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乱战神 > 第一零六章 一个无拘无束的人

第一零六章 一个无拘无束的人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零六章 一个无拘无束的人

    手起,刀落,托马斯捂着胸口缓缓栽倒在地,到死他也不敢相信这一幕是真的!身为第十镇的镇长,托马斯可算是一个实权人物,除了几大城主和有数的几个将军,下面就是这些军事重镇的镇长了,谁也想不到,雷哲竟然无视托马斯的身份,拔刀便杀人。

    韩进说过,雷哲的心态肯定要发生变化,这点很正常,康纳德去世得太早,雷哲本就心怀悲痛,又经历过这些事,心态没有变化才叫奇怪!只是,雷哲的举动也确实过激了一些,看着托马斯摇摇晃晃倒在那里,台上台下,一片鸦雀无声。

    半晌,骑士们才发出了呐喊声,有些人在心中拿康纳德和雷哲做着比较,如果康纳德遇到这种事,肯定会按照程序去做,譬如说争夺仲裁权等等,而雷哲的做法却很偏激,充满了快意恩仇的匪气,不过对士兵们而言,雷哲的做法更让人兴奋,前者是官老爷的做派,后者却属于男人的风格,你要害我,我便杀你!

    木台上那几个军官全都缩到后面,任由托马斯在他们面前被杀,情势比人强,不管他们出面不出面,也无法改变结果,何况,他们的部下迟迟没有赶过来,显然是被激流军团的骑士们拦住了,也就是说,今天赶到第十镇的激流军团的士兵,绝不止他们看到的这么多。

    雷哲旁若无人的擦了擦匕首上的血迹,又旁若无人的从木台走下来,他还在惦记着父亲尚没有处置的棺木,既然目地已经达到,也就没有心思在第十镇逗留了,呼喝一声,带着骑士们向镇外冲去。

    “斩草要除根啊……”落在最后面的韩进发出了叹息声,他看到木台后方,一个年轻人眼中喷吐着仇恨的火焰,几次试图从阳台上冲下来,但都被他的伙伴死死按住了。问题在于,雷哲还可以找出一些牵强的理由动手,那托马斯与他韩进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如果他想做什么,纯粹是狗拿耗子,别人不但不会领他的情,反而还会怪他多生事端。

    黄昏时分,奔走了一天一夜的骑兵队在一处树林中驻扎下来,其实谁都没有携带军资品,所谓的驻扎就是找一块干净、避风的地方,靠在自己的战马身上,随随便便休息一会罢了。

    郎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康纳德骑士的眼光,不管心中同意还是不同意雷哲偏激的做法,他很快融入自己的角色中,并且第一个畅谈自己的真实想法,以消除彼此之间的隔阂。

    韩进冷眼旁观,他发现,郎宁给自己的定位非常清晰,谈了半天,郎宁从来没有试图挽回雷哲造成的影响,这一点非常重要,并且具有深远的意义!

    如果郎宁试图缓和矛盾,那意味着,郎宁认为有更好的办法,至少比雷哲的方法要好,也就是说,在郎宁的潜意识里,他把自己和雷哲放在了同等的位置上,现在只不过是让雷哲占了先手而已,所以他希望大家能认识到雷哲的错误,并重视自己的意见。

    不过,郎宁的表现无可挑剔,虽然在跳下绞刑架后,雷哲和郎宁曾经激动的拥抱在了一起,证明他们之间有着深厚的友谊,但郎宁在雷哲面前一直是中规中矩的,他所提出的种种建议,始终围绕着既定事实。

    简单些讲,郎宁所提出的,是事情发展变得很糟糕的时候,应该做些什么,还有更糟糕的时候、最糟糕的时候,应该采取的对策。也许,他已经意识到,当雷哲杀死托马斯之后,和几个城主之间的矛盾已变得不可调和了,任何不切实际的想法,都是一种背叛和出卖!

    郎宁的中心思想就是夺权,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夺权、不惜一切代价去夺权。他还把一个个统领、将军的名字摆在大家面前,指出哪一些将军是前军团长的嫡系,可以信任,哪一些是前军团长提拔的,可以有限度的信任,哪一些是中立派系的将领,要信任也要提防,哪一些是其他城主的手下,必须要除掉。

    别看郎宁只是第一骑兵大队的大队长,但对整个激流军团的局势却是了如指掌,坐在那里侃侃而谈,不过,身为主人的雷哲感到有些头大,借个引子悄悄离开了。

    “你怎么出来了?”韩进一抬头,正好看到雷哲,不由惊讶的说道。

    “出来透口气,那里太闷了。”雷哲露出苦笑,凑到韩进身边。

    这片树林显得很安静,只偶尔传来一声马嘶,大路边上不时有几个人影在活动着,他们是负责值夜的骑士,因为跑了整整一天一夜,骑士们都很疲劳,躺下就睡着了。

    “是不是觉得……郎宁的建议有些无法接受?”韩进轻声说道。

    “不是。”雷哲摇了摇头,叹道:“太累了……”

    “累?你现在还什么都没做呢!这就累了?”

    “我……我想我真的不适合做这些吧。”

    “不管你适合还是不适合,都要坚持下去。”韩进道:“否则,你让绿园那些村民怎么办?你让这些士兵们怎么办?”

    雷哲咬住了嘴唇,却没有做声。

    “你觉得累,和你的心态有关。”韩进想了想:“记得以前,听一个吟游诗人说过这么一句话,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崇高是崇高者的墓志铭。”

    “吟游诗人?是萨斯欧说的?”

    “怎么可能是他?”韩进笑道:“不过,那个吟游诗人的认识太肤浅了,真正的世界绝不是他所形容的那样,崇高才是卑鄙者的通行证,而卑鄙往往会成为崇高者的墓志铭!”

    雷哲一震,呆呆的看着韩进。

    “想想鲁道夫,再想想你的父亲,康纳德骑士,他们就是很好的证明。”韩进微笑着说道:“鲁道夫说你父亲是一个卖国贼,还编织出了不少其他罪名,最后说自己实在是看不过去,出于义愤才站出来揭露你的父亲的。呵呵……鲁道夫把他自己标榜成了什么样的人?一个崇高、充满正义感的战士。而你的父亲呢?他的墓碑上将被刻上‘卖国贼’这几个字。如果不是你回来了,没有谁能改变结果,几百年后,也许所有人都认为你父亲是一个卑鄙的卖国贼了吧。”

    “我知道你为什么感到疲惫,你不想毁掉你父亲的名声?对吧?今天中午杀掉托马斯的时候,你认为那种方法是最正确的,警告所有不怀好意的敌人,同时又给了郎宁和骑士们一个交代,不过到了现在,你又开始有些后悔了,认为自己捅出了一个大漏子,给大家造成危机,而且还打击了你父亲正直、忠诚的名望。”

    “虽然你说的并不全对,但……也差不多了。”雷哲又一次露出苦笑。

    “你想保护自己的朋友、这些士兵、还有村民,又希望康纳德骑士的声望不受到你的影响,你不觉得要求太高了吗?”

    “那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

    “这种事情……我不能给你意见,反正,我是习惯跟着自己的心走,只要你的心认为你自己是正确的,那你就做下去好了,这样才能无拘无束。”韩进轻声道,突然,一阵说笑声传来,这个口口声声要追求无拘无束的人露出一种很古怪的神色。

    郎宁和仙妮尔相谈甚欢,这两个人都精通军事,一个曾经担任过大逃亡的指挥官,一个是骑兵队的大队长,又都很年轻,还有,其中一个早已听说过对方的名声,而另一个又知道了对方曾担任过那支英雄部队的指挥官,他们之间有很多很多谈不完的话题,可算是惺惺相惜了。

    郎宁和仙妮尔谈得热闹,但喜欢无拘无束的韩进感到很不爽,尤其是刚才,不知道朗尼说了句什么,仙妮尔突然发出大笑声,还用手使劲拍了两下,显然,朗尼刚才的话已说到她的心里去了,引起她强烈的共鸣。看到这一幕,韩进有了一种要打人的冲动,不过他马上警醒过来,自己这是怎么了??

    又传来一阵笑声,这一次是仙妮尔说了什么,让郎宁在欢笑之余,大声叫好。

    韩进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借口,他缓步走到仙妮尔和郎宁身边,低声道:“大家都在睡觉,你们小点声!”

    仙妮尔眨了眨眼睛,眼前这一本正经的韩进给了她一种陌生的感觉,但她没有往深里想,只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坐在远处的摩信科用肩膀撞了萨斯欧一下,嘿嘿笑道:“嘿嘿……看到了没?”

    “你还有心情笑?”萨斯欧无奈的说道:“这样下去,很可能出事的。”

    “出什么事?”摩信科一愣。

    “如果有人追求希尔娜,你会怎么做?”

    “哈!这对我来说可真是一件大好事!总算恢复自由了!”

    “真的?”萨斯欧不阴不阳的问道。

    “废话,当然是真的了。”摩信科的口气很果断,但表情却很不自然。

    那边,韩进已经向回走去,总不能命令两个人分开吧?身后又传来说笑声,韩进转身一看,真是弄巧成拙,因为要小声交谈,仙妮尔和郎宁竟然靠得更近了!

    韩进满腔郁闷的在一棵老树上捶了一拳,同时在反思着,他对仙妮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啊,这算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一直没有人和仙妮尔这么亲密的交谈,所以自己一直没体会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混乱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撞破南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撞破南墙并收藏混乱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