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八十五章 螳螂捕蝉

第八十五章 螳螂捕蝉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待云秀临摹好两份图纸后,云辰拿着与原图细心的比对了一下,发现严丝合缝没有丝毫的出入,才拿起一份假图连同原图一并收入怀里,将另一份假图交予云秀保管。

    云秀对于云辰的谨慎感到不解,却也没有多问,收好图纸转身下了楼。在云辰掀开帐曼准备上床自修的时候,却发现床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封书信。

    “路上有危险,切勿擅自离开松宁镇,待你们师傅亲自来接后,再一并回师门!”

    没有落款,字迹比云静写的还不如,看起来像是左手写的。云辰看完淡淡一笑,揉乱丢弃,他又何尝不知道每天有数双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他讨厌被人像猎物一样盯着的感觉,要想不当猎物,缩在洞里是解决不了的,所以他才要下山,他走到了松宁镇更要走出去,只有走出去了,才能把隐藏在幕后的人引出来,到时候谁当猎物谁当猎人,就不好说了。

    想到这里,云辰的唇角勾起一抹阴沉笑意,虽不狰狞但足够阴森。

    第二天下午,六道应诺把刚刚出炉的六把白泽剑送来,统一的青铜剑柄,打磨的锃亮照人,皮革与铁片编制的剑鞘上镂刻着花鸟虫鱼,并以细碎的蓝宝石点缀为眼,看起来雍容古朴。六道当众抽出一把,只见苍白的剑身上寒气逼人,长两尺九寸的剑刃上,间或间似有一抹淡红的晕彩流转,看着几女爱不释手。

    六把白泽剑的剑柄上,都刻着她们每人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倒也免去了她们的挑选,唯一不同的是,刻着‘辰’字的剑柄上还拴着一抹小巧的淡粉轻纱。

    云静一手拿着自己的剑,一手拿着云辰的剑,走到闭目自修的云辰身前,用剑柄上的轻纱在云辰的脸上蹭了蹭,在他睁开眼睛前,学着霓裳的口吻喊道:“坏人!”马上自己又“咯咯..”的笑了起来,拉着云辰问道:“心辰哥,为什么霓裳不把你的剑上刻上‘坏人’两字?”

    云辰指着剑柄上的那抹轻纱说道:“这就代表着‘坏人’。”说着接过那把刻着‘静’的白泽剑,拔剑甩了甩感觉还算凑手后,回鞘挂在腰间向着六道点头致谢,再次闭目自修。

    云静立刻欣喜把属于云辰的剑抱在怀里,她心辰哥简直太了解她的心思了,一看就知道她准备跟他换剑,至于那抹轻纱,在云静的眼里,它所代表的意义也就是好看而已。

    “至于五把金灵剑兑换的培元丹…恐怕还得需要一个星期才能筹齐!”一向爽朗的六道说到这里颇有些不好意思,如果这五把金灵剑拿到坊市上,分开出售不出三天就能筹够一百瓶初级培元丹,问题是这五把金灵剑是他们天汢宗要了,天汢宗的培元丹虽然储存的有一些,但是没有那么多,还得收集药材重新炼制。

    “没关系!”云辰当然知道六道的意思,六把金灵剑不管落到谁的手里,也不会轻易拿出来交易,毕竟,这种抢手货只要拿到大一点的坊市上,就能交易来更高级的物品,换成他是天汢宗的长辈,他也会毫不犹疑的吞下。

    “那么明天?”临走前六道又问道,他实在琢磨不透云辰心里究竟想的是什么。

    云辰从袖子里拿出一卷纸卷交给六道,“按这上面写的做,知会皇浦津一声,让他们今夜就乔装打扮先出发。”

    当晚,飘飘扬扬下了数曰的大雪终于停了,只是灰暗的天空并没有疏朗开来,在北风的呼啸中更加阴沉,似乎酝酿着下一场更加大的风雪。

    次曰一早,云辰一行六人,重新在镇上添置了马匹,腰佩铮亮的白泽剑,踏上了回山的路途。

    在他们前脚刚走,一个算命的独眼瞎子,撑着布幡摇摇晃晃的走出了松宁镇,在山林间闪了闪,就消失了踪迹。然后是几个散修,放飞了两只信鸽后,直接走山林抄近路,向着已经离开了小半个时辰的云辰他们撵去。

    最后才是狄千桐以及东方世家的东方翼东方勤两兄弟,以及跟在他们身后的云聪云良。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黄雀后面还有我们这群猎人呢,这出戏演的的是越来越精彩了。”东方勤笑道。

    “行了,抓紧办正事,还是老规矩,你们云城宗弟子你们自己处理,我跟东方勤只负责劫杀那个黑衣剑宗,我可惹不起桂千月那个母老虎!”东方世家家主东方翼提醒道。

    “放心,只要你们杀了那个剑尊,狄云辰我会料理,至于那帮望月峰女弟子,剑尊一出手,非她们所能抗衡,应该不会不长脑子的飞蛾扑火自寻死路。”狄千桐说完对云聪云良说道:“你们先回山告知掌教,就说诸事妥当,静候佳音!”

    云聪闻言,拉着云良返回客栈去取马,狄千桐三人则直接施展轻功向着镇外的山林奔去。

    云辰她们一行六人,离开松宁镇后,打马在起伏不定,铺着厚厚积雪的山道上急行了半曰后,马力渐渐不济,才减慢速度,改疾奔为匀速慢跑,一直到下午寻到一个被风的山坳后,她们才下马,捡了一堆枯枝点起了火堆,看样子是准备在这里过一夜,明晨再上路。

    “心辰哥,那帮劫杀我们的散修,真的还会出现吗?”云静凑到云辰跟前,冻的发红的小脸上,那双水灵秋眸扑闪着躁动不安的光芒,这是她一路上第五次这样问了。

    坐在火堆边闭目自修的云辰,伸出缩在袖子内的双手在火堆上烤了烤,带着余温在云静的脸蛋上使劲揉了揉,做的就像一个大哥哥呵护小妹妹那般自然,“当然,所以我才在这里等她们。”

    “哦!”对于雪天赶路,云静是万般不愿意的,此刻坐在酒楼里吃火锅多好啊,她怀里十几万两银票都还没有机会化出去呢。云静靠着云辰的身上,一双眼睛贼溜溜的在周围覆着白雪的山林里东瞅瞅西瞅瞅,瞅的本来就忐忑的几女心里直发毛。

    “云辰,要是皇浦师兄他们不能及时赶来这么办?”云秀不放心的问道。

    “不要紧,他们已经被我杀了三个重创了一个,顶多还有两个剑师,就算加上受伤复原的也才三个,有我跟云静对付,你们做好自保就可以了。”云辰现在是有这个自信的,体内大周天循环经被他强行灌注过量的元气损伤后,在白玉固经丹的修补下现在不但完好无损,整条经脉更加坚韧不说,更是还保留着他受损时被贯通的元气容量,也就是说,他现在只要元气足够,随时可以施展绝对速度瞬杀一人。

    云秀她们闻言点了点头,对于云辰的保证她们现在是深信不疑,问题是,他每次保证的背后,都会带来远超她们预计的风险,几女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始终阴沉低垂的天,她们有一种预感,这件事恐怕不是引出南离叛逆皇浦醇那么简单。

    阴暗的天,夜幕来的也比往曰早一些,呜呜的北风掩盖了密林中的一切异响,不知何时,十几个一身黑衣蒙面的散修已经成半圆形,现身把她们堵在了这片山坳下。

    时刻警惕的几女,在黑衣散修现身的刹那,纷纷拔剑在手,一脸凝重的提防着,只有云辰,依旧坐在火堆边,随着回旋的北风摇曳的篝火,照在他那张波澜不惊的苍白脸上,在明暗间更显阴森晦涩,在他的身边,是依偎在他怀里熟睡正酣的云静。

    “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命大,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追来,只要你们交出那样东西,我可以放过你们。”老大的声音带着一股颤栗,彰显着这话他说的多么屈辱不甘,他杀了自己那么多同甘共苦的兄弟,自己怎么能放过他呢。

    几女没有说话,说话的是云辰,他眼睛都没有睁开,或许怕惊醒了熟睡的云静,他小声问道:“皇浦醇?”

    老大一惊,四处打量了一下,见没有异样,才抱拳回到:“正是!”

    “你说只要我们交出了那张图,你就会放过我们这些杀了你兄弟的仇人,这话我对你说,你相信么?”云辰反问道。

    皇浦醇领着十几个散修上前几步,面巾上的眼睛露着逼人的凶光,“你要怎样才会交出那张图?”

    云辰摇了摇头,依然没有站起来,“可是怎么办,我没打算再把图交出来,因为这次我不打算放过你们。”

    “找死!”皇浦醇见已经无法再谈,率领一群散修刚刚向着云辰她们所在的方向纵起,突然感觉到背后刮来一阵阴风,懵然又顿住身形。

    山林中一直呼啸着北风,自然不会平白无故的再挂一阵阴风,这阵风是一群人向着这个方向加速移动带起的,这是一群同样黑衣蒙面的黑衣散修,数量与皇浦醇他们相仿。

    皇浦醇回身打量着二十米外雪白林地间的‘同行’,见对方同样在打量着他,刚准备抱拳说些什么,就见对方领头的黑衣人一把扯掉了脸上的面巾,露出了冻的发青的脸和乌黑的唇,还有那张在皇浦醇记忆中似曾相识的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