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 > 第六十三章:大战伊始,我告你大爷!

第六十三章:大战伊始,我告你大爷!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蕴含着一名普通至尊皇者千百年功力,能让上品至尊皇者起死回生,瞬间恢复功力的神丹妙药,简直可以相当于任何玄师另一条命的存在!

    这样的至尊神品宝丹,谁会不想要,谁会不想得?

    凌无双垂眸凝视着手中晶莹剔透呈半透明状态的丹药,也是有刹那间的晃神。

    能救治母亲损坏神魂的也是一种至尊神品丹药,至尊还魂丹,以这个情况来看,只要成功拿到火浴丹之谷的还魂草,她现在要炼制出来不会有大的问题!

    “你让开,再给我看一眼,快看看!”

    “别推我,在君楼主手上谁敢去抢,你不想活了!”

    “这恐怕是千百年来出世的第一枚至尊神品丹药吧,真是不可思议!”

    ……

    偌大的广场之上混乱一片,各种杂乱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吵闹得不可开交,而眼红这枚丹药甚至于忍不住出手的众人,也是在它落回到凌无双手中的时候,便不得不咬牙打消这想法。

    一枚绝世宝丹或许能让这些本就见多识广的人羡慕嫉妒,但却不似这般疯狂,甚至于差点失去了冷静,在这样的场合之下大打出手。

    可想而知,至尊神品丹药是多么的弥足珍贵!

    “这是怎么了!”

    火凤凰摇摇欲坠的清醒过来之后,被周围的喧哗吵闹之声震得脑子里面依旧一团浆糊。

    接住她的那位长老担忧出声,眸光微有颤抖,“凰丫头,你没事吧。”

    凰丫头耗尽精神力,本就处于最为脆弱的时候,那样的冲击下恐怕是伤的不轻啊,最主要的是……

    “没,没事,我没事。”火凤凰面色惨白的摇摇头,说着没事,只是那晃荡的身躯像是一块烂泥巴般依旧有些瘫软无力,眉头紧蹙,似乎在努力回想发生了什么事情。

    “谷主!”

    也就在这个时候,几名长老神色诡异的走到火轶身边,欲言又止。

    火轶烦躁皱眉,“怎么了。”

    其中一名长老面上晦涩不明,花白的眉头纠结成了一条麻绳,在略微思量之后,便沉声在火轶而边细细开口说着什么,面上神情变幻多端,时而阴鹜,时而担忧,时而纠结疑惑。

    火轶听着,面色也是缓缓沉淀下来,眸光更是不自觉的便朝凌无双的位置打量而去。

    “不,不可能!”

    火凤凰歇斯底里的一声尖叫,瞬间让这热闹非凡的场景都有一秒钟的凝固。

    “这……什么情况。”

    “不会是气急攻心,疯了吧这。”

    气氛在几秒钟的凝固之后,瞬间又恢复之前的热闹兴奋。

    只是这会儿议论的最多不仅仅是那一枚至尊大还丹,还有火凤凰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愚蠢做法。

    火凤凰双眸充血,晃荡着身躯朝凌无双的位置踉跄走去,眸光死死的定在她的掌心,从她那狰狞而疯狂的表情来看,俨然是已经从那混沌之中清醒过来。

    “不,我不信,怎么可能是至尊神品丹药!”火凤凰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直接炸毛,简直要疯了,“你怎么可能炼制出至尊神品丹药来!”

    不,她不信!

    她才是如今炼丹界的第一天才,这凭空冒出来的女人凭什么骑到她的头顶上去?一定是用了什么妖魔手段。

    “对,一定是的!”火凤凰面色阴鹜的自言自语,随后扬声一道低吼,“说,这丹药是不是你事先准备好的!”

    她惨白的额头之上青筋浮现,像是有密密麻麻的虫子在蠕动一般,或者就是个千年老妖怪,不然怎么可能炼制出千万年来都闻所未闻的至尊丹药!

    “哦?”凌无双轻笑掂着手中的丹药,一上一下看着周围众人的心脏都跟随着一阵跳动,听得她若有所思的道,“看来你又认为本主这次使用了障眼法。”

    淡淡的口气,带着感慨和讽刺,恍然大悟一般。

    火凤凰浑身一僵,惨白面色难看的抽搐,周围顿时也哄笑出声。

    有人不管不顾火浴丹之谷的面色,扯着嗓门儿就开始朝火凤凰嚎,“技不如人也不能这样吧,这分明就是君楼主亲手炼制出来的,货真价实的至尊大还丹!”

    “就是,还真当我们是一群瞎子么。”不少的炼丹师对凌无双佩服得简直到了五体投地的地步,无意识的就开口维护她。

    或许,也有拿人手软的原因在里面。

    随后便是一大群应声的吵闹话语,“没错,退一万步说,即使其他的丹药可以作假,难道至尊神品还能仿照不成?这火凤凰到底有没有脑子啊,真难相信她竟然也是一名炼丹师。”

    别说炼丹师,即使是普通玄师,都不会有这般荒谬的想法。

    “看来大家很不认同你的想法哦。”

    抛起来的丹药被凌无双稳稳接在手中,她笑嘻嘻的看着火凤凰,那不温不火的语气,那平淡的眼神,就像是个置身事外的看客。

    “该死的!”火凤凰脑子晕眩,都快气炸了。

    火浴丹之谷的几名长老对视一眼,面色很是难看,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只是硬着头皮上前。

    只是,正准备出手扯住那发疯火凤凰的老者,却是被她一把推开了去,“滚开!”

    火凤凰失去理智的愤怒低吼,让火轶本就纠结的神色之上瞬间浮出怒火,一掌狠狠拍在座椅之上,唰地起身,“够了,你闹够了没有!”

    真是作孽,凰儿这是发什么神经,火浴丹之谷的脸都被丢光了!

    “师尊……”

    火凤凰像是一截木桩般瞬间挺在了原地,面色煞白的像是鬼一般,掌心早已被她尖细的指甲掐出了血痕,一滴滴艳红的血液滚落在灰白的地面之上,诡异的刺眼之极。

    周围众人的眼神,无疑不是奚落也揶揄,之前对火凤凰的好感也是被她一系列的表现磨得一点不剩。

    有人压低着声音细碎开口,“这叫不做死,就不会死啊。”

    “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就是该的,不过着实是可怜了点,也的确是个天才人物,只是倒霉遇见了君楼主而已,哈哈。”

    ……

    火凤凰能在七日内炼制出一枚中品绝世宝丹,算是突破了自己的迹象,发挥出了最大的潜力,在如今的炼丹界也称得上数一数二的天才,只是有了和凌无双这样夸张的对比,在众人心中她那天才的光环自然黯淡得平凡无奇。

    火凤凰僵硬转身,气得浑身都在哆嗦,“君楼主好手段,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像是在撕扯皮肉一般。

    “本主早就说过,这世上你没见过的事情多了去了。”凌无双不咸不淡的一语,完全是在火上浇油。

    欲要离开的火凤凰刷得转身,用力过猛让本就虚弱无比的她差点没直接晕厥过去,口中一股腥甜涌上来,冲得她瞬间满脸爆红一片像是个番茄一般,“你不要得意的太早!”

    火轶见势不对,赶紧朝身边的几位长老挥手。

    “啊,放开我!”火凤凰完全像是个失心疯一般不顾一切的挣扎着,想要将控制住她的几名长老推开,奈何精神力完全掏空,几位长老又是下了真手,让她如论如何都逃脱不了。

    “呕!”

    恼羞成怒气急攻心的火凤凰仰头一口鲜血飚出,夸张的映红了半边天空,裙衫湿透,就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厉鬼一般。

    “凰丫头!”

    这样的情形的确是把周围的长老都给吓到了,连火轶都忍不住朝这边跨了过来,几名长老反应过来之后,心急如焚,手忙脚乱的将火凤凰快速带走。

    这样的情况,若是稍不留意,便是一身玄气尽废的危险后果!

    “不是吧,这么夸张。”

    “咦……”

    周围顿时一片唏嘘出声,不少人表情甚是夸张的缩了缩脑袋,谁都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但仔细一想想便也是了,这样天差地别的打击对于一贯高傲不可一世的火凤凰来说,的确是毁灭性的。

    凌无双冷眼看着火凤凰被人拉下去,神色淡淡的撇了撇唇瓣,或者说,她从头到尾都未将火凤凰的挑衅看在眼中。

    “老夫宣布,本次丹师大会圆满结束。”主持的司仪长老这个时候才出现在众人眼中,只是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面蹦出来的,灰头土脸,看上去狼狈异常。

    “这次才是真正的大开眼界啊!”

    众人心情依旧亢奋无比,丝毫没受到火凤凰的影响。

    司仪长老面色微黑,却只能硬着头皮站在那里,有条不紊的道,“那么,现在请各位参赛者将自己炼制出的丹药呈上来,交给我们的裁判评阶审核。”

    接下来便是审核定夺的环节,有的丹药一眼便能分出高低珍贵程度,但是有的还需要各方面对比,才能定夺谁更胜一筹。

    最后决赛场成丹的人不过三十四个,听得这话之后,这才从那震撼之中回过神来,纷纷将手中的丹药放在早已等候在身边的丹之谷弟子举着的托盘之中,有些紧张难安。

    “若是君楼主不方便的话,那就不需要了。”主持的司仪长老倒也是个有心思的人。

    凌无双眉梢轻扬,谁都没想到她竟然还真是丝毫都不客气,顺着主持的司仪长老便道,“本主也正有此意。”

    到了这个时候,还是少起纠葛的好。

    “咳咳!”

    周围一阵轻咳传出,看着凌无双那甚是悠闲的样子,纷纷面露黑色。

    不过想想也是,这么珍贵的至尊丹药怎么能轻易的随便离手,即使是火浴丹之谷的人,又有谁能保证他们不起私心呢?

    主持的司仪长老也是一噎,本是个客气之话,却是没想到对方张口就应承下来,这分明是对他们火浴丹之谷的不信任啊,只是话都已经说出口了,便也没有收回的道理。

    “现在就请各位裁判定夺,决出前十。”主持的司仪长老转过身去的时候,面色明显是有些难看,黑得像是锅底般。

    众人也伸长着脖子打望,十名审核的裁判有火浴丹之谷的人,也有来自于天下各大势力炼丹界的权威人物,拿着手中的丹药细细琢磨,时而相互议论,开始紧张的评选环节。

    “凌大哥,已经到西岭来了,有时间不如上流云宗坐坐。”在这空闲时间,流云宗的长公主朝身边的人温雅开口。

    凌昊轻啊一声,眸光从宝贝女儿身上收回,沉声微笑,“好,有时间一定去拜访金大哥。”

    心蓝长公主眼眸之中蕴含笑意,抿唇优雅一弯,“若是有机会的话,也还真是想见见凌大哥的宝贝女儿,前些阵子可是听了不少关于她的奇谈,大哥也是时常念叨呢。”

    “哈哈哈哈。”

    凌昊毫不掩饰的张狂大笑出声,听得旁人对于宝贝女儿的认可和赞叹,那是如何都掩饰不住心中的自豪寰宇,碍于这般情形,便只能笑道,“那丫头野得很,没跟着一同前来,这会儿还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呢。”

    这样的响动,惹得凌无双的眼神都斜了过来,眼角很是无语的抽了抽。

    老爹啊,低调!知不知道什么是低调?有这样说自己女儿的么,是不是亲身的?

    心蓝长公主微微一笑,雍容姿态,风韵犹存,面容之上闪过少许无奈之色,“那还真是有些遗憾。”

    倒不是因为别的,最主要的是,翎儿那小子像是吃错了药一样,真是难以想象,他那样天不屈地不怕的性子,竟然总是在明里暗里提到凌无双那丫头。

    她都能看得出来,大哥又怎么会不知道那小子是在暗示着什么。

    “若是有机会的话,一定带着无双前去拜访金大哥。”凌昊满面笑意,这会儿倒是回答的爽快,不过若是让他知道眼前这一大家子都在打他宝贝女儿的注意,恐怕得翻脸不认人吧。

    一个楼君炎就够凌老爹焦头烂额的了,内忧外患,前路漫漫艰难啊。

    等候的时间不过一刻钟,十名裁判交替轮流审核评定,结果出的很快。

    “你们说,这君楼主大概什么年纪?”

    “不清楚,谁知道呢,看上去总是神神秘秘的。”摇头的动作连绵起伏。

    “声音和身段来判断,应该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但也不排除是个深山老妖怪的可能性,作为一个这般级别的炼丹师,长驻容颜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吧。”有人神叨叨的在哪儿估量。

    “就是,二十来岁的至尊炼丹师,这还是不是人!”

    “哈哈,就别胡猜了,给人听见了可不好!”

    ……

    不少人对于这结果倒不是很感兴趣,精神劲儿那是完全放在了凌无双的身上,在那里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一时间各种千奇百怪的猜测也纷至沓来。

    在众人喧哗猜测不止的时候,主持的司仪长老缓缓走上前来。

    “本次丹师大会的结果,由各方裁判公平定出……”

    说着,司仪长老唰地挥开手中的锦布,开始抑扬顿挫的念出各方参赛者的名字,“第十名,丹之谷武夷,第九名,朝阳领方南,第八名……”

    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从他口中念出。

    “快,快,真的是我们!”

    被点到名的参赛着,也在四周掌声和欢呼声中,陆续上台领下对应的奖励。

    火火浴丹之谷的几名弟子倒是淡定,特别是一些其他势力的人,获得名次就非常的开怀兴奋了,毕竟和丹之谷建立直接的交易关系对于他们来说是意义重大的事情。

    “第二名,火浴丹之谷,火凤凰!”司仪长老缓缓出口的话语咬得很重,能看得出来他的面色都有些僵硬,惹来周围人的一阵唏嘘,瞬间也是雅雀无声。

    明显,第二名的奖励银星剑无人领。

    微顿了少顷之后,主持的司仪长老在大家伸长着脖子的期盼眼神之中,才接着缓缓出口,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也无可奈何,“第一名,神机楼,君楼主!”

    实至名归,凌无双有着绝对性的压倒优势,让火浴丹之谷想耍赖都找不到任何的机会。

    “哇!”

    “恭喜恭喜!”

    “恭喜君楼主,天纵奇才啊!”

    八方贺喜,周围恭维的声音就在司仪老者话音落句的时候潮涌而来,铺天盖地而赞叹和崇敬,以及难以抑制的激动和亢奋,恍若山洪一般迸发而出,气势逼人。

    这可是有史以来,丹师大会魁首第一次落在外人手上!

    不过,此等惊鸿手段,放眼如今天下,谁能匹敌?

    “咚咚咚咚!”

    整齐鼓声震天,绯色红枫摇曳,朝霞漫漫染红了整片天空。

    凌无双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慢慢起身,面色从容,身姿一如既往的清冷飘逸,谁也看不出来她心中隐隐的起伏,眸光凝视着红台中心高高耸出的位置,步伐缓缓而去。

    “君楼主,这次实在是让老夫大开眼界啊!”

    裁判之中几道赞叹的声音发出,几位炼丹界的权威人物明显不是火浴丹之谷的人,他们看向凌无双的眼神都带着狂热和惊叹。

    凌无双淡然一笑,谦逊有礼,“过奖。”

    “本次丹师大会的魁首,获得的奖励,是一株万年结魂草。”主持的司仪长老话音落句的时候,便见得他身边的一位老者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手提一物上前一步,只是那看向凌无双的眼神很不友善。

    不过,火浴丹之谷的人能对凌无双友善才是吃错了药,没直接翻脸恐怕就是极限了。

    银白色的锦袋被那老者提在手中,不断地鼓动,表面时不时鼓出一个包来,那样子就像是有一只兔子在里面挣扎扑腾一般,让人感觉神奇异常。

    “那里面就是结魂草么?能不能拿出来看看。”

    “当然是啊,火浴丹之谷不回无聊的开这种玩笑。”

    周围的人稀奇不已,伸长着脖子想要一探究竟。

    “这是特制的乾坤袋,用来专门捕捉一些绝世仙草神药的,若是打开,一不小心它就跑了,所以我们就这样看看吧。”

    结魂草的灵性可是不比身为奇兽生灵的冰蚕草差,炼丹药用价值更是连翻几倍,逃跑能力一流,它是一种货真价实的绝世仙草,放眼整个神魔大陆,可遇不可求。

    凌无双不动声色的伸出手,准备接下那老者递过来的东西,呼吸微微放轻。

    凌昊也是一脸正色,捏着椅子扶手的大掌紧了紧。

    “等一下!”

    只是,就在凌无双即将得手的时候,忽来的一道沉声惊呼让提着乾坤袋的老者下意识的缩回了手,像是触到火焰刀尖一般,随后,也很是诧异的望向话音传来的方向,“谷主?”

    火轶顺风而来,几乎是在话音落句的时候,便来到那老者身边,“等一下。”

    凌无双银牙轻咬,伸出去的手就那么顿在了半空中,深处凝聚着疾风暴雨的眸光缓缓望向来人,唇线紧抿的弧度在冷硬和清浅之间徘徊,静默不语。

    “什么情况?”

    周围顿时传出不解的声音来,怎么了这是,难不成火浴丹之谷想要反悔?就为了一株结魂草砸了自己的招牌,又和神机楼结仇,怎么算也是不划算的啊。

    凌昊神经瞬间紧绷起来,心中涌出难得的焦灼,隐隐有想要起身的意思,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火轶身形到达之时,顺手就从那位老者手中拿过了结魂草,望向凌无双的眼神晦涩不明,但面容之上还是保持着应有的笑意,“君楼主真是年轻有为啊。”

    周围之人顿时一阵莫名,弄不清楚火轶在搞什么名堂。

    “只是,本座有一事不解,不知道可否让君楼主给个回答。”火轶的口气带着试探,望向凌无双的眸光瞬间变得深沉无比,底部亦是浮出点点狠戾的色彩。

    凌无双眸色淡淡,轻瞥了眼他手中的乾坤袋,“说。”

    轻缓的语气之中,有着难以察觉的不耐烦。

    火轶皱眉想了想,略有一番斟酌之后才缓缓道,“剧本座所知,鸿蒙灵宝隋侯珠曾在万里鹿原的白鹿王座手中,而君楼主手中的神农鼎……”

    微微沉吟,火轶的眸光紧缩在凌无双的身上一顿,才恍然笑道,“传言是在逐日之巅的炎君手中,所以本座很是好奇,你是怎么得到这般珍宝的。”

    若不是几位长老提醒,他竟然没想到还有这等事情!

    经得这般提醒,周围之人对此略有耳闻的也忽然想过来。

    关于鸿蒙宝物的流言实在是太多了,有时候传得更是神乎其神,虽然神农鼎在逐日之巅的消息不一定属实,毕竟谁都没有见过,但也的确是有过这么一个说法。

    曾经传言一件鸿蒙宝物在一个势力手中,各方势力群起而攻之,最后真相却是因为一场谣言,所以没见到真正的东西之前,所有的谣言都是不可信的。

    如今在神机楼之人手中出现,才被落实它的动向,而且,鸿蒙宝物神秘无比,更受各方势力争夺觊觎,今天在这个人手中,说不定明天就换了。

    只是,看现在这情况……

    “谷主是在担心什么?”凌无双失声一笑,不动声色,拢在袖中的手指微微一蜷。

    火轶紧抓着手中的乾坤袋,不由得一阵哈哈大笑掩盖住浑身的戾气,“也没什么,本座也单单只是好奇而已,君楼主也是知道,我火浴丹之谷最关心的就是神农鼎的去向。”

    若真是他推测的那样,那事情可就有些严重了!

    火轶心中百转千回,因为这件事情牵扯实在是太过于重大,所以即使只是有一些怀疑,在几番挣扎之后,他还是果断的决定出手,哪怕是冒着和神机楼反目的危险,火轶也是在所不惜。

    凌无双眸光之中光影交织,阴晴不定。

    “就是不知道君楼主能不能回给本座一个合理的解释。”火轶的口气已经明显是有了些咄咄逼人的意味在里面,颇有一番不得结果誓不罢休的意思。

    凌无双沉默不语,连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了气氛的紧绷。

    不过,如何得到这些东西似乎与丹之谷无关吧,若是他们问冰雪宝鼎如何出现在丹之谷的手中,结魂草又是怎么得到的,丹之谷的人会耐心的回答么?

    这不是多管闲事么?没事找事么。

    “看来谷主是真的很好奇了。”说话间,凌无双的眸光缓缓落回到了火轶手中的乾坤袋上,诡异的光芒交织起伏,嘴角的弧度更是让人生出一股莫名的感觉来。

    “是啊。”火轶点头一笑,奈何面具阻隔让他窥不见对面之人的表情,“若是君楼主能告知,就再好不过了。”

    “我告你大爷!”

    眸光阴沉,那咬牙切齿的声音,明显是达到了忍耐的极限。

    火轶猛地一怔,那是完全没听懂凌无双的话,反射性的开口,“什,什么。”

    “我告你大爷的!”凌无双眸光骤寒之际,反手背负在后的手掌猛然扬起,电光火石之间烈焰赤芒轰然窜出,最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火轶的面门正轰而去。

    “轰!”

    惊天动地的巨响,张牙舞爪的烈焰微带紫芒,形成一个巨掌的形状,撕破虚空而出,周围震荡出细微的神秘古字。

    “小九!”清脆寒冽的声音同时出口。

    “嗖!”

    一道赤红流光窜出,却是比那烈焰巨掌的速度还要恐怖许多,凭空而来,从火轶的身边一闪而过的瞬间,他手中的乾坤袋顿时便不见了踪影。

    “轰!”

    烈焰巨掌接踵而至,火轶完全是傻了,打死都没有想到情形忽然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逆转,烈焰巨掌的气势速度快到了摧枯拉朽的地步,骇人听闻,待他反应过来之时闪躲已经来不及了。

    “啊——”

    他本能的两手一合,抵挡在胸前位置,伴随着一声贯彻天下的巨响引爆开来,就像是一朵灭世火莲在红台之上轰然盛开,被彻底淹没在烈焰红潮之中。

    火星四溅,飞花逐影。

    “哧——”

    周围顿时传出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在缩头避开这恐怖的能量爆发之后,眸光齐刷刷的望向烈火翻卷之中的那道白衣身影,眼珠子瞪大的几乎有欲挤出眼眶的程度。

    “这,这这!”

    众人完全是懵了,看着那烈火升腾,一阵风中凌乱,谁会料到忽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我靠!”

    终于,在连连哭笑不得的破音惊叫声中,众人像是浪花潮汐滚动般,依次挨个儿回过神来,但脑子里面依旧是有些懵懂,完全是浆糊一片。

    “天啊,这是什么情况。”

    “是要爆发大战的节奏啊!”

    不过,这君楼主还真敢,那可是上古势力的一方霸主,火浴丹之谷的领军人物,这家伙竟然说轰就轰,一个征兆都没有,这得是有多大的仇啊!

    凌无双接住小九夺过来的乾坤袋,一声冷哼,脚下蹬地,灵巧的身形瞬间倒飞而出。

    一系列的事情爆发不过是在几秒钟的时间内,成千万上的人乱了,火浴丹之谷的人傻了,也就在这个时候,楼君炎和凌昊也是动了。

    “唰唰!”

    一墨黑,一深青两道身形徒然消失在原地,以锐不可当之势朝凌无双的方向而去,划破天空苍穹,眨眼的时间不到,便一左一右的出现在她身边。

    凌无双飞身后退的时候,依旧是被楼君炎眼疾手快的拦腰截下来,随后两人稳稳的落定在半空,让又扑空的凌老爹恼怒的狠狠咬牙。

    只是到了现在,无所顾忌的凌昊终于是忍不住大声咆哮,“楼君炎!”

    响声中气十足,通天贯地。

    “噗——咳咳咳咳!”

    “我靠,不是吧!”

    广场之上迅速后侧狂奔离开的不少人,听得这道声音之后,脚底一滑,左脚绊右脚,慌神之下跌倒在地,一个接一个撂成一堆,将场上的混乱掀至顶峰,乱成了一锅麻花粥。

    “我的娘啊!”

    红台之上混乱成火海,周围一圈的情况也是好不到哪儿去的。

    楼君炎默默的看了凌昊一眼,姿态从容,依旧故我。

    凌无双眸中迸射出冷锐的光泽,在朝凌昊提起手中的乾坤袋的时候,才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浊气,红唇轻勾出一点欢快痕迹,“老爹,搞定!”

    “天杀的!”火浴丹之谷众人也是陆续从这忽变的情况之中反应过来,砸咒骂连连之中朝中心红台围去。

    “这——”

    流云宗众人前的心蓝长公主脖子一僵,饶是淡定优雅如她,都被凌无双这一声老爹给震得魂儿都有几秒钟的离体,面色古怪差点没从椅子上跌落下来。

    “我的个亲娘诶。”

    周围混乱一片,哭笑不得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聚会而出,这简直是越来越乱了,胡扯么不是,这样精彩的好事都被他们给遇见了,是该哭还是该笑啊。

    有没有搞错,楼君炎,凌无双,凌昊,逐日之巅,风雪铸剑城,神机楼,雷罚之城……一张密集的关系大网,也随着凌无双这一声清脆的老爹,给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啊!”

    伴随着一道杀猪般的嚎叫,一道尾坠长长赤红流火的光芒冲天而起!

    “谷主!”

    火轶灰头土脸的出现在众人眼前,满脸漆黑,鼻孔像是烟囱一般喷出黑烟来,仿佛一头发狂的蛮牛在冬日里狠狠的喷出一股水雾鼻息,不过,却是黑色的而已,那样子好不滑稽。

    “噗——”

    轰散逃命之际,还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凌无双如今已是中品至尊的境界,煅化出的混沌之火,即使轰不死身为上品至尊臻直巅峰境界的火轶,也是要让他狠狠掉一层皮的,这样的结果并不奇怪。

    “凌无双,该死的,竟然真是你!”火轶头顶冒烟,眸光死死盯着那带着银色面具的白衣女子,简直是肺都气炸了。

    心中极其微小的可能性被证实,只是,这种火浴丹之谷最不愿意看见的结果出现,俨然已经是没有了任何侥幸的可能性,让浑身焦灼冒烟的火轶背脊却是隐隐一凉。

    凌无双眸光凝向对面,笑得人畜无害,“真是不好意思,可不就是我么。”

    话音落句的瞬间,面容之上那薄如蝉翼的面具蛛网痕迹裂开破碎,化作片片白雪般的飞烟,朝下方熊熊燃烧的大火飘零而下,消散在空气中。

    最终,那张清冷绝丽的容颜,完全暴露在众人眼前。

    倾倒芳华,星辰无色。

    凌无双咧嘴一笑,满是无害,唇畔的弧度似冷非冷,“各位,又见面了。”

    ------题外话------

    妹纸们,看在今天时间微早,分量微足,于是乎打滚求个票票,明天再接再厉,剪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处雨潇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处雨潇湘并收藏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