,只要你能安心静养,或许还有一线机会在两年内抱劲成丹,届时自然可保皇上一世太平……”

    尹福听着老太监提起师傅,站定不动混入铁打铜铸的身子不由一紧一松,转头望向光绪的眼中,忽地流下两滴眼泪,“皇上赎罪,老臣无力回天,为皇上龙体着想,尹福今日便厚颜留下无用之躯,再为皇上苟延残喘几年……”

    光绪看着脸上忽然苍老起来的尹福,平静地抬起手来,擦干了眼泪笑了笑说:“尹师傅已经拼尽全力,朕都是看在眼中的,又何谈赎罪之说,何况以后有尹师傅在身边相伴,朕之心已然甚是欣慰……尹师傅与宫爱卿分别在即,想来定然还有话要说,如此朕便先随蛇老先回瀛台去了……”

    说到这里,光绪一脸怨毒地看着木然不语的老太监,仰头望天惨笑起来,“宫宝田为内侍卫首领多年,却不识大体违背朕意,着准即刻辞官归乡养老,终生不得与其门人再入京城半步……”

    “罪臣……宫宝田……谢主隆恩……”RS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民国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丹经残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丹经残文并收藏民国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