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 > 第七十一章:大战落幕,神秘来人!

第七十一章:大战落幕,神秘来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什么!”

    白亦天大骇,惊得心脏都是一阵颤抖。

    刀光剑影,电闪雷鸣。

    百万大军从天而降,瞬间便侵袭了这一片夜空,浑身气势如虹,激昂的嘶喊之声震荡在天地之间,和下方不到二十万上古玄师军团的残兵剩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杀啊!”

    有蛮古玄兽,有盔甲将士,个个气势高涨。

    “怎么回事!”

    白亦天等人带领着两方上古玄师联军连连后退,神经本就是十分脆弱的他们,被这突如其来的阵仗的确是吓得不轻,连日奔走万里逃命,这个时候甚至于已经生不起任何的反抗之心。

    对于凌无双可以随手召唤大军的事情,白亦天等人自然是有所耳闻,但却是如何都想不通其中的道理。

    “走走,快退!”

    各方执法长老领军者纷纷狂吼出声,真是活见鬼了!

    而惊慌之下上古玄师大军,根本就不用他们的指挥,蒙头撞见这种情形之后,反射性的便是逃命。

    “这边,往这边走!”

    白亦天声嘶力竭出声,手中那把像是被狗啃过的兵器指着东南位置,“快,这边!”

    无论如何都不能在深入雷罚之森了,本来选择从这边缘位置穿插过去便是无奈之举,看这种情况,若是再深入的话,恐怕后果就更加不堪设想了。

    “杀啊!”

    就在这一瞬间,逐日之巅将领的大军便和两方上古联军交战在一起。

    “不要迎敌,退,撤退!”

    各种号角已经残破得像是厉鬼在呜咽,在这个时候,两方上古玄师联军自然是能逃则逃,以这种残兵剩将和逐日之巅气势汹汹的王者之师较量,全军覆灭只是迟早的事情。

    “还想跑。”

    凌无双两手环胸冷笑出声,千军万马从她两侧擦身而过。

    “结阵!”

    在白亦天的一道狰狞大喝之下,丹之谷和圣魂殿余留的数万高手浑身猛然一股煞气冲天而起,携着一股势如破竹的力量纠结成一股能量柱,冲破云霄。

    “喝!”

    “气封万里!”

    无形的光圈以这能量柱为中心,辐射出的诡异波澜,像是一个大碗倒扣而下,将这十几万大军紧紧的护在其中,同时也震飞了周围突袭上来的数万逐日之巅将士。

    “啊——和你们拼了!”

    “轰轰!”

    那爆鸣而出的阵仗,分明是想要鱼死网破的气势。

    凌无双眸光骤然一寒,飞身而下,控制住一部分倒飞而出的将士。

    “走!”

    在将逐日之巅大军震开一段距离之后,白亦天眸色狰狞的快速观察了周围一圈儿,还是果断的选择了撤退,若是能活,谁都不会选择死亡,毕竟即使是同归于尽,也没有留得青山卷土重来的好。

    众多高手窜走逃离的速度极快,像是密密麻麻的跳蚤一般,在这依旧有浅浅瘴气弥漫的丛林之中跳跃遁逃。

    “追!”

    手中寒冰权杖当空之举,凌无双带领大军率先冲了出去,清眸露出冷锐之色。

    “碰碰碰碰!”

    道道闷响毫无征兆的徒然而出,像是血肉之躯硬生生的撞击在厚重的城墙之上,发出的声音很大,单单只是听着便让人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的肉疼。

    “碰碰碰!”

    朝东南方向遁走逃窜的白亦天等人撞上了一层无形的墙,被毫不留情的反弹了回来。

    惊慌失措,头破血流。

    “啊!”

    惨叫之声不断响起,在星辰点点的墨空之下仿佛孤魂野鬼的嚎叫。

    十几万大军逃走的速度实在是太快,想要忽然停顿下来也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以至于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后面的人推挤前方的,但毫无列外,都被前方那无形的墙面给反弹了回来,前面的飞溅回来,又狠狠的砸落一片,一时间场面变得混乱之极。

    “怎么回事!”

    白亦天简直就是要疯了,双眸赤红几乎快要滴出血来。

    前方拦路的光盾无形,借着微微月光甚至于能完全看清楚对面的景色,树木密集,凉风摇曳,只是空气中微微闪动的浅紫光芒,若不仔细观察倒是难以发现,仿佛一张巨大的水幕从天而降,拦截去路。

    “啊!”

    一群落魄的上古玄师大军发出狰狞的呼唤,贯彻苍穹。

    又是什么鬼东西,不甘心啊,这让他们如何甘心?明明立刻就要逃出去了!

    “各位,本王可是恭候已久。”

    嚣张的口气微带稚嫩,那语气就像是快要睡着了一般,却是听得这凄惨散落的十几万大军浑身都毛骨悚然,恐怕是谁都不会忘记这位小祖宗的声音。

    “该死的!”

    在接连而出的咒骂声中,前面的水幕光盾消失,像是瀑布被人抽刀断水,浅紫色的碎片像是水花般飞溅四周,后面,取而代之的却是几百万玄兽大军,露出身形。

    “呼呼。”

    沉沉喘息让这片地域的气息都低沉下来,万千兽眸盯着这残破的几十万上古玄师大军,虎视眈眈。

    紫邪坐在一条粗丈宽的乌黑闪电蟒的弯角之上,精致的小靴在空中有些无聊的摇晃着,弯弯嘴角一笑间,露出那绯红唇瓣边那点银色犬齿痕迹,带着点不属于人类的森寒。

    冷凝美艳,嗜血妖冶。

    “看来这些天,你们过得不是很好啊。”

    小脑袋低垂,眸光凌空俯冲而下,那双瞳之间闪动的璀璨光芒,是紫罗兰的神秘高贵。

    逃命还逃到他雷罚之森来了,这帮人可真是够逗的。

    “你,你你!”

    白亦天浑身瞬间一抖,语气都变得有些哆嗦,此时已经生不起任何的拼杀之心,但是想要活命的本能还是存在的,反应过来之后,朝着已经开始四处惊慌奔走的众人嘶吼,“快,走,撤离!”

    “走啊!”

    十几万残破大军,被这么一堵,惊慌之下,根本顾不上许多,又朝后方撤离。

    “本王说过,你们是逃不掉的,怎么就是不死心呢。”紫邪小脑袋轻摇,那头漂亮的头发像是世间最为精美的缎直,凌空垂落而下,随着周围的夜风舞动。

    “白亦天!”

    女子清寒冷冽的声音破空而来,也就是在这几分钟的时间里,凌无双带领着逐日之巅大军冲杀上来。

    百万大军一字排开,呈巨大的羽翼形状朝中间包围过来,又截断了这一方的退路。

    凌无双缓缓从最中间走出来,“白亦天,还想往哪里跑?”

    手执寒冰权杖,脚踏烈焰凤凰,衣诀飘飞,那张绝美的容颜冷若冰霜,即使白亦天落魄成这般模样,浑身盔甲破烂,满脸血迹斑驳,却还是被她一眼认了出来。

    “本宫看你还能往哪儿跑!”

    凌无双冷哼,寒声大喝出声。

    在和万里鹿原的王城之战中,白亦天率领光明圣魂殿的一拨人横插出手,态度蛮横而强硬,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欺他逐日之巅人单势薄,这笔账凌无双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这个位置便完全颠倒转换过来,这样的结果,让白亦天等人是做梦都没有想到。

    “凌无双,你不要得意得太早!”

    白亦天指骨捏得咯吱作响,像是枯骨在敲击碎石,狠狠咬牙满口腥甜,眸光阴郁,缓缓望向那迷雾瘴气冲天而起的地域,微微一眯,脑子转动生出疯狂的想法来。

    即使是拼得鱼死网破,他也要和这该死的凌无双同归于尽,不能让她得意了去!

    “轰隆隆!”

    只是,忽然而来的一阵响动,让白亦天心中刚升起的一股冲动加希望,瞬间摔得支离破碎。

    黑雾逐渐散去,烈焰凤凰之上负手而立的墨袍男子轮廓缓缓露出,惊得白亦天等人脚底一滑,绝望之下差点跌倒在地,浑身冰凉得毫无温度,最后一抹希望也被如此残酷的抹杀。

    楼君炎率领逐日之巅大军,还是万兽军团,从这边包围过来。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天罗地网,逃无可逃!

    “完了!”

    白亦天手中兵器哐当落地,身躯一软也跌倒下来,双眼毫无焦距的瞪着周围,眼神茫然找不到方向。

    “这下是真完了。”

    “逃不掉了,怎么会这样!”

    ……

    各种悲惨而绝望的声音,从众人口中发出。

    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不该是这个结果的,火浴丹之谷和光明圣魂殿等人到这个时候,都依旧感觉自己是在梦游一般,奔走万里,却依旧难逃全军覆灭的结局,让他们根本不能接受。

    楼君炎,凌无双,紫邪,三方大军呈掎角之势,缓缓朝中间围拢,气势逼人。

    在雷罚之城建立的时候,陨落星辰大森林中就密布了各方空间隧道,配合楼君炎后方的追击方位,凌无双想要从这边拦截到白亦天的大军再简单不过,却的确是如她所说,恭候依旧。

    而紫邪神魂回体只是瞬间的时间,在他的地盘之上迅速召集百万大军,可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楼君炎,凌无双,卑鄙小人!”

    白亦天猛地从地上跳起来,几乎是费劲了全身的力气嘶吼出声,根本不甘心。

    “今日本座栽在你们手中,就算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若是知道逐日之巅和雷罚之城的关系,他们是如何的都不会轻易出兵的,好深沉狠毒的手段,竟然这样卑鄙的算计他们,最为可恶的是,竟然还趁机偷袭丹之谷,断他们的救援!

    还有这小鬼头!

    白亦天眸光淬毒般狠狠地斜了一眼紫邪的方向,狠狠咬牙,都该死!

    凌无双呵笑出声,“现在说恐怕还是早了点,那你就先做鬼再说吧。”

    扬手轻挥,三方大军以势不可挡之势瞬间碾压上去。

    “杀啊!”

    喊杀之音震动天地,即使是见惯世面的火浴丹之谷和光明圣魂殿众多高手,面对这样根本都不可能逆转的形式,是根本就生不起任何的反抗之心,也知道再反抗都是没用的,但还是不甘心,试图提着手中的兵器抵挡。

    “拼了!”

    机械而疯狂,他们已经被连日的追缴逼得麻木了。

    “轰轰!”

    四面八方,几十座巨型神兵和陨雷炮的威力相差无几,在大军冲杀上去之前,连番轰炸而去。

    “轰——”

    道道能量轰出,在高空之中密集滑过的瞬间,带动而出斑斓彩虹般的曲线光芒一闪而过,携着危险的气势,却是美得惊心动魄,最后焰火般爆炸开去,大杀一方。

    凌无双红唇轻抿,看着那奔走蹿离的残破大军,勾唇冷哼一声。

    楼君炎负手迎风而立,罡风卷动起那墨袍张扬,猎猎作响,在连番轰杀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修长如玉的大手探出,微微握拳示意收手之后,朝前一扬,哑声出口,“杀!”

    精短的一个字,携着不容置喙的绝杀之意。

    瞬间,周围伺机而动的玄兽大军,百万将士蜂拥而上,与丹之谷和圣魂殿的残军交战在一起。

    “碰碰!”

    “啊——拼了!”

    刀剑相撞的脆鸣,玄气爆炸的巨响,声嘶力竭的咒骂,激昂气势的喊杀……各种声音混合在一起,震动了这片连绵无尽的陨落星辰大森林,伴随着黑夜之中升腾而起的杀气战火,就像是一朵威力无穷的蘑菇云轰然炸开。

    只是短短几个时辰的时间里,火浴丹之谷和光明圣魂殿的大军,便被消磨殆尽,十几万人再度锐减,只剩下惨淡的几百人在那里拼死顽抗。

    “圣主!”

    一道绝望的疾呼,从白亦天口中长长嚎出,像是厉鬼拉长着嗓子在勾魂。

    不甘心啊,不甘心,他白亦天自动请缨,带领圣魂殿数百万精英弟子军团围攻逐日之巅,最后却是落得被人追杀千里,全军覆没的后果,他怎么对得起圣主,怎么和圣子交代啊!

    白亦天哭天抢地的声音,如丧考妣般撕心裂肺。

    “啊——”

    火浴丹之谷所剩无几的一些人,情况就越发惨淡了,已经是连哭诉的力气都没有。

    “白亦天,都怪你!”

    在这样的时候,两方竟然后知后觉的窝里斗了起来。

    白亦天根本就癫狂了,到这个时候有怎么会认人,狰狞嘶吼,“是本座逼你们的吗!”

    “若不是你们说的万无一失,我们又怎么会答应,若不是圣尹修那该死的家伙出面相邀,谷主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出口!”火浴丹之谷的执法长老也疯了。

    “都是你们的错!”

    长发扑面,刺眼的血迹嘀嗒而下。

    联合光明圣魂殿围剿逐日之巅本就只是为了泄一时愤,当然也有觊觎中州这片土地的意思,但是,凭什么最后落得最为凄惨的人却是他们?光明圣魂殿尚且有一线生机,但是丹之谷都被人连根拔起。

    就算是侥幸活命,他们也是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还有什么可想的!

    “轰!”

    这般混乱的关键时刻,白亦天烦躁丹之谷吵闹的那位长老,竟然丧心病狂的出手就将那人给宰了。

    凌无双在万军拼杀之中亏得这般情形,和不远处的楼君炎对视一眼,回眸再度望去的时候,不由得勾唇冷笑,面露讥讽之色来,这就是与狼为伍的后果。

    自作孽,没人会同情。

    紫邪坐在那乌黑的闪电蟒弯角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眨巴着那漂亮妖异的眼,精致长靴及膝的脚还悠闲的轻晃着,那样子看上去真是无聊之极。

    到这个时候,火浴丹之谷和光明圣魂殿的近千万精锐大军,被一点点鲸吞蚕食,消磨殆尽,再度缩水锐减的十几人。

    “住手!”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狂怒的大喝,骤响云霄。

    周围卷动的罡风,玄气飞溅的气息,涌动的瘴气迷雾……就在这一瞬间仿佛尽数凝固下来,周围静得实在是可怕,那风云而起的狂怒似乎要将这片大地都燃烧起来。

    楼君炎暗瞳瞬间轻缩,凌无双快速扭头望向声音来处,紫邪也一个激灵褪去眉宇之间的懒散之色。

    关键时候,总是有人喜欢横插一脚!

    “是——”

    到这个时候出现这种状况,白亦天自然是狂喜,甚至于激动的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即使身边被围剿得只剩下十人不到的数量,但依旧是令人激动的,自己若是能活下来,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住手!”

    大声怒吼之中,又带着莫名的痛心疾首。

    天边位置,几道白色的光影浮出。

    “唰唰!”

    顺风而来,那边虚影尚未消失,几位白发飘飘仙风道骨的老者身影,便出现在了这片戾气漂浮的天空之下,看上去倒是面露祥瑞之色,并不像穷凶极恶之徒。

    一字排开,道道身影飘逸,轻灵的恍若魂魄漂浮在夜空之下一般。是

    巡视着来人,凌无双心中顿时便是一紧,来着个个高手,她竟然没一个能琢磨得透,这实力定然是达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境界。

    “是你!”也只消一眼,凌无双便认出了领头的那位银袍老者,略带惊讶的呼唤出声。

    “天,天,这都是干了些什么,干了些什么啊!”那位银袍老者双手呼唤举起朝天,却丝毫没有搭理凌无双,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环视周围的断壁残垣,情绪激动的浑身都在哆嗦。

    虚空踏行,身形摇摇欲坠。

    “老祖宗。”

    周围的几位老者看着这惨烈的大战场地,眸光环视周围,也是狠狠摇头,露出痛惜的古怪之色来,轻声开口唤着那满天到处奔走的银袍老者。

    来晚了,他们还是来晚了!

    众神之锤要塞大战没来得及阻止,匆匆过来,没想到还是来不及了。

    “老祖宗,救命啊,这群该死的家伙都疯了!”白亦天揪准这个时候开口呼救,眸光狠狠的瞪了凌无双等人一眼,浮出窃喜的狰狞之色来。

    毫无疑问,白亦天对这老者的身份定然是知道不少,心中也很清楚的明白,这一位绝对有能力救他!

    “这,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银袍老者垂眸环视周围那惨淡场景,唇瓣狠狠的抿着,花白胡须气得抖动连连,那阵仗,满头银发都几乎炸毛,却是对白亦天等人的呼救置若罔闻。

    凌无双已至楼君炎的身边,看了看那举止甚为古怪的银袍老者之后,和楼君炎对视一眼,面露古怪之色,“君炎……”

    这老头到底搞什么名堂?

    楼君炎垂眸淡淡点头,深邃的暗眸之中光芒微敛,自然也是认出了这人,就是在星辰大陆探寻诸神墓地之时,遇见的那位银袍老者。

    紫邪看着自家娘亲那疑惑的眼神,小肩膀耸了耸,摊手表示他也是一头雾水。

    “岂有此理!”

    银袍老者扭头唰地回眸望向凌无双的方向,在看清楚人之后,眸光有瞬间的怔忪,但也难以拂去那浓浓的责怪之色,“你这丫头,知不知道你究竟干了些什么!”

    那痛心疾首的话语,实在是没有虚假之色。

    “哦?”凌无双眉梢轻扬,神情冷淡,态度亦是不卑不亢,“老头儿,那么你的意思是,我逐日之巅就应该束手就擒,等着圣魂殿的大军,将我们绞杀一净么?”

    南屿的人又怎么样,不肯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又总是暗中控制他们的行动,靠她去猜?那还真是抱歉了,她只知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另外的几位老者,听得凌无双对他们老祖宗的称呼,对视一眼之后,不由得纷纷皱了皱眉头。

    银袍老者倒是不介意,只是听得凌无双的话浑身微微一僵,只是那花白眉宇之间的痛心恼怒之色不减,“小丫头你又何故曲解,本尊并没有那个意思。”

    “那是何意?”楼君炎沉声出口,轻笑一声,“若是这位老者不给本君一个合理的解释,今日的事情,恐怕就没那么容易算了。”

    缓缓而出的话语,是警告,也是试探。

    “楼君炎!”几位老者之中有人开口,面带薄怒。

    正欲呵斥之时,却是被那银袍老者伸手拦截下来,“这其中缘由,还不是你们知道的时候,只是,南屿禁制各方势力的大型争斗,难道你们逐日之巅会不知?这是不是也该给本尊一个不追究的解释!”

    他们的良苦用心,这些人却是不理解,若是可以,他们倒是希望这些人永远都不知道。

    后方几位老者也是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小打小闹他们自然不会去插手,只是这范围涉及到了灭去一些强悍势力,波及这般广泛的程度,他们就不得不追究了,否则后患无穷!

    “我说,你们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啊?”紫邪开口,清脆的声音微带稚嫩,却是不减威仪霸道气势。

    说话间,小家伙双手一撑,从那乌黑的弯角之上跳下,踏空来到凌无双和楼君炎身边稳稳站定,毫不示弱的望向对面来人,掀唇道,“难道这些人,是我们大老远从东荒,从西岭大漠请来的?”

    紫邪神情傲娇,那样子分明就是在说:我宰都宰了,你们能怎么着吧?

    “你这小子——”几位老者微微一怔,正要呵斥的时候,那望向紫邪的眼神,又恼怒缓缓转成疑惑不解,相互对视露出同样惊异的色彩,眉头更是紧紧锁在一起。

    银袍老者神色也是生出异样之色,在他尚未再度开口之时,便听得凌无双缓缓又道,“不过,也恕晚辈冒昧一句,就是不知道在丹之谷圣魂殿围剿逐日之巅的时候,你们又在什么地方?”

    难道这出手还是有选择性的?那就真的可笑了。

    银袍老者面色瞬间浮出红晕来,支支吾吾一两秒钟的时间后,竟然像是耍赖一般猛地挥袖,哼声道,“小丫头哪有那么多的问题,这不是你们该知道的。”

    “?”凌无双瞬间无语了。

    又是不该知道,此时凌无双是真的想要骂娘,她就不明白了,说一句会死人么!会么?

    “老祖宗……”

    白亦天不想被遗忘,也不愿失去唯一生存的希望,于是在这个时候试探着开口,“这臭丫头卑鄙无耻,使用奸计骗得我圣魂殿和丹之谷,老祖宗一定要明察啊!”

    “你还说!”

    谁都没料到,银袍老者却是直接便炸毛了,怒火冲天的一眼扫向白亦天,同时,银色的长袖一挥,那弯曲的指尖凝固一点珍珠大笑的银灰之力,轻轻一弹。

    “轰!”

    一声闷响,电光火石之间,白亦天站定的地方便沦为了一堆废墟,连带着他整个人都化成灰烬。

    “若不是你们这害群之马,事情如何到这等地步!”银袍老者余怒未消。

    凌无双却是心中一抖,同时也是满脸黑线。

    这怪老头,到底是在帮谁?

    ------题外话------

    姑娘们,手中有月票的求个支持,你们的支持是处雨最大的动力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处雨潇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处雨潇湘并收藏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