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方天士 > 第两百八十三章 一胜一败

第两百八十三章 一胜一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两百八十三章  一胜一败

    石千劫所用的长剑,要比一般人所用的更长也更宽一些,这把长剑剑体有着五彩斑斓的纹理,不像常人所用的那种通体雪白色。

    长剑一出,凌厉之极的剑气冲天而起,剑气凝而不散,荡漾出一圈圈奇妙的涟漪出来,涟漪宛如有着生命,竟然活跃地朝着姬长空头顶罩来,要将姬长空吞没在那些涟漪海洋中来。

    在那些涟漪上,蕴含着极为怪异的奇妙力量,那些力量满含对世间酸甜苦辣咸百味感悟,有着某种生命的真谛之力。

    石千劫选择的时机非常精妙,在姬长空失神的一霎那,他凌厉的剑势轰然袭来,没有一丝预兆。

    姬长空脸上讶然表情还没有褪去,那冲天剑气便已经袭到了眼前,又快又猛,铺天盖地,将这一片空间全部覆盖。

    嗡嗡!

    龙耀长刀突然急剧颤动,浓浓血煞之气,由龙耀长刀释放出来,血煞之气在刀尖凝聚,一条条手臂粗细的血龙,从刀尖中冒出来,张牙舞爪地朝着漫天罩来的涟漪圈圈冲去。

    血龙大九式,千龙狂飙!

    一瞬间,条条血龙从龙耀长刀之中冲出来,每一条血龙虽然很小,却活灵活现,有着灵气一般,突然没入那荡漾出来的涟漪之中。

    没有惊天动地的爆破声,血龙钻入那些圈圈涟漪之中以后,无声无息,如水入大海,迅速消失不见。

    石千劫赤脚缓缓行来,满脸肃然,手中的长剑不断地扭曲变幻,层层气浪从中释放出来。

    姬长空早已经全神贯注,精气神凝聚在长刀之上,全身心地用来应付石千劫的攻击。

    突然间,他意识到这石千劫怕是他生平所遇最强大的对手,八卦天之境的石千劫,有着种种奇妙的秘法力量,远比庄不负这些成名多年的高手难以应付。

    全身心地投入,姬长空双眸骤然闭起,体内庞大的元力几乎是被龙耀长刀强行吸吮进去,不知为何,这一次龙耀长刀比任何时候都要主动,隐隐有些兴奋。

    一条条血龙钻入那些小小涟漪之后,无声无息,然而,身为龙耀长刀主人的姬长空,却分明察觉出那一条条血龙正在极力活动着,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他却能够感应到上面蕴含的力量,还有不断增强的血煞之力。

    血龙大九式,乃是姬家轩辕独有的强大秘技,每一代的姬家轩辕,在血龙大九式的狂暴力量之下,都会得心应手,能够将蕴含在体内的鲜血力量释放出来。

    条条血龙,隐没在那圈圈涟漪之中,在那些涟漪之中不断地翻滚着,挣扎着,破坏着……

    轰轰轰!轰轰轰轰!

    天空中,突然传来连绵不绝的沉闷爆炸声,只见那些不断地荡漾着的涟漪,如爆碎的花朵一样,在天上迅速消失。

    姬长空和石千劫身子同时猛颤,相隔十来米的两人,中间的地带仿佛传来了一股极为可怕的震荡力量,推动着两人不断地回退,瞬间退出五十米远。

    空中的圈圈涟漪消失不见,石千劫提着长剑,眸中满是不可遏止的兴奋,连连喝道:“痛快!真是痛快!”

    身子早已经稳住的姬长空,神色平静,如老僧入定一样无悲无喜,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姬长空,声音也是平淡如水:“石兄果然厉害。”

    石千劫大踏步走来,每一脚落下,这一片石林就轻轻震颤一下,仿佛被一个巨大的凶兽使劲地用脚跺着大地,随着他的到来,石千劫身上的凌厉气息越来越强,天地之间的力量,随之而动,疯狂地从四面八方涌来,在他手中的长剑上面聚集起来。

    那一把长剑上,浓郁的天地元气竟然呈现出晶体状,堪比浓度极高的极品元石,本就宽大的长剑,显得更加巨大,石千劫的气势也是越来越强。

    如深山古井一样,不起一丝波浪,姬长空就这么看着石千劫,脸色冷酷无比,精气神已经和天地合一。

    锵!

    石千劫长剑在虚空游走,和空气摩擦,竟然传出金铁交击的声音来。

    体内的精血骤然沸腾起来,来自四神兽的鲜血,仿佛一下子被彻底激发来了,一股庞大无比的杀伐之气,从姬长空身上轰然爆发出来。

    四神兽之白虎,杀伐之神,战斗之中杀气无匹。

    姬长空轰然冲了出去。

    手中的龙耀长刀血龙大九式连绵不绝的施展出来,瞬间和石千劫纠缠在一起,恐怖的气场在两人身上释放出来,以这两人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冲去。

    锵锵!轰轰轰!砰砰砰!

    激烈的碰撞声,从两人拳脚神兵的交击出爆发出来。

    以这两人为中心,这一片石林仿佛正被一头远古凶兽肆虐,飞沙走石,石林中小山一样高大的石头,在剑气、刀光的飞射之下,四分五裂,朝着四面八方飞出去。

    石屑纷飞,大地也是尘土飞扬,这一块区域,一下子笼罩在混沌之中,眼睛在这儿,已经失去了应有的作用。

    大地震颤,一个个巨大的沟壑在光芒飞射之中呈现出来,几株巨大的古树被连根拔起,还未落下来,根茎都被搅成粉碎。

    世间最为强大的两个年轻人的战斗,并没有瞒过一些有心人的眼睛,那些本来应该在轩辕谷安心等候的人,顺着声音传出的方向赶来,或者凌然立在空中,或是远远站在别的地方,都是默默地注视着交战的石林,希望能够目睹这一场大战的细节。

    胡镐和厉恨天的战斗,却无人关注,一方面是因为找不到两人交战的区域,还有一个原因——谁都害怕被误伤!

    九宫天士的力量惊天地泣鬼神,九宫天士之间的交手,会激荡出可怕的余波出来,任何人都知道九宫天士的力量有多么可怕的毁灭力,或许仅仅只是他们无意中释放出来的剑芒刀光,就有可能将观战者杀死。

    因此,胡镐和厉恨天的战斗,众人有心无力,没有去关注。

    轰轰轰!轰轰轰!

    石林处,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仿佛永远都不会消停似的,即便是萧破山、兰溪雲这一类八卦天士,都不能看清楚远处石林两人交手的细节。

    远远站立在周围的轩辕谷、归元宗的高手,只能够凭借着两人的气势,来分辨他们的动作与施展出的秘技强度,却很难捕捉到他们的一举一动。

    不过,不论是轩辕谷这边的高手,还是归元宗那边的强者,都是神色轻松,一副我这边肯定会获胜的模样。

    归元宗的人相信石千劫的力量,自从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小师弟开始,他们便非常好奇这个小师弟的来历和力量,而石千劫也不让他们失望,只要是知道石千劫的人,都知道石千劫虽然并不经常回来,可战斗经验却极为丰富,知道这一位名声不显的小师弟,已经真正将归元宗的奥义理解,真实的修为在众人之中早就领先了。

    几年前,石千劫便将兰溪雲击败,以他那惊人的成长力,在海外游历多年之后,如今有着多么可怕的实力,无人可知。

    因此,只要知道这个小师弟事迹的那些归元宗的高手,都对他可以获胜一事深信不疑,即便是轩辕,他们也不认为可以胜过石千劫。

    轩辕谷这边就更加放心了。

    这些年来,姬长空从来不曾让他们失望过,每每带给他们惊喜,实力不断地突飞猛进,常常可以发挥出超常的修为出来。

    如今他从东海返回,境界已经突破到八卦天,再加上轩辕的身份,血脉的强横,这些人不认为天下间还有什么年轻人,可以在同样的境界下胜过他。

    ……

    石林中。

    弥漫的烟雾渐渐消散,一道匹练般的惊人剑芒,凝聚着庞大无比的天地元气,携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轰然从九天之上浇灌下来。

    这是石千劫的力量。

    归元宗的兰溪雲一行人,一个个嘴角含笑,知道石千劫已经使出真正的力量,觉得战斗应该很快结束了。

    轩辕谷那边,萧破山、萧兴、鬼嵘一行人,脸色徒然凝重起来。

    “……这,这种力量,比我还强啊!妈的,怎么可能,那小子,那小子才多大,难道已经超过八卦天巅峰之境不成?”萧破山一脸骇然,不敢置信地喝道。

    韩风也是惊呆了,下意识地摇了摇头,道:“这个世上,原来小怪物不止姬长空那小子一个啊,这个叫石千劫的家伙,竟然如此强悍,就连我遇上,怕也只有败北一条路了!”

    萧破山有着八卦天巅峰之境的修为,连他都这么惊骇,承认自己的力量强不过石千劫,可见石千劫的实力有多么强横了。

    本来都对姬长空充满信心的轩辕谷中的一行人,感觉到那石千劫恐怖的力量之后,也开始为姬长空担心起来了。

    就在此时!

    石林那边,五颜六色的光环缓缓悬浮出来,在那些光环之中,天地五行的力量轰然爆发出来,五行之力在那些光环之中流动着,令光圈之中洋溢着一股非常奇异的力量。

    突然间,周围的众人,再也感觉不到姬长空的位置。

    在这么一瞬间,姬长空仿佛突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一般,谁都无法通过元力的波动,来体悟姬长空的存在。

    六根纯粹以元力凝聚而成的柱子,突兀地在虚空中呈现出来,另外一股奇妙的力量,从那石林之中爆发出来。

    相隔数里,然而,周围的一行高手,都觉得神魂为之一颤,从神魂深处传来一股子惊悸来,每个人都察觉的到,那六根元力柱中释放出来的力量,仿佛有着灭杀一切生灵魂魄的力量。

    石千劫那惊天动地的一剑,在石林中轰然爆发出来,然而,石千劫这一剑的庞大力量,却被石林中的两个奇异的气息给硬生生分解开来。

    本来那恐怖之极的气势,突然间奇妙的消散,只是一会儿功夫,便荡然无存了。

    周围围观者,一个个满脸疑惑,不知道在那石林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每一个人都在用心体悟,想要利用自己神魂的力量,来看出事情的真相来,然而,不论是谁,只要是神魂的力量一进入那一片范围,立即便如瞎眼了一般,什么都感觉不出,一无所获。

    不论是轩辕谷这边,还是归元宗那些人,都有些愣神,心中觉得莫名其妙。

    那两股力量来的突兀之极,其中夹杂着姬长空的灵魂气息,他们知道那些力量绝对来自于姬长空,可惜他们却不能够察觉出姬长空本人出来,这真是一件让他们觉得郁闷的事情。

    ……

    石千劫也有这种感觉。

    精心酝酿出来的一击,轰然落下,却突然找不着了目标,蕴含在绝世剑气之中的力量,却被莫名的力量分解,就连神魂都紊乱不堪,渐渐控制不了自己宝剑之中的力量,这种感觉,石千劫从来不曾体悟过,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石千劫有着八卦天之境的修为,多年来苦修归元宗的绝世秘诀,修炼时日远远长过姬长空,也比他早先进入八卦天之境。

    在这种情况下,交战之中,他却看不着姬长空的踪迹,感觉不到姬长空的气息,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利用太虚秘录之太虚幻境,将自己身体、神魂一并裹住的姬长空,在自成一个世界的太虚秘录之中,却可以清晰地看到石千劫的动作,知道石千劫的惊讶与不解。

    太虚秘录极为玄奥,以天地五行之力为基础,凭空构造出一个新的世界来,这个世界中本来有山河大地,有植物花草,有星辰之光,如今,还多了明月高悬……

    渐渐地,五行大陆上存有的世间万物,太虚幻境之中已经渐渐填充满了,除了太阳和生命之外,大多数物质在这个太虚幻境之中都已经出现了。

    在太虚幻境之中,姬长空就是唯一的真神,在这儿,他一念起,可以令山川崩塌,令河水倒流,令星辰、明月无光!

    人在太虚幻境之中,五行大陆上的神魂难以察觉,然而,通过他在太虚幻境之中裂开的特殊缝隙,他却可以看到五行大陆的一切,感觉到外界的纷纷扰扰。

    ……

    姬长空突然从石千劫身后诡异地出现,手持龙耀长刀,虹光爆射而出,直朝着石千劫劈来。

    石千劫悚然一惊,忙全神贯注地应对,举剑相迎。

    轰!

    措手不及的石千劫,巨剑中的力量尚未蓄积到巅峰,硬生生接了姬长空全力的一击,自然有些吃不消,身子被劈的连连败退。

    当他力量蓄积到巅峰,准备全力还击的时候,却发现姬长空的身影凭空消失不见,不留一丝一毫的气息存在。

    石千劫呆了,眼神中终于多了一分迷茫。

    手提巨剑,庞大的天地元气聚集,惊天动地的一击蓄势待发,却突然找不着人,这种感觉让石千劫难过的要死。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虽然找不着目标,可石千劫还是得将手中的巨剑的力量释放出来,否则,那些不断地凝聚的力量,会令他肉体承受太多压力,时间一长,会令他的肉体沉重无比。

    石千劫闭上眼,用心去体悟天地元气变幻得轨迹,寻找天地元气较为稀薄的区域和较为浓郁的区域。

    最后,凭着感觉,石千劫朝着天地元气较为稀薄的区域,将手中巨剑的力量释放了出来。

    他不知道对不对,心里面一点底都没有,只是纯粹依照自己的感觉行事。

    有时候,人的直觉真的非常灵验……

    石千劫朝着空着劈出的一件,轰然碰撞到肉眼难见的空间屏障之上,五光十色的光点爆射出来,一道人影骤然在五彩斑斓的光点之中清晰起来。

    不错,正是凭空消失的姬长空!

    石千劫呆了,姬长空也是满脸疑惑。

    手中龙耀长刀虹光吞吐不定,诧异地看着石千劫,姬长空道:“你可以找得到我?”

    石千劫眼神怪异,尴尬地笑了笑,坦然道:“找不到,刚刚一击,纯属瞎蒙。”脸色骤然一正,他大喝道:“这一下,我不会再给你遁入另一空间的机会!”

    一圈圈奇妙的能量,骤然在姬长空身前汇聚,那些能量像是有着意识,围着姬长空转个不停,种种无序的情感波动,纷纷从那些能量之中释放出来,将姬长空身前的空间彻底填满。

    突然间,姬长空发现自己竟然不能够在那一块区域进入太虚幻境。

    周边的能量太过混乱,他将心神沉寂,和太虚秘录沟通之后,赫然发现太虚秘录周边的空间缝隙之中,也被那些惊人的情感波动给填满了。

    这个时候,姬长空马上明白还没有大圆满的太虚秘录,虽然现在已经能够发挥出种种奇妙之处,但还是有着一些缺陷,并不是完美无瑕的。

    没有在一棵树上吊死,一见太虚秘录短时间不能够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出来,姬长空当机立断,马上放弃了继续利用太虚幻境来对敌,心念一动,那些笼罩在四周,暂时并未真正发动攻击的六根元力柱,一下子和他神魂连接在了一起。

    脑海之中,镇魂曲低沉悠远的曲调,突然响了起来。

    庞大的元力和神魂力量一起,轰然灌注进六根元力柱之中,那六根元力柱上面的奇妙符号,一个接着一个飞舞起来,闪耀着熠熠豪光,不断地释放出奇妙的力量出来。

    通过镇魂曲的力量,姬长空发现那石千劫的灵魂磁场,突然间被禁锢住,灵魂磁场中释放出来的灵魂波,犹如被成千上万道绳索捆住了,动弹不得。

    石千劫脸色未变,骤然大喝一声,那灵魂磁场的强度不断地增强,就这么一瞬间,石千劫的灵魂力量便提高了许多,并且还在以更快地速度壮大。

    这下子换姬长空悚然变色了。

    这石千劫神魂的力量太可怕了,他那灵魂磁场中的神魂力量越强,灵魂磁场挣脱镇魂曲束缚的力量就越强,按照这个趋势下来,要不了多久,这石千劫就可以利用本身灵魂的恐怖力量,来摆脱镇魂曲的约束。

    没有丝毫犹豫,姬长空手持龙耀长刀,身子拉出一道道幻影,极速到了石千劫身前,举刀轰然劈到石千劫头上。

    石千劫眉头狂跳,眼中满是刺目的光彩,离他最近的姬长空,发现石千劫的两个眼瞳,一个月牙形状,月亮之力非常浓郁,另外一个眼瞳圆形,烈日之光惊人之极。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石千劫灵魂磁场的力量再次暴涨一倍,镇魂曲的力量即将撑不住了。

    “啊喝!”

    石千劫突然如野兽一样嘶吼出声,他那被束缚的灵魂磁场,终于挣脱了镇魂曲的约束力,也在这一刻,石千劫的手脚重新恢复了活动的能力。

    也在这一刻,龙耀长刀,及时地抵在了石千劫的脖颈上了,只要轻轻一划,石千劫大大好头颅,便会高高飞起。

    出刀快,收刀也快,龙耀长刀只是在那石千劫的脖颈停留了一霎那,便立即被姬长空收了回去。

    突然,悬浮在虚空的六根元力柱,消失的无影无踪,姬长空浑身的力量一下子褪去,就连手中的龙耀长刀,也都消失不见了。

    石千劫喘着气,脸色涨的通红,日月双瞳眨了眨,便会恢复了正常。

    ……

    许久之后。

    “输了。”石千劫皱着眉头,轻轻摇了摇头。

    “算平手吧。”姬长空正视着他,诚恳道:“你挣脱了我的力量,就那么一瞬间,你只差那么一瞬……”

    “那一瞬间,已经足够我身首异处了。”石千劫摇了摇头,神色冷峻,道:“输了就是输了,没有任何借口,虽然我不甘心,不过我承认你的力量的确非凡!”

    他的确不甘心,就差那么一瞬,他还有很多手段没有施展,在内心深处,他并不认为自己不如姬长空,不觉得自己会输,但是他也不是那种睁眼说瞎话的人,事实如此,他并不否认,坦然承认自己输了一线。

    深深地看着石千劫,姬长空心中暗暗佩服,他知道石千劫应该还有其它手段,两人其实都没有真正将全部的力量施展出来。

    石千劫还有神奇奥义未用,他也没有将体内鲜血的力量真正拿出来,还有他融合血龙大九式、太虚秘录、奥罗神教等功法体悟的一些手段,他也没有全部用出来,要不是动用了镇魂曲,两人之间的战斗,绝对不可能这么快结束。

    “那件事……”姬长空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

    “他们该死!”石千劫突然扯嘴一笑,道:“我这人不会不讲信用,事先说的话,就是结果!庄不负三人死有余辜,算你杀得对,杀的好!”

    姬长空含笑点了点头,更加欣赏这个将来可能必成敌人的石千劫了。

    两人讲话的时候,那些本来在远处围观的那些人,纷纷赶来了,一个个都是怪异地打量着两人。

    兰溪雲哭丧着脸,垂头丧气地看着石千劫,脸色比死了爹娘还难看,“小师弟啊,你怎么输了?”

    那些归元宗的人,一个个也都是满脸疑惑,直到现在他们还不太相信石千劫输了,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没有借口,没有理由,输了就是输了。”石千劫神色如常,语气平淡:“师兄,这事情我们已经答应了人家,就不得反悔,我们是不是该离开这儿,别留在这儿丢人了?”

    兰溪雲满脸苦笑,无奈地点了点头,道:“走吧,我也没脸留在这儿了,真是倒霉,本来想要过来讨回颜面,没料到更加丢人了……”

    “大师兄,师叔该怎么办?要不要等他?”蒋建喜问。

    “别管他,谁知道他跑什么地方和那人交战去了,放心吧,他不会有事,我看他不论输赢,都没有那么快回山,我们就别管了。”兰溪雲挥了挥手,道:“走吧,回山了。”

    “师兄,我还有些私事要处理,既然这边事情已了,那我就先走一步了。”蒋建喜似乎就在等这一句话,笑嘻嘻地朝着众人抱手告辞,也不管那兰溪雲同意还是不同意,身子骤然缩进地底,眨眼不见了。

    跟着兰溪雲一起来到几位师兄弟,一个比一个快,都急着找了个借口,都不等兰溪雲回话,竟然都各施绝技,快速消失。

    “师傅在闭关,短时间不会出来,你们怕什么……”直到该走的都走完之后,兰溪雲憋着的话才说出来,然而,现在还能听到这一句话,反倒大多数都是轩辕谷那边的人了。

    “见笑见笑……”兰溪雲朝着萧破山苦笑着点了点头,旋即瞥了石千劫一眼,道:“走吧,师傅点名了,别人回不回山无所谓,你要回去。”

    “嗯,我正好也要见见老鬼。”石千劫点了点头。

    旋即,这一行从归元宗而来,兴匆匆来轩辕谷兴师问罪的高手,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离开了。

    ……

    “这归元宗的人,倒也有趣……”直到兰溪雲一行人全部离开之后,莫云衣才神色古怪地说。

    该走的都走了,萧破山一行人马上将姬长空给围在中心,盯着姬长空问个不停,问发生在东海的事情,问他杀死庄不负三人的细节,问他在东天峰和易家谈论的情况,询问鬼魔王是否还在。

    最重要的询问他和石千劫一战的具体事宜。

    提起石千劫,众人一个个脸色凝重,这些已经上了些岁数的高手,都看出来石千劫的可怕之处,看出来他那和姬长空一样的无穷潜力。

    这么年轻,已经修到了八卦天之境,竟然还可以在短时间大幅度提升自己的力量,施展出那么恐怖的能量出来,就连这些见多识广的老怪,都察觉出了石千劫的不凡。

    “这石千劫,可能会是下一个曹玄奇!”萧破山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才道:“他的行事作风颇有些曹玄奇的风格,无法无天,无所顾忌,这人年纪轻轻便修到了八卦天之境,肯定真正继承了曹玄奇的衣钵,看样子,这石千劫才是那曹玄奇的最强弟子,曹玄奇肯定没少在石千劫身上花工夫。”

    众人都是纷纷点头,连称石千劫厉害,说他是归元宗下一个巅峰人物,假以时日,必将能够突破到九宫天之境。

    “长空,你觉得那石千劫如何?你能够胜过他,真是让我们庆幸……”莫云衣深深地看着他,沉声问道。

    众人的视线,忽然间全部聚集到了姬长空的身上。

    众目睽睽之下,姬长空沉着脸,犹豫了一下,才苦笑道:“刚刚我能够取胜,纯属侥幸,如今现在重新交战,我没有再一次胜过他的把握……”

    此话一出,众人心情马上沉重了起来。

    曹玄奇已经是压在众人心头的一座大山,大家之所以聚集在轩辕谷,都是相信曹玄奇在这个九宫天巅峰之境呆不了多久,要么修到十方天之境遨游无尽星域,要么走火入魔魂飞魄散,不论曹玄奇的最终结果如何,要不了多久他都会不在五行大陆。

    等到那个时候,姬长空怕是已经成长起来,成为天下间最强者之一,他们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才会始终紧紧跟随在姬长空身旁。

    然而,石千劫一出,却打破了他们这个美好的愿望,按照这个形势来看,就算是那曹玄奇离开了,石千劫也完全可以取代曹玄奇的位置,假以时日,成为另外一个曹玄奇雄踞昆仑,成为众人心头的另外一块大石。

    “我现在没有真正胜过他的把握。”姬长空看着众人,微微一笑,道:“不过,每多过一天,我心中的信心就会强上一分,再过几年,再次面对那石千劫,我相信我绝对可以击败他!”

    姬长空这么一说,众人一愣,深想了一下,大家脸上的微笑又重新绽开了。

    不错,他才刚刚踏入八卦天之境,应该还么有真正熟悉这个境界的情况,再说了,姬家轩辕向来有着九宫天最强这一说,以后他超过曹玄奇,似乎只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这么想来,大家不由暗暗放下心来了。

    ……

    “对了,那老厉还在和那大胖子打呢,他会不会有事?”韩风突然惊呼一声,急道:“老厉虽然厉害,可也才到九宫天之境,但是那归元宗的胖子,好像已经在九宫天之境许久了,他会不会吃亏?”

    韩风这么一说,众人才想到还有一个厉恨天仍然没有回来,虽然人人都知道厉恨天厉害,可是想想那胡镐很早之前变突破到了九宫天之境,大家都是很担心,生怕厉恨天会遇到什么麻烦。

    微微一笑,姬长空道:“不必担心,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

    “你和他一起从东海回来,你觉得,觉得他能不能够……能不能够在那胡镐的力量下安然无恙?”萧兴问。

    沉吟了一下,姬长空轻轻摇了摇头,道:“安然无恙不太可能,但我想应该不会受太重的伤,在我来看,老厉不是那种死脑袋的人,不会太死板的。”

    “你的意思是说?打不过,他会逃了?”萧破山一呆,古怪地问道。

    “他要是不这么做,很多年前,他就在庄不负他们的围攻之下被杀了。很正常啊,打不过,先闪开嘛,来日等力量增强之后,有了把握,再来讨回面子就成了……”姬长空理所当然地说。

    “也是啊……”萧破山想一想厉恨天当年的经历,豁然开朗了。

    “他明知道可能不是对手,为什么还非要主动约那胡镐一战?”姬婉云有些想不通,愣愣地问。

    “机会难得啊。”姬长空笑了笑,解释道:“他才突破到九宫天之境不多久,在这个境界下,他有很多方面都不清楚,在东海的时候,他和那血帝一战之后,已经受益良多,现在又有了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顿了一下,姬长空脸色一肃,道:“这一战他或许会败,但他通过这一战,可以收获许多,这一战过后,他在九宫天之境的境界就会真正稳固下来。还有,通过这一战,他可以知道那胡镐的真实修为,心中有了底,以老厉的性格,他事后肯定会将胡镐的秘诀研究透彻,下一次他再挑战胡镐,结局就可能会不一样了……”

    听姬长空这么一说,众人都沉默不言,忽然觉得还好厉恨天是他们的朋友,而不是敌人,惹上这么一个没有任何的牵挂羁绊,想寻仇就会全心全意的人,对谁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

    五行大陆的表面,浓浓云层深处。

    炽烈之极的光辉照耀地那些云团都被分解开来,厉恨天手中的烈日法轮,竟然爆射出堪比太阳之心的可怕力量,将周围浓厚的云层尽数涤荡一空。

    鼾声大作的胡镐,双眸紧闭,梦游一般从天而降,大脚踩下来,日月无光,那一脚,竟然将天地间的所有力量都给遮住。

    轰!

    一声沉闷之极的响声,在九天之上传出来,这一声爆响,改变了自然规则,在这云层之中,响声成了炸雷,轰然爆开来。

    在这一块区域下面的大地,朗朗晴空之下,众人看到满天电光游走,惊天动地的雷轰声不绝于耳,只是一霎,拳头大小的冰雹从天而降,轰然落了下来。

    两个九宫天士的交战,引得天地规则改变,本来不该出现的冰雹就这么随着两人的交手发生。

    胡镐和厉恨天两人虽然极力避免会发生意外,可是有时候还是难以面面俱到,等到拳头大小的冰雹在云层之中凝聚出来,滚滚朝着下面砸落下来的时候,厉恨天竟然突然收手,一言不发,掉头朝着下面飞去。

    鼾声大作的胡镐,突然睁开双眼,双眸迷茫,怔怔地看着厉恨天离去的背影。

    在他身旁,拳头大小的冰雹不断地凝聚,并且越聚越大,看样子天灾即将形成了。

    胡镐低头一看,脸色徒然难看了起来,恨恨然地咒骂道:“该死的厉恨天,明知道我的秘诀会短时间神志迷茫,他竟然拖着我来到这儿来。”

    在他身下,正是天武国的国土,下面的大地上,很多天武国的平民百姓都是神情惶恐,四处躲避那些飞落下来的冰雹。

    胡镐气急败坏,在九天之上大跳着狂骂厉恨天,但却并没有追赶出去,而是在九天之上施展自己的力量,将那些继续凝结的冰雹给全部震碎开来,令本来能够伤人甚至死人的冰雹,摧毁成冰屑,化为雪花飘落下去。

    厉恨天可以不管下面天武国百姓的生死存活,但胡镐却不能不管,他看似怪癖,其实和古澹一样,也是个悲天悯人的人。

    有时候善良,也是一个弱点。

    厉恨天显然是抓在了胡镐的弱点,趁机在交战之中,将那胡镐硬生生从水云国拖到了天武国的天空,并且刻意选择一个特别的地方,强改了天地元气,令那胡镐不得不悬崖勒马,放弃对他的追逐。

    在胡镐又蹦又跳的大声咒骂的时候,厉恨天已经往水云国飞去,九宫天之境的他,将速度施展到极致之后,两个国家的距离,也只是一瞬罢了。

    厉恨天回到轩辕谷的时候,姬长空一行人也才刚刚边说边笑着进入轩辕谷,看到厉恨天之后,姬长空微微一笑,略显诧异道:“哈,只是受了点轻伤,这倒是稀罕了,那胡镐难道没有痛下杀手。”

    神色冷漠,厉恨天淡淡道:“他忙着应付天武国上空的天灾,没功夫理我。”

    此话一出,众人愣了一会儿,旋即想明白了厉恨天话里面的意思,不由得纷纷爆笑出声。

    “厉老怪,我服了你了,看样子,有时候心狠一点,果然可以占到便宜。”萧破山感叹道。

    “长空,我们会一趟天山。”厉恨天不置可否,看着姬长空说。

    “嗯。”点了点头,姬长空对莫云衣等人道:“我到天山有点事情,很快会回来。”

    众人点头,一个个含笑让他早去早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十方天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逆苍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逆苍天并收藏十方天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