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乱战神 > 第三八三章 降临(二)

第三八三章 降临(二)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八三章 降临(二)

    格瓦拉从楼梯下大步走了出来,后面是韩进和雅琳娜,看到盖尔总管和夏佐在那里闲聊,格瓦拉猛然想起刚才韩进说过的话,不由瞪了盖尔总管一眼,盖尔总管被搞得莫名其妙,下去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现在脸色就不对劲了?

    夏佐的视线落在韩进身上,谈判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除非双方的地位不平等,否则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一蹴而就,自从见识过韩进的暴躁之后,夏佐已经不再幻想使用强硬的手段了,那样只会让局面变得更糟糕,他希望从侧面提醒韩进来自龙城的威胁,让韩进主动和自己接触,谁知道韩进根本不把龙城当回事,这让他有些焦急,也有些惊讶,这个年轻人的自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大人。”舒曼急忙迎了上来。

    “他们来了多少人?”韩进淡淡的问道。

    “两个。”

    “只有两个?”

    “是的。”舒曼回道:“不过从那些人的表现上看,他们的地位应该很高。”

    “走吧,去看看。”韩进一边说一边向船舷处走去。

    “拉斐尔,我……”雅琳娜用希翼的目光看着韩进,她想跟着韩进一起出去,如果没有特殊的阅历,一个年轻的心很难承受巨大的负担,听了韩进那些话,此刻的雅琳娜眉间眼角满是化不开的沉重,她甚至有些害怕,怕灾难来临。

    “你留在这里吧,有些事情……对你不太方便。”韩进笑了笑。

    “好吧。”雅琳娜垂下眼帘,低声道:“那你早点回来。”

    “我知道。”韩进深深的看了雅琳娜一眼,他无从判断自己的选择是对还是错,但他必须这么做。在生活的细节上,他可以迁就、照顾雅琳娜,不过在另一些方面,他希望雅琳娜能成熟起来。修真,本就是一条抗争之路,与命运抗争,与天地抗争,既然雅琳娜愿意跟在自己身边,必将迎来风雨的洗礼,象现在这么柔弱是不行的。

    下面早就安排马车等着了,韩进和舒曼钻入车厢,马车迅速驶离了广场,直向圣冠城的东北区冲去。舒曼抓紧时间,把他所了解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从隐秘性来说,唐纳德的紫苑花超过了所罗门的暗夜极光,因为他们不需要刺探各地领主的情报,只要把他们看到的、听到的记录下来就可以,这种工作没有危险,收入不菲,遇到了特殊情况,还可以寻求组织的帮助。例如,谁和谁开战了,军队经过城市时,士兵们的士气、装备,最后谁失败了,还有,城市贵族们的生活水平,普通平民们的心态,谁召开宴会了,规格如何,谁娶亲了,娶了多少个老婆等等,乱七八糟的什么都可以写下来,当然,其中夹杂着很多无效、重复或者是虚假信息,但这与他们无关。

    没有危险,自然也就没有了暴露的可能,就算被抓住了,也没有哪个领主会把远在深渊的唐纳德当回事,置之一笑而已。

    那些负责记录消息的人只属于紫苑花的外围,无法接触紫苑花的秘密,一个月内分一次或者两次,把自己记下的东西放在固定的地方,自然会有别人来取,这样的就算抓到一千个也没有丝毫用处,紫苑花可以再发展一批人为他们服务。如果有谁偶然获知了有价值的情报,紫苑花会对此人进行暗中考核,考核结果让人满意的话,这个人将受到提拔,紫苑花会为此人设定专线联系,例如,摩根商团原管事艾尔玛的小妾,就是这样受到紫苑花重视的,而她传递出的情报,会以最快速度传到其属地紫苑花的上层去,也因此,艾尔玛白天刚刚遇到韩进,晚上就被人杀掉了。

    哈雷吞噬的那个灵魂叫钱宁,他隶属于紫苑花的花刺,顾明其意,他是负责杀人的,包括杀掉艾尔玛的刺客,都属于花刺,但这些杀手之间始终是单线联系的,没有办法做到连根拔起。韩进从钱宁身上也得知了一个大概,紫苑花组织除了花刺外,还有花蕊,花瓣,花丝,花蕊以女性为主,任务是以色情换取信息,或者潜伏在某个位高权重的人身边,能获取信息当然更好,也可以始终保持安静,以备将来。花丝是传递信息的链条,花瓣的任务是负责分析情报,删除无效信息,而每一座城市都有一条花茎,直通花根,换句话说,只有找到‘花根’,才能把紫苑花一网打尽,不过,也仅仅毁掉一株花,各个城市之间是没有任何联系的。

    马车在一座小院前停下了,两个仆人打扮的中年人迎上来,低声道:“大人。”

    “奇藩克大人呢?”舒曼推开车门问道。

    “奇藩克大人跟出去了。”

    “跟出去了?那纪伯伦大人呢?”

    “纪伯伦大人和奇藩克大人一起出去的。”

    “是跟着那边的人出去的?”

    “是的。”

    舒曼转过头:“大人,我们怎么办?”

    “我们也跟过去看看。”韩进轻声道。

    “明白了。”舒曼应了一声,转身对那两个中年人说道:“上来吧,带我们过去。”

    要对付紫苑花这种组织,仅靠舒曼一个人当然是不行的,所以韩进临时把奇藩克调了过来,还有纪伯伦,虽然实力还是显得有些单薄,但韩进没有别的办法,他刚刚缔造出属于自己的势力,人手就那么多,其实哈雷比较适合干这种事,可韩进又不放心,以哈雷的心性,成事可能不足,败事肯定有余,何况与之相比,哈雷更愿意做一个光芒万丈的英雄,不愿意干偷偷摸摸的勾当,尽管这与他的身份不符。

    差不多用了半个小时,那两个中年人总算看到了纪伯伦和奇藩克的背影,车夫猛甩了一鞭子,马车冲到纪伯伦和奇藩克身侧,吱呀一声停下了。

    纪伯伦和奇藩克都有些错愕,随后看到了韩进,两个人没有废话,急忙钻入马车,奇藩克苦笑道:“大人,您怎么来了?还带着这么多人……那两个家伙非常警惕,他们肯定会察觉的。”

    “没关系。”韩进淡淡的说道:“是哪两个?”

    “大人,您是要……”奇藩克没明白韩进的意思。

    韩进脚尖一点,车门猛地荡开了,随后他纵身跳到街道上,纪伯伦急忙说道:“拉斐尔,这样会打草惊蛇的!”

    “无所谓。”韩进淡淡的说道,他的道法可以直接剥离魂魄,加上哈雷的吞噬能力,只要找到人,那就无所谓秘密了。

    纪伯伦和奇藩克对视了一眼,跟着钻出车厢,舒曼也跟了出来,对圣冠城的人们来说,奇藩克和纪伯伦都属于生面孔,但舒曼已经成了总治安官,很多人都认识他,两侧的行人们纷纷驻足,好奇的看着舒曼,还有人在交头接耳说着什么。

    “就是前面那两个人。”奇藩克伸手向前一指。

    韩进顺着奇藩克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男一女两个背影,他们走路的速度很慢,为了让自己表现得正常一些,当前面的人对着他们身后指指点点的时候,他们也跟着转过身像模像样的张望着,谁知正迎上韩进几个人的视线,他们的神色当即就变了,接着又转过去慢慢向前走着。

    “是他们?”舒曼愕然道。

    昨天那两个人走进被监视的窝点时,舒曼也在场,他记着是一个考究的中年男人,带着一个贵妇人打扮的年轻女人,可他刚才看到的,是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头上还盖着一袭破烂的黑色斗篷,甚至的衣服也很脏,灰一块、黑一块的,而那个女人装着一身洗得发白碎花布裙,没有任何化妆,看起来就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村姑,昨天还是夫妻,今天变成了祖孙?

    “没错,就是他们。”奇藩克冷笑一声:“小院子只有那几个蠢货,一个是梅莎夫人,一个侍女,还有一个厨娘,加上他们一共五个,从小院里走出来的,不是他们还能是谁?”

    “你一直在盯着他们?”舒曼问道。

    “没有,那样早就被发现了,不过我在院子里偷偷撒上了魔法药剂,只要从小院里走出来,鞋底和地面发生接触,散发出的药剂就会粘在他们身上。”奇藩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你们是看不到的,但我能看到。”

    “拉斐尔,真的要……”纪伯伦还有些犹疑,随后苦笑道:“算了,我们已经被发现了。”

    说完,纪伯伦向前快步走去,几步便追上了那祖孙两人,挡在前面,冷冷的说道:“等一下!”

    “大人……”那老者一惊,身不由己向后退了两步。

    韩进和奇藩克也跟了过去,那老者见前后都被人堵上了,神色更显慌张,伸开颤抖的双臂,把那女人挡在身后,而那女人极力缩在老者身后,满脸都是楚楚动人、我见犹怜的慌张,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瞟了纪伯伦一眼,又急忙垂下头,象受惊的兔子般胆怯。

    如果换了别人,也许会产生同情心,但纪伯伦和奇藩克都是经历过喋血生涯的佣兵,不会轻易被什么打动,韩进更不用提,不管这两个人的演技有多么高超,都是白费力气。

    “跟我们走一趟吧,配合些,不要自讨苦吃。”纪伯伦冷冷的说道。

    “爷爷,我怕……我怕……”那女人小声哭叫起来,虽然她没有指责什么,但那种哀怜的表情分明在控诉着,你们都是坏人!

    “大人,你们干什么?!”老者把女人紧紧抱在怀中,叫道:“我就这一个孙女啊!求求你们……”

    行人们围了上来,对里面指指点点的,那两个人没有打动韩进,却打动了一无所知的行人们,只是碍于舒曼的身份,才没有人敢上来管闲事。

    “看样子,你们是不想配合了?”纪伯伦冷笑道。

    “大人,求求你,放过我们吧……”那老者颤抖得更厉害了,一双充满哀求的目光四处扫动着,也不知道是想找出一条逃路,还是希望能找到一位大侠来帮助他们。

    远处,圣骑士奥德带着一队光明骑士出现了,这纯粹是偶遇,他远远看着韩进挡住了那祖孙两人,急忙带着光明骑士们赶过来,先是命令光明骑士把围观的行人都驱散开,随后他跳下战马,轻声道:“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天啊……尊贵的圣骑士大人……救救我们、救救我们吧!”那老者尖叫一声,张开双臂向奥德扑了过去。

    “嘿嘿!”奇藩克露出狞笑,反手抽出匕首,纵身扑了上去,匕首斜斜刺向那老者的肋下。

    呛地一声,奥德也抽出自己的长剑,正击在奇藩克的匕首上,虽然他害怕误伤奇藩克,没有释放出斗气,但奇藩克万万没想到,奥德竟然会对他出剑,他的心神都用来防御那老者的反击,措手不及下,被震得半条手臂发麻,身形也是踉踉跄跄退出五、六步,才勉强站稳,尽管没有受伤,可在韩进面前丢了大人,他的脸色气得通红,恶狠狠的盯着奥德。

    “爷爷!”那女人紧跟在后哭叫着冲过去,和那老人分左右站在奥德身边。

    在这同时,韩进伸出手摆了摆,纪伯伦长吸一口气,有些不甘心的把匕首收了回去,不过,他看向奥德的眼光中也露出了敌意。

    “大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奥德沉声说道。

    “这是第二次了。”韩进的口气很淡漠。

    奥德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墓场里算一次,现在确实是第二次了,他的脸色有些犹疑,最后还是缓缓说道:“大人,我不清楚他们是怎么触怒了您,但……您总该有一个解释吧?”

    “向谁解释?向你?”韩进微笑道。

    “我……”奥德不由屏住了呼吸,这句话他可是不敢承受的,分量太重了。

    纪伯伦和奇藩克不由发出嗤笑声,这是他们的城市,教廷不过是寄居者,又凭什么来指手画脚?虽然杰狄斯为人很不错,赢得了大家的好感,但这是两码事,不可能因为杰狄斯便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步。

    韩进向前走了两步,淡淡的说道:“让开。”

    “大人,他们不过是……”奥德想说他们不过是普通人,没有必然难为他们,但他说不下去了,因为韩进慢慢向后收回了拳头。

    一阵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剧烈波动以韩进为中心,沿着空气向四周飞速传开,纪伯伦、奇藩克不由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韩进的背影,他们看到过韩进出手,但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他们第一次在韩进身上感受到了力量的波动!

    韩进毫无保留的释放着自己的神念,有一股看不到的东西在不停震荡着空气、撕裂着空气,韩进纹丝不动,他的身形依然很清晰,可他的右拳却变得模糊起来,但那里明明没有任何遮挡。

    奥德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知道眼前的情景代表着什么,精神力实质化!这是超阶强者的象征,虽然谁都不会怀疑韩进的力量,但韩进从没有给出过证明,今天,奥德终于看到了!

    “大人,您要干什么?!”奥德感到万分紧张,随后便释放出了护身斗气,其实这个时候,他最应该做的是先行向韩进发动攻击,打乱韩进凝聚精神力的节奏,可地位差距摆在那里,被动承受韩进攻击是一码事,主动攻击韩进就是另一码事了,他不敢。

    “大人,大人……”奥德一边大喊着,试图和韩进交流,一边缓缓向后退去,而那祖孙两人也露出了震骇的神色,身子几乎要缩在奥德身后了。

    终于,韩进已经无法继续凝聚神念了,他低喝一声,右拳遥遥向奥德挥出。从严格的意义上说,奥德是一个好人,他喜欢管不平事,心性刚正不阿,如果换一个时间,或者换一个世界,他不会伤害奥德这种人,但现在,他必须做些什么了。一直以来,他希望杰狄斯能带领教廷向他低头,不过,仅仅是靠等待,太过漫长了,杰狄斯只能说服几个聪明人,可无法说服所有的教徒,有些人就象是恃宠生骄的狗,不痛打他一顿,便不会夹起那根讨厌的尾巴。

    奥德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知,他本可以选择避让,或者先用战枪去迎击韩进的拳劲,这样他护身斗气承受的压力会小得多,但他要保护身后的祖孙两人,又碍于地位的差距,只能被动迎接韩进的拳劲。

    轰地一声巨响,凶猛的拳劲击中奥德的身体,随后炸成无数空气乱流,向四下卷去,周围的光明骑士们一个个被冲得东倒西歪,就连奇藩克和纪伯伦也不得不俯下身体,舒曼更是不堪,直接被掀了个跟头,坐在地上摔得龇牙咧嘴,正对韩进的那座宅院,院墙和大门直接被轰得粉碎,拳劲继续向前涌动,在院中留下一道深深的沟渠,最后在房屋上开出一个高度在两米余的大洞,里面传来一阵鬼哭狼嚎声。

    祖孙俩人象无力的稻草般飞了起来,先后撞在房屋上,又滚落在地,而奥德更是被直接砸进那座房屋中,他胸前的战甲已经完全扭曲了,还感到一阵阵头晕眼花,就在他挣扎着要爬起来的时候,一只脚突然踩在他胸口,就那么毫不留情的把他踏在地上,接着他听到一个冷漠的声音:“这个解释……你满意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混乱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撞破南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撞破南墙并收藏混乱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