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灵九幽 > 第九章 凌辱赵小姐

第九章 凌辱赵小姐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媚这名女子人如其名,骨子里一股媚劲,天生气质就比同龄女人成熟的多,才十八岁就恍如风韵的美妇人。

    她不用刻意的举止间,每每一息一笑把人迷得神魂颠倒。女人非常的爱干净甚至到了洁癖的夸张地步,每天晚上单是洗身子就要花上好几个时辰,就像这会儿夜深了还泡在木桶里,一定要把身子的每一处地方都洗得白白嫩嫩的才舒心。

    沐浴中的赵大小姐还不知危险逼近,半躺在木桶里悠然闭目,朵朵花瓣片浮在水面上遮挡了视线,并不能一眼就看透她的全身呈现一幕半裸半现的桃色春景。

    穆文有心戏弄她,先应着吩咐在水桶里放入了香料袋,手指放落在她肩膀上,轻轻揉捏。肌肤触手温温滑滑的,一边揉捏一边注视赵媚的侧脸,由于热水泡着,白皙中透着一抹淡淡的粉晕,两片嘴唇沾着水又湿又红。

    “捏重点。”仿佛不满穆文的温柔,赵媚责怪道:“晚饭没吃是么?”

    穆文手指加大力气,目光的视线下瞥落到赵媚的酥胸,浸泡在水里半隐半现,双手一后掰,让得赵媚的胸脯往上前方挺出了水面露出两颗粉红粒。平心而论穆文是第一次见到完整的女人酮体,瞧得赵媚身材风搔,多看了几眼,很快恶向胆边生,两手沿着肩膀猛地一下滑,从两肋穿过握住了赵媚的双乳搓揉着。

    “小杏,我有让你揉这里了么?”赵媚冰冷的声音意味着她要发火了。

    穆文可不管,满手被柔软充实满的感觉很舒服,更大力抓紧。

    酥麻麻的电流从粒头上传来,赵媚娇哼一声,双脚绷直,荒唐的出现了快感。紧接着她感觉不对劲了,同是女人的手应该不会令自己有如此反应才对。睁开眼睛一瞧,这对正在玩弄自己手虽然也是白色修长,但并不是小杏婢女的手,这人是谁?!

    赵媚惊讶下赶忙回头,没来得及看清楚便见眼前一花,被什么东西掐住脖子了。

    “你…什么人。”赵媚脖颈疼痛中看到了面罩。

    穆文一甩手把她扔到床上,女人湿漉漉的身子在被褥上翻滚着干了,她没有陷入失神,飞快扯下帘布裹在身上大呼道:“来人,有刺客!”

    穆文仍由她喊,赵媚喊了几声见没人来错愕了,转目见穆文讲道:“闭嘴吧。在你洗澡的时候,赵府有点抵抗力的人已经全部死在了我的剑下。”

    “怎么可能。”赵媚心惊中质疑,话落赶紧运转元灵,双眼仿佛要把穆文看透一样的死死盯视着。这一定睛瞧视,忽然发觉眼前这个黑衣人露出的双眼与鼻梁挺眼熟,但脑海里偏偏记不起是谁。

    她不再去想,泛着火焰光芒的手掌击打来。

    “区区九阶灵士也敢在我面前狂妄。”穆文神色不屑的喝骂,七星剑一挥把赵媚从这个房的墙壁轰到了隔壁的屋里。

    那屋子是个书房,穆文走进去时闻到了一股墨味。

    把赵媚从书籍砖瓦里拖了出来,拍拍她的脸,把晕晕乎乎的女人弄清醒问道:“你父亲赵海宽和袍弟赵天齐在哪里?”

    “………….”赵媚头痛说不出话。

    她咬着血牙,目光中难免对穆文出现了畏惧之色,能一招就把自己打得没有还手之力,这人来头绝对不小。却是不知刚才这一下还是穆文手下留情了。

    同一境界的剑侍破坏威力本就比元灵者稍强点,何况穆文的修炼功法还是辰阶中品,比赵媚的品质高出了一个天地大小。加上赵媚还是灵士,穆文都已灵武了。

    或许是从穆文皱拢的眉头察觉耐心要耗尽了,她忍痛开口回道:“父亲和天齐出去与斗灵殿的人谈事了。你可以在青石城最大的那间客栈里找到他们。”

    穆文捏起了赵媚的下巴,喉咙里故意挤出沙哑的声音:“他们什么时候才回来?”

    “一,一个时辰后吧。我只能猜到大概时间。”赵媚下巴被迫抬起使得胸脯更坚挺了。

    赶去客栈找他们自然是不可能的,斗灵殿的三个灵王可是就在那里,穆文可还不想英年早逝,抿着嘴巴扫视赵媚的身子陷入沉默。

    “别杀我,你想要什么我们赵家都能给你。是财吗,我现在就可以去取给你。”赵媚慌乱的试图站起身子。

    穆文在柳府受她狠色羞辱,但也不曾想过与一名女流之辈太多计较,正要出声让她别怕,冷不防的一股危机感从心底涌出。

    意识到不妙的穆文赶紧侧过脑袋,也是在这瞬间,求饶中的赵媚眼中哪里还有慌乱之色,俨然一抹恶毒的色彩,手掌上突然迸发的火元灵聚成了刀的形状。火元烮刀斩,层次达到了月阶下品程度的灵技,这是赵媚在修炼学院好不容易学到的一招,也是她在受伤下能做到的最强一击。

    呼啸声中,火聚成的刀伴随赵媚手掌劈来,由于两人距离太近,穆文即使闪躲在先还是没有完全避开。

    悚!

    高温焦糊了穆文的面罩,左侧脸颊一阵刺痛被划开了一道细窄却长的血口。无明业火蹿上穆文心头,这个女人在柳府时就百般的羞辱自己在先,可笑自己却还对她抱有怜悯,这会儿要不是反应快只怕是大意栽在了她手里。

    “该死。”赵媚见这一击没能要了穆文的姓命,连忙朝着书屋外逃跑。

    穆文五官狰狞,转过身一把将赵媚抓回按在了墙上,肆意蹂躏她的双胸,手掌游走在白花花的大腿内侧间,头齿一低,发了狂的把她身上那裹着的红色帘布狠狠咬碎。

    纵使处事不惊的赵媚亦被吓坏了,哆嗦着娇躯,她没有喊叫着反抗穆文的身体侵犯,让这个男人玩弄会自己的身体总比他下杀手划算吧。如今的她别说再次用出火元烮刀斩,就连最低阶的火元灵技们都没力气使用了。

    她祈祷着父亲能早点带人回来救自己,或者这个黑衣人能早点泄欲。

    她又看向了穆文的脸,看着侧脸那道被自己弄破的血口子,连带着面罩下的鼻梁露出一半,不由觉得更加的熟悉。可这份印象又不知从哪而来,怎么想都记不起何时见过这名黑衣人。

    困惑间,她听到了穆文嘴里怨恨的声音:“新仇加旧恨,这一个时辰里我正好拿你消磨时间。”

    新仇和旧恨?

    赵媚短暂诧异后,身子一紧,双手和头被绑在了床头边,屁股上传来异样的感觉,是穆文在从后头揉着。

    赵媚明白穆文的意图了,嘴里明知故问:“你想干什么?”

    穆文懒得废话,去隔壁取出一双高跟靴子给赵媚穿上,让她的身材凸得更诱人,摸了几把她的双腿后往上拨开茂密黑丛,定睛一看这女人还是粉嫩的么。穆文发出了一阵坏笑,心里暗思赵天齐前曰吃了柳璃豆腐,今晚自己就要在她的亲姐姐身上十倍一百倍的讨要回去。

    手一抖,往粉红中探近。

    遭受穆文的侵犯,赵媚即使早做好了失身的觉悟也难以冷静。

    她在外面虽是一副水姓杨花模样,其实却是个守身如玉的女人,心底里向往着能有一个不可一世的男人拥有自己。在灵修学院里就有一个容貌、世家、实力都很出色的情侣,好几次差点给那个男人献出了身子,只是想着守着处子之身就能更加吸引那男人,所以一直都是守着贞艹试图嫁入他的家族后才结合。

    却不料今夜,多年的守身如玉就要便宜了这么一个不知名的黑衣家伙。

    “轻点…我还是第一次。”赵媚几乎哭着说出了这句话。

    穆文合拢手掌,竖起两根食指提在跨前,一深刺。

    耳边,撕心裂肺的痛叫声冲上云霄。

    赵媚在尖叫着,疼痛的脸庞抽搐,她还很紧,却遭穆文不知怜香惜玉的一举就是进来了。何况穆文用的是手指,常年修炼剑灵,这两根手指就好比根粗木棍,那一瞬间赵媚眼前一黑差点晕了。

    她缓过神时,下体深处的手指开始反复进出了。

    血,越来越多的流出。

    初极狭,才通道。复抽数十下,豁然开朗。

    “啊...”

    赵媚呻吟,试图扭头去看,无奈被绑着不能动弹。她感觉穆文是从胯部那顶来的,误以为穆文真的是在用那活儿干她,气愤的落泪说道:“混蛋。我赵媚有哪里招惹你了,若是赵家与你结仇,那你去找我父亲和各长老报仇呀,干嘛往我一个弱女子身上做这么重的坏事。”

    “弱女子?”穆文感觉好笑,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和力度。

    嘟嘟嘟嘟的,就和机关枪一样。

    旁边散乱的书籍在劲风中一页页的飞快翻划,令房中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突然这时,房门被外面重重的踢开了。

    穆文快步闪到侧旁。

    赵媚料到不好,努力把眼睛斜视,心中顿时一阵晴天霹雳,入眼父亲赵海宽与弟弟赵天齐带着一伙手下气汹汹的冲了进来。

    反观赵海宽的表情一瞬间也是精彩到了极点,难以置信眼前的画面:“媚儿,你!”

    看着冲进书房的众人,赵媚此时此刻没有一丝欣喜之色,没有一点获救的激动。她裸身往后头撅着屁股,保持这个姿势,对视着父亲与弟弟在内的一大伙赵府之人傻了眼。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剑灵九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东京挺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京挺热并收藏剑灵九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