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之大后宫 > 第九十章 大结局(全书完!)

第九十章 大结局(全书完!)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从零开始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恶魔囚笼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女的确和李莫愁长得一般无二,可与神雕世界中的李莫愁相比不同,此刻的她看向张扬的目光中充满了陌生,甚至还含有些许的杀意。

    “莫愁,你难道认不出我了?”张扬急声问道,同时在心中尝试着和她心灵感应,可让他奇怪的是,根本行不通。

    “哈哈哈……登徒浪子,还在胡言乱语!”李莫愁面上神色一冷,从袖中连发五枚冰魄银针。

    张扬虽心中惊讶,却早有防备,看她手上动作,当即抬剑将银针击飞而去。

    “你再仔细瞧瞧,真的不认识我?我是和你同床共枕多日的相公!”张扬面色更急。

    “休得胡言乱语,我相公依旧在后院中,哪里会是你。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今日就让你尝尝五毒神掌的厉害,看招!”李莫愁拂尘一扫,身形急掠而出。

    当她说话之时,院中箫声忽而变得慷慨激跃,涛浪起伏,叫人听了不由心神澎湃。可张扬听了,只觉又是熟悉又是惊讶,只因这箫声和他弹奏的曲调十分相似,简直犹如一个模子里印刻出来的。

    他来不及细听箫声,李莫愁已经提着拂尘攻近,她的武功在修炼了玉女心经之后,功力大进,已经仅次于五绝级高手。

    张扬虽比她强上不少,可念在多日的夫妻情分上,哪里下得了重手,每每到了关键时刻,总是不敢出击。

    只听乒呤乓啷的声响。两人交手七八十招,竟是不分胜负。

    这时候,门内又响起一道不耐烦的女子声音:“哼,对付一个登徒浪子而已,这般久了,居然还不能将之拿下,岂不让相公等得着急了,还是让我来吧!”

    门扉忽而一开,从中飞出一位身穿粉红衣裳的俏丽女子,当张扬看清其容貌之时。不由惊呼出声:“你是凌波!”

    此女子正是神雕中李莫愁的徒弟洪凌波。只不过。此时的她和李莫愁一样,根本认不出张扬这位昔日的郎君。反而是拔出长剑,使出精妙剑法,向他急攻而去。

    洪凌波和李莫愁二人拥有心灵感应。使出玉女心经之后。武功随即大增。瞬间达到了五绝级别。

    随着兵器交击之声响起,张扬应付起来,完全不像刚才那般轻松自如。

    本来以他如今的武功。就算对付五绝级的高手,也是游刃有余。可面临昔日的恋人,他始终没有放开手脚,反而处处捉襟见肘,不敢施为。

    这样一来,局面便是完全的一边倒,让他好几次差点被长剑洞穿而过,险象环生。

    “不行,这般下去,必被两人击杀了。还是先用凌厉手段将两人制服,再进院中查个清楚,看看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般想了之后,张扬气势陡然一涨,也不顾怜香惜玉,降龙十八掌大开大合,向着二人的剑法轰击而去。

    只听的砰砰声响,气劲乱飞,连院中花枝都被散乱的劲气催落。

    又是交手百余招后,李莫愁和洪凌波二人终于渐感不知起来。

    正当张扬趁势而上,想要不惜伤害两人,用凌厉手段一举将两人制服时,只听院中一直响彻的箫声忽然停止。

    “张扬,且慢动手。”一道极为熟悉的男子声音从院内传了出来。

    听到这声音后,张扬产生是他自己在说话的错觉。

    就在这时候,只见空中人影一闪,一道身穿黑色袍服的男子犹如大鹏展翅般,展臂翱翔,轻轻的落在地上。

    李莫愁和洪凌波在那人说话之时,已经同时住了手,抱剑退到一旁,用欣喜和崇拜的眼神瞧着那人。

    张扬看到那男子的背影时,只觉分外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你是谁?”张扬声音冰冷,刚才李莫愁和洪凌波二人看向他的目光让他极不舒服。

    “我?……你看了不就知道了。”那人嘿嘿一笑,缓缓的转过身体。

    当那人转过身时,张扬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容,在那一刹,张扬犹如被闷雷击中,忍不住倒退三步。

    “你……你到底是谁!”张扬的语声中已是满布惊骇,这是他来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感到如此惊悚,就好像看到画面逼真的恐怖片一般。

    “难道你还看不出来,我……就是你了!”他的声音淡淡的,和张扬平时嬉皮笑脸的语调一模一样。

    最为怪异的是,他的脸居然也和张扬长得一模一样,完全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简直就像是克隆人一般。

    只不过他和张扬唯一的不同点,便是他虽然随时在笑,可眼眸深处,却总有着一股浓浓的狠戾之色,叫人看了十分不舒服。

    张扬看着犹如镜子里的自己,不由得惊呆了,半响说不出话来。

    “如果准确来说,我是你的黑暗面!”他嘿嘿一笑,嘴角咧起一抹邪恶弧度。

    “胡说,天底下哪有这种事情,你肯定另外一个穿越者易了容,来骗我的。”张扬根本不信。

    “这可由不得你不信,你再看看她们,恐怕就会信了。”他指着刚才李莫愁和洪凌波出来的那间屋子。

    原本已经关闭的屋子忽而再次打开,一道道靓丽婀娜的人影,缓步从里面走了出来。

    仪琳、岳灵珊、小龙女、公孙绿萼、郭芙一个接一个的从屋中走了出来。与刚才的李莫愁和洪凌波二人相同,她们看向张扬的目光十分陌生,却对邪恶的张扬充满爱意。

    “现在看出来了吧,我真的是你,不然的话,这些女人怎么可能受我控制?”他得意一笑。

    张扬在五女身上来回扫视,几乎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你现在恐怕在想,为什么你和她们失去了联系,而我却能控制她们?其实很简单,身为你身体的一部分,我只是窃取了你的一些功能而已,只是把恐怕调教手册、后.宫手册、奴隶手册的功能全部盗取了,所以你现在已经失去了和她们联系的能力。”他语气中透着浓浓讥讽。

    “你做了这么多,到底想干什么?”张扬深呼一口气,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微眯着双眼盯着对方。

    “我想干什么。这个问得好!你知道。我们几乎是同一个人,但是这个世界上却不能有两个张扬,所以……抱歉了,我想杀了你!”说出最后几个字时。他几乎是在咬牙切齿。那样子看起来非常欠揍。

    张扬厌恶的瞧着那张脸。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还能做出这样让人讨厌的样子来。

    “想杀我?这倒是很和我的心意,那就别废话了,来吧!”张扬哼了。从系统中取出两柄长剑来,还未等他回话,便是出剑攻了过去。

    那人猛退数步,身形轻盈矫捷,使的正是张扬最为得意的轻功五行迷踪步。

    “嘿嘿……我可不想跟你打,因为我打不过你,你也别想打过我。我们俩本来就是同一个人,除了善恶之分外,思想一样,武功也一样,就算打个十天十夜,也别想分出胜负来。”张扬脸上全是狡黠之意。

    “这么说来,那你还怎么杀我?我杀不了你,你也杀不了我的。”张扬冷笑。

    “我杀你的法子很简单,我可不会用武功,而是用她们。”那人目中透着邪意的看向并排站在他身后的七位女子。

    “你想让她们联手对付我?”张扬怒了,她们是自己的妻子,可若是对方控制她们来杀自己,他该怎么办才好。

    “不不不,我可是聪明人,那种法子实在是太复杂了,只有笨蛋才会用。我的方法很简单,根本用不着她们跟你动武!”那人说完后,忽而笑了,笑的更加邪恶,更加得意。

    张扬冷冷的瞧着那张十分让人讨厌的自己的脸,他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克制自己不再露出那种表情。同时他也十分疑惑,不知对方到底想要干什么。

    面对另外一个自己,他忽然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

    就在张扬思考之时,只听那人忽然收敛笑容,冷冷的喝道:“动手吧!”

    他这一声令下,张扬不由自主的全身绷紧,准备迎接对方的攻击。

    可就在这时,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忽然发生了。

    只见站在最右派的李莫愁忽然拿起手中的长剑,猛然一剑,割在自己的手臂上,鲜血泊泊流出,李莫愁的脸色却十分木然,似乎根本不知道疼痛一般。

    张扬惊骇欲绝,他想上前阻止,可是那人忽然闪身而来,将他挡住,不让他过去。

    看着昔日共枕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自残,张扬却无法阻止。想起此女的音容笑貌,张扬心中忽而泛起一股锥心的痛楚来。

    “怎么样,这种滋味应该不好受吧?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在面前死去,感觉怎么样?”那人脸上依旧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我的确不好受,可是你也是我,难道你可以做到无动于衷?”张扬握紧的拳头几乎掐出血来,却还是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

    “嘿嘿,这个问题问得好。我只是你的邪恶面而已,根本对她们没有任何感情,就算她们死光了,也和我没关系。不过,若是她们在你面前死光了,你会怎么样呢,肯定会生不如死吧!”

    “我要杀了你!”张扬猛然出剑,向那人攻去。

    可那人早有准备,在他出剑之前,已是先一步跳开。同时伸出一掌,赫然正是降龙十八掌中最难练的亢龙有悔。其掌法力度之大,连张扬手中的长剑都被劲气轰的一偏。

    “没用的,我早就说了,我们的武功一样,你永远杀不了我。我也知道你很想救她们,只有一个办法,看你配不配和了……”那人用蛊惑的语气说道。

    “什么办法?”张扬冷声问道。

    “这个办法就是……你……必……须……死!”那人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他一说完后。七位脸色默然的女子忽然拔出腰畔的长剑来,纷纷举向自己的脖颈处,一点畏惧之色都没有,像是邪教中被洗脑的宗教教徒。

    “不……要!”张扬声嘶力竭,想要叫醒她们。

    可是她们似乎被催眠了,面上依旧木然,一点表情没有,只是保持着举剑的动作。

    “没用的,你也知道系统的厉害,被手册困住的人根本身不由己。你是叫不醒她们的。想想吧。是看着她们一个个在你面前死去,还是你死,或者是你逃出这个后院,这一切都跟你没有关系了。”

    “你如果选择逃走的话。还可以继续逍遥。在武林中当你的盟主掌门。不过这些个娇媚欲滴的老婆可就不会再有了。当然了,你有了权势自然能再找其他老婆的。该怎么做你自己选吧,你放心。你若是走出这个院子,我再也不会再来烦你了。”那人的语气中充满了蛊惑。

    张扬愣住了,他在七女身前一一扫视而过,她们中的每一个人都与他有过一段缠绵悱恻的旅行。

    不管是当日在衡山城外与仪琳的偶遇邂逅,还是在恒山后山中与三女的缠绵迤逦,或是古墓中与小龙女等人的朝夕相伴。

    她们的身影已牢牢的映入他的脑海中,永远的挥之不去,是抹不掉的回忆。

    作为一个现代的穿越者,他很怕死,他甚至知道她们可能都是虚拟的人物,根本不可能存在。可是记忆是一种奇怪的东西,一旦灌入就很难清除。

    穿越前,他是个普通的再普通不过的宅男,他很怕痛,更加怕死。

    他此刻很想一走了之,走出去之后,他依旧是盟主和掌门,威风八面,让所有人俯首称臣,甚至可以在这个世界当皇帝,逍遥一生。

    当了皇帝之后,美女有的是,还在乎这七个?

    张扬这般想着,可脚下却犹如灌了铅,根本移动不了半分。

    当然穿越后,他依旧怕痛怕死。不过他经历很多事情,特别是在神雕中,侠之大者的郭靖给了他很大的触动。

    他曾经在头昏脑涨之时,冒着生命危险去救郭靖。现在仔细回想起来,又会觉得自己当时实在太傻。

    人就是这样,总会在某一个瞬间,变成另外一个人。

    张扬现在很茫然,他虽然依旧怕死,可若眼睁睁看着七个心爱女人在自己面前全部死去,那种滋味,想起来,甚至比死更加难受。

    终于,良久之后,他缓缓举起手中的长剑:“特么的,大不了就是痛一下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就在他长剑正一点点割开脖子上的血脉时,他只觉眼前忽而白光一闪,一阵眩晕的感觉席卷而来。

    ……

    张扬只觉眼前一花,眼前的空间阵阵扭曲,似乎过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却又好像只是一瞬而已。

    “啊……”他痛呼一声,猛地从床上坐起,忽而摸了摸脖子,只觉光滑异常,哪有半点破损的痕迹。

    睁开眼时,他才发现自己已再次回到原来的出租屋里,环顾左右,屋中依旧是简陋的小床和一张小型方桌,桌上还有他的破旧笔记本电脑。

    还是如上次匆忙穿越一样,电脑前还是那副苍老师的热血激情画面,烟灰缸里的烟头依旧燃起,升着娜娜的白色烟雾。

    “难道还是在做梦?”张扬忍不住使劲捏了捏鼻子,一阵难当的酸痛传来,足以证明这绝不是梦境后,这才松开了手。

    正当他出神之时,隔壁再次传来那痞子邻居的喝骂声:“深更半夜的大吼大叫,作死啊,信不信老子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

    原来是张扬刚才的惊呼吵醒了这家伙,让他十分不爽,不由大声骂人。

    “有种你就过来啊!”张扬在黑木崖被邪恶的自己积了一肚子火,此刻被骂,想也不想,便出声回道。

    可说完之后,他才发觉自己口误,若是痞子真闯过来,该怎么应付才行?

    “好小子,长胆儿了啊。看你是皮痒痒了,找抽是吧!”隔壁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并伴随着窸窸窣窣的响动,显然是那家伙正在穿衣服。

    张扬这才后悔不叠,自己只是做了一场荒诞的梦而已,现实中还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领,从小到大都没打过架,哪会是那家伙的对手。若真是动起手来,自己既不占理,又打不过人。这顿打不就白挨了了么?

    正思虑间。只见出租屋的门被拍的砰砰直响:“小白脸,给老子出来,刚才不是叫嚣的很,现在要做缩头乌龟了吗。再不出来。老子可踢门了……”

    那家伙在外面骂的难听。门也拍的如擂鼓一般,可终究没踢门,只因谁都知道。门踢坏了,可要赔的,他也只是想吓唬吓唬张扬而已。

    张扬本来已有退缩之心,可听到小白脸三字,顿时一阵火大,一阵热血激涌上来,脑子一昏,干脆什么也不顾了,便直接去将门打开。

    “呦呵,还真长胆了,小白脸还真特么敢开门,好啊,老子反正很久没有动手了,今晚就拿你练练手。”满身都是刺青,看起来绝不是善类的黄毛微微一愣,随即不屑的说道。

    “老子忍你很久了,有种……有种就单挑,前提是不准用武器!”从未打过架的张扬说话都开始结巴,不过脑子还是灵光的。若是用拳头,顶多挨一顿打,总比挨一刀强。

    “对付你这种小白脸,还用的着刀子么!”黄毛轻蔑一笑。

    这时候,出租间其他房客也都被吵醒,不过这些人多是从全国各地聚集在这儿的临时租客,平时和张扬没什么交情,自然不会出手帮忙,均是紧闭房门,或是隔着门板偷听外头的动向。

    唯一的观众,便是黄毛房间里那位身穿黑色背心,鼻子上穿了一个金环的小太妹。

    “黄三,跟他费什么话,赶快教训了这家伙,睡觉去,老娘困着呢。”小太妹故作老态,语气中十分的不耐烦。

    “好勒,等收拾完这家伙,你可别想睡觉,老子还要跟你大战三百回合。”黄毛盯着小太妹猥琐一笑,随即转过头来,做出一副恨样:“特么的,既然你要作死,老子就成全你。”

    黄毛伸出手来,一拳击向张扬眼部要害,想要一击将他摆平,让他在接下来的打斗中毫无还手之力。

    见他真的动手,张扬吓了一跳,可刹那间却发现黄毛的出手动作简直慢如蜗牛,就好像在打慢太极一般。

    他不及多想,随手一拳,也朝着黄毛的脸部击出。

    只听咔嚓的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然后又是蹦的一声身子与墙壁撞击的闷响声,接着便彻底的安静下来。

    小太妹不可置信的瞧着眼前的一幕,她瞧了瞧完好无损的张扬,又看了看歪躺在对面墙壁下,满脸是血,烂泥一般的黄毛。

    一瞬之间,她竟骇的说不话来。又过了半响之后,小太妹这才发出‘啊’的尖叫之声。

    并伴随着“杀人了,杀人了”的嚎啕惊叫响起。

    小太妹显然被张扬的力量吓得不轻,手舞足蹈之后,便是慌忙跑进屋中,连在外面的黄毛也不敢去管了。

    张扬目瞪口呆,没料到自己随手一击居然如此强悍。片刻之后,却是忽而想起什么,随手在空中一劈,只听‘咻’的一声呼啸响起,显然是掌力非凡。

    “我居然有武功!”张扬低下头,震惊的瞧着自己的双手。

    “既然有武功,那说明武侠世界里的事情并非是梦了……”张扬大喜之下,开始想要调出系统,可让他失望的是,试了多次,也没能调出虚拟大屏幕来,更联系不了系统助手。

    这时候,房客们早已被‘杀人了’这话吓得不敢出门,不过他们也没闲着,已暗中报了警。

    出租屋的地下室距离最近的警局只有千米路程,短短十分钟过后,张扬甚至还在思考自己的系统问题,一群警察便涌了进来。

    被带到警局的过程中,张扬却丝毫没有害怕,因为凭借他的一声武艺,以及易容术,大不了逃出监狱,改头换面就好,大不了以后做不露面的过江龙就是了。

    到了警察局后,张扬直接被带到审讯室里录口供。两位经常录完口供之后,便将他锁在室内。

    张扬早有打算,因而并不慌乱,闲来无事下,干脆趴在审讯室的黑屋里睡觉。

    ……

    警察局的走廊上,做为中队队长的郑先军与平时和蔼可亲完全不同,没有了平日长挂嘴边的微笑,反而黑着一张脸。

    只因大半夜里,他接到小舅子黄三朋友的电话,说是他差点被人打死。母老虎的老婆听了这个消息以后。立刻在家里大发飚。原本今晚上不该郑先军值夜的,这种打架的鸡毛蒜皮事情,一个月至少会发生十次。

    可拗不过老婆的郑先军只得连夜赶来处理,若是这次不还他小舅子一个‘公道’的话。郑先军明晚上恐怕只能在沙发上睡觉了。

    在来之前。郑先军已经打过电话。询问了录口供的小张关于嫌犯的情况,当得知嫌犯仅仅是一位从农村来城市打工,没有丝毫背景的小白领之后。郑先军才缓缓松了口气。

    作为一名从基层打拼十年,爬上中队长位置的郑先军可不傻。他深知当今社会的潜规则,在做事的时候,若不查清对方的根底,就去猛冲猛打,那就是傻瓜了。

    若是咬到扭不动的骨头,他这屁大点的中队长恐怕瞬间就有被罢免的危险。

    “虽然黄三只是个无恶不作的混蛋,可不有句话说得好,大狗也得看主人。这小子居然惹到我的狗,那也只能算他倒霉了。”郑先军面色阴沉,步履沉稳的来到审讯室外。

    “郑队长……”两名守在审讯室外的刑警看郑先军走来,立刻对他行礼。

    郑先军向两人点点头,对其中一个黑胖的刑警说道:“小张,将录好的口供给我看看。”

    那小张忙陪着笑容,将口供递给郑先军。后者简单看了一下,甚至没有看清口供中的大体内容,便是声音冰冷的说道:“这个人真是可恨,无故扰民不说,还恶意殴打良好市民。如今党内正在严打黑暗恶势力,我怀疑这人与近期活动频繁的黑帮分子有关,你们再进去好好审讯审讯。若有必要,可进行非常手段。”

    郑先军当领导也有很多年了,对于官腔还是十分了解的。且不说将事情黑白颠倒,还给张扬扣了‘黑暗恶势力’的大帽子,特别是最后一句‘进行非常手段’就更明显了,意思是,若是不交代,就可以严刑逼供,屈打成招。

    小张跟了他多年,可以说对他的心思也摸得清楚,自然明白其意思,当即带着坏笑的说道:“没问题,我们一定严格按照郑队长的指示办。”

    待小张和另外一名刑警进入审讯室后,郑先军回到办公室,正想泡杯龙井茶提提神,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郑先军拿起手机一瞧,顿时愣住了,居然是局长打来的电话,按理说,若没有急事,局长他老人家绝对不会半夜起来办公的。

    现在半夜打电话,定是出现了紧急状况,郑先军不敢怠慢,立刻按了接听键,并带着赔笑的口气说道:“秦局,这么晚了,您找我有事?”

    “你在警局?今晚上发生了一件恶性斗殴事件,你知不知道?”秦局长连称呼都不叫了,便直入主题的问道。

    秦局长的话让郑先军隐隐感到事情的严重性,他急忙回道:“我在警局,正在对案件进行审查。”

    “在就好,你听好了,今晚这起案件中,有一名叫张扬的当事人一定要尽全力保护他的安全,若是出了任何状况,我唯你是问。”秦局长语气十分匆忙。

    在郑先军的印象中,就算是去年发生的惊动省城的连环杀人案,也没见秦局这么紧张过。

    “好的,我一定谨慎处理。”郑先军慌忙回道。

    “那好,我先挂了,十分钟后就到警局。”秦局长道。

    “您待会儿也要亲自来?”郑先军惊了一下。

    “何止是我,就连分管的程副市长也要来,先不多说了,你快去办事。”秦局长说完后,立刻挂断了电话。

    郑先军听着电话那头的嘟嘟声,心中更加好奇。心想是什么大案子,居然连副市长也给惊动了。

    “对了,张扬,张扬……这个名字怎么像是很熟悉似得?”郑先军扬起脑袋,颇为费解的开始回忆。

    “斗殴事件,难道是……”郑先军像屁股着了火似得,腾地一下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迅速将桌子上的文件翻开,果然在疑犯上面找到‘张扬’两个字。

    这一刹那间,郑先军脑袋轰的一声。像是要炸开似得。愣了片刻之后,猛然一把推开办公椅,朝着审讯室飞奔而去。

    ……

    华夏集团是在美国上市,拥有数百亿美元底蕴的世界五百强公司。其董事长更是福布斯富豪排行榜的常客。

    吴仁是华夏集团中国贸易分公司的人事部经理。经过十几年的打拼。才熬上这个位置。虽然他的官不大,可华夏集团实力雄厚,作为经理级别。年薪三十万,加上各种优厚的福利待遇,足以让他在一线城市享受到不错的生活。

    今晚上,吴仁刚刚在夜总会喝了点小酒,与朋友一起找了两个姿色不错的美眉正准备去嗨一番。可偏偏这个关键时刻,却接到了总经理的电话,让他去某区警察局担保一个人。

    虽然是部门经理,可跑腿的事,吴仁也没少干,在腹诽两句后,还是屁颠屁颠的往警察局而去。

    到了警察局门口,本来睡眼惺忪的吴仁忽然眼前一亮,只因他看到了那一辆专属于董事长千金叶玉枝的座驾。

    想起董事长千金那倾国倾城的姿色,吴仁不由得吞了吞唾沫。不过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只想好好在这位未来的亿万女富豪面前当一条忠实的狗就行了。

    “叶小姐好,真是巧啊,有什么事我能为您效劳的?”吴仁跑了过去,走到加长林肯未关上的车窗前谄媚说道。

    谁知他刚刚说完,便因脑袋距离车窗太近,被站在车旁的两个黑衣保镖给推开了一些。

    这时候,身穿性感黑色连衣裙,打扮的珠光宝气的叶玉枝才缓缓从加长林肯上走下来。

    “你去将这个人担保出来,听好了,无论如何,不管用任何代价,我今晚就要将他保释出来。”叶玉枝瞧也不瞧吴经理一眼,便将一张纸条递给了身前的一名保镖。

    吴胖子被推了一下,依旧不敢生气,还是带着讨好的笑容,像极了一条忠实的家犬。

    他在保镖手中接过那张纸条以后,等叶玉枝上了车,才匆忙将纸条打开。

    当看到纸条上写着‘张扬’二字,以及看到昨天被他臭骂一顿的青年脸庞时,吴仁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

    海城是华国首屈一指的一线城市,房价之高,终普通老百姓一辈子也买不到一套。

    海城也是著名的不夜城,就算是深更半夜,一些地方依旧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若说海城还有清净之地的话,只有警察局了,特别是夜晚的警察局,平常都是十分清净,有谁敢在警察局门外闹事,那可真的是吃了豹子胆了。

    可今晚却是个例外,海城某区警察局的门外,不知何故,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名车,加长林肯,限量版保时捷,造型奇特的玛莎拉蒂,数十辆价值不菲的豪车停在警察局的停车场内,几乎将整个停车场塞满,就好像参加车展一般。

    作为该区警察局的秦局长看到停在局停车场的各式豪车时,也是惊得目瞪口呆,他那辆性价比还算不错的宝马和那些名车比起来,简直就像是乞丐和土豪相比。

    “今晚上是怎么了,不就是一桩斗殴案吗,又没人死,至于惊动这么多大人物。听副市长说,已经接到来自中央的电话,这也太夸张了吧!”秦局长满腹疑窦的走进了警察局。

    当他刚刚踏入警察局的台阶,却被电话里的内容吓得一个趔趄:“什么,你说当事人张扬被刑讯逼供……”

    秦局长吓得一呆,随即立刻用堪比刘翔跨栏的速度,直奔警察局的审讯室而去。

    ……

    这一夜注定是不平静的,这件发生在海城的事情后来被传的沸沸扬扬,很多人都听说了那一晚某区警察局得罪了一个不能得罪的大人物,以至于官场都发生了一次大地震。

    那位打人的黄三最后被查出曾贩卖毒品。叛处极刑,而郑先军中队长也被查出滥用职权,免了职位。至于副市长和秦局长则是被调到其他无权部门担任闲职。

    那位始作俑者被传的很神秘,有人说他是中央七位领导之一的私生子,也有人说,他是福布斯排行榜上第五位超级富豪的继承者,还有人说他是某神秘家族的唯一继承人。

    总之是众说纷纭,什么样的传闻都有,可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

    ……

    太平洋一个私人海岛上,修建了十余栋设计精美的别墅。

    其中一座犹如古堡般幽静的别墅中。张扬坐在沙发上。环顾身前八位身材妖娆,身着各种靓丽服饰的佳人,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小龙女、李莫愁、洪凌波、公孙绿萼、郭芙、任盈盈、岳灵珊、仪琳这八位女子赫然都在其中,只不过。此时的八女都身穿着各种时髦的衣物。完全不是古装打扮而已。

    “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张扬到现在都一头雾水。

    当晚他进了警察局以后,在审讯室中录完口供后,两个身穿警服的男子便带着坏笑进来。并说他是黑社会,叫他在另一份口供里签字。

    张扬知道对方要诬陷自己,心中愤怒之下,当即将手铐挣断,在两人惊讶中,将两个人暴打一顿。本来想就此逃走的,可忽然进来的任盈盈把他拦住了。

    经过别人的称呼,他才知道任盈盈原来开国元勋的孙女,如今中央七人之一的独生女。

    在任盈盈的帮助下,他大摇大摆的走出警察局。

    而到了警察局外,他又再次惊讶了,只因各式名车的前方各站着一位熟悉的娇妻。

    他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时候,便迷迷糊糊的上了车,然后直接到机场,乘坐一辆专机来到这个岛上。

    等他糊里糊涂的睡了一夜后,才发现八位女子已经聚集在别墅里,均是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瞧着他。

    “相公,这还用说,你难道没发现,我们都醒过来了?”仪琳手叉着腰,挺着傲然的身子走了过来。

    “醒过来了?”张扬不知其意,反问道。

    “相公真笨,难道你没发现,以前我们八个因为消失了记忆,根本不认得相公你。经过在后花园的那一次,相公甘愿为我们几个而死,最终通过了系统的考验……”任盈盈满脸感动之色的说道。

    “考验,原来在黑木崖后花园中,那只是系统的一场考验而已?”张扬恍然。

    “对啊,若不是那一次生死考验,系统也不知相公是用情至深之人,这才将现实中的我们恢复了记忆。”任盈盈满脸喜色的说道。

    “如果我通不过考验呢,也就是说,当日若是我贪生怕死,走了的话,是不是就见不到你们了?”

    “这是自然,不仅如此,相公在武侠世界得到的武功也会失去的。那样的话,就真的是做了一场梦而已。”任盈盈道。

    “原来如此,现在好了,老婆们,我终于和你们团聚了。以后我也定会好好的养你们,不让你们受到任何伤害。”张扬嘿嘿一笑,面露坏色的瞧着八位娇滴滴的美人。

    “相公,我们可不要你养。”郭芙笑眯眯的说道。

    “对啊相公,我家族的资产有好几百亿,你就考虑每天怎么花钱就行了。”公孙绿萼也笑着说道。

    “我可以每天给相公唱歌,只要你愿意听的话。”作为华国歌坛天后的小龙女也附和道。

    接下来,众女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着她们的讨论,内容当然是如何为张扬服务等等,完全不再考虑当事人的感受。

    听了半天之后,张扬才愁眉苦脸的说道:“照你们这样说,我以后不就成了吃白饭的小白脸了么?”

    (全书完!)(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武侠之大后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技术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技术宅并收藏武侠之大后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