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体诡话系列 > 182章 :尸人张的邀请X莎草纸

182章 :尸人张的邀请X莎草纸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82章:尸人张的邀请x莎草纸

    红袍老婆婆是电脑高手豆豆剪接进去视频,动了手脚,那么这个视频虽然是虚假的,但是有一个前提是真实的。这个前提是:红袍老婆婆是被豆豆买通了的,她实际上是真的到达过他的房间,只不过在其他地方拍摄到她的画面,被豆豆抹去了。

    而红袍老婆婆的身子上,有两条竹片编织而成的类似于背带一般的东西,就像是一只背包的两条带子,只不过现在红袍老婆婆把这两条带子绑在了身后。

    ——其实在我第一次看到这视频的时候我就已经注意到了红袍老婆婆背上的这两条带子了,但是那时候注意归注意,因为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所以我也没有去深究这两条带子有什么作用。

    可是,现在因为经历过女明星被剥皮恐怖的事件,第一个受害人辛晓晓在天涯曾经贴出一篇帖子,写了那个老婆婆是背着一只竹篓,竹篓里面装着一只小孩子的情况。我突然有了联想:

    是的,视频当中的红袍老婆婆,她背脊上的两条带子其实极有可能就是用来背竹篓的——也就是说,红袍老婆婆极有可能就是辛晓晓被杀之前出现在楼下的那位恐怖的老婆婆。

    我的这个推测其实没有真凭实据,完完全全就是我的推测。但是我相信我的直觉,说不定这件女明星被剥脸皮的恐怖事件,和盘古计划也有极大的关系。

    我又仔细看了好几次视频,无奈再也没其他的发现了,只好回床休息。躺在床上,我仔仔细细地重新整理了一遍思路:

    第一,多年前,发生了一起女孩子被剥皮的案件,死者临死前透露出一个信息:有一个老婆婆背着装有小女孩的竹篓出现周围。

    第二,女演员黑天鹅被金丽带去紫河车面食店,吃下了来历不明的紫河车,脸皮发生变异。

    第三,面食店失踪。出现了“花花世界美容院”,这家美容店都是女明星女富豪等有钱人的会所。在这美容店红姨被剥皮,死在厕所。

    第四,新星杨箬笙在酒店也被剥皮,死在厕所的洗手间。

    这三起剥皮的凶杀案共同点是:死者的被剥下来的脸皮被贴在镜子上,平摊开来,如同一块面膜。

    第五,何守记从良人氏族那里得到了传说中掌管人类面容美丑的颜刑天像。这颜刑天像是用鬼树——婆脸沙树的木材制作出来的。

    第六,何守记把颜刑天交给了尸人张。尸人张早于何守记认识良人氏族之前,曾经和良人氏族之中唯一一个拥有俊美面容的良人文有过一面之缘。良人文现在艺名叫张小北,是娱乐圈德高望重的表演艺术家。

    第七,现在颜刑天已经失踪。也就是说,会不会整个案件的中心点,其实就是围绕着颜刑天而发生的?

    看过很多武侠小说,很多阴谋诡计,勾心斗角,都是为了争夺一个宝藏宝物而互相厮杀,那么这一次的剥皮事件,会不会也是如此呢?

    我原本以为我已经找到了破案的关键点,但是我自己脑海突然又窜出来一个问题打败了我的这个想法:

    如果凶手真的是为了颜刑天,那么他直接夺得颜刑天走人就行了,何必要花那么多精力去把一张人皮剥下来而且还要平摊在镜子上。

    这个过程,不仅花费时间长,而且容易留下指纹,可惜的是鉴证科一直没有在上面发现任何可疑的指纹。

    而且,颜刑天不是在各个地方各个时代都出现过么?杨箬笙的这一个颜刑天,并不是仅剩的一个——还是说,她拿到的这一个颜刑天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是用婆脸沙树制作的,所以具有美容的功能?

    我胡思乱想着睡去,做了一个噩梦:穿着红色衣服的老婆婆弯着腰从我窗口缓缓地经过,当她经过窗口的时候,她的脖子突然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猛然间转过头来对着我狰狞地笑,然后她的面部突然像烧烫了的蜡一般,融化,一滴一滴地流下来。

    当我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窗外已经阳光明媚鸟语花香了。吃过早餐之后,我决定再去中医院找何守记聊一下颜刑天的事情,因为现在颜刑天不见了,必须要向他交代清楚。

    可是,当我去到医院的时候,院方告诉我,昨晚的时候何守记就办理了出院手续,不知所踪。

    为何何守记会走得如此匆忙?我内心充满了疑问。是不是他已经知道了颜刑天已经失踪了?

    既然何守记不知所踪,那么我必须再去找一次尸人张。

    我和葵若兰到了猫猫咖啡店的时候,尸人张依然低头专心致志地调制着咖啡。

    “我已经看了新闻,杨箬笙被杀,颜刑天也不知所踪。这事儿闹得可真大。”尸人张把咖啡碰到桌子上,看着葵若兰,“这一次我的猫猫不会吓着你了,它被我养在盒子里了,想出来和你打招呼都没办法了。”

    我尝了一口咖啡,发现这咖啡非常苦涩,毛刺,一点也不顺口。

    尸人张看到了我的神情,笑着说:“是不是很难喝,非常苦涩。”

    “是的,不过是不是这才是咖啡本来的味道?”

    “呵呵,是的。上一次我调制的名字叫初恋,今次的叫婚姻。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想婚姻的味道,应该就是这样苦涩,不完美。”

    葵若兰长也喝了一口,她说:“可是,苦尽甘来,苦涩过后我还是品味出来了一种甘甜。”

    “我知道你们不是专程来品尝咖啡的,虽然我很希望是这样。”尸人张打量着我,“人活着都太不容易了,一个人一生就是那么短短的几十年,其实每一天每一秒我们都可能会遇到危险,天灾*,突发事件,许多人的生命还来不及绽放,就突然没有了。”

    我不知道为何尸人张会突然说如此悲伤沉重的话:“是的。”

    “所以,有些人就是希望能够在每一天的时候,趁自己还能够活着,所以可以令自己变得更加美好。”尸人张说,“我是缝尸匠,其实什么死亡的恐怖画面没见过?所以我非常理解有些人为了令自己变得更加漂亮,而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我越来越听不懂你的话了。”我如实告诉了尸人张。

    “我的意思其实就是婆脸沙树的事情。我也见过了查理,那个美国人。其实整件事情,都和婆脸沙树有关联。”尸人张伸出他雪白的手,用柔软的毛巾轻轻拭擦着他洁白修长如葱的手指。

    “婆脸沙树,最早出现于历史上的文献是在古埃及莎草纸上刻下的《失落祭祀》。在这篇古文当中,记录了婆脸沙树,说它是能够开启地狱的钥匙,守护亡灵。但是,一直没有任何人发现过它。查理拍摄电影去了刚果的森林取景,误打误撞遇到了婆脸沙树。

    其实,在查理之前的几千年前,就有人遇到过婆脸沙树。这个人后来带给他的后代无穷无尽的诅咒。”

    “良人氏族。”

    “是的,良人氏族。他出海打鱼,在深海之中捞出来一截婆脸沙树。他把婆脸沙树带回了家,制作了颜刑天——当然了,颜刑天其实早在他之前就已经存在,所以这位良人氏正是因为好奇或者是基于其他的原因,制作出了颜刑天。他刨木的时候,肯定会想不到这木像,会带给他世世代代的诅咒。”

    历史过于漫长,漫长到一个朝代在里面也充其量是一粒沙子。这里面发生了太多太多的故事,这些故事被后人传诵,添油加醋,逐渐会变得不再是原来的样子。

    只是,因为婆脸沙树的神秘出现,使得不同地方不同朝代不同人种的人,都发生了相同的故事:都知道婆脸沙树的神奇功效,都在寻找这神秘莫测的鬼树。

    可是,对于为何会发生剥皮这种恐怖的事件,尸人张也不知道。

    “何守记有没有来找过你?”我突然想起来我来这里的目的。

    “他昨晚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说他要去小洲村。我问他去那里干什么,他没有回答我,他的声音很急促,似乎有急事。”尸人张长长地叹息一声,“他呀,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结果将自己整个人生都毁掉了。有再多的钱,又有什么作用?”

    这个时候,尸人张的手机又响起来,他接通后到了一旁聊了几句,走过来对我们说:“我又要去殡仪馆,这一次我需要处理的,正是杨箬笙的脸皮,我需要将她被剥开来的脸皮再缝制回去她的脸上,这个工作量实在太大了,可是没办法,必须要去,我喜欢挑战,上一次的几个,我都缝制得非常完美,所以殡仪馆才对家属大力推荐我。”

    一道激灵撞击了我大脑,我恍然大悟,我怎么如此粗心大意呢?也就是说,尸人张在几年前辛晓晓的案件他就接触过!那么,他是否会有一些发现?

    “几年前的第一宗剥皮案件,你也处理了缝制?”

    “是的,那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说真的,我那一天居然呕吐了。”尸人张似乎在回忆起当年他为辛晓晓缝制脸皮的情况,“各种各样的支离破碎的我都见过了,可是我处理的大多数是意外而造成的,而不是人为。”

    尸人张看着我,突然向我提出来一个要求:“其实我在缝制第二单案件的受害人的脸皮的时候,的确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今次我再一次缝制,我相信我会找出更大的线索。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我工作?”

    ……不寒而栗,一股阴森森的冷意,不知道为何,从我背脊窜出来。

    下一章:首次公开缝尸匠的工作内容,同时这恐怖剥皮案件终于出现了第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敬请期待!感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人体诡话系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十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十三并收藏人体诡话系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