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崇祯七年 > 斯时何时?战乱之时! 五三九 阁老难当?

斯时何时?战乱之时! 五三九 阁老难当?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升另一个自傲的便是自己年轻,有福态,不显老,何瑞徽对他很是了解,每一句话都是搔在痒处,这恭维的功夫也很是可以了-

    关于两三年内就能入阁这个事儿,他也是颇以为然的。崇祯皇帝的性子使然,急躁刻薄,对什么东西都是三分钟热度,很容易便消退下去,对人也是如此,信任的时候恨不得掏心挖肺,不信任的时候,真是恨不得把你给开膛破肚,真把肺都给掏出来乱刀分了。

    是以他手下的内阁,变动颇大,换人是很正常的事情。

    《明史。列传第一百三十九》,有载:“庄烈帝在位仅十七年,辅相至五十余人。其克保令名者,数人而已,若标等是也。基命能推毂旧辅以定危难,震孟以风节显,德璟谙悉旧章。以陆喜之论薛莹者观之,所谓侃然体国,执正不惧,斟酌时宜,时献微益者乎。至于扶危定倾,殆非易言也。”

    《明史。列传第一百四十五》又言道:“帝在位十七年间,易中枢十四人,皆不久获罪。凤翼善温体仁,独居位五载。”

    虽然其中有诸多原因,比如说因为即位之初要清理魏忠贤余党导致换人频繁以至于‘五十余人’中其实是有不少是在那个阶段换的等……但也足以说明,在他手底下,活儿是不好干$一$本$读$小说 ()的了。

    不过这永远是身在其位的人才能知道苦楚,像是谢升这等虽然年纪不小却是功名之心极重,一心往上爬的人,是不会在乎这个的。

    阁老难当?去你的!我才不管这个,先当了再说!

    谢升听了自然是开心,他虽然知道这是恭维的话,却是深以为然的。

    两人正说着闲话,外间儿那书童便是婷婷袅袅的走过来了,手中端着个托盘,上面放了一盏茶。

    打小谢升的书童便是梁管事,不过现在梁管事年纪也大了,虽说还是耳聪目明,没啥影响,但用个老头子当书童,也实在不是那么回事儿啊!而且更别说,一个满头花白老头子在眼前晃来晃去,着实是让人别扭。

    更别说明朝士子文人上层社会的习惯——都是喜欢有十来岁,长的乖巧可爱,眉清目秀的小男童为书童。尤其是以皮肤白皙,身段柔弱,粉雕玉琢的为上乘,而最最上乘的,便是男生女相,酷似美人儿的那等。

    一来是看着好看,赏心悦目,毕竟对于美的事物,人们看了总归是心情不会坏的,而若是长的太难看,那就未必了。二来则是切实的生理需求——明朝达官贵人们好男风已经是成为很时尚的社会风气,而且他们毫不闭口,引以为荣,时常夸耀。

    俗话说三扁不如一圆,捅赛过神仙。

    社会上对于这种风气容忍度也很高。

    养娈童的人,可是不在少数。

    而对于某些读书人来说,他们的书童,便是娈童。尤其是出身于大户人家的读书人,那等年轻活力旺盛的,因着要时常出去游学,随身带着侍女未免不便,于是那等眉清目秀的小书童,若是火上来了,便可以拉上床来,颠鸾倒凤一番。正所谓雌兔脚扑朔,雄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他是雄雌……玉兔雌伏,一团雪嫩嫩的柔软,个中滋味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不少达官贵人也喜欢养,而且越是年纪大的,就越是喜欢这等年轻充满活力的。

    非但是大户人家里养着这个,便是市面上也有很不少。街面上相公堂子可是不少,不但生意兴隆,而且所费不菲,比等闲青楼妓寨还要贵的多。

    还有不少戏班子,里头都是养着这么几个粉粉嫩嫩,漂漂亮亮的男子,经常被邀去大户人家家里唱戏,晚上未免便是要弄得床上,玉兔雌伏,吴刚捣杵一番了。

    后世有一种说法,男生女相是主富贵的,但是在这个时代的大明朝,若是出身不好的清苦人家有孩子男生女相了,那么多半日子就不那么好过了,可能是一场富贵,但其间却要承受无尽屈辱。

    对一个男人来说莫大的耻辱。

    这个年代专门有那等贩子,四处游走,各自有地盘儿分工,有销售渠道,他们便是此处寻觅打听这等漂亮的穷苦人家的男孩子,买回来之后,好生教导,待到年纪略大了一些,便是卖出去。

    和贩卖扬州瘦马的一般无二。

    若是没能卖出去的,就是货烂在手里,那自家享用之余,难免便是毒打不断。

    谢大人的书童便是这般出身,还是去年八月份谢大人刚升任吏部尚书的时候有人送的,据说那富商乃是发家于扬州,身家巨万,手底下也有这等生意,府上这等姿色的书童还很有几个。

    不过这一个,却是最上等的货色了。

    这书童原名叫什么不知道,不过入了谢府之后好改了个名字,唤作谢柔。植物初生而嫩,名曰柔荑,软而不硬,名曰柔,柔嫩,柔弱……总归就每一个阳刚气的。

    柔之一字,少做男人之名,谢升如此起名字,是什么心思,也可见得了。

    谢柔今年年方十二,长的粉雕玉琢,尖下巴,大眼睛,眉目如画,极是可人,尤其是皮肤极其的白皙细嫩,便如同那最上等的羊脂白玉一般。他穿了一身儿女装,外面套着鹅黄色的褙子,而且还梳了一个双挂髻。所谓双挂髻,便是将头发从头顶平分两股,结成髻或鬟,垂挂于两侧,额前饰有垂发。

    〈丹铅录〉中有载:“北齐后宫之服,女官八品、偏垂发。垂发,覆目也,盖夷中少女之饰,其四垂短发仅覆眉目,而顶心长发,绕为卧髻,宋人词所谓鬓垂偏荷叶也。今世犹有之。”双挂髻的形制,和双丫髻有点儿相似,只不过额头上垂下来的头发要多了一些,密了一些,和后世的齐刘海相似,但不如刘海那般厚实。

    双挂髻和双丫髻,都是属于双挂式之梳法,乃是将发顶平分两大股,梳结成对称的髻或环,相对垂挂于两侧。这种发式多用于宫廷侍女、丫环侍婢或未成年之少女。而双丫髻是则是双挂式中最常见之发式,其梳编法是将发平分两侧,再梳结成髻,置于头顶两侧。前额外负担多饰有垂发,俗称刘海。这个叫法,很早就有了。

    但甭管是双丫髻还是双挂髻,总归都不是大老爷们儿用的发型,乃是未成年少女或者是家中丫鬟常用的发饰。

    谢柔本就男生女相,长相极为秀美,加之身段柔弱,有弱柳扶风之姿,正是这个年代男人最喜欢的女人的姿态。这会儿再穿上这么一身女装,梳着双挂髻,一眼看去,分明就是个未出阁的柔弱少女,风姿绝美,如画中人一般。

    他端了茶水放在何瑞徽面前,轻声道:“何大人,请慢用。”

    声音清脆悦耳,也是不像男子的声音了,更偏了女人几分。

    何瑞徽是成了亲的,他夫人也是美人儿,但这会儿看了谢柔一眼,竟也有些失神。不过他自控力比较强,赶紧恢复了正常神色,微微点头,没说什么。

    谢升看了谢柔一眼,笑眯眯的道:“你且出去,待会儿叫你再进来。”

    “是。”谢柔脆生生的应了一声,有些调皮的冲着谢升笑了笑,扭身出去了。身姿摇曳,弱柳枝在风中摇摆。的

    何瑞徽看了谢升一眼,只见这位老大人看着谢柔那扭动的屁股,笑的很是欢畅,神色间满是宠溺。

    两人方才扯了一会儿闲话,现如今谢柔出去了,自然便是要说正事儿了。

    他看了谢升一眼,轻轻抿了口茶,轻声道:“世叔,前些时日,胤平兄来了信,自那之后,小侄便一直奔走,这些时日,已经是联络了不少同年同僚,都已经商议完毕,只待明日大朝之时,便一人奏报,众人呼和香影。”

    “只要在有一位位高权重之大员在旁边帮衬说上两句,此事便可一言而定。”

    何瑞徽笑道:“世叔您在圣上面前是极有面子的,您只要一句话,怕是圣上就要准了。”

    他说话也是很有技巧,明明乃是求着谢升办事儿,却是还顺势恭维了他一番,让他心里受用,如此请托办事,自然也就顺畅不少。

    “你呀……”谢升失笑,轻轻点了点他。

    他沉吟片刻,道:“你找的人,都有谁?”

    何瑞徽沉声道:“东宫讲官周凤翔、都御史宋鸣梧、少詹事方拱乾,翰林院编修刘正宗,吏部员外郎宋企郊,户部四川司主事诸葛羲。”

    “哦?倒是还真不少。”谢升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目光中有些激赏和诧异。当初刘若宰来了两封信,一封是给他的,一封是给何瑞徽的,因着和刘若宰有一层特殊的关系,收到信后,谢升立刻便是把何瑞徽给招来商议,两人商议良久,定下策略。大体便是何瑞徽具体执行,负责联络朝中同僚,写奏章奏事,大造舆论声势,而谢升,则是旁敲侧击皇帝是怎么个想法,其它阁老阁臣是怎么个想法,以及关键时刻一锤定音。

    一

    %77%77%77%2e%64%75%30%30%2e%63%6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崇祯七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竹下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下梨并收藏崇祯七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