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体诡话系列 > 第71章 :埃博拉病毒X舌头三枚图钉

第71章 :埃博拉病毒X舌头三枚图钉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71章:埃博拉病毒x舌头三枚图钉

    李威宏看着这一切,也只得作罢。他们三人带着索隆木偶离开了之后,葵若兰道:“十三,你有没有觉得刚刚他们说的话有问题?”

    陈秋阳道:“什么问题?”

    “他们说黑犬又来偷他们的木偶,偷了很多次,可是冠捷马戏团进来这个南沙岛也是才刚刚不久的事情。也就是说,要么木偶组的这三人以前就长期居住在这里,要么就是黑犬也是跟随着冠捷马戏团来到这里的,在过去他们曾经多次有过对抗。”

    我蹲下来,拍着黑犬的头,说:“可惜你不会说话,不然直接问你好了。羊胖子,放了它吧。”

    陈秋阳把捆绑在黑犬身上的绳子松开,它一溜烟地窜出了好远,再回过头来警惕地望着我们,它的眼神看起来更加是像人。它盯着我们,眼睛湿润,眼神闪烁,然后冲着我们吠了几声,迅速跑了。

    葵若兰突然惊呼了一句:“咦,这是什么东西?”

    只见葵若兰的皮外套表面有一处地方变得深色,这是由于她的皮外套被某种液体打湿了的缘故造成了颜色的深浅不一。

    “兰兰你湿身啦?”

    陈秋阳开玩笑道。“去去去,你才湿身!”

    我说:“这里是干燥之地,没有水。会不会是刚刚你奔跑太快,出汗了。”

    这其实是不可能的,因为这里风大,而且天气阴冷,哪怕跑几千米可能都不会出汗。那么,葵若兰的衣服上这一滩液体是从哪里来的?

    “会不会是黑犬刚刚来了一个黑狗射尿?不小心把尿喷溅到了你的衣服上?可这也不可能呀,刚刚一直是我在和黑犬搏斗,最靠近它的是我,就算它真的来了一个黑狗射尿,那也应该是我湿身才对,不可能是兰兰你呀。你刚刚有接触到什么东西么?”

    我们三人突然同时想到了——木偶,索隆木偶。刚刚葵若兰是扛着那个诡异的索隆木偶的,这些液体,正是索隆木偶身上留下在葵若兰衣服上的。

    陈秋阳惊奇道:“难不成那只索隆木偶还会撒尿不成?这也太扯了啦!”

    越来越多的种种迹象似乎都在表明——索隆木偶是人类。但是,这又是不可能的,因为无论怎么看索隆木偶的头部都是木头制作成的,它的四肢胳膊虽然我曾经在触碰的时候感受到了弹性和温度,但是刚刚检查的时候,它的四肢的确是好像木头制作。

    葵若兰哑然失笑,道:“难不成这个索隆木偶真的像恐怖电影里面的那样子,被邪灵附身,所以会在我身上尿尿?”

    我们已经走出了大坑,回到了地面。我说:“其实,会不会是我们把事情想多了?其实若兰身上的液体,的确是从索隆木偶身上漏下来的,可是这些并不是尿液,而只不过是可能是装在索隆木偶体内的水,刚刚被我们扛着的时候不小心弄出来了。我们因为遇到了太多神神怪怪的事情,所以把什么事情都想得太神秘太玄乎了,其实只不过是一件普普通通的事情罢了。”

    我的这个看法在我们回到马戏团时候得到了证实。因为当我们回到马戏团的时候,陈剑颖正拿着一个小瓶子装水,看到我,说:“十三,谢你了!”

    “不客气,陈大伯你在干什么呢?”

    “装水,这是保养木偶的一道非常重要的程序,一般的木偶师傅其实并不懂这种方法。我也是我师傅传授给我的,就是在木偶内里吊一包盐水,这样可以驱虫以及去除有邪灵附体。呵呵,邪灵附体这样说虽然有一点迷信,但是在我们这一行业,木偶被邪灵附体而杀害木偶师傅的传说太多了,不得不防。”

    我说:“嗯,逐渐就变成了一种习惯,或者是一种行业内的仪式。”

    陈剑颖很高兴,道:“的确,你知道吗十三,木偶于古代,其实又叫俑,或者傀儡。”

    “傀儡?”

    “是的,因为木偶就是被师傅操纵着它的一切,让它向左就向左,让它向右就向右,让它静止时候就一动不动——它所有的一切都听命于师傅。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木偶是有生命的有情绪可以感知一切的,它肯定非常憎恨我,因为它从来没有自己的权利,一生都是被我操纵着。”

    我们聊了一会儿,陈剑颖回到他的后台去了。

    我这个时候打开了我的新浪微博——无邪社长朱十三,发现编剧李玉华真的关注了我。有些事情我不方便当面问她,但是在微博上我完全可以肆无忌惮。

    我给她留了私信:“《断偶惊魂》剧本是你完全独立创作出来的还是别人提供的线索?”

    我留了言以后也没有继续看,因为我觉得它不会回复我这个问题。但是,手机很快就响了一下,提示新浪微博有私信。

    我打开一看:“其实并不是我凭空想象出来的,是有一个神秘人提供给我的素材。至于那个神秘人,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他是将小说内容发到我邮箱,并且说这是真实的故事。我看了这个故事之后觉得可以编写成剧本。”

    我看着她的回复,觉得这个神秘人应该就是陈小建。就算不是陈小建本人,至少,也是知道陈小建的故事的。

    既然陈小建极有可能还活着,他为什么不和陈学夏相见?

    他一直隐藏在背后,且把整个故事发给编剧然后整出如此巨大一部电影。他在一步一步接近陈学夏却拐弯抹角滴水不漏地铺垫出如此多的事情,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是他责怪当年陈学夏由于发烧昏迷所以没有及时告知他的父母去找他么?所以现在在进行着一个巨大的复仇阴谋?

    在这么多人的南沙岛之中,哪一个人其实就是陈小建?

    按照和陈学夏年龄一样来看,24岁,这个范围缩小了很多,但是还是不少人。

    我让陈秋阳去搜集这方面的资料。同时,我让葵若兰重点去调查陈剑颖、李威宏以及何少凤他们的详尽资料。

    这样时间一直到了下午4点,血腥以及绝望开始如同越来越大的海风,即将淹没南沙岛。

    下午4点。

    陈珂新导演打电话给摄影师,没想到摄影师一直没有接他的手机。

    陈珂新怒气冲冲跑去宿舍,用力踢开木门,吼道:“你只衰佬,系唔系唔想捞了?死七去边度啦?”

    当陈珂新进入摄影师的房间的时候,他看到的是在这不到十平方米的蜗居里,36岁的三号摄影师,香港阿强,被人残忍地杀死在墙壁上,他整个人还生着,直挺挺地贴在墙壁上,他的头仰起来,盯着天花板,脸上是僵硬的恐惧表情,他的舌头被残忍地扯出来,伸到嘴巴外面。

    他的血红色舌头上面被三枚图钉钉住,图钉末端缠着三条透明的鱼线,这三根鱼线连着天花板的缝隙上,绷得紧紧的,以至整条血红的舌头都是斜向着往上面的。

    阿强的双手被大铁钉钉住在墙壁上,而地上全部是潮湿的排泄物,发出阵阵的恶臭。阿强穿着的是一件宽大的绿色军大衣,只是厚厚的衣服底下不断有鲜血汹涌出来,血液还没有完全停止。

    尽管陈珂新拍过不少的恐怖片,各种各样的血腥恐怖的道具搭建出来的画面他都见过。可是,眼前的是真实的,活生生的,血淋淋的画面,他吓得尖叫着狼狈地飞奔出外,摔倒在地上,然后捂着肚子不断呕吐。

    “报警,报警,赶紧报警!”

    宿舍区乱作一团,大家都在码头焦急地等待警察的到来。

    白茫茫的海洋,浪花扬起白色的泡沫,海鸥发出死人一般的低吟,水雾弥漫当中,突然有一艘巨大的船只正飞速地驶过来。

    我们三人也在人群当中等待,许多人已经不顾什么电影拍摄了,出了死人,都急着有船只过来赶紧离开这座南沙岛。

    我惊奇地道:“为何会有如此巨大的一艘船只过来?虽然有人被杀的确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但是这个阵势有一点奇怪。”

    眼尖的葵若兰说:“船头上站着的那些穿着白色衣服的人是什么人?看样子并不是警察。”

    我们都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超出了我们所有人的想象:整座南沙岛从现在开始进行了封岛,所有人都禁止离开南沙岛。船只上进入南沙岛的人除了警察之外,有十个穿着全身白色生化防疫衫——就像那些发生瘟疫剧情电影里面的医疗人员所穿的衣服一模一样。

    南沙岛从这一刻开始,既发生了一宗凶杀案,又遭遇了封岛感染隔离危机,所有人都陷入了不安混乱的浓雾之中。

    原来,那个灯光组的外国大叔,john,发高烧被送去医院以后,检测结果怀疑是埃博拉病毒感染,虽然还没有最终确定是否是埃博拉病毒,但是john出现了相同的症状,为了防止事态的扩散,所以立刻下令封锁南沙岛,让可能性降低到最低,且派了十位医生进驻南沙岛,进行检测排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人体诡话系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十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十三并收藏人体诡话系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