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 > 第三十六章:阴阳人,揭秘上古大战!

第三十六章:阴阳人,揭秘上古大战!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只见得不远处彩蝶翩翩的花丛中,半蹲着一位女子,简单的紫色衣衫,轻纱披肩,微光下那侧脸的弧度堪称完美,眼睑睫毛轻垂眸光落定在遍地野花之上,媚生百态,让人顿生怜爱之意。

    她手腕之上挂着一个藤萝编制而成的竹篮,采摘着鲜花一边慢慢的往里面放,口中一边轻轻的歌唱着,在这青山碧水之间,俨然一道靓丽的风景。

    声音婉转,悦耳空灵,宛若溪水潺潺。

    如此佳人!

    “王妃,要不要去问一下这个女子,她既然出现在这里,说不定是知晓如何破解这迷阵的。”云臣面带笑意如沐春风,一边说着脚步不自觉的便已经朝那女子的位置迈去。

    楼君炎眸光虚眯,浑身气息浮动。

    “你是什么人!?”凌无双眉心隐隐一动,口气稍重。

    她也是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但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一个看似柔弱无害的女子突兀的出现在这样的地方,就仅仅是这一点便值得怀疑。

    歌谣飘逸在山水之间,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那女子似乎并未发现凌无双一行人,依旧在那里轻轻的唱着。

    而楼君炎和凌无双身边逐日之巅众人,除了剑奴冷眉横蹙似乎在隐忍着什么,所有的人毫无例外,都像云臣一眼,脚下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不自觉的便朝那女子的位置而去,面上茫然。

    白得甚至于有些森冷的手指在绿草之间穿梭,采花,放入花篮,美妙的音符仿佛清风沐雨,从她那一张一合的红唇边缘浅浅溢出,让人只想闭上眼便永远沉醉在这动人心神的乐音之中。

    永远沉醉!

    “嗖!”

    破风声响,一颗石子碰得打在云臣的膝盖之上!

    力道不重但也是不轻,让依旧靠近那女子的他猛地踉跄单膝跪地,随即耳边响起凌无双清冽似冰的声音,“云臣,回来,这家伙不对劲!”

    云臣浑身一都,恍若大梦初醒,浑身大汗只是瞬间便打湿了他的儒衫。

    此时云里雾里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只是一手撑地,在那里粗喘连连,心脏跳动的速度较之平时快上了十倍不止,仿佛擂鼓,即将跃出口去!

    怎么回事?

    云臣茫然的抬起头来,前方不远处花团锦簇的草丛间,那角色女子依旧在浅唱慢谣,但这个时候看在云臣的眼中,却是让他徒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森寒感觉来。

    “躲开。”楼君炎低沉暗哑的声音紧接而来,云臣身躯一僵之后,反射性地朝旁边滚去。

    “哗——”

    一道无形的罡风在楼君炎挥袖之际猛然打出,精确无误的轰杀在那花丛中的紫衣女子身上,让人心惊的是,那处水纹微微荡漾的痕迹浮出,女子顿时化作一盘散沙,分离崩析随风散落在花草之间。

    歌谣未止,那女子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回事,什么鬼东西。”凌无双快步踏出,眸光如炬扫过周围空间,此时已经能明显的感觉到四处的气氛正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扭转变幻。

    “呵呵,呵呵呵呵呵……”

    一串浅浅的笑声,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如梦似幻的声音并不大,如此青天白日之下,却仿佛是暗夜婉转鬼泣的夜莺,染上一股让人悚然的森寒。

    “真是好狠的心呀。”女子的娇嗔,带上些许诡异哭腔。

    “君上你看!”云臣已经晃过神来回到楼君炎身边,此时双眼怒瞪一处,神色骤然紧绷,魔音入耳,额头之上豆大的汗珠根本控制不住滚滚而出。

    凌无双侧眸,清瞳隐隐一缩,“不好。”

    那已经化作一盘散沙的紫衣女子,此时又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不远处的花丛中,分秒之间,周围一圈出现无数道一模一样的身影,同样的姿势,同样的神态,连唇瓣一张一合的动作都完全一样。

    最让人心中心骇滞闷的是,她们口中重重叠叠不断溢出的歌声,让人耳晕目眩,一阵浑浑噩噩的失神,忍不住想沉醉其中就那样睡了过去。

    “戒备。”剑奴声音清寒。

    “轰!”

    楼君炎和凌无双一步上前,一股圆形的罡风以逐日之巅众人为中心,轰然而出,很是轻松便震碎了周围那无数道女子虚影,甚至于没有遇见任何的阻力。

    耳边穿空的魔音未停,凌无双紧蹙的眉心未舒。

    果不其然,就如刚刚一般,只消霎那之间,那些被摧毁的女子身影便再度汇聚出现,数量还增加了几倍不止,将一行人牢牢包围其中。

    散而再聚,不破不灭,永无止境!

    “什么鬼东西,我应该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凌无双退后一步,下意识的往楼君炎的身边靠了靠,和他对视的一瞬间便恍然想起,“是赤龙墓!”

    是了,就是赤龙墓!

    在赤龙墓中,她顺着那条黑水入到地底之后,听见的那些声音便不自觉的想要朝它而去,和如今的这个十分类似,那些狰狞水鬼还有那湖中的女子,和这家伙虽然不一样,但气息却是极为相似的。

    “呵呵,呵呵呵……”

    又是一连串的浅吟怪笑,周围的山水都在扭曲。

    “得想个办法,不能和她耗下去。”凌无双抬眸和楼君炎对视。

    两人的神情还是极为清醒,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但他们都知道,若是被这不知名的怪物困上太长的时间,迟早是会有变故的。

    楼君炎轻嗯一声,言简意赅,“破开迷阵,一切都好办。”

    凌无双咬了咬唇瓣,有些懊恼的环视周围一眼,“破阵。”

    让她干其他的什么都好,至少都是个略懂吧,不过对于阵法,她还真就是没辙了,几乎是到了一窍不通的程度。

    “昂——”

    转瞬之间,周围的歌谣之音急转尖锐,似与凌无双在赤龙墓黑水湖听见的那鬼泣狼嚎之音隔空迅速重合,空气之中仿佛有一把无形的手,在疯狂的蹂躏撕扯众人的身躯!

    要知道,当时凌无双已是中品至尊皇者,较之一般同阶高上一个档次不止,却依旧是被毫无防备的袭击,若不是赤龙及时出手相住,后果会是如何难以预料,这等影响力有多恐怖可想而知。

    “嗡!”

    一圈罡风从楼君炎体内辐射而出,闪烁之间光盾若巨碗倒扣而下,将一行人都笼罩其中,周围的鬼泣之音撞击其上,竟发出刀剑割裂的脆鸣,听得让人毛骨悚然。

    凌无双和楼君炎对视,眸露无奈之色,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的破解之法来,就只能这样干耗着。

    楼君炎双手兜在袖中,在最前方负手而立,长发飞舞撩动,墨袍被周围的罡风刮起,眸底窜过一抹厉芒,“毁了这片空间,迷障自然解开。”

    “不行!”凌无双嘴角狠狠一抽,斩钉截铁的打住楼君炎,惊得差点没直接跳起来。

    这要真毁,那可不是几座山头,至少也得波及数千里,这已经接近无尽星海的位置,恐怕隔得南屿也是不远了,若是闹出那样大的动静来,那云老头还不得吃了她!

    “万一让位面裂缝松动,那会出大事的,另外再想想办法吧。”凌无双面色微微扭曲,更何况天中墓在这片地域出世,那这方空间就万万不能随便动了。

    楼君炎垂眸看向凌无双,寒眉一簇。

    “将溟!”正在两人纠结无解之际,一道携着肃杀的沉喝凭空而来,震得周围空间都险些崩裂,那鬼泣狼嚎之音也瞬间便消散了许多。

    “啊——”

    女子的惊呼,像是厉鬼的啼哭。

    “又是你!”这道愤恨的声音粗犷,却明显是来自于一个男人。

    “轰!”

    一道清芒从天而降,撕裂上位空间,利剑形状的光芒切入大地之中,仿佛擎天巨剑凭空降世,随即光华一闪便化作一道男子身影,飘然出现。

    “这人?”凌无双隐隐朝前迈上一步,表情有些诧异。

    男子只露一个侧眼在众人眼中,身着一袭浅蓝色的布衫,面沉如水,抬手而出捏成一个奇怪的指法,轻靠唇边,口中接连溢出一串音咒。

    “啊!”

    周围无数紫衣女子同时发出痛苦的哀嚎来,双手抱头哭泣,绝色姿容扭曲成一团,空间扭曲就似烈火炙烤大地,遍野热气腾腾之状。

    浅蓝布衣男子眸露沉色,唇瓣快速一张一合,音咒不成语调,却是让人神清气爽的声音恍若无形的水纹般,轻轻浅浅,一圈圈,不断地朝周围扩散而出。

    “是么。”凌无双眸光落在那浅蓝布衫的男子身上。

    楼君炎几不可见的颔首点头,披肩长发随风轻舞,恐怕也只有他能瞬间心领神会凌无双话中的意思,薄唇轻启不急不缓吐出两字,“是的。”

    凌无双若有所思的眨眨眼,“果真不简单。”

    她就说,怎么会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竟然会是在西岭大漠丹城神机楼拍卖会遇见的那男子。

    “破。”浅蓝布衫男子口中吐出一音,并不突兀沉重,清浅得就像是水珠滴落湖心,却是震出一圈风浪涟漪,让周围的山川都是一阵动荡。

    “啊——”

    一声长长哀嚎之后,周围无数道紫色的光影骤然汇聚一处,凝成一位绝色女子,正是凌无双他们最初见到的那般景象,只是她的神态不复之前柔和。

    她仍旧只有半张脸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眸光死死落在地面上,面上逐渐露出狰狞色彩,“道和!”

    粗犷而沉重的男音让人悚然。

    凌无双眼角都是狠狠的一抖,“我的天。”

    实在是难以想象,如此彪悍而粗粝的声音会是从这紫衣女子口中发出的,只是很快她又发现不对,惊讶的看了眼身边的楼君炎,自言自语出口,“刚刚分明是个女子的声音。”

    难道是她出现幻听了,怎么可能。

    被唤做道和的自然是这浅蓝布衫的男子,闻得这声嘶力竭的大吼,他冷哼一声,语气浅淡,“将溟,多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

    若是仔细辨别,不难发觉其中的讥讽口音。

    半蹲在花丛之中的紫衣女子神情阴沉得可怕,这个时候才缓缓站起,随着她正身,另外的半张脸也逐渐裸露在阳光下,映入众人眼中,忽起一连串的惊哧。

    “我,我我!”云臣口齿不清的哆嗦出一阵颤音,双眸瞪大如牛,一张温润的面庞难看得扭曲,“这,这这!”

    凌无双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龇牙咧嘴的咬出几个字来,“她妈的。”

    果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真她妈考验她的承受能力!

    “?”云臣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恹恹的横了自家王妃一眼,虽然不是很懂她的话,但也是知道她在骂人没错,因为这情况,让谁能冷静得下来?

    眼前的人,从眉心鼻尖破开,一半女,一半男,一半绝色似仙,一半丑陋如鬼,女子半脸毫无血色,煞白似纸,男人半脸猩红似有腐肉堆积,看得让人呕吐。

    一手勾着竹花篮,一手捏着狼牙棒,一男一女,不对,应该说是半男半女缓步朝他们走来,“道和,这已经是你第二次坏我好事,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吗!”

    男女的声音重叠,逐渐拔高,倍显刺耳诡异。

    “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凌无双心中泛悚,还真能雌雄同体!

    “不知道。”楼君炎眉宇清寒,神色冷淡,恐怕也就他有这么好的定力,看到如此惊世骇俗的诡异情形还能这般不动于衷,还能不咸不淡的回应凌无双他不知道。

    凌无双面色一黑,被楼君炎这状态弄得莫名想笑,但嘴角扭动了动,最终还是忍住了。

    “哼。”道和冷哧,广袖一挥,口气肃杀携着凉风习习而来,“你风都竟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有违天道,就休怪我插手,不要忘了当初的约定。”

    凌无双心中顿时一惊,和身边的楼君炎快速交换了个眼神,“风都。”

    又一方太古势力的人出现了,这怪胎竟然是风都的人,不对,是怪!

    “哈哈哈哈,有违天道?”将溟仰天狂笑,男人和女子的声音交织重叠,面目越发狰狞,“当初你们这些自命正义的人,将我族赶尽杀绝的时候,怎么不谈天道!”

    血海深仇,仅凭一个约定,就想让他们妥协,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可笑,真是可笑。”

    道和还真是笑了,声音依旧清浅,语气却是急转而下,“那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若不生出邪念,如何落得那般下场,不要忘了最初的根源是你们,我告诉你,只要有我道和在一天,你就休想如意!”

    “好,很好。”将溟呵呵低笑。

    凌无双快速朝前迈上一步,“想跑!”

    只是她的动作还是没能快过那男女消失的速度,根本就还未看清楚是怎么回事,那半男半女的身形便徒然化作一阵水雾,消失在原地。

    “呵呵……”

    男女混叠的低笑声音并不大,却是如毛跗骨般在天地之间飘荡,“灵岛,南屿,砧板之鱼,待到我族大功告成之日,倒是要看看你们还如何嚣张!”

    声声入耳,投入心神!

    “小丫头,追不上的。”凌无双暗恨不已的时候,耳边徐徐传来道和的声音,抬眼便见得他缓步朝自己走来,轻声低叹出口,“风都的那些家伙以速度著称,身法诡异,没有很好的办法追踪。”

    不然他也不会每次都束手无策了,还是实力不足的原因啊。

    “那刚刚.....”凌无双蹙眉,欲言又止。

    道和自然是知道凌无双在疑惑什么,随即有些无奈的轻笑一声,“我灵岛精通各种太古阵法,我族的往生咒克制魔物,也能破风都的迷幻阵,是才这般容易被击退。”

    “灵岛。”

    凌无双眸光瞬间一亮,虽然心中已有猜测,但此时听得这人确认下来,依旧是有些惊喜的,是赤龙前辈的族人!

    楼君炎缓步上前,在凌无双身边站定,声音浅淡清冽,难得开口,“多谢这位前辈出手相救。”

    男人面目干净,一袭浅蓝布衫道服微微,给人很是舒适的感觉,虽看上去只有三十四的样子,但谁都知道,已经达到这个境界的人,不说上万的年纪,至少千岁是不算多的,楼君炎称之一声前辈也是应当。

    道和摇头一阵大笑,“炎君何须客气。”微微一顿之后又道,“不过是大事化小罢了。”

    天中墓在这片地域出世,不能有大动荡啊。

    凌无双眉梢轻扬,对道和知晓他们的身份也并不是十分意外,随即便又笑道,“我们在西岭大漠的时候见过,不知前辈是否记得。”

    “记忆犹新。”道和转眼看向凌无双,“那架陨雷炮我可是宝贝地存着,就是还未研究通透罢了,实在是妙不可言。”说完他爽声一阵低笑,似有感慨。

    “过奖。”凌无双勾唇一笑。

    道和长叹一声之后望向一行人,面色逐渐沉了下来,“你们这是为天中墓而来。”虽是疑问的语气,他说得便已经很是肯定。

    “可以这样说。”凌无双也并未刻意隐瞒,点头称道。

    道和的眉头逐渐拢在了一起,沉默半晌之后才听得他再度开口,声音染上些沉重,“关于上古大战,还有天中墓,想必你们知道的已经不少。”

    “或许更多。”楼君炎哑声一语,在道和诧异的眼神之中薄唇轻启,一字一句道,“比如太古之争,神魔大战,还有最后一件鸿蒙至尊宝物。”

    “你们。”道和心中一惊,很是诧异的扫了身前的两人一眼。

    怎么会?就连圣魂殿铸剑城的人,都在时间的磨砺中埋没了对太古之秘的了解,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对于这一点道和十分不解。

    但此时他也并未追究,缓缓出口的声音越沉越冷,“既然是这样,那你们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若是因为心中的贪恋而引发难以控制的后果。”

    “所以呢?”感受到道和口中浓浓的戒备,凌无双两手环上胸前,有些好笑的截断他的话。

    果然不愧是太古遗脉,连戒备防人之心都和南屿那般相似。

    道和身形微微一怔,浅蓝布衫在清风吹拂间鼓动起来,但也只是须臾后便面色肃杀的道,“所以,南屿和灵岛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就算他们如今没落至此,也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那些家伙卷土重来!

    凌无双终是忍不住冷笑,“难怪。”

    “什么?”道和不解。

    凌无双放下环在胸前的手,抖抖衣衫,淡眸横去,红唇轻启,语气几近残忍的道出一个事实,“难怪昔日辉煌的南屿灵岛,会没落如此。”

    道和温雅的面色隐隐一变,但一贯的修养让他并未骂嚷出口,而是似笑非笑且眸含一抹无奈之色的反问,“小友有何见解,不妨说来听听。”

    他倒是想知道,为何。

    凌无双眸色深了深,对于眼前的男人也不由得生出一丝敬意,抿了抿唇后,沉声道,“有英雄大义之心自然是好的,但是,聚万众之力,永远都比孤军奋战来得要强。”

    南屿,灵岛,都是一样,他们都想要独撑这般困境,只会让自己逐步被压垮,举步维艰。

    道和的眸光隐隐一颤,随即又听得凌无双补充一语,“这片大陆之上能人异士数不胜数,不要低估了他们的战斗力,或许比你们想想中的要强前千万倍。”

    道和严肃的神情逐渐松弛,终是低叹,“小丫头,不是不想啊。”

    事关重大,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任何的一个细小的举动,都有可能波及亿万生灵,不是不想,而是谁都不敢再做出任何的尝试,因为没人能承担这个后果。

    “我们知道。”凌无双也是轻叹,“但是,道前辈,我们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脆弱。”

    楼君炎眸中色彩愈见深沉,落定在身边的女子身上,光芒从那暗红双瞳底处破冰而出,眉宇之间的冷硬之色也褪去许多,舒眉弯唇,铁血温柔。

    道和又是一怔,被凌无双的一番话说得哑口无言,只能摇头一阵轻笑,心中对他们的戒备也是松懈下来,能说出如此一番言语来的人,又怎么会为了一己之私而轻举妄动。

    凌无双见他神色缓和下来,这才扭曲着眉头,有些纠结的道,“刚刚那人。”说完又夸张地摇了摇头,“不对,那怪胎是怎么回事。”

    雌雄同体,难辨男女,只是想想凌无双就是一阵头皮发麻。

    “是啊。”云臣也是咬牙,想到自己差点就主动送上门去便是一阵心惊胆颤,回想起那半张惨白似鬼魅绝色,半张狰狞血肉横飞的诡异面庞,便是一阵恶心。

    道和呵笑一声,“那是风都的阴阳人。”

    “阴阳人?”楼君炎皱眉喃呢一语。

    道和缓缓点头,转身望向之前那将溟消失的位置,徐徐解释道,“阴阳人,不仅仅有半男半女,还有半人半兽,是由风都的一种秘法所至。”

    “什么秘法,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凌无双不解,难道这样很好看?想想她都是一阵不寒而栗,喜欢不男不女,这是什么嗜好。

    道和面色转沉,“风都的秘法具体是怎么样我也不是特别的清楚,只知道在他们大限之时,强行剥离一男一女的神魂糅合在一起,逆天而行,衰竭的神魂可以再度获得新生,若是一男一女都不愿放弃自己的肉身,最后就只能如此办法。”

    说完他又补充一句,“而且杂糅在一起之后,会变成什么模样,谁都预料不到。”

    “原来是这样。”凌无双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但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这样诡异而残酷的秘法。

    “世界之大,果真是无奇不有,这些所谓的秘法,还真是让人不敢恭维。”凌无双轻咦着摇头,手不自觉的拽上楼君炎的衣袖,一阵牙根酸软。

    逆天而行,也还是要付出代价的。

    楼君炎忍不住低声一笑,一只健臂环出,很是自然的将凌无双揽在怀中。

    “所以有些玄师也会选择一些特殊的蛮兽,强行剥离融合它们的血脉,为了继续生存下去,即使最后落得半人半兽的鬼样依旧前仆后继。”

    说到这里,道和忍不住讥讽冷笑,最后忍不住狠狠一语,“那些家伙已经疯魔了!”

    “那约定又是怎么回事。”凌无双又想起之前道和口中的约定,难道和上古四大势力有些相似?

    “说来话长。”道和轻叹着回眸,定定的看了凌无双和楼君炎一眼,只是略微思量之后便摇头道,“那已经是千万年前的事情了,我也仅是从灵岛代代相传的祖辈口中知晓一些。”

    虽然不知道凌无双和楼君炎是如何了解到太古之争,还有上古那些秘辛,但既然他们已经知道那些,再隐瞒也没有什么意义,加上凌无双那番话,对于道和的确是有着不少的触动。

    他抬头仰望高空,神情充满感慨,似乎在追忆,“那应该是在上古灭世大战最后之际,神族,南屿,灵岛,和魔族,北冥世家,还有风都的人定下的约定。”

    凌无双轻拽了拽楼君炎的袖口,从他怀中冒出来,脑袋微偏,认真听着道和的讲述。

    “那时天脉被镇魂柱震崩,在太古时期被压制在亡灵界不少魔族,北冥世家,还有风都的人都因此涌出。”

    道和缓步轻踱,神态似有不安,“而且,不知道亡灵界那片地域是如何,让人没想到的是,他们的实力不减反增,在亿万年的压制下变得更是疯狂,对于这片大陆之上的人更是恨之入骨,嗜血成性,神族,南屿和我灵岛却是在太古之战后日渐衰败,如何能敌!”

    道和的声音越来越冷,口气也变得急促起来,仿若亲临。

    “但仅仅是极小一部分的魔族之人,我们抵抗起来便已经是捉襟见肘,根本就是没有什么胜算。”道和声音之中充满着无奈之色,一阵苦笑。

    “镇魂柱,天脉。”凌无双皱眉轻声嘀咕,和身边的楼君炎暗自交换一个眼神,奇峰长老提到过镇魂柱,还有天缝,看来也是真的有联系。

    清风拂过,幽静雅致的这方空间凉得诡异。

    见得道和沉默下来久久不语,凌无双忍不住追问一句,“那后来呢。”

    道和神态疲惫,似乎很不愿意再去回想提及,但蠕蠕唇后还是换行道出口来,“幸好,幸好从太古之争后的众神陨落,时隔数千万年之久神族再度出现神王,诛皇大能耗尽一生炼的大荒钟,也在那个时候也起了至关重要作用,及时封印了崩塌天脉形成的位面裂缝。才不至于让所有的魔族之人一涌而上,制止了接下来的一场屠杀。”

    声音饱含庆幸,似乎还有些后怕。

    “诛皇。”楼君炎皱眉,双眸轻微一眯。

    凌无双若有所思的点头,诛皇大能,她在赤龙前辈的口中听到提及过,正是他的挚友,也就是上古时期那位震碎大荒钟,以身证道神王大能。

    “诛皇大能封印崩塌的天脉,用大荒钟重伤了那魔头,以自己为祭,拼着最后一口气将他打回了亡灵界,但自己也是神魂当场分离崩析。”最后四个字,他一字一句,说得沉重而无奈。

    凌无双神色凝重,很快便猜到了后来的发展,“而后,便是两败俱伤,才定下共处的约定?”

    “没错。”道和沉沉的吐出一口浊气来,“诛皇大能陨落之后,我们和魔族的人一样,也是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最后拼得双方都到了所剩无几的地步。”

    凌无双冷笑,之后的事情她便已经能料到了。

    “最后魔族,北冥世家,还有风都的人提出终止大战,双方各退一步,他们不再屠杀神魔大陆上的人,我们也不能再干扰他们留在这片大陆之上。”道和随后说出的话和凌无双的料想并无出入。

    “你们也太好骗了吧。”凌无双忍不住咬牙,这都信?

    “有什么办法。”

    道和苦笑,那张面容虽然普通,但却是有着一股祥和的气质,摇头冷叹间有着一股出世超尘的感觉,“当时神族的人几乎全部陨落,南屿和灵岛损失惨重,根本就没有余力再扛,便也只能同意。”

    “也就是说,双方都准备养精蓄锐,看谁能缓得更快呗。”凌无双默默补上一句,一手的指尖在胳膊上轻轻点着,似乎在想着什么。

    道和笑着看了凌无双一眼,这丫头真是个人精。

    “魔族的人已经开始动作,噬神蚁王从东荒逃脱,与他们会合,必定也会生出一番动荡来。”楼君炎声音低沉,恍若薄冰炸破。

    凌无双轻耸了耸肩头,也是无奈,“明显现在那些家伙已经恢复了精神。”

    只是南屿的人还在死扛,瞒得密不透风,那是个打碎了牙都往肚子里咽,若不是赤龙前辈告知,她现在都还云里雾里的毫无戒备,哪天玩完了都不知道。

    “是啊,你也看见了,魔族北冥世家还有风都对这片大陆之上的人恨之入骨,怎么会就此罢休呢。”道和轻抖了抖衣袖,浅蓝布衫随风轻飘,叹道,“前段时间我去南屿的时候也听灵儿说了,在东荒已经出现了镇魂柱的踪影,还有随那魔头出世的噬神蚁王。”

    那群怪物真是丧心病狂,竟然就生生地灭了圣魂殿全族!

    “圣魂殿的灭族就是一个开始。”凌无双面色冷凝下来,随后才意识到道和口中提到的人,不由得诧异抬眸望向他,“灵儿?”

    “轰!”

    一声巨响骤然袭来,还未待得凌无双再度询问,漫天光芒分秒之间隐退,刹那间,天地昏黄一片,山动地摇,无数裂缝黑色闪电般,从他们脚下急速扩散,仿若巨兽张着血盆大口,狰狞撕裂开去!

    “不好!”道和面色大变。

    一道乌黑的裂缝从凌无双和楼君炎之间破开,如同蛟龙出海穿梭咔嚓崩裂,凌无双一惊,反应也是极为迅速,连连后退,几个翻身躲开那紧接冒出的一股气浪。

    什么情况!?

    ------题外话------

    猛然一看,月票竟然掉车尾了,哭晕在厕所竟然都木有人理,伤心欲绝了,姑娘们求给力啊,大家给力,处雨才有动力那!

    另:周末愉快哦,上学的,上班的,只要是木有想念处雨的,都自己乖乖面壁去,贼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处雨潇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处雨潇湘并收藏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