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方天士 > 第两百五十六章 爷不乐意!

第两百五十六章 爷不乐意!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两百五十六章  爷不乐意!

    本源之毒吞了那一截骨头,身子中缺少的骨骼和经脉仿佛被填满了,虽然那身子还是袖珍型的,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下子是该有的都有了,不比什么人少个零件。

    小眼睛、小鼻子、小嘴……

    脸上的器官都清晰可见,确实,和姬长空的相貌有着八九分的相似,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会立即将他和姬长空联系在一起。

    就连姬长空自己,也是傻眼了,呆呆地看着变化之后的本源之毒,迷茫道:“小毒毒,你的样子,真的和我差不多呀,看着你,我简直以为在照镜子了,你到底搞什么?”

    凌空立在姬长空胸前,本源之毒一仰头,满脸不屑,“爷就认得你一个人,爷相貌重聚以后,自然拿你当做参照物了,有什么好奇怪的。”

    姬长空哑然。

    “那个,姬少爷,这位……这位到底是……到底是什么?”陈宏基一脸迷惑,满腹疑问。

    他真真切切看到本源之毒从姬长空的身子中冒出来,亲眼看到本源之毒原来的形态,亲眼看到本源之毒吞食那一截骨头身子所发生的变化……

    这一切,完全出乎了他的认知,在他来看,那一截骨头虽然来历不明,可本源之毒一样让人云里雾里,不知所云。

    “一个可以变幻人貌的异兽,没什么好惊奇的。”姬长空不想在陈宏基面前暴露本源之毒的身份,免得引来他的惶恐。

    被万毒门开山鼻祖利用诡异法子弄出来的神秘生物,乃是巨毒之源,他的存在,并不比鬼魔王的威胁小多少,让陈宏基知道他的身份,怕是会寝食难安,夜夜恐惧。

    陈宏基显然明白姬长空这是搪塞他,心里面虽然好奇地要命,却也没有继续多问。

    “小毒毒,那一截骨头,你可知道是什么来历?”

    “从死星域掉落下来的呗!这有什么好猜测的?只要是这个世界没有的事物,大多数是从天上无尽星域降落下来的,真是的,什么都要问人,烦!”本源之毒昂着头,傲慢地哼哼。

    “小东西,还他娘的在老子面前摆起来了?”姬长空哭笑不得,伸出食指,狠狠地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

    啪!

    本源之毒被弹飞了出去,身子凌空一连翻了好几个跟头,最后才东倒西歪的站定,怒视着姬长空。

    “怎么?不服气啊?你吃老子的用老子的,竟然还敢和老子顶嘴!”姬长空哼哼道。

    本源之毒嘴一撇,不屑道:“爷又没白吃白喝,不是爷帮你,上一次你就被鬼魔王给玩残了!”

    陈宏基瞳孔一缩,脸颊的肥肉堆积在一起,一副惊讶之极的模样。

    “给老子进来!少给我唧唧歪歪的!”姬长空笑骂,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和自己相似的样子,姬长空总是不忍心太对刁难他,总觉得对他太凶,那就是对自己残酷。

    “爷不进去!鬼魔王就快要来了,到时候你还是要唤爷出来,进进出出,爷不乐意!”本源之毒满脸不情不愿。

    心中一凛,姬长空霍然瞪向他,喝道:“你说什么?”

    同为世间不该存在的诡异生物,彼此之间可能会有奇妙的感应,本源之毒在灵魂方面的造诣不凡,对于同样邪恶诡异的生物,有着本能的感应力,这种感应力,甚至比姬长空那灵敏的神魂窥探力还要有用。

    陈宏基一脸骇然,简直要跳了起来,惊叫道:“什么?鬼魔王要来了?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爷感觉得到,他就在附近潜伏着,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来这儿。”本源之毒淡淡道。

    脸色徒然一变,姬长空猛地望向陈宏基,喝道:“东天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鬼魔王若是来了,什么人负责抵御?”

    “易家!”陈宏基一看姬长空都紧张起来,马上意识到或许本源之毒所言非虚,急忙道:“这些年来都是由易家负责东天峰的防御,易家从东天峰所有商铺散修之中抽成,他们的责任就是保护东天峰不受外来力量的侵害。”

    “我去易家!”姬长空恨恨瞪了本源之毒一眼,喝道:“小东西,给我先回去,一会儿让你出去,才准出去!”

    本源之毒似乎有些害怕他,哼哧哼哧了一会儿,虽然满脸不情不愿,可还是乖乖地重新钻入姬长空的身子。

    “外面有个小子叫易远,正是易家的三代小子,我知会他一声,让他带你去见易家的长辈。”陈宏基也知道事态紧急,果断地将房门打开,也不再追问本源之毒和那一截骨头的事。

    “爷爷,你怎么这么快出来了?事情都谈完了吗?”陈宝儿凑着脑袋,似乎正贴着房门偷听,陈宏基将房门猛地拉开之后,她一个趔趄,差一点跌下来。

    “易远那小子还在吗?”陈宏基没有责怪,迫不及待地询问。

    “在前堂呢,那家伙还在嚷嚷,说我们灵宝阁厚此薄彼,真是个混蛋!”陈宝儿气愤地哼哼。

    点了点头,陈宏基没有多说,以他最快的速度赶到前堂,扬声轻喝:“易远少爷,我有事找你!”

    “看到没?看到没?”易远神情一震,对前堂那些前来灵宝阁购买灵宝的天士炫耀,“我就说嘛,以我易家在东天峰的地位,自当受到重视。嘿!现在是灵宝阁的主人来找我,现在你们知道大爷的厉害了吧?”

    那些听他嚷嚷听的都恨不得他快些闭嘴的人,闻言连连点头,只希望陈宏基将他赶快带走,让他们可以安心在前堂挑选适合自己的灵宝。

    “咳……”姬长空看着陈宏基,轻轻咳嗽一声。

    陈宏基会意,知道不能够在这个地方和易远谈论鬼魔王的事情,一方面是这儿人多嘴杂,鬼魔王潜伏在附近的消息一出,怕是会立即炸开锅,东天峰上所有的人都会四散逃逸。

    众人聚集在一起,还好有个照应,合力对付鬼魔王的话可能还有活路。一旦他们四散逃逸,那只会被鬼魔王一个个慢慢蚕食,最终一个也逃不出去。

    “易远少爷,这位公子和你们易家颇有渊源,还劳烦你带他去你们易家一趟,向你们易家长辈引荐一下。”陈宏基也不敢和易远单独谈论此事,他知道易远这人好大喜功,那张嘴并不牢靠。

    “和我易家颇有渊源?”易远嘴角勾起一个讥诮的笑意,摇了摇头,道:“你当我们易家是什么地方?什么小猫小狗来我们易家,都要见我们易家长辈,那我爷爷他们岂不是不用修炼了,天天就见一些乱七八糟的人时间就能够全部浪费掉了。”

    易远正看姬长空不顺眼,这下子给他找到了机会,不刻意刁难几句,那可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陈宏基一脸苦笑,无奈地望了望姬长空,不知如何是好。

    姬长空火气腾腾直冒,心道老子这是想要为你们易家解围,和你这小子多啰嗦什么,这么想来,姬长空怒极反笑,哈哈道:“老子是小猫小狗,不过想要拿住你,那还是易如反掌。”

    易远寒着脸,恨恨地说:“你小子以为自己是轩辕谷姬长空吗?竟敢口出狂言!”

    才准备动手的姬长空,忽然哭笑不得,倒时忘记下手了。

    旁边陈宏基、陈宝儿两人,脸色古怪之极,陈宝儿更是吐了吐舌头,嘻嘻道:“易远啊,你可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在你面前的,正是你一直崇拜的姬长空啊!真是的,眼睛不知道长到什么地方了?”

    “他是姬长空?”易远指着姬长空,哈哈大笑道:“他要是姬长空,我还是曹玄奇呢!”

    一些围观者,一个个也是暗暗点头,都觉得陈宝儿这是和易远开玩笑,怎么看都不认为姬长空乃是那个轩辕谷凶名远扬的狠人。

    给易远陈宝儿这么一说,姬长空当真是哭笑不得,哪料到这个易远竟然还是自己的崇拜者,这是什么事呀?

    “轩辕谷的姬长空身高两米开外,腰粗膀子阔,两眼大若铜铃,喘口气都雷声轰轰……”易远斜着眼,看向姬长空的眼神满脸不屑,和陈宝儿一样,将外面的传言拿出来暗讽姬长空真人。

    “噗嗤!”陈宝儿似乎想起了刚刚自己的比划,终忍不住咯咯娇笑了起来,一边笑她还一边添油加醋,和那易远一样斜眼看着姬长空,又蹦又跳的伸手比划,“是呀,传说那姬长空有三个眼睛呢,鼻子和鳄鱼一样大……”

    娘的!这哪跟哪啊?姬长空苦笑不迭。

    眼见陈宝儿越玩越起劲,那易远也一副很了解的模样来胡乱形容自己,姬长空再也按捺不住,大手一伸,猛地扣住易远肩膀,凌空将易远提了起来,恶狠狠道:“老子是来你们易家寻仇的!走!给老子带路!”

    不用易远带路,他这么一吆喝,本来看笑话的那些来自天下各方的散修,一起伸手指向一个地方,七嘴八舌嚷嚷起来。

    “易家就在那边,没多远,快去吧。”

    “是呀是呀,正巧闲着无事,哈!难得可以看到有人胆敢惹易家,一定非常有趣!”

    “我来带路吧,公子跟着我,我带你去易家!”

    “……”

    这些人一个个唯恐天下不乱,也或者是不爽易远的张扬,竟然笑嘻嘻地从灵宝阁走出来,有人向姬长空指明道路,有人直接给他带路去易家。

    姬长空自然不会客气,凌空举踢蹬着手脚的易远,大步朝着易家走去,一路上引来不少人的侧目,许多本来就无聊的人,也都笑呵呵地跟了上来。

    陈宝儿嗑着瓜子,嘴角满是兴奋的笑意,一直紧跟着姬长空,扬声嚷嚷:“大家快来看啊,纨绔少爷被恶霸教训,真是刀锋对针芒!这场好戏错过了,你在东天峰就找不到更大的乐子啦!来过走过千万不要错过!”

    陈宏基远远瞪了陈宝儿一眼,因为灵宝阁还需要他主持大局,他并没有跟上来。

    陈宝儿根本不怕她这个胖爷爷,一路兴奋地嚷嚷着,倒是给姬长空引来了许多观众。

    姬长空哭笑不得,对这个调皮捣蛋的陈宝儿,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任由她胡来。

    “宝儿小妹,又有什么好戏看啊?”

    “哈哈,宝儿又开始惹是生非了。”

    “宝儿宝儿,我爱你,爱你爱到骨子里。”

    “……”

    东天峰很多人似乎都认得这个调皮捣蛋的小丫头,听到她的吆喝声,一个个嘻嘻哈哈地跟了出来,还有一些和她同样年纪轻轻的少女,也是唯恐天下不乱,一边嚷嚷着陈宝儿的名字,一边和她汇集在一起。

    “各位姐妹,你们今天算是来对了!我告诉你们哦,那个家伙可是赫赫有名,人家人怕,鬼见鬼愁……”

    “宝儿,别拐弯抹角,他到底是谁啊?”一个比陈宝儿大不了几岁,穿着一身火红练功服,看起来英气逼人的少女截断陈宝儿的话,急切地问道。

    “哈哈!告诉你们,他就是你们一直崇拜的轩辕谷少爷!”陈宝儿得意洋洋。

    “切!”一身红衣的少女满脸不屑,瞥了姬长空一眼,哼哼道:“这小子长的那么英俊,怎么可能会是他?传说轩辕谷的少爷比凶兽还要雄壮呢!”

    “是呀是呀,肯定不是一个人,哈,不过看到易远这小白脸被人教训,还真是痛快呢!哼,这小白脸,最近天天找我姐,害我都没有玩,该打!”

    和陈宝儿一道的少女,一个个天真无邪,都在喜欢惹是生非的年龄,她们聚集在一起,成了东天峰一道特异的风景线,莺莺燕燕之声淹没了各种吆喝声,迎来了更多人的瞩目。

    在东天峰天下各方天士的注视之下,姬长空提着易远,沉着脸,看似缓慢却是极快地到了易家门前。

    “小兄弟,还请将小儿放下,有什么事情,可以慢慢说。”易屈早就收到消息在易家门前等候了,不等姬长空靠近,便扬声高呼。

    几个易家人,也都在门前站着,神色古怪地看着高高举起易远的姬长空。

    易远被凌空高高举起,手脚不断地踢打着,可惜他只有着三才天之境的修为,虽然使出了全力,但手脚攻击力落到姬长空身上却不见一点效果。

    落到外人眼中,他那徒劳无力的动作只会显得滑稽可笑。

    陈宝儿这些一路跟上来的围观者,一见易屈出面,一个个更加兴奋了,纷纷大声叫嚷着,恨不得易屈和姬长空大战一场才好。

    嘴角含笑的姬长空,目光在陈宝儿那些娇蛮少女身上扫了一眼,然后略带威胁地瞪了陈宝儿一眼,这才随手将易远抛向前方。

    陈宝儿一缩头,嘿嘿傻笑,小酒窝又从嘴角显出来了,看起来似乎有些害怕姬长空找她麻烦。

    易远一解脱,就大吵大嚷着想要重新冲过去,却被他父亲易屈一把抓住,哼哼道:“还没丢够人吗?”

    “爹,全都是他!是他主动出手对付我的!”易远喊冤。

    易屈沉着脸,冷道:“给我滚回去!”

    易远明显非常畏惧他父亲,恨恨然地瞪了姬长空一眼,这才不甘愿地退回易家。

    “小兄弟,不知道你挟持我儿,究竟有何贵干?”易屈有着七星天之境的修为,他从姬长空的气势和行事作风上面看出来一些端倪,知道姬长空此举绝不是胡来。

    “里面说话。”姬长空微微皱了皱眉头,周围围观者甚多,如果他将鬼魔王潜伏在暗处的消息放出来,恐怕立即会引起东天峰的大乱。

    易屈倒也是个人物,闻言竟然点了点头,躬身让开身子,做出有请的姿态,道:“那好,请小兄弟进来说。”

    “喂喂!有什么好就在外面讲好了,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们还没看过瘾呢?”外面和陈宝儿站在一起的红衣少女,一见可能没热闹看了,马上不满的扯着嗓子嚷嚷起来。

    “是呀是呀,我们可都没看过瘾呢,有事情就在门外解决好了,我们也可以做个公证人什么的。”其他少女也嚷嚷起来,一个个唯恐天下不乱。

    姬长空看也不看这些吵嚷的少女,嘴角含笑,从容不迫的走入易家。

    一等姬长空进来,易屈马上下令关门,将外面那些人的视线给阻碍,陈宝儿嚷嚷着要进来,也是一样被拦在外面。

    兴奋地过来看乐子的人,一下子都被阻拦在外面,不过这些人倒也够耐心,竟然并没有立即散去,反而围在外面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那些刁蛮任性的少女,更是将陈宝儿围在中央,一个个好奇地追问,打探姬长空和易远之间的纠纷。

    “宝儿,你老实说那两个小子是不是因为你才闹成这样的?”红衣少女一脸八卦样,笑嘻嘻地问:“易远那混蛋最近可是天天往灵宝阁跑,谁都知道那小子最近又对你起了心思,他被人教训,肯定和你脱不开关系!”

    “是呀是呀,宝儿妹妹,那个眼生的小子是谁?他为了你,竟然连易家都敢闹腾,绝对是有胆气的好汉!嘻!你若是不中意看,给姐姐我介绍介绍好了,我觉得他很不错啊。”一个比陈宝儿略带一点的女花痴,满脸憧憬道:“两男争风吃醋,真是一件让人羡慕的事情,哎,我怎么就遇不到这么开心的事情呢!”

    陈宝儿一挺乳鸽般大小的胸部,得意洋洋道:“那是当然!这两个家伙,还不是在老娘的美貌之下难以自制,这才做出这种大事!我陈宝儿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容貌,那可不是吹出来的!”

    “去去去!”红衣少女笑骂了一句,然后才正色问道:“宝儿,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我看他似乎修为不错的样子,易远竟然没有一点还手之力,真是让人大跌眼镜啊!”

    “是呀宝儿,他到底是哪家的?难道,难道是别的大家族的子弟?是慕容炎、贺知章这一类的天才?”花痴女也好奇地问,眼中都有小星星闪烁了。

    “慕容炎、贺知章?”陈宝儿满脸不屑,仰头哼哼道:“这类小鱼小虾,值得老娘我亲自追出来吗?”

    “嘘!”做出一个鬼祟的动作,陈宝儿伸手唤大家靠近一点,然后才压低声音,神神秘秘道:“告诉你们啊,他就是轩辕谷的真正主人,姬家新一代的轩辕,姬长空!”

    “哈!你又开玩笑了!”

    “真是的,老是隐瞒不说!”

    “宝儿,你要是再这么弄,以后大家就不和你玩了!”

    “……”

    众女纷纷不依,或是笑骂,或是咬牙切齿的出言威胁。

    “姬长空!你这混蛋,怎么回来我们家!”就在此时,从易家大门内,传来易嘉的惊叫声。

    刚刚还责骂陈宝儿的众多少女,突然满脸呆滞。

    ……

    易家屋内。

    易嘉闻讯而来,过来想看看到底是谁来易家惹事,一眼就看到了气定神闲站在那儿的姬长空,易嘉和易柔两姐妹,曾经和姬长空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纠纷,一看到姬长空突然出现,止不住大叫起来。

    “啊!!”

    易远传来一声杀猪般的怪叫,不敢置信地看着姬长空,两手不断地比划,语无伦次道:“你你……,你你你……你是……你是他?你怎么可能是他?这这……这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本来准备好动手的一些易家人,也全部呆住了。

    “姬少爷,你这是演的哪一出啊?”易屈满脸苦笑。

    轩辕谷之名如今已天下闻名,就连皇甫家都被轩辕谷给灭,鬼魔王在轩辕谷都铩羽而归,谁还敢对轩辕谷轻视?

    身为轩辕谷最耀眼角色的姬长空,无论到天下任何一个家族,都会获得应有的重视。

    易家,自然也不会例外。

    “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还望易伯父海涵!”姬长空躬身一礼,然后又含笑对易远道:“易兄,实在是因为你不相信我的身份,我才这么做,抱歉!”

    “没,没关系,能够被你抓着,那是……那是我的荣幸。”易远愕然,旋即连忙表示,竟然还有些沾沾自喜。

    “姬少爷,里面请,我这就请我父亲去。”易屈侧身让开,然后轻喝一声:“贵客临门,大家都给我好生招呼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十方天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逆苍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苍天并收藏十方天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