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唐门高手在异世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回家(最终章)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回家(最终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唐风势若雷霆,在混乱的战场中迅游走,每一次出手,必定会有一个战家灵阶毙命。  被解放出来的三方势力的人马并没有闲着,而是转身去帮助其他人,此消彼长之下,战家的局面岌岌可危。

    天下第一势力,将在今日陨落!

    一连杀了十几个人,唐风浑身都是鲜血,正奔走间,步伐却是猛地一顿,抬头看到了天空中一个熟悉的身影。

    唐风的眼睛眯了起来。

    战坤!

    当初重创了灵怯颜的战家顶级高手!此刻战坤正在与唐顶天交战,唐顶天不过灵阶中品,可依仗着手上的泣血枪神威,也是气势惊人,战坤一时半会竟拿不下他。

    不过唐顶天现在也是伤痕累累,毕竟战坤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即便有神兵在手,也无法长时间与战坤打下去。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唐风与战家的仇怨,只因两个人而起,一是战坤,二是战无双,后者已被杀了,现在也该轮到战坤了。

    灵怯颜被重创的仇,今日便了结!

    身形如电,唐风直接飞上空中,人未到,剑气已,火龙一般的剑芒凶猛朝战坤攻去。战坤与唐顶天交战正酣,根本没想到有人会偷袭自己,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再想躲避,唐顶天哪会给他这个机会?

    泣血枪犹如一道血光,迎头朝战坤扎去。

    战坤奋力抵挡,刚挡下泣血之威,便被唐风的剑招吞噬。

    “哈哈!”唐顶天大笑一声,笑声未落,火光中便闪出一片刀芒,旋即,战坤的身影完好无损地显现出来。

    三人呈三角之势,在半空中凌立着。

    战坤脸色凝重,唐风一身杀机,唐顶天却是面露峥嵘。

    “要以多欺少么?”战坤暗暗警惕,上一次在屠魔大会的时候,他可是亲身领教过唐风的恐怖,他知道即便自己比唐风高出一个境界的修为,但真要生死之战的话,说不定自己还不是唐风的对手。

    一打一都没有必胜的信心,现在对方还有另外一个手持神兵的帮手,战坤哪敢妄动?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唐顶天嘿嘿冷笑,“以多欺少又怎样?”

    唐风手上长剑遥遥指向战坤,冷声道:“爹,这个人曾经重创过你的一个儿媳,如果不是她体质特殊,你那儿媳恐怕早就死了!”

    “什么?”唐顶天勃然大怒,一身杀机森然涌动,怒视着战坤。

    战坤冷笑:“是又如何?”

    “血债血偿!”唐风嘶吼一声,身携长剑,卷起一片剑光,当头朝战坤罩下。

    “敢打伤我儿媳,我要你死!”唐顶天也是动了怒火,一杆长枪莜来乎去,点出片片枪影,配合着唐风的动作,左右夹击战坤。

    战坤神色肃然,手上大刀上传来剧烈的罡气波动,显然是也要拼命了。

    三人瞬间战做一团,两个灵阶中品合力大战一位灵阶上品,虽然人数上占据优势,但战坤在战狂和段无忧没脱困之前,享誉四大势力第一高手的称号,又岂是平庸之辈?

    纵然以一敌二,战坤也是临危不乱,手上的大刀如臂使指,各种精妙招数施展出来,竟逼得唐顶天父子二人一时半会无法突破他的防御。

    只见半空中三道身影快若流星,根本看不清谁是谁,剑气,刀芒,枪影交错其中,在那一片空间内爆出激烈的撞击声。

    天地灵气混乱不堪,被这股激昂而凛冽的战意带动,流淌的灵气都仿佛化身成了刀片,切割着无尽的空间。

    叮当一声脆响传来,三道身影分三个不同的方向飞出,旋即各人猛地顿住。

    一番交锋,竟是没能分出胜负,三人都被打回了原地。

    战坤冷哼一声,手上大刀虚空一斩,无数柄纯粹由灵气组构而成的大刀出现在半空之中。

    “战家百刀行!”唐风噙着冷笑,这一招他见过,上次在胡家大战那位战家高手的时候,那个人曾经使出过这一招。

    但是此刻由战坤施展,这一招的威力比起当日来更强大许多,那些灵气大刀约有两百柄之多,不但数量要过当日,这些大刀的杀伤力肯定也会提升许多。

    “去!”战坤怒喝一声,近两百柄大刀迅飞来,将唐风和唐顶天笼罩在内。

    “诸天星辰!”唐风低声呢喃,几百柄暗器突然出现,如漫天星辰坠落,穿梭在身边。对付这种数量庞大的攻击招数,诸天星辰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唐顶天也有了动作,手上的泣血枪传来一声龙吟,枪灵加身,唐顶天背后一个巨大的龙头正仰天咆哮,散着无尽的威严。

    枪花朵朵,隔空打散了好几柄灵气大刀。

    三人在这一刻,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叮叮当当……密密麻麻的声响传出,战坤的百刀行竟无法突破唐风和唐顶天的封锁,在半道中便被拦截下来。

    “无尽刀芒!”战坤又是一声怒吼,手上的大刀凌空劈下,直朝唐风斩来。

    两人相距足有三十丈,但这一刀斩下,唐风分明感觉到一股天地之威从上方朝自己罩来,那威力之强压的唐风身子一矮,险些坠落下去。

    “风儿小心!”唐顶天大骇,赶紧开口提醒。

    唐风神色凛然,抬头看去,只见头顶上方一道巨大的不像话的刀芒,正朝自己劈了过来,而那道刀芒的源头,正是战坤所在的位置,仿佛战坤手上那柄刀突然涨大了无数倍似的。

    这是一个灵阶上品顶尖高手的全力一击,足以崩山裂地的一击。

    气机被锁定,唐风连躲闪的动作都做不到。

    唯有硬抗!身边仅剩的百柄暗器在唐风双手的舞动下凝聚在头顶上,汇聚成一点。

    巨大刀芒应声落下,轰击在百柄暗器之上,嗖嗖的声响传来,好几柄暗器被打飞了出去。

    唐风凶猛催动体内的罡气,努力保持暗器不散,战坤那边也是低吼连连,颈脖上青筋暴露,双手虚压,控制着刀芒往下斩开,势要将唐风斩于此地。

    这是纯粹的死拼!双方的罡气在半空中交汇冲突,彼此间你来我往,你退我进。这样的战斗,谁也帮不上忙,虽然战坤现在放弃了一身的防御,但是唐顶天却根本不敢对他下手。

    因为一旦打破这个僵局,唐风那边也绝不好过,唯有依靠唐风自己的实力压倒战坤,他才能完好无损。

    但是战坤好歹是灵阶顶峰,实力虽然比不上战坤那种百年老怪,却也不是正常情况下的唐风能抵挡的。

    巨大刀芒一寸寸地往下压来,唐风凝聚出来的百柄暗器铮铮作响,俨然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

    “风儿快躲!”唐顶天惊惧出声。

    唐风嘿嘿冷笑着,与战坤隔着几十丈距离遥遥对视。

    “你死,还是我死?”战坤冷声问道。

    “是你死!”唐风突然不再抵挡,巨大刀芒直接劈散了那些阻挡的暗器,夹着毁天灭地的威能斩向唐风的脑袋。

    铮……

    一声弓弦被拉动的声音传来,那散开无数道暗器,仿佛化身成了离弦的利箭,在半空中拉出一道道残影,一闪而逝。

    刀芒落下,唐风脑袋偏过,正斩在肩膀上。

    一声闷哼传来,唐风犹如流星一般坠落地面。

    “风儿!”唐顶天惊恐大叫,赶紧追了下去。

    等唐顶天从地面上一个大坑里将唐风拨拉出来之后,一瞬间老泪纵横,只见唐风的肩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鲜血潺潺流出。

    战坤这一击,连不坏甲都没有完全抵挡住,若不是借着下坠的力道缓冲了一下,整条胳膊估计都会被砍下来。

    “死不了!”唐风咳出一团鲜血,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我杀了他!”唐顶天提着泣血枪就要冲上去找战坤报仇雪恨。

    “不用了,他已经死了!”唐风摆摆手,透过尘烟朝天上看去。

    自唐风落下之后,战坤就一直站在半空中,身躯稳若山岳,一动不动,但是此刻,他的身上却是突然冒出了好多股鲜血,步伐微微踉跄了一下,倒头栽了下来。

    拼着自己受创催了御神一击,战坤岂能不死?唐风避不了他的攻击,他同样也避不开唐风的攻击,只不过最后的结局却是截然不同。

    战坤一死,战家还剩下的人皆都没了战意,老祖宗已经不见了,敌人实力庞大,再打下去不是自己找死么?当下便一个个跳出战圈,企图逃跑。

    但是古家和斩魂宗哪会给他们活命的机会?趁着他们毫无战意的时候从后猛下杀手,战家的人竟是一个也没逃脱,灵阶以上的高手尽数被杀。

    血腥味弥漫,这传承了一千年的战家总宅,处处都是断垣残壁,狼藉不堪。

    战家,已灭!

    大战过后,只剩下粗重的喘息,还活着的人互相看着彼此,满眼的不可置信。这一战,古家和斩魂宗连带着灵脉之地的来人,损失及其微小。本来大家都以为要与战家生死搏斗,生还的几率并不是很大,可是现在九成的人都活着,只有少部分永远留在了这里。

    而这一切,都得归功于那些体型庞大,实力惊人的活脉和灵兽们,若非它们助阵,这一战不可能这么轻松。

    场中,一道人影闪过去,却是段无忧有些脸色苍白地出现了。

    古幽月和厉轻扬立马迎了上去,紧张地问道:“战狂怎样?”

    战家其他人虽然死了,但如果战狂这个极道高手不死的话,对任何人都是一个隐患,普天之下除了段无忧能制衡他之外,再无任何人是他的敌手。

    “跑了!”段无忧有些郁闷,他确实可以和战狂打个平手,但对方要跑,他根本没能力留下。

    众人一听,面色皆都有些苍白。

    若是以后战狂躲藏在暗处对古家和斩魂宗下手的话,那可真是天大的灾难。

    正当众人都提心吊胆,愁眉不展的时候,唐风却是霍地抬头朝天上的血圈看去。

    那里,有些不太对劲。

    唐风心念一动,血圈光芒大放,战狂的身影突然出现。

    察觉到这边的动静,所有人都抬头望去,正见到战狂凌立在那,企图染指天机印的丑态。

    战狂也是面色一变,他没想到自己的行动竟然暴露了。电光火石间,战狂也顾不得其他,连忙冲上去一把抓起天机印。

    唐风笑了:“老匹夫,你若一心想逃,天下之大,可能还真没地方寻你去,但你现在自寻死路,就怪不得我了。”

    血圈的光芒陡然明亮许多,战狂的身影凭空消失不见。

    “哪去了?”段无忧面色凝重,以他的神识竟都没查探到战狂的气息。

    “在虚天殿!”唐风嘿嘿冷笑。

    虚天第六殿中,天谷三童子正在打坐修炼,蓦然间,面前一股灵气波动传来,紧接着一个人的身影出现了。

    “战老家主?”福童子面露惊愕之色。

    战狂也是一呆,浑然没想到自己刚才还在战家总宅,现在竟来到了虚天殿。略微一想,便想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战狂的脸色陡然苍白。

    虚空中,唐风的不近人情的声音响了起来:“三位童子,战狂交给你们了,下次我再见到他的时候,希望他是个死人!”

    寿童子神色一冷,盯着空中道:“你威胁我们?”

    唐风冷笑一声:“不敢,只不过当日屠魔大会一战,有人阻我杀战坤,现在只是给你们一个补过的机会!”

    这话一出,寿童子和禄童子都脸色讪讪。

    当日若不是禄童子用挪移之阵把唐风弄走,那一日战坤恐怕就已经死了,说起来确实做的不地道。

    “你们也应该想堪破灵阶之上吧?三位童子放心,只要我能打开虚天之巅,你们的梦想必定能够实现!”

    天谷三童子对视一眼,皆都无奈起来。

    虚天殿现在是唐风的,他若不想让谁进,只是一个念头就能达成。三人都被困在灵阶顶峰多年,只盼着哪一天能进入虚天之巅呢,现在若是得罪唐风,他们怕是一辈子都没这个机会了。

    “我知道了。”福童子微微一笑。

    “三位童子!”战狂面色大变,“老夫与你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难道你们就甘心听他的蛊惑?”

    福童子摇了摇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唐风公子若是想的话,在这里取我三人性命也是轻而易举。”

    禄童子嘿嘿笑道:“战老家主,一路走好!”

    身子渐渐下陷,旋即隐蔽起来。

    寿童子更是直接,杀气凛然地就朝战狂扑了上来。

    看到这一幕,唐风才笑了一声。其实在这里他若想杀战狂,并不费什么事,之所以强迫三童子动手,一来是压一压他们然的气焰,二来也是告诉他们,这个虚天殿,他才是主人!即便三童子对他有恩,他也不会受任何人的摆布!

    战狂必死无疑了,唐风的心神这才回转过来。

    一群人紧张地望着他,还没等他开口说话,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婴儿的哭泣声。

    唐风面色一变,傻呆呆地站在原地,聆听着这世上最美妙最奇特的声音,一时间心潮澎湃,竟是有些不能自已。

    “还站着干什么?孩子出世了,孩子出世了!”唐顶天激动大喊。

    唐风的身影陡然消失不见,下一刻便出现在地牢之中。

    叶已枯怀里抱着一个哇哇哭喊的小生命,眼睛都还没张开,一声声哭的让人肝肠寸断。

    “生了生了。”叶已枯激动地对唐风道。

    唐风匆匆看了一眼,忍着心中的激动,急忙来到箫千雪面前,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辛苦了。”

    箫千雪面色苍白,虚弱无比,额头上的秀被汗水打湿,粘在了一起,闻言微微摇头:“不辛苦的,让我看看孩子。”

    唐风赶紧回身将孩子接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捧着,将她凑到箫千雪面前。

    望着这个鲜活的在战场中出生的小生命,箫千雪展颜笑了起来,唐风将孩子捧在手心处,一时间竟是潸然泪下。

    “先别看了,还要给孩子洗个澡。”四娘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不禁回想起自己当日生下小萌萌的心酸,那个时候……老汤不在身边,只有自己一个人,撕心裂肺的痛。

    ……

    半年后,虚天第六殿中,唐风端坐在灵气最浓郁的位置,苦苦修炼。

    几里之外,古幽月和柳如烟一边监视着唐风的动静,一边小声说着话。

    半年前,战家覆灭,天下四大势力仅存下古家和斩魂宗,紧接着,又一股名叫唐门的势力冒了出来,门中高人,皆是唐风的亲人朋友,这一股势力比起当初的四大势力还要雄厚。

    因为他们的宗门所在,是那世人向往的虚天之殿!

    古家和斩魂宗与唐门处处交好,族中高手只要实力到了一定程度,皆可进入虚天殿中修炼,这对一个武者来说,简直是梦寐以求的好事。

    但,古家和斩魂宗的灵阶上品高手并不满足,他们还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但想要堪破灵阶之上,就得开启虚天之巅,只能等唐风晋升灵阶上品才有可能。

    所以半年前那一次大战之后,唐风才清闲了不到一个月时间,便被诸多灵阶上品逼到这里来闭关修炼。

    现在古幽月和柳如烟便是监视他的,免得他不好好修炼。

    身边人影一晃,段无忧凭空出现。两女恭声问候:“段老家主。”

    “唐风的进度如何?”段无忧问了一声。

    古幽月道:“除了最开始进来的一段时间有些烦躁,最近两个月都很安稳。”

    “很安稳?”段无忧愕然,“他不是一门心思想要见唐果么?”

    唐果,便是箫千雪生下的女儿,初为人父,唐风对这个女儿喜爱的不得了,三天两头腻在一起。

    “不对劲。”段无忧突然眉头一皱,“那边的罡气波动太平稳了,不太象是在修炼的样子。”

    听他这么一说,古幽月和柳如烟才对视一眼,皆都面色一变。

    三人身形一晃,便来到唐风闭关修炼处,瞪眼看去,哪里还有唐风的影子?那里只剩下一个灵气气团,模拟着唐风的罡气波动,漂浮在半空中。

    “什么时候跑的?”古幽月郁闷坏了。

    “这小子!”段无忧也是哭笑不得。

    ……

    俗世,天秀宗外,唐风衣衫鲜亮,怀里抱着一个咯咯直笑的小女孩,身后领着一群如花似玉的女子,正一路迤逦而来。

    “夫君,我们就这样不声不响地走了,怕是不太好吧?”白小懒面上有些愧疚。

    “有什么不好的。”小雅皱了下鼻子,“那群人,老是逼着夫君修炼,连和我们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了,真讨厌。”

    “其实,他们也没有恶意的,只不过心急了些。”箫千雪一边逗着女儿笑,一边开口道。

    “不管他们。”唐风嘿嘿乐道:“修炼这种事急不来,反正他们也等了不少年,再等些日子也无妨。”

    “可是,那也不能把他们全关在虚天殿里面呀。”莫流苏面露不忍之色。唐风走的时候,直接把虚天殿给关闭了,任何人都休想进出,这一招实在是太狠了。

    “不关着他们,他们肯定要到处找我。什么时候等少爷……咳咳,等老爷我开心了,再回头把他们放出来,小果果你说是吧。”唐风在女儿的小脸蛋上一阵摩擦。

    一连串奶声奶气的笑声传了出来。

    小雅看的眼热,走上前来着唐风的胳膊一阵摇晃:“夫君啊,你不公平!”

    “我哪里不公平了?”唐风愕然,心里冤枉死了,自己的女人虽多,可每一个都视若珍宝,从不会厚此薄彼。

    小雅指着何香凝和庄秀秀的肚子道:“你看看,她们才跟你多久,居然就已经大着肚子了,偏偏我和大姐她们都好几年了,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也要生小宝宝玩!”

    何香凝和庄秀秀面色羞赧,低头抿嘴微笑,一脸的幸福。

    “咳咳……”唐风差点被口水给呛死,“这种事,我怎么能决定的了?”

    懒姐也满眼的羡慕。她跟着唐风的时间最长,可这种幸运却是没落到她身上,心里多少也有点失落。

    莫流苏羞红着脸道:“我已经改良过唐家堡的九阳相思泪,要不这些天试试?”

    “好啊好啊!”灵怯颜第一个举手赞成。诗诗面色通红,不好意思说话,钟露面含微笑,没有异议。小天是个闷葫芦,一向唯灵怯颜马是瞻。

    唐风轻咳一声:“此事,晚上再议,现在……让我们回家!”

    天秀门前,唐风将女儿抗在颈脖上,大步朝前走去。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天秀,一直都是家,那里,还有宝儿梦儿正在等待。

    全书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唐门高手在异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默并收藏唐门高手在异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