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体诡话系列 > 第77章 :另一个凶手X东莞畸形集团

第77章 :另一个凶手X东莞畸形集团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寒门枭士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77章:另一个凶手x东莞畸形集团

    我说:“是的,小葡萄只承认她杀了何少凤、李威宏以及陈剑颖,因为这三个人是当年被选中的三个孩子。而摄影师阿强的被杀,又是另外一单案件。这个凶手现在还在逍遥法外。”

    阮得风沉思片刻,道:“如果让我来推理整个案件的话,我觉得是这样子的:凶手是陈珂新导演当年拍摄《双瞳婴》时候发生的那场火灾中逃生的那些畸形人当中的一个。他们刚刚好又进入了这个剧组,所以起了杀机。”

    我摇摇头,道:“可是我听陈珂新导演说的,知道那件事情的人除了陈珂新导演之外其他那几个都死了,要复仇的话应该是寻找陈珂新导演比较合理,而不是摄影师阿强。”

    “这里就涉及《断偶惊魂》这个投资方的那个神秘人了。这个人这种行为很明显是要让陈珂新带领整个摄影组出现在南沙岛。所以——他的最终目的,其实很有可能并不是陈珂新,而是有可能是其他人。”

    阮得风的话突然让我豁然开朗,是呀,我一直想到的是这个神秘的人滴水不漏地进行这个计划的最终目标是陈珂新导演,但是极有可能并不是,而是其他人。那么,这个人是谁呢?

    “可是,这个人是熟知陈学夏的小时候经历的,所以这个人综合起来的话,正是当红明星陈学夏。”

    我说:“其实我一直都是推理这个人是陈小建的。可是,陈小建和剧组并没有交集。”

    “你忘记了么?这部电影的重头戏是冠捷马戏团,是陈小建和陈学夏小时候的经历。只要警方去对冠捷马戏团进行调查,一定会查的出来一些东西的。”

    “嗯。”

    阮得风说得一点也不错,第二天早上我刚刚从美梦中苏醒过来的时候,邹管家就带来了警方调查到的最新资料:果然,1997年的时候,7岁的陈学夏和陈小建在冠捷马戏团的大帐篷后台时候遇到了一些事情。

    陈小建被抓,而陈学夏成功逃脱。

    前任已故的冠捷马戏团团长一直在进行着不法的勾当:他们到各个地方进行演出的时候,都会抓一些小孩子走。他们把这些小孩子抓到后有一些漂亮的就卖给了其他地方,丑一点的看起来愚笨一点的就用来进行惨无人道的杂技训练,练习各种高难度有生命危险的杂技内容。而陈小建正是被抓去了进行危险的杂技练习,可是2年后后来陈小建失踪了。

    这些都是冠捷马戏团前任的团长干的好事,新任团长是一位好人,对冠捷马戏团进行了改革创新。

    我得知这些信息之后,更加确定这个幕后神秘人绝对是陈小建。他投资了整部电影,提供了整个故事,目的就是陈学夏。我联系陈学夏,但是都是他的经纪人接到,说他正在拍戏,非常忙碌——《断偶惊魂》又开始拍摄了。

    中止了线索,没有办法,我只得在调查陈小建的时候,也着手进行简振南委托的贵妇人事件的调查。

    这个出现在各个综艺节目当中的贵妇人,同样令我有巨大的兴趣。我很想知道,这个贵妇人,到底有多少胞胎姐妹。

    但是,都遇到了困难,停止不前。

    下午时候,我到龙城越秀公园跑步,有人偷偷把宠物狗带进了公园,在草地上遛狗。

    越秀公园是禁止游客带宠物进去里面的,但是这个中年大叔胆子似乎很大,也不理会旁人厌恶的目光,他在草地上一直和小狗狗玩耍。

    这个中年大叔拿着一块木头雕刻成的骨头扔到远处,然后狗狗跑过去把骨头叼在嘴巴里跑回来给主人。

    这只狗狗还非常幼小,所以叼着骨头的时候骨头常常从嘴巴里掉出来——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件我忽略了的事情:在南沙岛的时候,黑犬曾经偷窃过索隆木偶,当我们去寻找的时候看到的是黑犬和索隆在一起,那时候我们都一致认为这只索隆木偶是黑犬叼走的——可是,索隆木偶重达30多斤,黑犬如何可以从大帐篷里面把木偶叼走?

    如此一个最基本的常识问题,我们这些人居然全部忽略了!

    索隆木偶根本不是黑犬偷走的,而是另有他人!

    想到这里,我决定再去龙城中医院走一趟,和陈剑颖详细地说这件事情。当我去到医院的时候,阮得风告诉我,陈剑颖提前出院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他的住院费也是别人帮他付清的。

    陈剑颖无儿无女,到底是谁会帮他付清住院费呢?我第一个想到的人是陈珂新导演。

    因为《断偶惊魂》继续拍摄了,整部电影既然是围绕索隆木偶的,那么必然会再次找到没死的陈剑颖。

    当我几经打听之后,发现陈剑颖果然带着他的索隆木偶去了《断偶惊魂》的新片场。

    新片场位于龙城不远的郊区,我今次自己一个人来到这里。当我来到距离片场还有一座小山丘的距离的时候,我突然看到陈学夏和李茉莉正坐在一棵羊蹄甲树下肩并肩,两人的身体靠得非常近。

    陈学夏留着齐眉的刘海,染着淡淡的咖啡色,精致的五官如同日本少女漫画的男主角,他穿着一件纯白色的麻棉衬衫,外面套着一件鹅黄色的毛衣,露出雪白的衣领,浑身上下都散发出青草般清甜的青春气息。

    李茉莉依然是青春的学生短发,一件薄薄的浅蓝色毛衣,加短袖纯白色学生装,过膝百褶裙,长袜子,洗得发白的球鞋。头顶上的羊蹄甲开着满树的粉红粉白的羊蹄甲花,如云如霞,非常漂亮。风掠过的时候,一片一片粉嫩晶莹的羊蹄甲花瓣会飘落下来,带着淡淡的清香,落在李茉莉的肩膀上,头发上,睫毛上。

    远远的看着这画面,精美得如同最美的偶像剧令人心碎的画卷。

    我原以为他们是为了电影《断偶惊魂》而在排练,在培养感情。可是,当我和陈学夏单独见面的时候,陈学夏告诉我,他真的喜欢上了李茉莉。

    “她身上有种令人忍不住想要接近的亲切感,也许是我太早就从学校出来社会工作的关系吧?她身上的校园气质让我着迷。”

    “可是,你现在是当红偶像,如果现在谈恋爱,会不会造成很大影响?”

    “是的,所以我的公司禁止我在30岁之前谈恋爱,只不过我想如果我真的爱李茉莉,为了她我宁愿当回一个普通人,谈恋爱,结婚生子,这样就挺好的。”

    “那样子太可惜了。”“不可惜,其实当一个艺人,你们看到的只是我们表面的风光而内里的心酸。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总是觉得我们拍一部戏片酬有几百万非常容易赚钱,其实这些钱大部分都是给我们的经纪人拿去的,我们只拿很少一部分。”

    陈学夏凝视着远处的青山绿水,继续道:“其实,我们这些艺人,非常像扯线木偶,也就是傀儡,我们都是被经纪公司当成是傀儡一般工作生活。之前在韩国发展的韩庚、吴亦凡、鹿晗他们这些艺人,就是因为不满娱乐公司的苛刻而选择了毁约打官司也要离开经纪公司。”

    听了陈学夏的一番血泪史之后,我提出了继续跟随陈学夏一起拍戏的建议,陈学夏欣然同意,他带我去到了新的片场。

    这一次重建的新片场,没有南沙岛的那个那么雄伟壮观,但是依然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应有尽有。一个小型的帐篷也搭建了起来,以及外面有一个木头搭建的舞台。

    陈珂新导演正在接受警方的关于当年在东莞调查,所以现在的拍摄由原来的第二副导演黄佳卫进行拍摄。

    我在片场看到了陈剑颖,他看来已经完全康复了,精神更胜从前,容光焕发的红光满面。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抱着索隆木偶在吃盒饭,他看到我,很热情地和我打招呼:“十三,你又来了。”

    我走过去,在他的身旁坐下来。我说:“陈伯伯,我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你,很希望你可以如实回答我。”

    “当然了当然了,你问吧?”

    “在南沙岛的时候,那个人头黑犬偷走了你的索隆木偶,我们都以为是黑犬叼走的,可是那时候我们完全没有意识到,就算人头黑犬力道再大,也不可能可以把索隆木偶叼到那么远距离的地方。所以,我怀疑索隆木偶并不是真正的是木偶,而是人类。”

    我的推断并无道理,首先是我曾经看到过索隆木偶的胳膊从布缝隙间伸出来摸索桌子上的东西,二是我第一次碰触索隆木偶的胳膊的时候,发现它的胳膊有弹性且有温度,虽然后来第二次和后来的几次碰触的时候,却没有了第一次的那种有弹性和有温度的感觉,三是我把索隆木偶放在存物间的时候纸箱被破坏了它坐在上面。种种迹象都表明,索隆木偶并不是木偶,而是人类,会走动的人类,只是患了目前我还不清楚是什么的怪病。

    我继续道:“在我们从黑犬那里夺回索隆木偶的时候,我的朋友若兰的衣服曾经出现了一滩不明液体,那时候我们以为是水,而且你们为了让我确信是水,你们也做了一场戏给我看说要把盐水吊在木偶里面,可以去除臭味以及防止恶灵附体于木偶身上。其实,这根本就是假的,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的话,那些水并不是你们放在木偶里面的水,我很大胆地进行推测,那些水是索隆木偶的尿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人体诡话系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十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十三并收藏人体诡话系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