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体诡话系列 > 第229章 :精神病院X电击

第229章 :精神病院X电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229章:精神病院x电击

    电梯里面形成一个封闭的狭小的空间,电梯的表面呈现出一种冰冷的银色。上面的灯光是一种惨白的光泽,无头女鬼站在中间,一动不动。

    我看了他一眼,突然看到他在一步一步后退,在靠近我。

    既然他开始出击行动了,我也必须要给他一点回应。我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得寸进尺。”

    我原本以为我这样说,会停止他的行为。但是,明显一点作用都没有。他继续往我方向压过来,已经越来越近了,我也生气了,伸出手,对着他的假脖子,用力一拍。

    这个粗糙的道具塑胶脖子果然一下子就被我打掉了,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原本,如果按照正常的发展,应该是这个套在真人头上的塑胶脖子被我打掉了之后,露出来的是这个装神弄鬼的人的真面目。可是,事情远远不是我所设想的那样子,而是我看到了在塑胶脖子下面呈现出来的,却真的是一个无头的女人。

    是的,是一个无头的女人,她的身上的大白色粗布被我也扯掉了,裹在白布里面的人全部露了出来。

    里面的是一个无头的人,脖子的断截面边缘有一圈楞起来的肉丝疙瘩,不断有鲜血流出来,新鲜的血液,深红色,绝对是人血。

    而这个无头的女人,却会走动。

    不可能的,这绝对不可能!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因为我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可是,即使我揉了几遍眼睛,我所能够看到的画面,依然是一具无头的女人在慢慢地动着,她的双手慢慢地伸出来,好像要扼住我的喉咙一般。

    电梯继续向上升着,我看着这一具会动的无头女,大声尖叫起来:“不可能的,这绝对不可能!这个世界上没有鬼,不可能有会动的无头女鬼,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一定是一个道具,哈哈哈,我知道了,你是机器人,仿生制作的机器人,所以看起来才那么像人。”

    我扑过去,抓住这个无头女人的身体,却发生冷冰冰的,是皮肤的手感,绝对不是机器人。我瞪大着眼睛,惊恐地看着她双手突然扼住了我的喉咙。

    她的十根手指紧紧地扼住了我的喉咙,这绝对不是幻觉,因为我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她十指捏着我喉咙带来的那种痛楚,那种接触敏感的脖子带来的酥痒感觉以及之后的压迫痛楚。

    我用力一脚踢在无头女鬼身上,从无头女鬼的十指之中挣脱开来。我已经彻底慌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鬼,一个无头女鬼,而且这是我一直坚信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观念被彻底地击破了,我的大脑已经开始越来越混乱,恐惧的情绪无以复加地不断侵蚀着我。

    一个人一直信奉着的人生观,坚定着的信仰一旦被击破,支离破碎,这个人的精神会极其容易坍塌的。我现在我的精神世界正是在不断坍塌,就像出现了一个黑洞,我所有的东西在不断地被吸进去,不断分崩离析。

    我现在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赶紧逃出这个电梯,电梯还是没有到达8楼,但是我已经等不及了,我飞快地按着7楼,期待电梯能够赶紧停止。

    无头女鬼,她真的是女鬼,因为我看到了她缓缓地爬向电梯的墙壁,然后一直爬到天花板上,如同一只壁虎,趴在我的头顶上,那个断脖子的切口对着我,不断滴落着鲜血,这鲜血一滴一滴地掉落下来,滴在了我的身上。

    我吓得尖叫一声,拼命按着电梯,电梯终于打开了,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突然,无头女鬼出现在外面。她的脖子突然不断喷溅出深红色的鲜血,好几股鲜血其他喷泉一样喷出来,洒在我的脸上。这些鲜血还是温热的,浓浓的腥气。

    无头女鬼整个人漂浮在空中,她的长裙的鲜血好像一副狰狞的面容……

    我眼前一黑,整个人晕厥了过去。

    我苏醒过来的时候,晕厥躺在了病床上。但是,我发现这个病床并不是我之前的那个病床,我看着四周的环境,这环境很陌生:

    原本雪白的墙壁现在变成了一种破烂陈旧的死灰色,窗口也是一个黑漆漆的窗,被封死了,上面有无根木柱子,已经长满了黑色的霉斑。而且窗户很高,高到致使我站起来,我也无法看到窗外的景物。这病床是一张铁床,硬邦邦的,我稍微动一下,就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这个病房也不大,很小,地板没有铺地砖,是松散的泥土。

    这里看起来就像是监狱,囚禁坏人的监狱。

    我想站起来,却发现我的身上被好几条皮带绑着固定在了床上,这些皮带是连接着铁床自带的,只需从左边拉到右边,扣上,就可以把人紧紧地牢固地绑住在铁床上了。

    “来人哪,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扯开喉咙,大声地呼喊了好几声,我发现我的喉咙非常干涩难受,好像都要干燥得出血了。

    我叫了一分钟多,才看到有一个穿着青色医务人员的女人慢慢地出现在我眼前。

    她戴着口罩,眼镜后面流露出的是一双麻木冷漠毫无生气的眼睛,她冷冷地看着我,说:“这么快就醒了?”

    “姑娘,这是哪里?为什么要绑住我?麻烦你帮我松开,谢谢。”

    她站着一动不动,发出了一声充满冷笑意味的笑声:“为什么绑住你?因为你是严重精神病患者,而且带有严重的攻击性。我不能私自帮你松绑,万一你跑出去把其他的病人杀光了,这个责任我可是负不起的。”

    什么,严重精神病患者?我什么时候有精神病患者了?这里难道是精神病医院?为什么我会被送到这里?这里到底是哪里的精神病医院?还是在龙城的中医院么?

    我问道:“这里是哪里?我没有精神病,赶紧把我放出来。”

    女护士声音冷冰冰的,道:“我遇到的每一个精神病患者都会说自己是没有精神病的。可是,你的病历上写着的资料是,你在龙城住院大楼一连袭击了4个病人,其中有一个还伤势严重,你一边用拳头暴打着别人一边喊着别人是无头女鬼。最离谱的是,你居然把一个几岁的女孩子打伤得吐血。”

    我内心一颤,为什么我完全不记得这些事情了,我只记得我在电梯遇到了那么多的无头女鬼,我什么时候变成一个暴力狂袭击人了?是不是我被无头女鬼附身了,还是因为被无头女鬼吓得精神崩溃从而出现了暴力倾向,袭击了别人——几岁的女孩子,天哪,我难道伤害了的那个人正是子君。

    我不敢去想象,一向信任我喜欢我的子君天真无邪地靠近我的时候,被我抡起拳头伤害了……无论我是被无头女鬼俯身了还是吓得精神出现了问题,如果我真的伤害到了子君,我也是无法原谅自己。

    “这是哪里?”

    “青山精神病院,很出名的,应该有听过吧?”女护士冷冷地扔下这样一句话,不再理会我,走了。

    我停止了挣扎,因为我现在情绪非常乱,我也不知道为何心跳急促得那么厉害,总是有一种坐立不安的焦虑感觉。我需要好好地调整一下自己的思绪。

    青山精神病院我小时候就已经有所耳闻。那时候在孤儿院,稍微有不太听话的孩子闹事,那些老师就会恐吓我们说再不听话就送你们去青山精神病院,吓得我们一直觉得青山精神病院是一个很恐怖可怕的地方,那里住着妖魔鬼怪。

    我现在居然被送到了青山精神病院,这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得到的。小时候最害怕的地方,现在我居然到达了这里,世事无常。

    青山精神病院距离龙城非常遥远,有200多公里,是在南边的一个独立的小岛上,有一种与世隔绝的味道。邹管家以及陈秋阳都没有出现在这里,证明我是被秘密送到这里的。联想到中医院杨开桥副院长的话语,我知道这其中肯定有他在作梗把我送到这里。我识破了他贩卖人体器官的事情,他一直想搞死我,现在他就借机把我发疯的事情弄大,给我判了一个严重暴力倾向的精神病,把我弄进这里——

    他为何要把我弄进这里?是不是想在这里慢慢将我折磨死呢?

    但是,对于我进来这里,我并不害怕,因为陈秋阳以及邹管家肯定能够查找到我被送到这里的,至少我在中医院把事情弄得那么大,阮得风也知道,他不可能不救我。

    我现在需要做的事情是必须冷静下来,在陈秋阳他们来解救我之前,必须要保住自己的生命。

    半个小时过后,又有人进来了。一位身材臃肿得如同棉花一般的老头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