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灵九幽 > 第九十五章 千毒姬,小姨妈?!

第九十五章 千毒姬,小姨妈?!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居然是雪姨!

    一点皱纹斑角都没,俨然拥有着堪比少女的窈窕身材。

    穆文夸张的一个跟头栽倒,四脚朝天。

    “怎么,见到是我很失望吗?”南宫雪眸光白了穆文一眼。

    穆文打着激灵忙道:“不,不是的,只是没想到雪姨原来就是千毒姬宗主。总算明白了为何对大雪山似曾相识,原来小时候我跟爹爹来过这儿。”

    听见这话,南宫雪就变了脸:“别再跟我提起你那个不要脸的爹。知道么,你爹就是个无耻之徒。”

    “…………”穆文干笑。

    从某些方面来讲,他老爹穆秋的一些为人确实有点不要脸。

    接下来,南宫雪在穆文面前把做爹的狠狠数落了番。

    没错,这位小姨妈前一句还让穆文别提穆秋,后一句就顾自己开始破口大骂,仿佛把肚子里憋了好些年的怨气全撒了出来。

    听完后穆文整理了下思想。

    总得来说,自己对于南宫雪的印象,耳朵听到的传言要远远多过实际接触。不算这次在后崖巧遇,穆文也仅仅在六岁那年见过南宫雪一面。那会儿当爹的大清早硬把穆文从睡窝里揪了出来,美其名曰去小姨妈家做客,现在穆文懂了,分明就是踏上了罗刹宗找南宫雪讨要白霜剑。

    这件事似乎没什么问题,毕竟白霜剑本就是剑侍宗派的宝物,加之南宫雪又是穆秋的小姨子,穆秋打算利用这层私人关系论正事是人之常情。

    不过,事实上穆文的爹和南宫雪的关系十分复杂。

    可以说是暧昧,也可以说是绝世仇人。

    传闻,两人是彼此的初恋。

    穆文小时候就听族里的老辈们说,自己有一位貌美如花的小姨妈,乃是外陆亡国皇族遗脉,要不是出了差错这位小姨妈恐怕就是自己的生母了。主要是当爹的很不负责任,都快和南宫雪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偏偏贼眼一亮,盯上了她的孪生姐姐南宫绫。较之妹妹南宫雪的蛮横强势,当爹的相见恨晚,没几下就被姐姐南宫绫的温柔迷得神魂颠倒。

    也恰巧穆文的娘亲,南宫绫也早就对穆秋心中青睐,只是碍于妹妹南宫雪才不敢捅破这层糊纸墙。

    终于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当爹的喝醉酒,脱了裤衩搓手顿脚的溜进了南宫绫的闺房。

    事后,南宫雪面对未婚先孕的姐姐,得知肚子里孩子的爹是自己的爱人穆秋后,一阵晴天霹雳外加五雷轰顶气得当场晕倒在了地上。

    穆秋却不以为然,喝着茶,从容的对着醒来后的南宫雪侃侃而谈:“不用担心,穆家从来没有不负责任的男人。你们两个姐妹我都娶回去。”

    据可靠的在场人士见证,南宫雪反手就给了穆秋一耳光,扇得后者在座椅上翻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跟头。

    南宫雪咽不下这口气,就这样消失了。

    穆秋顺水行舟的和南宫绫成婚,两人恩爱不在话下。

    直到十余年后,老六穆文都长到六岁的那会儿,当爹的从北域得到了一个惊爆的消息:小姨子当上了罗刹宗的宗主,封号千毒姬。

    当爹的两只眼睛贼亮贼亮,但觉得不好意思。

    思来想去,他硬是拽着穆文一起同行,堂而皇之扣上了这顶做客的帽子后屁颠颠的踏上罗刹宗。

    结果不用多说,已经成为罗刹宗主的南宫雪看着穆秋那副贱样,又瞅瞅所谓的小侄子,再听着穆秋张嘴一声白霜剑闭嘴一个白霜剑...她怒火中烧,铁青着脸大发雷霆,把这对千里迢迢跑来搞笑的爷俩毫不客气的轰下了山。

    南宫雪被气得眼泪都差点掉下了,本以为穆秋是来和她破镜重圆的,亏自己还想靠在怀里把这些年的心酸与他倾诉,没想到后者居然只是为了来打白霜剑的主意。

    穆文感叹,不是自己不孝,而是听着南宫雪劈头盖脸的怒斥老爹无耻...实在是无力辩解。

    静下心想想那年,总感觉来到罗刹宗后的记忆还有一部分没记起。只道是在被南宫雪轰下了山后,自己得了重烧,到了家后就一直卧床不起。没多久斗灵殿的大批成员就来围剿了,剑侍宗派从此在大陆上上消声遗迹。

    南宫雪幸灾乐祸的说这是穆家的报应,剑侍宗派死的好。

    “……………………………”

    “……………………………”

    穆文平心而论,一见到南宫雪嘴里就出不了大气,心里挺怕这位小姨妈的。一阵寂静后,穆文明知故问的对她小心试探道:“雪姨,你怎么会被毁了肉身?”

    “都是那个贱人!”南宫雪刚平静的脸色一下子就填满了怒容。

    她哼哼了声,望向了山崖的那端:“该死的贱人,居然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修炼到了灵帝的境界。本来她也不是我对手,只怪我一时大意中了她的诡计被偷袭了。所幸我用秘术隐匿了魂魄在冰湖中没叫她发现,不然真就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处境。”

    “那人是仙花蝶吗?”穆文弱弱的问道。

    “仙花蝶?”南宫雪皱着眉头念叨,看她的样子好像没听说过这个封号。

    穆文恍然了,那圣女是在杀了南宫雪后才当上宗主,南宫雪自然不知道这回事情。于是解释道:“就是以前的圣女,现在的罗刹宗主仙花蝶。”

    闻言南宫雪恶狠狠的啐道:“果然是在窥视宗主的位置。这个贱人...”

    她说了很多试图报复仙花蝶的话,残忍的折磨。

    但毕竟只是说说,穆文不觉得南宫雪只剩下了魂魄还能掀起什么波澜。

    “对了雪姨,你能不能告诉我她的真名?”穆文憋了好久的问题,问出了口:“我总觉得,那年来到罗刹宗的时候有遇见一个同龄女孩。好像就是她,但是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全想不起来了。如果能知道她的名字应该就能全想起了。”

    南宫雪的脸上划过一丝异色,冷了眼回道:“既然都忘记了还想起来做甚!”

    穆文赔笑,低下了头。

    “你只叫跟着我去杀了那贱人便成。”南宫雪又道了句。

    穆文猛然抬头,支支吾吾的不言。

    南宫雪喝问:“怕了?”

    “不。”穆文叹了口气,说道:“雪姨你只剩了个魂魄,而我又是个废人了。怎么去和她打。”

    这话一出,南宫雪才注意起了穆文的异常。

    原来雷鸣剑之前一直做着防御却不来主动回击,是因为剑穴毁了,不然强行出来会使得穆文爆体而亡。

    也当听得穆文道出缘由,得知自己的亲侄子被那个叫魏冯的人如此迫害,南宫雪怒了:“好一个魏氏贱狗,等雪姨出去一定替你将他连族的人全碎尸万段。”

    穆文不由心里暖暖,忽然笑道:“雪姨,你其实还喜欢着老爹吧。不然也不会这样对我爱屋及乌。”

    南宫雪一颤,僵硬的脸一下子变得阴沉无比:“再乱说话,小心我杀了你!虽然我的肉身被毁,但是仍然能艹控天地间的外在元灵作战。”

    穆文被吓唬得不轻,暗怪自己多嘴。

    “其实你说得也没错,我确实是爱屋及乌。”南宫雪回头斜了一眼,讲道:“不过话里的那屋是姐姐罢了。你毕竟是姐姐留下来的,对我而言同样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对此,穆文一句一个点头,哪里敢再插句话。

    也不知何时起,山崖底的光线渐渐暗了,鸟兽的啼叫声愈发安静。

    “咕噜噜。”

    瘪瘪的肚子在述说着饥饿。

    穆文想摘个果子,那是一颗红色果树上的,然而南宫雪却告知这里的所有果子都有毒。是冰du,被那湖底的千年玄冰所感染的。吃一颗下去就等着冻成冰棍人了。

    “该如何是好。饿死在这么?爬不出去总有密道吧。”穆文说话。

    南宫雪道:“有条直通罗刹宗半山腰的密道,你这个外人打算去送死么?”

    穆文:“雪姨你想想办法吧。”

    “办法是有一个,不过得委屈你下了。”南宫雪有抹歼笑。

    穆文就是头待宰的羔羊,摊了摊手:“您尽管讲吧。”

    “这可是你说的。”

    南宫雪的笑容很强势,嘴里满是得逞的意味儿:“首先,让你体内的雷鸣剑安分点,别对我抗拒。待我魂魄附在了你体内,只需一小处歇息的角落便可以了。我不会强行控制你的身体,不过只要你愿意,倒是可以借用我的力量艹控天地间的外在元灵。这样我们就能飞出大雪山的后崖禁地。”

    “没问题,然后呢?”穆文仔细听着。

    “接下来的才是我要讲的重点。”南宫雪的眉梢挑了下,很狡诈的样子:“在那之后,当然不是漫无目的四处游荡。我会告诉你一个地方,在那里住着一位治愈本领非常强的巫女,只要说服她帮忙,那么雪姨的肉身就能重铸了。到时候再一举攻上大雪山顶,杀了那个贱人,对你而言也有好处。”

    听到要杀她,穆文心里就不是滋味。不过最后一句话都是有点兴趣:“好处?”

    “等我夺回了宗主宝座就将白霜剑赠与你。”

    南宫雪抿着嘴,语气幽幽的说出了一段让穆文心跳的话:“九幽剑灵中,白霜剑可是排在了序列第三的位置哦。它虽然没有雷鸣剑那么强大的破坏力,可是却有许多奇妙的本领。比如其中的一个能力,白霜本为水,水至柔。白霜剑虽然也不是专门以治疗为主的九幽剑灵,但愈合你的剑穴这点事还不是小事一桩。”

    穆文:“………………………………”

    穆文:“………………………”

    穆文:“好!我听你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灵九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东京挺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京挺热并收藏剑灵九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