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方天士 > 第两百零三章 暴雨香

第两百零三章 暴雨香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两百零三章  暴雨香

    首孒一直在毒谷外面等候,心中忐忑不安,他当然不知道他现在的师尊早非曲勒,只当姬长空是夺舍重生之后的曲勒。

    首孒作为曲勒的弟子,在万毒门中眼线自然也不会少,早先万雄阶就表露出了自己的野心,贡巴虽然看似低调内敛,不过也多多少少在背后做了一些小动作,首孒心里面明白,这几位在万毒门权势滔天的长老都有了别的想法。

    五人一起进入了毒谷,首孒一直担心姬长空不能够安然无恙出来,生怕毒谷内发生什么重大变故。

    等姬长空带着面具,第一个从毒谷浓浓毒瘴气当中显出身子的时候,首孒明显愣了一会儿,旋即急冲冲迎了上去,喜滋滋地问:“师尊,拿到东西了吗?”

    “嗯。”轻轻点头,姬长空瞥了一眼远处的叶友善,道:“我们先回去。”

    “那几位长老呢?”首孒仰头朝着毒谷毒瘴气缭绕的浓郁区域望了望,一脸疑惑。

    把之前对毒谷门人说的话又重复了一句,姬长空语气淡漠,“走吧,这里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

    首孒不再多言,躬身跟在姬长空身后,在叶友善那些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之下,不急不缓地离开了毒谷。

    姬长空倒是有心杀了叶友善,可惜毒谷外面五个长老的扈从太多,众目睽睽之下不好拿叶友善开刀,只能让他多活一段时间。

    姬长空和首孒才离开,外面那些万雄阶、贡巴的手下弟子就闹腾了起来,纷纷在毒谷外面叫嚷,询问毒谷中的人自家的师傅主人为什么还没有出来。

    浓浓毒瘴气当中,一个老态龙钟的白发翁走了出来,弯腰把姬长空之前说过的话又对他们重复了一遍,旋即头也不回地重回毒谷。

    包括叶友善在内,许多聚集在毒谷外面的人都满脸诧异,他们根本想象不到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为什么自家的师傅主人会做出这么突兀不理智的举动,想要修炼毒功,什么时候不能?为什么非要偏偏选择这个紧要时刻?

    有一些万雄阶、贡巴的心腹,隐隐知道一点两人的计划,一听到毒谷那人的解释,再想一想刚刚姬长空的举动,脸色忽然难看了起来,他们隐约猜出进谷未出的五大长老怕是有了不测。

    这些人突然慌乱了起来,他们没有办法进入毒谷求证,一个个急冲冲地由毒谷离开,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回自己的大本营,好合计一番下面该怎么走。

    叶友善心机阴沉,早知道形势不妙,不等任何人招呼,他悄然消失。

    “你自己回去吧,我要出去一趟。”才离开毒谷,姬长空突然道。

    首孒一呆,“师尊,怎么啦?”

    “首孒,门主信物给你,从今天起,我就是万毒门新任门主了。万雄阶五人将会永远在毒谷之中不出,他那些手下难成大气,影响不了你。记住,你是万毒门新任门主了,只要有这个门主令牌,你可以对所有门人发号施令。”转过身来,将万毒门的门主信物交给首孒,姬长空郑重其事道。

    首孒骇然,没有喜获至宝的兴奋,只有惶恐不安,“师尊,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要突然将门主之位传给我?”

    “没有为什么,你只要记住你是新的门主就好了,以后我应该很少回来,什么事情你自己做主。”不再多废话,姬长空最后交代了一句:“有个叫叶友善的中土人跟随万雄阶,你留意一下,找到这个人,给我杀了他。还有,云梦大泽的毒龙潭,不准你让门人过去染指,那个地方,不是你能够碰触的!”

    不等首孒答应下来,姬长空身影如鬼魅,拉出一道道幻影,离首孒越来越远。

    对于万毒门,姬长空并没有什么好感,此时万雄阶、贡巴五位长老已死,他又将门主之位传给首孒,下面万毒门必将陷入大乱,首孒虽然得了门主令牌,但是能不能够掌控万毒门还是难说。

    在他来看,万毒门乱上一阵子并不是坏事,对云梦大泽的毒龙潭,对水云国来说,万毒门的大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他明白,神射门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对付万毒门的机会,然而,万毒门的厉害并不在于他们的本身境界高低,而是在于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施毒手段。

    神射门真要是将万毒门逼急了,那些人狗急跳墙了,会在南夷各个地方制造大面积的毒气、毒雨,到时候神射门也休想轻松,万毒门和神射门之间,越是杀个不可开交,他越是觉得安心。

    首孒是曲勒的弟子,却不是他姬长空的什么人,他没有义务帮助首孒在万毒门站稳位置,他将门主令牌交给首孒,已经算是看在首孒这一段时间尊敬他的份上了,首孒能不能够真正成为万毒门的主人,只有靠他自己的努力。

    从首孒身边离开以后,姬长空一时间有些茫然若失,万毒门这边的事情解决了,万雄阶、巴格九、贡巴三人已死,短时间之内,毒龙潭应该不会再有野心勃勃之辈光临了。

    但是,巴格九谎称毒龙潭中有着“星河神水”,箭神公只要相信了,就算是巴格九死了,箭神公心中估计也会一直惦记着“星河神水”,如果他能够有着古澹那般九宫天之境的修为,倒是可以杀到天狼山,让箭神公永远不要打毒龙潭的主意。

    可惜,就算是能够借助于天元珠的力量,他目前也不会是箭神公的对手,天狼山八卦天士还不止箭神公一个,冒然闯入天狼山,只有死路一条。

    左思右想之下,姬长空没有继续到天狼山一转的打算,难得来一趟南夷,他忽然想起了钟离净逸和钟离慧两兄妹,两兄妹当年曾经在姬家和他把酒言欢,是他难得的朋友之一,如今他人在南夷,这个毒谷又离钟离净逸、钟离慧两兄妹所在的赤夷族不远,他忽然生起去赤夷转转的念头。

    这个想法一起,便再也难以压抑,笑了笑,姬长空轻声自言自语:“过了几年了,也不知道这两兄妹怎么样了,过去看看好了。”

    赤夷族。

    翠绿的草原上,到处都是一个个圆形巨大帐篷,一群群马羊被牧人赶着,低声嘶鸣着从远处回来。

    还没有到夜晚,草原上就开始筹备盛大的篝火晚会,赤夷族那些族人脸上个个都洋溢着真挚的笑容,他们都在为年轻的族长高兴。

    就在几天年,老族长终于将赤夷族族长之位让给了新的族长,新族长年青聪慧,待人谦逊有礼,本身又是族内年轻一代最为强大的六合天士,被神射门的长老称为南夷最有才干的青年之一。

    关于新族长的事迹,他们孜孜不倦的谈乱着,然而,说的最多的还是新族长从天山那些形同恶煞妖魔的乾坤宗手中,将神射谱后三页要回来的伟绩。

    这么多年来,一个个使者前往天山,携带了众多南夷财宝却无功而返,只有他们的新任族长,年纪轻轻的竟然硬是从天山把神射谱带了回来,令南夷所有的天士都再一次拥有了修到巅峰之境的希望。

    如今,远在中土的七大家族之首的叶家,竟然将一位叶家的千金小姐送了过来,要和新任族长联婚,这个消息让所有赤夷族的人都兴奋了起来。

    这个千里迢迢而来的千金小姐,不但没有一点娇生惯养的难伺候脾气,还有一手神乎其技的医技,她过来没几天,就将族内许多人的顽疾医治好,她待人亲切,又是菩萨心肠,想想要不了几天她就会成为族长的妻子,这可真是赤夷族的福气。

    每一个赤夷族的族人,只要一想起这个美丽和善的女菩萨要和他们英明神武的新任族长永结同心,都会觉得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过。

    “篝火马上晚会就要开始了,蔷薇,不要吝啬你的微笑,记住,微笑是让他们接受你的最好方法,这些人现在一看到你都会真心欢呼,这很好,钟离净逸是个不错的丈夫人选,我之前还担心你会过不好,见到他之后终于放下心来了,蔷薇,钟离净逸最有希望成为南夷之主,他若是成为南夷之主,你在南夷将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对我们叶家……”

    一个装饰典雅的大帐篷当中,周妙姗一边为女儿梳妆打扮,一边循循善诱地啰嗦着。看她的样子,倒是颇为高心,似乎为女儿找到一个好郎君欢喜,钟离净逸英俊潇洒,对待她的态度又谦虚有礼,这让一直为女人担心的她非常满意。

    “娘,别说了,我知道你很中意他,但是,在我们俩人独处的时候,你能够不要在我耳边一直喋喋不休地说这个人?”周蔷薇木头人一样,坐在梳妆镜前任由她母亲对她做打扮修饰工作,神色淡漠,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周妙姗忽然沉默了下来,低低轻叹一声,暂停了为女儿梳头的动作,在女儿身后看着镜子内的少女,周妙姗赫然发现镜子中的少女,眼神中有着一抹淡淡的哀凉,愣了一会儿,周妙姗问:“蔷薇,钟离净逸难道不好吗?就算是中土,就算是那些大家族的青年才俊,甚至是三大皇室的子弟!能够和他相比的能有几个?为什么你还不满意?”

    镜子内的周蔷薇,眼中的哀凉意味更重了一分,才抹上红唇的嘴角勾起一个讥诮的弧度。

    “钟离净逸是不错,可惜他并不是我中意的类型,还有,你觉得钟离净逸年轻有为,不错,我也知道,可是要说没有人能够和他相比,那也不见得,至少,我知道他在各个方面都要强过钟离净逸……”

    周妙姗显然知道她说的人是谁,苦笑着点头,“不错,姬长空的确在各个方面都要强过他,但是这个人太过危险,对你也没有表露出那怕一丁点儿的好感,蔷薇,像姬长空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人物,你驾驭不了的,还是实在一点吧。”

    周蔷薇撇了撇嘴,像是嘲讽周妙姗的实际,又像是嘲讽自己什么。

    “周夫人,蔷薇怎么样了?天已经黑了,外面的篝火晚会已经就绪,蔷薇可以出来了吗?”帐篷外面,忽然传来钟离净逸温和谦逊的生硬。

    “好了,净逸啊,我听着周夫人总觉得别扭,这几天你要么就喊阿姨吧,呵呵,再过几天,就可以换另外一个称呼了……”周妙姗咯咯轻笑,意有所值。

    帐篷外面的钟离净逸倒也不见外,微微一笑,再一次出口已经换了称呼:“那好,周阿姨,蔷薇可以出来了吗?”

    “可以,可以,马上就出来了。”周妙姗笑声满是欣慰。

    轻声幽幽一叹,周蔷薇任由她母亲快速为她梳妆打扮,只是一会儿功夫,本来就秀丽可人的周蔷薇,在胭脂红妆的修饰之下变得愈加明艳动人。

    从大帐篷走出来的时候,周蔷薇分明看到了钟离净逸眼神中的惊喜和爱慕,身材高大的钟离净逸有着南夷青年的豪迈彪悍,又有着中土人文人的谦逊温和,不论放在什么地方来看,钟离净逸都是万里挑一的如意郎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周蔷薇对他始终难以心动。

    “蔷薇,草原的皎洁明月都在你的美丽之下黯然失色,今夜的美景,只是你的陪衬。”钟离净逸双眸满是火热,他丝毫不加掩饰自己对周蔷薇的爱慕,南夷人对待中意的女人往往不遮遮掩掩,只会毫无顾忌的表现出来。

    “谢谢。”周蔷薇矜持地淡淡说了一句,语气稍显冷淡。

    钟离净逸并不介意,在他来看中土过来的少女就应该这么含蓄,周蔷薇越是这么淡漠,她在钟离净逸心中的分量就越重。

    “蔷薇,走吧,我的族人都在等着你,我的妹妹将她的‘暴雨香’美酒都拿出了一半,那些酒她本来是想全部留给一个重要人物的,这一次因为你,我妹妹取出了储藏多年的暴雨香,哈,你别看我这个妹妹没什么本事,她酿酒的技艺却非常高超,南夷很多人为了她的一瓶暴雨香可以一掷千金。”钟离净逸笑道。

    “那可真要好好尝尝了。”周妙姗心中一动,钟离慧愿意将珍藏的美酒拿出来,这说明她应该非常中意这个未来的嫂子,在周妙姗来看,这当然是个好现象。

    周蔷薇知道自己从踏上这一块土地开始,怕是就要和赤夷族纠缠不清了,她心中虽然还有些别的想法,但是她却知道没有选择的余地,心中黯然一叹,周蔷薇神色冷漠的走向异族歌神嘹亮的篝火晚会。

    明月皎洁,没了羁绊的姬长空,迎着凉爽的晚风,不急不缓地朝着赤夷族的方向行去。

    在毒谷和五大长老一战过后,姬长空霍然发现自己精气神隐约有了奇妙的变化,应付巴格九星箭、月箭的时候,他神魂依照星云炼魂术的轨迹奇妙的运转,星云炼魂术运转速度快了数倍之后,星箭、月箭飞射来的速度在他眼中却骤然慢了数倍。

    以体内精血催发血龙大九式之摧枯拉朽之势,将月箭击沉的一刹那,他精气神像是奇妙的融为一体,那一刻,体内的元气不论是流转的速度还是蕴含的力量,都像是进行了某种难以用言语表达的变化。

    和首孒分开以后,他一直都在暗暗以神魂内视自己的身子,虽然内视起来发现身子并没有变化,可他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眼睛一闭,只要神魂一动,就能够将四面八方的景象映入心底。

    这是一种异常奇妙的感觉,就像是在突然之间他脑门耳朵都多了眼睛,前后左右每一个景观都能够看得到,睁开眼睛,他掉过头来,会发现身后的景象和他刚刚闭目“看”到的一模一样。

    如此奇妙的发现令他心中颇为惊喜,这意味着以后在与人交战的时候,就算是他眼睛闭上,也能够将前后左右的敌人全部收入眼底,在这个状态下,有人要是想从他视线的死角偷袭,必将难逃他的感应。

    除此之外,他发现这一段时间只要静下心来,就能够感受到神魂依照星云炼魂术继续修炼,在不知不觉之中,他神魂的感知能力大大提高,周遭一切微弱的生命波动似乎都难以逃脱他的感应。

    忽然间,他明白他已经修到六合天巅峰之境,内三合精气神怕是已经有了水乳交融的征兆,等到精气神真的能够融洽相应,他便可以更进一步,突破到七星天之境。

    一路往赤夷族走来的时候,他没有停止自身的修炼,不论是身子上还是心境之上,在宁静没有一丝杂音的大草原上,在刺目的日光和明净的月光之下,他整个人都似乎放松了,自觉身子和心境在这几天的修炼之下有了某种升华。

    赤夷族的位置,还是他从周蔷薇那儿知道的,在他真正下定决心来南夷之后,他就开始向叶家人询问有关南夷的一切,叶家常常来往南夷,对于南夷九个部落的分布了如指掌,周蔷薇虽然也是第一次南夷,但她来此之前就详细研究过南夷的状况,所以对这儿非常熟悉。

    月色朦胧中,他听到前方传来了动人声音,异族人歌声粗犷,歌词直白明朗,别有一番特殊的韵味儿,歌声落入耳畔,姬长空知道他已经到了赤夷族。

    没来由的,姬长空想起了不知何处的周妙姗、周蔷薇两母女,尤其是周妙姗,这个心地善良冷静非常的秀丽女子,让他很容易想起来。毕竟,在周蔷薇身上,他曾经有过两次堪称淫邪的表现。

    心中泛起涟漪,他又不知不觉想起了一些旖旎事情,等他终于看到耀眼火光的时候,周蔷薇的身影才从他脑海中消去,一个个赤夷族的青年壮汉,赤膊着上半身,微微蹲着身子,一手持火把,一手仰头做举物的动作,正在跳着赤夷族的“朝拜舞”。

    很多身上配着银饰,衣着暴露的赤夷族少女,在火炎炎的篝火的照耀下扭着白花花的蛇腰,修长挺直的大腿上不着衣物,只有腿根部位被短窄的裙子遮住。

    南夷人向来开放,男女之间的情事没有诸多顾忌,只要双方中意,在篝火晚会之后可以寻一个僻静的草地欢愉,在这里,少女还往往会是主动的一方,她们在舞动柳腰的时候会对中意的男人抛媚眼,男方一旦表露出意向,你情我愿之下就算是成了一对。

    醉人的酒香从远处传来,只是嗅了一口,姬长空就知道这是一种不错的烈酒,这种酒虽然不如火龙烧那么狂烈,但是比起中土大多数烈酒都要够劲,好久未曾畅饮的姬长空,肚子内的酒虫隐隐有了点反应。

    大步朝着那边走去,一步踏出,十几米的距离已经跨越,虽然还未修到七星天境界,但他已经有了点飘飘欲仙的感觉,身影移动的速度,远远超过一般人的想象。

    “你是什么人?”一个手臂赤膊的消瘦汉子,冷不防从旁边一个帐篷内钻了出来,突然堵在姬长空面前,警惕地看着他。

    “钟离净逸、钟离慧在这里吗?我是他们的朋友,路过这边看看他们。”姬长空用流利的南夷话问,自从将曲勒的记忆梳理了一遍以后,本来就不太艰涩的南夷话,对他来说已经非常熟练了。

    “你找我们的新任族长?你是谁?你是……你是女菩萨家的人吗?”这个消瘦汉子愣一下,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友善了许多,嘴角也多了几分善意的笑容:“走,我带你过去。”

    歌声、呐喊声、舞步声混杂在一起,牛羊被架在火架上烘烤着,肉香味儿四处飘荡,一个个拿着扁平酒袋的南夷大汉老叟,呵呵笑着,仰头畅饮……

    体魄雄健的钟离净逸,陪同着一个面容枯槁的南夷老者,手拿酒碗,在人群中满脸红光的走来走去。皓臂上满是银镯的钟离慧,俏生生站立在一个摆了几坛酒的桌子前方,笑盈盈地为那些质朴的南夷人斟酒。

    一道窈窕身影突然落入眼帘,姬长空神色一怔,突然在原地停了下来,满脸古怪地看着站在钟离慧身旁的周蔷薇,周蔷薇并不知道旁人有人暗暗注视着她,神色漠然,微微蹙着眉头,为那些过来的南夷人倒酒。

    钟离慧兴致雀跃,一手扯着周蔷薇,兴奋地说些什么,看起来她似乎非常喜欢周蔷薇。

    周蔷薇在对待钟离慧的时候,脸上才会多出几分淡笑,不过她显然没有钟离慧那么高兴,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似乎有着很重的心思。

    “走啊,他们都在前面呢。”带路的汉子回头过来,奇怪地看着姬长空。

    “算了,我还是下一次过来吧,突然想起来,我似乎还有点事情没有忙完。”脚步一动不动,姬长空讪讪干笑,准备尽早离开这儿。

    他心中下意识的将周蔷薇、周妙姗两母女当成了麻烦,好不容易摆脱了这两母女,没有料到竟然会在赤夷族又碰到两人,他生怕和两人相见之后,这两人再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出来。

    在内心深处,他对周蔷薇是有些愧疚的,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些卑鄙无耻,他有些害怕见周蔷薇,也害怕周蔷薇会对他有所要求,他怕自己没有办法拒绝周蔷薇的要求。

    “能有什么事情比和朋友相见更重要?”这个汉子爽朗的哈哈大笑一声,突然扬声道:“女菩萨,你们家的人过来找你们来了!”

    神色一直冷淡的周蔷薇,霍然听到这一声大喝,娇容满是呀然,理所当然的朝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只是望了一眼,周蔷薇便不敢置信地掩着小口,眼神中的惊喜之情难以掩饰。

    钟离慧随意瞥了一眼,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和愣着的周蔷薇不同,钟离慧立即放下了手中的一坛酒,兴奋地朝着姬长空飞奔过来,脸上全是兴奋狂喜:“姬大哥!”

    “呃……”准备掉头就走的姬长空,脸上满是尴尬。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钟离慧就已经到了她身前,并且不顾仪态地紧紧抱住了他,又蹦又跳道:“姬大哥,你怎么来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来我们这边呢!姬大哥,我为了准备了暴雨香,准备几年了,你来了,我全部都拿给你!”

    钟离慧本来不是一个太过冲动的少女,然而,这一次因为突然看到绝对不该出现的人物出现在面前,心中的激动有些难以抑制,这才做出和平日里不同的举动出来。

    钟离慧眼中满是灵气,今天是篝火晚会,本来就穿衣不多的她这次穿的更少,上半身只用一截蟒皮裹住胸部,她紧紧抱着姬长空又蹦又跳。

    有了和周蔷薇发生的那些旖旎事情,给钟离慧这么一弄,姬长空心中忍不住泛起异样的感觉。

    许多南夷人一个个突然惊诧万分,纷纷古怪地望着钟离慧和姬长空,不明白他们赤夷族的明珠今天怎么会主动对一个中土人投怀送抱,一些年青体健的南夷汉子,眼中更是满是嫉妒和伤心之情。

    在赤夷族,貌美又懂得酿酒的钟离慧,可是很多青年的梦中情人,这些年来,爱慕钟离慧的赤夷族青年越来越多,很多人都主动向钟离慧表露心迹了,可惜她却一个个含笑拒绝了,在旁人眼中,钟离慧是高高在上的。

    今天,她居然主动对一个陌生的男子投怀送抱,只要是人都能够看出她脸上不加掩饰的兴奋雀跃,这让那些了解钟离慧的人简直不敢相信。

    本来和钟离慧站在一起的周蔷薇,眼睛一花,就见钟离慧竟然飞奔到了姬长空身前,没有一点顾忌的将姬长空紧紧抱住,这一刻,周蔷薇心中一颤,茫然间有种没来由的哀痛。

    钟离慧怎么会认识他?这是怎么一回事?他这一次来赤夷族,难道不是来找我的?他是来找钟离慧的?一连串想法在周蔷薇脑海中过了一遍,周蔷薇脸色泛白,身子轻颤。

    “女菩萨!女菩萨!”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一个南夷老叟端着一个杯子,还在等候她的倒酒,老叟看出她情况有些不对,主动道:“女菩萨,你最近是不是太过劳累了,我看你脸色很白,你还是先回去歇歇吧。”在赤夷族,如今所有人都把善良能够医病的周蔷薇当成了菩萨看待,一见女菩萨有些不妙,他比谁都担心。

    轻轻咬着牙齿,周蔷薇摇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我没事,来,我给你倒酒。”

    倒酒的时候,周蔷薇心中更是浮想联翩,为什么,自己难道真的那么在意他吗?我难道不该在意他妈?这个家伙,他可是三番五次欺负了我?虽然……虽然没有真的发生什么,可是他做的事情明显……明显已经越界了啊?

    对于他,我怎么可能保持平静?

    周蔷薇胡思乱想的时候,姬长空却尴尬的从钟离慧的紧紧拥抱中挣脱出来,望了一眼脸蛋红扑扑还兴奋不止的钟离慧一眼,姬长空笑道:“小慧,好久不见了,这几年过的怎么样?呵呵,看样子你们过得不错,天天载歌载舞啊!”

    “还好啊,呵呵,就是有点想念姬大哥,姬大哥要是再过几年不来看我们,我就去中土找你了。”钟离慧笑盈盈地说。

    “长空!”一声惊喜的高呼,从远处传来,钟离净逸终于看到这边多出来的一人,停下了接下来的游走,钟离净逸径直从前方飞奔过来,爽朗的笑声远远响起。

    “长空,你怎么想起来我们了?哈哈,我还以为你小子永远都不会来我们赤夷族呢?”钟离净逸飞奔过来之后,狠狠地抱紧姬长空,大笑对旁人道:“今天我赤夷族来了一位最尊贵的客人,大家尽情的喝酒吃肉,天不亮都不准离开。”

    “我去把珍藏的最好的暴雨香拿出来。”钟离慧娇笑一声,不待钟离净逸多说什么,喜滋滋地朝着她自己的帐篷走去,中途的时候,还时不时回头笑着看上姬长空一眼,仿佛一刻都不能够离开姬长空一似地。

    “净逸,这位就是那个曾经在中土帮助过你们的人?”刚刚那个陪着钟离净逸的枯槁老叟,笑着走了过来,和蔼的问道。

    “是的爷爷,要不是长空的帮助,我们根本就到不了天山,或许在路途中就被那些凶恶的人杀死了。”钟离净逸一手拉着姬长空,笑着说:“爷爷,你该听说过轩辕一说吧?长空,就是姬家新一代的轩辕!”

    钟离重均眼中精光一闪而逝,呵呵点头,笑道:“中土轩辕光临我们赤夷族,这可真是我们赤夷族的莫大荣幸,的确要好好庆祝一番。”

    “老人家客气了,我只是净逸的朋友,这一次也是顺路过来,想起了净逸兄和小慧妹妹在这儿,就不请自到了。”姬长空谦逊道,这个钟离重均乃是七星天巅峰之境的高手,虽然在如今的姬长空眼中这一类高手并不是高不可攀,但他既然是钟离净逸的爷爷,又是赤夷族的上一任族长,他这么客气的对待自己,姬长空自然也要表现出后辈的风度。

    “姬长空,真的是你?”周妙姗不知道突然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一脸地古怪。

    “周阿姨,你们认识?”钟离净逸一愣,眼中满是疑惑。

    钟离重均瞥了一眼脸色古怪的周妙姗,又远远望了一眼有些失魂落魄看着姬长空的周蔷薇,眉头突然微微皱了起来。

    “当然认识,要不是他帮忙,我们或许根本就来不了赤夷族。”周妙姗道。

    “你说的那个一路护送你们过来的高手,就是长空?”钟离净逸霍然反应过来,惊奇地呼道。

    “不是他还有谁?”周妙姗笑了笑,神色复杂地深深望着姬长空,道:“真没有想到你竟然认得净逸,这真是,真是一家人了……”

    远远望了周蔷薇一眼,姬长空心中满是苦涩,这下子想要立即离开赤夷族怕是不容易了,有周妙姗、周蔷薇两人在赤夷族,他心中总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妥当。

    讲话的功夫,钟离慧抱着几个巨大的酒坛,从远处走了过来,她大半个身子都被酒坛挡着,只有一双颇有灵气的明眸显现出来,一边走钟离慧一边大叫:“姬大哥,我给你酿了好几坛最好的暴雨香,我本来想带到中土给你的,现在你来,正好全部给你喝。”

    “哼!这种好酒我们南夷勇士喝不到,却要给一个外族人留着,为什么?”一个赤夷族的大汉,霍然站了起来,一脸的恼怒。

    “是呀,为什么最好的酒要给外族人喝?我们为族内南征北战,难道都没有资格喝上一口?”那些爱慕钟离慧的赤夷族青年,也都站起来愤愤然地嚷嚷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十方天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逆苍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苍天并收藏十方天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