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混乱战神 > 第三九二章 羞辱还是帮助

第三九二章 羞辱还是帮助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九二章 羞辱还是帮助

    “我说的,你都记住了?”韩进轻声道。

    “嗯,你……你的魔力还没有恢复,自己多加小心。”雅琳娜还有千言万语要说,但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凝缩成一句话:“早点回来。”

    “我知道。”韩进顿了顿,他依然有些不放心:“连格瓦拉和盖尔总管也不要告诉,明白吗?”

    他必须出去一趟,为自己的计划做铺垫,这一次他要把所有人都蒙在鼓里,否则,以格瓦拉、盖尔总管还有杰狄斯的才智,极有可能看出什么来,所以,他要‘闭关修炼’了,以此摘除自己的嫌疑,而雅琳娜正是帮他打掩护的最好的人选。

    “放心吧,我……谁都不会告诉的!”雅琳娜用力点了点头。

    “那我走了。”韩进露出笑意,随着身形向地下缩去。

    雅琳娜望着韩进消失的地方出神,过了好久,她才慢慢转过身,向回走去。

    韩进的元能只恢复了不到一半,不过使用地遁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为了避免发生任何偶遇之类的事情,他一直在地下潜行着。

    黑夜很快过去了,东方逐渐发白,晨曦被染成金黄色,火红的太阳无声无息的跃出地平线,等到太阳划过天空,缓缓西垂的时候,韩进终于地下钻了出来。

    所罗门传授的魔法投影确实方便,虽然信息存在着误差,但具体方位不会变化太大,韩进几乎没有费力气,便找到了战场。

    战争毕竟不是发泄脾气的游戏,弗萨的战略设想并没能完全实现,刚开始,他不计代价的发动进攻,是为了尽可能的摧毁精灵族战线,获取最大战果,现在,他的动作反而变得谨慎了。

    他的空城计瞒不了多长时间,此刻的所罗门大公爵是否发现了法脱城的真相?如果所罗门大公爵派兵越过沼泽,一定要与他弗萨拼出个生死存亡,那该怎么办?而且除了精灵族以外,他还有很多敌人,圣冠城的拉斐尔,迪普城的马力申领主,冷影城的切瑟姆领主,只有保存自己的实力,他才能击败一个个绊脚石,建立自己的霸业。

    何况精灵族的失败已经成了必然,他不想为了所谓的完美,过多损耗兵力。

    只不过精灵族的动向让他无法琢磨,他本以为精灵族残兵肯定会向野柳城败退,而解开神之印记的仙妮尔能以自己的力量守卫野柳城,并不是因为她的强大,而是因为弗萨的‘纵容’,弗萨沿途布下多丛重兵,在精灵族撤往野柳城的过程中,他将分批消耗精灵族的有生力量,把精灵族放入野柳城,最后一举全歼!弗萨能与所罗门大公爵对抗多年,他的军事素养是无可置疑的,一个真正的统帅,不但要善于指挥自己的部队,还要善于指挥敌人的军队,这句话听起来很高深,实际上稍微有些名气的将军都明白,否则他们也难以成为佼佼者。在这种情况下,弗萨才不舍得攻陷野柳城,精灵族残兵没有了目标,必将逃入深山,后患无穷!

    可精灵族的反应却让弗萨摸不着头脑,开始的时候精灵族在向西方移动,弗萨当时大笑不已,命令各部按照原计划行动,结果精灵族又突然折转向东,弗萨很吃惊,以为精灵族肯定与圣冠城达成了同盟,拉斐尔愿意为精灵族提供保护,他急忙分出一支军队,逼近圣冠城,以此威慑圣冠城,他还不想两面开战,同时把布下的伏兵纷纷调回来。可精灵族再次改变方向,继续向西行,弗萨暗自痛骂精灵族也变得狡猾了,竟然学会了虚晃一枪,他一边派出信使,严令分军绝不要挑衅圣冠城,一边加紧恢复原来的部署,可没过几天,精灵族再一次转向,取道东行,在地图上画出了一个大大的‘w’型,然后,弗萨是真的糊涂了,他不明白,精灵族到底想做什么?!

    实际上,精灵族什么都不想做,只想生存下去,并让野蛮的兽人付出代价!大长老安普杜拉虽然用苦肉计保住了自己的头衔,依旧是政治上的领袖,但事先便拆穿兽人族阴谋、获得巨大声望的高宾已经取代了普鲁登斯的位置,也就是说,弗萨已经换了一个对手。最开始,野柳城保卫战胜利的消息传来时,高宾压根不相信,后来验证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高宾立即判断出这是弗萨的阴谋,精灵族内部有两种声音,一种是向野柳城靠拢,一种是全力展开反攻,高宾用极强硬的手段更换各部将领,随后命令全军东行,之后的反复转向,也是高宾的手笔。弗萨当然不可能搞懂高宾的意图,因为高宾自己都没有明确的目标,他只是在尽力拖时间,拖到圣冠城参战,韩进已经和莉迪亚接触过了,韩进愿意释放所有战俘,与精灵族达成和解,高宾知道,韩进也看出兽人族的危害,他绝不相信,韩进会一直等下去、然后只靠自己的力量对付兽人族!现在韩进保持沉默,可能是在报复精灵族的侵略,想等精灵族和兽人族两败俱伤之后,再出来收拾残局,高宾在用实际行动告诉韩进,到此为止了,我不会再让精灵族付出无谓的牺牲,至于你什么时候动手,自己看着办!

    因为双方军队领袖暧昧的态度,所以,虽然战斗每天都在发生,但伤亡并不是太惨烈,规模也有限。

    韩进居高临下,远远打量着兽人族的营地,已经是黄昏了,兽人族显然放弃了继续战斗的欲望,在那里忙着布置营地,从营地中央悬挂的旗帜上看,他要找的家伙就在这里。

    韩进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块土黄色的魔晶,想了想,又放了回去,他现在已经能汲取八阶魔晶的能量了,但这块大地之熊的魔晶,他一直舍不得,因为每一次看到这块魔晶,他都会想起以前那段艰苦的日子。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韩进沉思了片刻,身形缓缓缩入地下。

    在兽人族营地中,依旧是灯火通明,精力旺盛的兽人们大都不喜欢早早休息,何况这段日子不是白熬的,他们拥有了很多娱乐项目,当然,他们的娱乐往往要建立在其他生命的痛苦之上。

    正中央有一座高高的帐篷,占地很广,几乎是其他营帐的三、四倍,帐门前有两个佩戴着弯刀的兽人战士,其实他们的任务不过是突出帐篷主人的地位和身份,真的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屁用都没有,也帮不上什么忙,想在兽人一族中成为统兵的将军,脑筋可以不灵光,但必须拥有强大的实力。

    两个兽人战士也明白自己的责任,所以尽管身为护卫,可他们却显得心不在焉,反而饶有兴趣的观察着远方的节目,巴不得有别的战士过来换岗。

    一条人影从帐后饶了过来,走到那两个兽人战士身边,轻声道:“莱茵内尔在里面吗?”

    那两个兽人战士被吓了一跳,看清对方是一个人类,刚想开口喝骂,蓦然感觉到对方的眼神中充满了一种不可言传的威压与力量,旋即反应过来,这个人类竟然在直呼莱茵内尔的名字,一个兽人战士机械的点了点头:“在,您是……”

    “那就好。”韩进一笑,伸手挑开帐帘,走了进去。

    莱茵内尔坐在一张宽阔的靠椅上,正闭目享受着,一个女性精灵仰躺在莱茵内尔怀中,卖命的用舌头舔着莱茵内尔布满黑色绒毛的胸膛,莱茵内尔脚下,还有三个女性精灵,跪着挤在一起,争先恐后吸允着莱茵内尔的脚趾,舔着莱茵内尔的脚踝,忘情而又忘我,好似在品尝着绝美的佳肴。

    莱茵内尔听到了外面的对话,因为有人直呼自己的名字,他心里有些不满,但没有发作,此刻听到对方竟然不经自己允许,擅自闯了进来,当即大怒,猛地张开了眼睛。

    在看清韩进的一瞬间,莱茵内尔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僵硬了一下,双手也握成拳,其实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如此紧张,简直就象一只看到了毒蛇的青蛙。

    “看起来你很忙,没关系,你先忙你的,我可以等一会。”韩进微笑着说道,随后他移开视线,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周围。

    虽然兽人大都很粗鲁,可没有谁能在有陌生人的旁观中继续做下去,除非是吃了烈性春药,实在无法控制自己,莱茵内尔冷冷的看着韩进:“你是谁?”

    帐帘再一次被挑开了,两个兽人战士追了进来,他们显得非常惶恐不安,把一个不明来意的人类放进来,打扰了将军的兴致,后果太严重了。

    “回答我,你是谁?!”莱茵内尔再一次开了口,他的一只手已经缓缓伸下去,握住了弯刀,尽管对方看起来很年轻,但让他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压力。

    “现在有时间了?”韩进转了过来,他依然笑容满面:“别误会,我只是来找你谈一些事情,让他们出去吧,不方便的。”

    莱茵内尔略一沉吟,挥手道;“滚出去!”

    两个兽人战士如蒙大赦,慌忙退到了帐外。

    “能让高傲的精灵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能不让人感叹,生命的可塑性真是太强了。”韩进的视线从那几个精灵身上扫过:“我猜……你一定使用了非常残忍的方法。”

    几个女性精灵一直没有停止动作,只是听到了韩进的话,她们已不由自主流出了眼泪,但动作依然不敢放慢,至少在得到莱茵内尔的允许之前,她们不敢有丝毫懈怠。

    “如果你只是来和我谈这个,那我只能说抱歉了,这是我的兴趣,你无权干涉。”莱茵内尔冷冷的说道:“而且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我叫拉斐尔。”韩进微笑道。

    “果然是你!”莱茵内尔的身体已经绷紧,刚才他已隐约猜出了韩进的身份,接着深吸一口气,莱茵内尔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是来杀我的吗?”

    “你见过象我这么友好的刺客吗?”

    “那你找我做什么?同情她们?”莱茵内尔伸手抓住胸前那精灵的头发,几乎要把那精灵拎了起来:“我可以把她们送给你,让你把她们带走。”虽然莱茵内尔相信有自保之力,但他不能不承认,对大陆所有强者来说,韩进都是一个异常可怕的存在,尤其在双方处于对立的情势下,如果能不和韩进打交道,还是退避三舍的好。

    “没兴趣。”韩进顿了顿:“我只是听说你很不幸,所以来看一看你,交个朋友。”

    韩进话里虚伪的味道,简直是顶风都能传出几十里,莱茵内尔当然不会相信:“不幸?你是在说我?”

    “是啊。”

    “我怎么不知道,我有什么不幸?”莱茵内尔冷笑道。

    “你是弗萨的嫡长子,不过……好像弗萨只比你大十七岁。”韩进淡淡的说道:“也就是说,当很多年很多年之后,弗萨老死的时候,你才有可能继承他的位置,就算你能和弗萨拥有相同的寿命,也不过是快乐十七年,呵呵……现在的时间是多么的漫长,而未来的时间又是多么的短暂,不是么?我很好奇,到时候你背也驼了,眼睛也花了,你又要从什么地方寻找你的快乐?她们肯定是不行的,就算那时候你身边的精灵再多,从她们身上,你能体味到的,只剩下无奈、悲哀与羞愤。”

    莱茵内尔冷冷的看着韩进,并没有说话。

    “而且我也感到怀疑,你能否有那个资格成为弗萨的继承者。”韩进微笑道:“你的孩子也快成为战士了吧?没有意外的话……弗萨还可以活一百多年,到时候你孙子的孙子都有了,一个丧失大半力量的废物,真的能得到所有兽人的敬畏与信赖么?”

    “拉斐尔,我尊重您,因为您是一位超阶强者!”莱茵内尔冷冷的说道:“但我没想到,原来真实的拉斐尔是这样幼稚、可笑的人,您在做什么?跑到这里来挑拨父亲与孩子之间的关系?哈哈……您太滑稽了!”

    “我说的话……你是不是认真的想过,你知道,我也知道。”韩进淡淡的回道:“能谈得下去,我们就继续谈,谈不下去,我转身离开,就这样。”

    “那么,我应该说一声再见了?”莱茵内尔用讥讽的语气说道。

    “看得出来,你心里是多么惧怕你那个父亲。”韩进笑了笑:“在我离开前,我讲个故事吧,放心,我用最简短的方式,不会浪费你多少时间。曾经有一个年轻的战士,勇武、无畏、刚毅、坚定,在他身上能看到很多优秀的品质,这样的年轻战士,当然容易吸引女性的注意,后来,他和一个女性相爱了,在成婚的当天,年轻武士的父亲来参加婚礼,结果……呵呵,第二天,做父亲的就命令儿子出征作战,当那年轻的战士出生入死立下辉煌的战绩后,回到了自己的城市,才猛然发现,原来自己的妻子已经成了……“

    “闭嘴!!”莱茵内尔的脸孔已经扭曲成一团,发出低低的咆哮声,一双眼睛也变得血红,突出在外的獠牙不停颤抖着。

    “狐女菲碧,多么动听的名字,在古精灵语中,这是月之女神的意思,我可以想象出她的美丽。”韩进的自顾自的说道:“所以弗萨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贪婪,竟然抢走了自己亲生儿子的妻子,不是么?”

    “来羞辱我……这才是你的目地吧?”莱茵内尔以一种僵硬的姿势站了起来,弯刀也拔出了鞘,仰躺在他胸前的精灵突然失去平衡,下意识的抓住莱茵内尔的肩膀,莱茵内尔伸手便抓住那精灵的头发,弯刀猛地一划,血花飞溅,一具无头的尸体颓然栽倒在地,其实几个精灵也吓得向一边扑开。

    莱茵内尔反手把头颅扔到地上,一字一句的说道:“拉斐尔,我想……您不应该拒绝我的挑战,来!”

    “你的脾气要比我想象的更冲动。”韩进的视线落在那具无头的尸体上,随后摇了摇头:“换一个时间、地点,我确实不会拒绝,但这一次,我是来帮助你的。”

    “帮助我?你能帮助我什么?!”莱茵内尔慢慢弓起背,弯刀横在胸前,这是他将要发动进攻的预兆。

    “你喜欢菲碧,不止是因为她的容貌,而是她的心,你懂得她,她也懂得你,所以她才会乖乖的成为弗萨的妻子,如果她反抗,或者自尽……弗萨一定会杀了你。”韩进淡淡的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说你不幸么?就是因为这个,你可以熬到弗萨老死,然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和一个老太婆,相对唏嘘,夕阳很美丽,可惜已经接近了黑夜,那个时候,你们已经没有什么未来了。”

    莱茵内尔有一种痛得无法呼吸的感觉,眼前也是阵阵发黑,连手中的弯刀也开始颤抖起来。

    “你应该冷静一些,否则……我有办法让弗萨杀了菲碧。”韩进缓缓说道:“别的我做不到,这个绝对不成问题,你最好相信我。她为了保护你,忍受了那么多侮辱,你总该为她做些什么吧?而且……我是来帮你的,帮你夺回自己的尊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混乱战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撞破南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撞破南墙并收藏混乱战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