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之大后宫 > 第一二八章 营救任我行

第一二八章 营救任我行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天以后,黄忠公幽静的琴堂内,梅庄的四位庄主全都聚集于此。

    “大哥,你要不要再想想,那副北宋范中立溪山行旅图乃是范宽真迹,千金难求,若是此次错过了,恐怕我这辈子都寝食难安。而且那笑傲江湖曲谱也是传自广陵散中的绝迹珍品,大哥你就真的能狠下心来,不想得到此物?”丹青生面色焦急的向黄忠公说道。

    “是啊,那率意帖中的字体潇洒凝练,古朴苍劲,是书法大家张旭难得的佳作。不管用甚么法子,我……我也要得到此物的。大哥,你是不是顾虑太多了,咱们看守梅庄十二年,也不曾发生任何事情,除了咱们这些老教众,还有谁记得任我行这人?你可不要被那三位长老几句恐吓的话给吓到了。”秃笔翁也是脸色骤变的说道。

    “况且,咱们这次就利用一下那任我行而已,绝对下不为例。而且那杨兄弟乃是名门之后,武功十分高强,我绝不相信他会听命于日月神教的人,来救任我行的。那姓童的也拿出了五岳令牌,显然也是嵩山派之人了。他们两人都是名门正派,若是来救这任魔头,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黑白子也是一脸晦气的样子,向问天说出的那呕血谱早就勾起了他性子,若是不能得到,今后的日子恐怕都很难睡好觉了。

    “够了,此事我意已决,不管杨章和这童化金到底是何身份,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咱们兄弟四人能够在这梅庄之中安度晚年,我绝不容许有任何一丝的错误发生。况且就算他们两人不是来救任魔头的,也可能是任魔头以前的仇人,若是他在狱中被人杀了,咱们一样是罪责难逃的。依照如今总管杨莲亭的脾气,我们四人照样会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不管怎样决不能冒这个险。”黄忠公沉吟一下后,便大袖一挥的断然说道。

    黄忠公在三人中向来威望最高,其余三人见他这副样子,就算是还有话说也只好噎进肚子里。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丁坚不疾不徐的声音来:“启禀大庄主,杨爷和童爷已在院外等候。”

    “知道了,去请他们进来吧。”黄忠公一向过惯了避世不见外客的日子,不过今日因失信于人,作为江湖名宿的礼貌和风度,他也需要当面向人道歉的。

    片刻后,张扬和向问天一前一后的步入琴堂之内。

    “大庄主,不知你叫我二人前来,有何事商议,难道是大庄主已然决定,准备立刻让贵庄的高人来和杨某比剑?”张扬微笑着说道。

    “咳咳,杨少侠,实不相瞒,此番请你二人前来并非为了比剑。而是因为门派中一些变故,老朽想要取消这次比试。这次食言而肥的确是老朽之过,为表歉意,老朽特地让人准备些许薄礼,请少侠一定要收下。”黄忠公说着话时,站在一旁的丁坚则捧着一盘金光闪烁的金锭来到张扬面前。

    “大庄主这是何意?杨某可不是贪财小人,既然庄主不愿比剑,杨某当然也不会强求。至于这金银之类的,在下更不会要了。若是庄主诚心待我,就请备上一壶好酒,杨某敬各位庄主一杯,也就不虚此行了。”张扬与向问天对视一眼后,便故作不悦的说道。

    张扬说这话的时候,他旁边的向问天目中精光一闪,身形不露痕迹的微微向旁边挪了一小步。

    “好,杨兄弟果然是性情中人,既然你都这般说了,我丹青生今日就把剩下那两缸葡萄酒陈酿取出来全部喝了,咱们兄弟两人不醉无归。”黄忠公还未说话,丹青生倒是豪气的大声说着,随即便是吩咐旁边的丁坚一声,叫他去酒窖搬酒。

    “杨少侠年纪虽轻,气度却当真不凡,而且你音乐上的造诣也是让老朽十分佩服。本来我黄忠公多年来修生养性早就滴酒不沾了,听你这番言语,若是不喝一杯的话,恐怕倒显得我小气了。”黄忠公也是笑呵呵的捋着胡须说道。

    黑白子和秃笔翁二人倒是没多少言语,只是用一副十分眼馋的眼神盯着向问天,倒像是想他心情一软便留下那几件宝物给他们。可是向问天对两人的眼神却视而不见,只是站在一旁微笑着并不吭声。

    不过向问天虽摆出一副淡然的样子,可是谁也看不出来的是,他此时全身已然绷紧,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弓箭一样,准备随时爆发出本身的潜力来。

    过了半刻钟后,那丁坚果然搬着一口三尺宽的大缸来,缸中装着三分之二的黄橙橙的酒液,他还未进屋,一股浓郁的酒香便飘了进来。

    丹青生快步迎了上去,用早就备好的几个价值不凡的杯子用作酒器,先盛了几杯酒给黄忠公、黑白子、秃笔翁以及向问天等在列之人。

    最后才用一个闪着剔透之光的杯子拿出来,装好酒后递给张扬,并说道:“杨兄弟,喝这葡萄酒当用上好的夜光杯,这样才能将葡萄酒的清纯甘美之味呈现而出。不过这夜光杯可不好找,我寻遍皇宫也才找了这一个出来,能结交兄弟这样的知己良朋,实在是我丹青生的荣幸。今日我就将此杯让给你喝,也算略表心意。”

    “那就多谢四庄主了。”听得这番话,张扬也被这位其貌不扬却性情真挚的丹青生微微感动。

    “别这么客气,你若是今后想要喝酒了,便常来梅庄找我便是。”丹青生豪迈说道。

    生在金钱至上的前世,步入社会以后,张扬从未遇到过一个真正的朋友,他的那些社会上的朋友不过是一些为了利益而结交之徒罢了。

    他也从来不信有谁会在第一次见面就能互相引为知己,可面对丹青生这番坦然话语,张扬也忍不住心中微动。

    若不是此番另有目的,他还真想和这位性格直率的四庄主交朋友的。想到接下来要做之事,张扬不由心中微感歉意。

    “好了,四弟,别在这儿磨磨蹭蹭了,咱们就一起敬杨兄弟一杯吧!何况杨兄弟和童兄弟若是有时间的话,也会再来梅庄做客的,你就别搞得跟生离死别似得。”黑白子强笑着说道,他言下之意当然是希望二人常来梅庄,这样一来二去,混熟了后,日后说不定有机会能将向问天手上的呕血谱骗回来。

    “这是当然,有如此好客的四位庄主在,等我和杨兄弟云游江湖一番后,他日再回到杭州,必定要来再次叨扰的,请吧!”向问天说完,便故作豪迈的仰起脖子率先将杯中酒液一饮而尽。

    其他四位庄主见他这般先喝完酒,自然也二话不说的拿起酒杯,仰起头来喝酒。

    可就在这时,异变顿生,只见刚才还一副笑吟吟模样的张扬面色一沉,忽而身形如鬼魅般一动,噔噔噔噔的在四位毫无防备的庄主身上连点几下。

    在一旁的向问天也是当即身形急闪,迅速将一旁伺候的丁坚给制住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杨少侠,你这是何意?”黑白子面露惊恐之色来,当他说出这番话后,更加惊恐起来。

    只因他发现除了自己以外,其他三位庄主似乎连哑穴也被点了,只是满脸怒色的盯着张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对不住了四位庄主,在下此番前来的确不是为了比剑,至于有何目的,四位应该能够猜到几分了。在下感激四位庄主的热情款待,更对几位的为人十分钦佩。在此,张某向各位保证,等事成之后,无论如何也会保住各位性命,决不让任何人伤害各位。”张扬对其他几人拱了拱手。

    黄忠公等人脸色难看之极,无奈不能说话,只能用恶狠狠的眼光盯着他。

    “向大哥,你先出去将庄里剩下几人搞定吧,这里暂时由我来处理。”张扬不以为意的转头对向问天说道。

    “好,还好兄弟你神机妙算,若不是你提前制定出这套临时计划来,恐怕咱们也不会如此顺利的。这里就交给张兄弟了,我把庄子里的施令威和几个仆人搞定后,就再设法通知大小姐进来。”向问天说了这话后,便转身出门而去。

    原来在后院的两日里,张扬为了确保以防万一,便额外想出了制住梅庄四人的计策来。不过这个计策可不是在甚么情况下都能实行的,毕竟不知他们几人之间是否有某种联系,而且也并不知他们与外界有没有联系。

    若是一个不小心,让他们传讯出去,那救任我行的计策可就是白费心机了。

    那样即便是成功救出任我行,也会立刻被魔教知道,这位前任教主立刻就会成为过街老鼠,根本无法翻盘了。

    原本任我行能不能在做回魔教教主跟张扬没半点关系的,可是他想了想,任我行是魔教教主,对他这个准女婿也是百利而无一害之事。

    若是他日以后,张扬的名望值达不到100点,说不定还需要借助统一魔教这种事情来扩大威望的。

    何况任我行若是被追杀,肯定也会连累任盈盈,倒头来还是需要他来摆平,还不如一开始就计策完全,也就不会有以后的麻烦了。

    有了这些顾虑,张扬自然对此事很是上心,要想出一个万全之策的。

    他原本的计划是先将其他三位庄主一起制住,然后再找机会制住一向避世不出的黄忠公,可没想到这四人一起给他践行,倒也省去不少麻烦。

    因而张扬便灵机一动的想出借着饮酒的机会,将这几人一起制住了。

    而之所以将其他几人的哑穴点住,光留下黑白子可以说话,当然是因为此人在原著中的胆小怕死,而且贪婪无比的想要学任我行的吸心大法。

    这样的人虽然讨厌,可也是这四人中最好控制的一个。

    “二庄主,实话告诉你,你们几人的一举一动,我就派人打听的一清二楚。若是你能积极配合我,将来我一定在任教主面前为你求情,不仅让你活命,而且让你生活的舒舒服服……”张扬微微一笑的对黑白子说道。

    “你……你在说甚么?”黑白子脸色惊疑不定的说道。

    “在这梅庄之中,有谁私自配了两把钥匙,每隔一段时间都要下去看望任教主?又有谁想要拜任教主为师,想要学他老人家的绝学吸心大法……”说这话时,张扬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你……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这些事的?”黑白子目中又惊又恐的问道。

    其他几人当然听懂了张扬的话,纷纷斜着眼不敢相信的瞧着他,特别黄忠公的眼神,简直恨不得想要立刻将黑白子给杀了。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我只问你,跟不跟我合作?我知道你志不在小,并不愿此生都窝在这梅庄之中。若是合作的话,你今日救了任教主他老人家,他日他登上教主之位,必定有你一份功劳。若是不合作的话,就算我答应饶过你,有着天王老子之称的向问天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主,我可不能保证他不会动你一根毫毛。”张扬软硬兼施的说出这番话来。

    黑白子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幻多次后,过了许久,这才一咬牙的说道:“张少侠,我愿意跟你合作,一起救出任教主!”

    其他几人听得他这番话,当即纷纷翻着白眼,虽然说不出话,肯定在心里把黑白子骂的天翻地覆了。

    一顿饭工夫后,在安排了向问天守在外面以备异常情况发生后,张扬、任盈盈、黑白子三人来到黄忠公琴堂内室的床前。

    黑白子熟门熟路的掀开床上被褥之物,拉开上面的铜环和铁门,露出一个黑黢黢的地洞来。

    “圣姑,张少侠,请跟我来。”黑白子拿着一个火折子,当先跃下去。

    张扬跟着跃下,只见下面墙壁上点着一盏油灯,发出淡黄色光芒,置身之所是一个斜通往地下的阶梯。

    等任盈盈跳下来后,黑白子在半丈远处缓缓带路。行了约莫二丈之后,前面便已无去路。

    黑白子从怀中取出早就备好的一串造型奇特的钥匙,插入了一个匙孔,转了几转,向内推动。

    只听得轧轧声响,一扇看起来重俞千斤的石门缓缓打开,再次露出一个漆黑的门洞来。

    随着黑白子走进石门,沿途点燃一些早就备好的路灯,只见地道一路向下倾斜,走出数十丈后,又来到一扇长满青苔的石门前。

    显然这里颇为潮湿,连石壁两侧都长满了各种苔藓类植物。只不过洞中的空气虽略微浑浊,倒不至于让人觉得气闷,显然是一座通风设施良好的地下囚室。

    黑白子又取出一把奇长的钥匙,将门开了,这一次却是一扇铁门。

    地势不断的向下倾斜,只怕已深入地底百丈有余。地道转了几个弯,前面又出现一道门。

    在这段路途中,黑白子为表忠心,还多次尽早的提醒两人前面的机关等物,做足了一副诚心投靠的摸样来。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张扬也不会全信了他,所以才会紧跟在他半丈远处,只要他稍有异动,以张扬此时的武功绝不会让他得逞。

    不过这黑白子当然和原著中一般无二,三人很顺利的便又是来到一道用四道门夹合而成的厚重门前。

    “这两道铁门之间夹了两道钉满棉絮的板门,是为了防止任教主老人家他的内功十分厉害,这棉絮是吸去他的掌力,以防被人击破铁门的。不过这都是东方不败的意思,我等只是奉命看守,听人摆布罢了。”见张扬面露疑惑之色,黑白子便乖巧的解释道。又瞧着任盈盈面色难看,紧接着才又解释了一句。

    “东方不败这奸贼,竟将我爹囚禁在如此天日的地方十二年,枉我一直以为他是我的恩人。”任盈盈面色愤慨的说道。

    三人此后接连行走十余丈,不见再有任何门户,地道隔老远才有一盏油灯,有些地方油灯已熄,更是一片漆黑,要摸索而行数丈,才又见到灯光。

    张扬只觉呼吸更加不畅,壁上和足底潮湿之极。

    “东方不败老谋深算,害怕有人来搭救任教主,便特地命人挖通了这西湖之底。别人就算要偷偷救走任教主,也肯定不行,只因一旦凿穿牢壁,那些湖水便会立刻灌入,将任教主他老人家溺死在牢里。”黑白子借机骂东方不败的时候,见张扬似乎对此处的设计颇为疑惑,顺便为他再次讲起了牢房的原理来。

    三人再前行数丈,地道突然收窄,必须弓身而行了,而且越向前行,弯腰必须越低。

    又走了数丈,黑白子停步晃亮火折,点着了壁上的油灯,微光之下,只见前面又是一扇铁门,铁门上有个尺许见方的洞孔。

    黑白子立刻弓着身子,指着开了方孔的铁门说道:“圣姑、张公子这就是囚禁任教主他老人家之处了。”

    就在两人看向铁门之时,室内一个浓重的声音传了出来:“又是黑白子你这个小人,快给我滚得远远地!老子就算死都不会把吸心大法传授给你这种奸猾小人,你就别枉费心机了。”RS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武侠之大后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技术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技术宅并收藏武侠之大后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