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杨棒子和他的囚犯小分队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后一战 第四节 火车上的怪老头

第二百四十二章 最后一战 第四节 火车上的怪老头

作者:寒潭水一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杨棒子那伤愈归队后的警卫员小梁子都混成少校了,他这个老红军居然才是个大校,不少人都为他喊冤不平呢,可杨棒子的老伙计们都晓得,这小子就是个胡做做的主,自己瞎做的把个中将闹没了!

    杨棒子倒没在意,他这会成了两孩子的爹了!一儿一女全是红玉给他生的,也怪了,喝过绝育草药的红玉,谁也没想到竟然在杨棒子的滋润下还能生养,还一养就是个龙凤双胞胎!

    有儿有女又有老婆的杨棒子,当个师长挺舒坦的,那些勋章啥的领完了往抽屉里一丢,都没当回事。

    好日子到了59年,起了变化,要是他不被点了名的去了lu山,在一群将军中参加了那次会议,也许杨棒子再过几年就卸甲归田带着老婆孩子回湖南老家了,偏偏就在这次会议上,他那二愣子脾气又上来了!在老帅们和将军们都退避三舍自保的时候,他这个大校拍了桌子破口大骂上了!

    结果一撸到底,开除军籍保留党籍,全家下放东北林场,得,进大兴安岭当伐木工去了!当工人不假,可他的待遇还保留着,工资比东北林业厅的厅长还高一级呢!为啥没和工人拿的一样多,也是这小子有点福气的,他不是在四野吗,又是在黄司令手下,打四平打锦州,那是在林总跟前拍过胸脯的主,触怒了龙颜,可还是有人保的。

    有个女的坐着当时很罕见的小轿车进了大山沟子,不是别人,就是已经成了贵妇人的洪梅。她从自己丈夫那听说了杨棒子的事情。特意赶来看他的。可杨棒子见了洪梅,就让红玉端了一碗白开水给她,一个字都没说,就送客了。

    洪梅明白这是两层意思,杨棒子一不想连累洪梅,二不想和她的那位权重的丈夫有任何瓜葛,回京后,洪梅做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求丈夫把杨棒子的事情给抹了过去,毕竟和那位倒下去的元帅比,杨棒子还是盘小菜!

    后来黄司令还想启用他的,可杨棒子不知道又哪根筋不对了,觉得天天在大山里和伐木工人们在一起特乐呵,喝醉了还能和熊瞎子摔跤完,坚决不想回去了,没招了,黄司令也只能随他去了。

    杨棒子的那帮部下们可一个比一个的混到好,杨棒子就把狗蛋子托付给了小梁子。小嘀嗒呢也在时任大军区副司令的刘大屁股手下混得不错,杨棒子自己的儿女却一个也没往部队送。倒是年年部队上都来林场要招兵,还给杨棒子送好烟好酒好茶的。

    一晃到了黄司令林总他们倒了,有人要整杨棒子,可有人马上就说了,整啥整,人家59年以后就去砍木头了,十多年没离开过大兴安岭,你说他是同谋,胡扯蛋呢吗不是!

    等到76年以后,因为刘大屁股站错了队,有人又想动杨棒子的主意呢,那位一分区的杨司令就不干了!说人家杨棒子59年就拍过桌子骂过娘,在山沟子里一待十七年,你们吃饱了撑的啊!

    看着没,当伐木工也有福气,别看大山窝子里,可不掺合那些破事,日子过得舒心!等到正式派来人给杨棒子平反了,否定了59年对他的错误处罚,问他还想不想回部队了?或者还想去其他地方不,杨棒子笑眯眯地看着补发他的好多钱,摇摇头,说不想去任何地方了。

    杨棒子的余生就办了三件事,一是出钱在冀西北建了一座龙王庙和三处烈士陵园。二呢是千方百计地找到了老冯,可惜见了一面老冯就没了。三是把已是风烛残年的罪犯家属的洪梅接到了东北,下肢瘫痪的洪梅自己的孩子都不养,杨棒子和红玉伺候了她人生中的最后四年。

    杨棒子卒于1999年腊月二十三,小年这一天吃完饺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新闻联播演完,他的鼾声未起,等红玉发现时,人已经凉了,一代骁将,走的悄无声息

    后记:

    第一则 包子铺里的老头

    九十年代初的某一天,上海豫园的那家著名的包子铺来了三个人,都是便装,一个白发苍苍的耄耋老者,一个也是六十多岁的老人,还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三个人虽然都是便装,可一看那举止做派就是军人,坐在那腰板挺直,尤其是那老者,看样子得**十岁了,说话还声若洪钟的。

    三个人坐在一张圆桌旁,这家包子铺不设雅间,都是大桌流水客,吃完就走,蟹粉包子出名,也没有其他酒菜,正吃着呢,楼梯上来一圈摇着小膏药旗的日本人,带头的是个导游,倒退着上楼,还一个劲地点头哈腰的。

    这导游到了楼上呢,一转身,拉下脸来,清了清嗓子装模做样地对着楼上正在用餐的几十位中国人说:“大家注意了,现在有外事活动,有日本来的外宾要在此用餐,能各位回避!”一边说还一边摇着自己手里的小膏药旗。

    用餐的不是本地人就是来这里游玩的外地人,一听有外事活动,还是日本人,纷纷就要起身不吃了下楼去,“咣!”一声巨响后,一声大喝:“坐下!”吓得起了屁股的这些吃饭的客人,噗通一下又落了座了!

    那老者虎地一下站了起来,身前的圆桌已经分成了两半,被他一巴掌拍碎了桌面!

    “妈拉个巴子的!老子当年亲手宰了的小鬼子比这楼上楼下的加一起还多!你姥姥个腿的,还敢领着小鬼子跑这来欺负中国人!”骂完了那老者大踏步地走过去,一把揪住了脸都吓得煞白了的导游,告诉他把原话翻译给小鬼子。

    这导游早就吓傻了,哆哆嗦嗦的哪里还说得出话来,这种男人没骨头,见了老外更是软的和面条一样,别说翻译话了,腿都站不直了!老者一看这导游是个完蛋货,随手一撇,导游横着就飞了出去,撞到栏杆上,翻下了豫园的池塘里!

    那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上前来,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通日本话,楼梯上那些小鬼子们一个个地面红耳赤的,交头接耳一番,收起了旗子下楼去了。

    第二则 火车上的怪老头

    八十年代末的某一天,我坐上沈阳去北京的火车,车开了,邻座也坐下了,我窝起我的腰准备大睡了,却被争吵声弄的耳朵不清净,抬起身子看热闹,两排开外一男一女正和列车员比比划划的说着什么,看了半天,听了一会才明白原来是三个人的座,因为有个老头这两人不想坐自己的位置,让列车员给找个座。

    好奇的站起来看看是什么老头让人这么激动?这老头坐在那比车座还高出一头来,似乎是红色的毛线帽露着不少线头,一身都看不出是绿色的老式迷彩服,有各种各样的不明物体在衣服上,花白的胡子眯缝着眼睛,抱着胳膊肩膀很宽,坐在那快能占两个人的位置了,也不说话。

    列车员和那一对男女嚷嚷了半天,都没脾气了,列车员把那一对带到别的车厢了,看热闹的也都坐下了,脏老头睁开眼,站了起来,个真高,得有一米九十的样子,伸手把行李架上的一个大军用背包拽了下来。

    这背包和他衣服几乎是一个状态,都是各种各样的颜色的不明物体粘附在上边,老头打开背带,摸了半天,一瓶白酒,一包用报纸包的花生米和一只也是报纸裹的烧鸡出现在他手里。

    看见酒,刚才一直眯缝的眼睛睁的大了,看见周围的人在看他,眼神扫了一圈,那眼神扫到我的时候我心里惊了一下,是一种寒冷的感觉,冷到骨子里的感觉,我核计,这老头如果是老兵,看年纪一定是杀过人上过战场的人,才能有这种金属般的目光。

    也就半小时吧,酒,花生米,烧鸡,没了,一地的骨头什么的,老头开始鼾声如雷,列车员嘟囔着打扫着地上的垃圾,这老头,你要在大街上看见绝对100个人有100个人认为是拾荒的老头,可偏偏出现在衣照光鲜的火车上,可算是一景!

    隔着两排,酒气,他身上的不洗澡和不明物体混合的怪味熏的我都睡不着,呵呵,我旁边上点年纪的旅伴说这老头一定有故事,是挺有故事的,车还没到半途,他旁边的两排座位都空了。每个从老头旁边过的都是皱着眉头要不就是捂着鼻子,我听见好几个人说,怎么还让要饭的上火车啊。

    好容易挨到终点站,老头在我前面下的车,下车的都自动给他让路,我一走出车厢,就看见站台上停着一辆挂着军队牌照的奥迪车,一个肩上扛着一颗金花的少将和一个肩扛两杠四星的大校站在车旁,两位军人一看见老头,啪的就是一个立正,行的标准的军礼!

    然后一个开车门,一个接过老头的大背包,老头还是那样的眯缝着眼,旁若无闻的上了车,这下旅客们都瞪大了眼睛,窃窃私语着,呵呵,都想不到吧,这么邋遢这么脏的老头,是个人物!

    (全文完)(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杨棒子和他的囚犯小分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寒潭水一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潭水一色并收藏杨棒子和他的囚犯小分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