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177章 莫阳寨攻防战 7

第177章 莫阳寨攻防战 7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77章莫阳寨攻防战7

    整个莫阳寨在剑巫的雷火和剑修的剑气肆虐下倒塌了大半,那些被雷火引燃的木头还未燎原,就被倾盆的雨水熄灭,滚滚的黑烟弥漫了整个莫阳寨的上空。在初佞败走后,主力剑巫又被一众焚阳宗和南离宗弟子剿杀一空,整个战斗从云辰破开城门开始,很快就在半个小时内结束,莫阳寨尽三千余人被八百攻进来的剑修剿杀一空,无一活命。

    但是对云辰来说,战斗…还没有结束。

    莫阳寨寨主的阁楼前,云辰静静的矗立在雨中,遥望着东方被雨幕交织成雾的天际,在六道过来告诉他所有的人都清理干净后,云辰才回头向着正掰开云静的嘴巴想办法的霓裳招了招手。

    “坏人,怎么了?”霓裳立刻丢下云辰跑到云辰的身边。

    “对不起,霓裳”

    霓裳还在为云辰突然的道歉感到莫名其妙的时候,云辰已经一个手刀砍在了霓裳的脖子上,霓裳眼睛一闭,晃了晃倒在了云辰的怀里。云辰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几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连白猫也望着云辰露出了獠牙。

    “你干什么?”六道急道,伸手过来就要接过霓裳,但是云辰却向着云静招了招手,云静张嘴“滴滴…”两声,转身就跑,她可不想云辰又把她打晕了,她相信云辰有足够的理由把她打晕。

    云静还未跑两步,一道红影窜过,瞬间拎着云静的脖子回到了云辰的身边,云静拼命的挣扎,想要求饶都不行,因为她一张嘴就是,“滴滴..”

    “闭嘴”云辰的脸色阴森的可怕,云静多想被云辰吓得把蜂笛吐出来或者吞进肚子啊,可惜没有。

    云辰示意花红放下云静,把霓裳交到她手里,“带着她,马上随大队去后山山岭中躲起来,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也不要让霓裳离开你的身边?”

    云静:“滴滴..滴滴..”抱着霓裳走开了。白猫也要走,却看到云辰在向它招手,白猫看了看被云静抱着远去的霓裳,又看了云辰,最后为了蛇胆背叛了霓裳,留住了云辰的脚边。

    云辰这才看向周围,所有战斗已经结束了,剑修弟子们都忙着在剑巫的尸体上找寻胸牌搜寻任何有价值的物品,他的身边只剩下了花红、六道、皇浦津和宏兴五人。

    “红绳的仇,我们暂时报完了一半,接下来,我要报另外一半,”云辰说着看向了皇浦津和宏兴,“接下来我要对付的神宗弟子,如果你们要走,我不阻拦。”云辰没有问六道,因为他知道六道是一定要为红绳报仇的,云辰也没有问花红,他相信被神宗驱逐出开阳关的花红,只要有机会,看到任意一个神宗弟子都不会放过。

    皇浦津昂着头挺着胸,没有丝毫要走的意思。宏兴一脸难于置信的看着云辰,“你疯了?再说你怎么知道会有神宗弟子来这里,我认为大家早点分了东西走人才是上策,可别等剑巫们卷土重来了。”

    “我不会解释为什么,你只说,你干还是不干?”云辰双眼笃定的看着宏兴。

    宏兴看了看六道,一向镇定的六道此刻激动的脸颊都微微抽*动,宏兴看向了皇浦津,皇浦津却看着云辰,宏兴只好看向了花红,花红正手握着剑柄,玩味的看着宏兴走到了他的身后,让宏兴有理由相信,只要他说个“不”,花红马上就要拔剑灭了他。

    “老子被你害死了,干了,但是,你得多分我点贡献值。”既然成为帮凶不可避免,宏兴只能硬着脖子讨价还价了。

    云辰没有理宏兴,再次遥望了一次东方天际后,回头说道:“现在,让这里所有的剑修,放下东西,以最快的速度撤向后山山岭中隐藏起来,快”

    六道皇浦津宏兴,闻言立刻飞身去办。云辰这才看向花红,“把你的十几个剑宗实力的同门留下,剩下的跟他们一起上山,确保没有一个人看到下面发生了什么。”

    花红依然挂着玩味的笑意,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帮你?”

    “你在帮我吗?我这是在替你出气。”云辰的双眼突然变得迷离,遥望开阳关的方向,“如果有一天,你动了打劫宗坊的念头,一定要叫上我。”

    “好!”花红说着飞身而去。

    片刻后,除了云辰指定留下来的那些人,所有的剑修都被同门的师兄匆匆带离莫阳寨,在磅礴的大雨中,向着后山攀爬而上。从她们的脸上就可以看出,他们为突然一个这样的命令感到不解,剑巫的尸体还未搜索完毕,储存灵药的仓库还未打开,而辛辛苦苦转战千里,好不容易攻克莫阳寨的他们,竟然就这样两手空空的撤了。

    这实在让她们不甘心,但是没有人问为什么?因为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带领她们攻下莫阳寨的狄云辰,不喜欢别人问为什么,也从不解释为什么。狄云辰只是习惯的带给她们疑问后,再直接的让她们看到结果,结果是,狄云辰带领着她们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以弱胜强攻克了莫阳寨。

    有的时候,沉默,也能竖起一个人的威严。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在初佞那座宽大的阁楼里,地上的毛毯已经被先前冲进来搜寻敌人的剑修们踩踏的污秽不堪,房间里也被掀的凌乱,这是云静的杰作,她在这里找到了两个属于初佞的两个首饰盒。

    云辰一个人静静的望着窗外东方的雨幕,皇浦津则靠着墙角坐下沉默着,六道则跟宏兴坐在桌子边,讲述着一路上他们的经历,让宏兴知道他和云辰誓要杀澹台永俊的理由。而花红,则领着十几个同门分散潜伏在周围的房间中。

    六道讲完后,面带伤感看着缠在手腕上的红线,叹了一口气。一股莫名忧伤的气息,在这房间里流淌,屋外大雨的滴答声,愈发衬托着房间里的沉寂,安静的让宏本书]整理整理]兴想起了自己在福泽寺犯错后,被关进那个只有明王菩萨的小黑屋里惩戒的日子。这愈发让他坐不住了,他的目光开始在房间里每一个角落里游离,但是不论他看向哪里,哪里仿若就有六道抱着红绳痛哭的样子。

    “啪”宏兴狠狠的捶了一下桌子,突如其来的响声倒把他自己下了一跳,另外的三人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依然沉默着,沉默着各自想着心事。

    “哎,我说,你们怎么确定澹台永俊会来,要是来一大群神宗弟子呢?”宏兴实在憋不住了,第二次问道。

    云辰摇了摇头,“我无法确定,但是,如果有一成这样的机会,我选择尽量把握住,我们在这里等两天,两天后他们不来,我们就分东西走人。”

    宏兴张了张嘴,他想说,就这样你还摆出一副气定神闲胸有成竹的样子?但是最终他还是没有说出口,因为到目前为止,他还不知道云辰半路上面对剑巫的袭杀,如何反败为胜,反而袭杀了剑巫尽半数擎天鹤的,他更不清楚,云辰是如何轰开莫阳寨大门的,他所知道的,只有那侵略性的剑鸣声和惊天动地的炸裂声。

    他觉得狄云辰是个神奇的人,这样想着,对自己当日在擂台上败给云辰,宏兴多少也有点服气了。

    雨一直下….

    莫阳寨后方高大欺负的山岭中,不时的传出“滴滴..滴滴…”响声。

    云容看着面前想说什么,却偏偏什么也说不了,一张嘴就“滴滴”,只能用流泪来表示心中委屈的云静,云容同样急的眼泪都流出来了,纵然在望月峰上,云容对云静呵斥的最多,揪云静耳朵的次数也最多,但是这样呵斥着管教着打骂着,这么多年一起走过来,云容对云静的厌恶越来越淡,云静在她心中反而越来越重,云静今日在她心中,就若一个血脉相连的淘气***。

    所以当其他人看到云静吃瘪,大多一副嘲笑的样子时,云容则是真的心里着急。“你还笑,快想个办法。”云容向着身边抱着昏睡的霓裳,脸上憋着笑的云秀嗔道。

    云秀把手里的霓裳转交给身边的云雪,走到云静身前拨开林地上的腐叶枯枝,露出了一片潮湿的土石。云秀拾起一根枯枝递给云静,“你个活宝,想说什么就写吧,但愿除了银票上的字你还认得别的。”

    身边的众望月峰女弟子闻言纷纷掩嘴轻笑,她们当中很多人多年前都有幸目睹了在云城山脚,举行的甄选门徒大会上,云静念银票的那一幕。

    这还真是不错的主意。云静立刻止住了流泪,拿着树枝在地上比划的半天,才写出两“团”字,云秀瞅着辨认了半天,说道:“我疼”

    “先忍一会儿,等霓裳醒来再想办法。”云容立刻好言劝道。

    云静看了霓裳一眼,解下背后的袋子,摸出两个珠宝盒交给云容,又在地上写道:“给云曦师姐的嫁妆”

    当云秀念出来之后,刚刚还在掩嘴偷笑的一众望月峰女弟子,再也没有人笑云静了,是啊,一直待她们温和的如大姐姐般的云曦要结婚了,云静在万里之外还想着替云曦准备嫁妆,她们还有什么资格来嘲笑云静。

    云秀愧疚的咬着嘴唇,一张脸红的发烫。云容把云静搂在怀里,含着泪说道:“死丫头,姐姐没白疼你。”

    云静马上挣扎出云容的怀抱,又在地上写道:“我心辰哥,为什么要打晕霓裳?”

    云秀瞅到云静耳边,轻声道:“你心辰哥要杀澹台永俊,他不想让霓裳知道。”

    云静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一时忘了笛子还卡在喉咙里,一张嘴就“滴滴…滴滴…”

    这一次,在没有人来笑话她。

    天已经黑了,雨却没有停,萦绕在莫阳寨上空的黑烟,已经被雨水冲刷一空,露出了那一片交织着青色雨幕的天空。

    一个黑点在暮色的雨幕中,出现在莫阳寨远方的上空。潜伏在寨子里的众人,看到这里精神纷纷一振,只有云辰依然一副神色淡然的样子,神宗弟子骑乘龙鹤一直吊在他们身后,云辰早就知道了,遇到剑巫的擎天鹤,他们就远远躲开,一旦剑巫骑着擎天鹤撤离,他们就会又跟上来监视云辰一行。

    虽然来到莫阳寨外围后,这些神宗弟子再不敢靠近,但是那雷火炸裂的轰鸣声和高空弥漫起的黑烟,无疑告诉了他们这里发生了什么,所以等到攻城战结束半天后,迟迟没有看到剑修弟子回转,神宗弟子会单飞一只龙鹤来查看,完全的云辰的意料之中,至于澹台永俊会不会来,那就要看运气了,如果澹台永俊骑着龙鹤来了,云辰就有八成的把握,把他引下来。

    骑乘龙鹤的神宗弟子,在高空远远的盘旋了一圈,见下方并没有剑巫起擎天鹤迎击,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唯恐中了剑巫伏击的他,骑着龙鹤绕着莫阳寨外围十里,又飞行了一圈,在夜幕降临前,才降低高度飞进了莫阳寨上空,依然盘旋着飞了一圈,看到了一片人间地狱——成片倒塌的房舍和遍地的尸体,以及流向寨子外低洼处那血红的雨水后,立刻转身拔高向着东方飞去。

    “怎么又走了?”宏兴紧张的握着剑问道,他这辈子还未跟高高在上神宗弟子交过手呢,现在马上就要生死相搏,能不紧张吗?

    “天要黑了,他们八成不会来了,你们休息吧,我来守夜。”云辰说着坐在窗户边修炼起来。其余三人闻言倒头就睡,从黎明前一直到现在,他们的心弦都紧绷着,再这样持续下去,他们毫不怀疑自己会崩溃。

    在莫阳寨东方二十里外的空中,悬停着五只龙鹤,正是一路尾随着云辰的澹台永俊一行。

    “那边什么情况?”澹台永俊着急的向前去查探回来的一个同门师弟问道。

    “全死了,到处都是尸体,满地都是血,看不到一个人,也没有剑巫骑鹤拦截袭击我。”

    “什么?”澹台永俊一惊,马上又镇定下来,“连剑巫都死光了么?”

    那个区查探回来的慈渡神宗弟子摸了把脸上的雨水点了点头,“我绕着莫阳寨周围飞寻了十里,连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澹台永俊难于置信的看向了身边的几个师弟,要知道云辰一行在半路上击溃了来袭击的剑巫,走到了莫阳寨下,就已经让他们这群眼高于顶的神宗弟子不解了,现在就更加迷惑了。

    “会不会是他们击败了剑巫,然后躲去了后山山岭中?”另一个神宗弟子假设道。

    “不可能,你相信那群乌合之众有能力攻下莫阳寨么?就算有,躲到后山去干什么,哪里随便出来一只元兽就不是他们能抗衡的,我看是不是剑巫被拼的死伤惨重,然后躲起来了,要知道,剑巫可是一直都知道我们存在的。”又一名弟子说道。

    澹台永俊听了愈发心绪不宁,惦记着霓裳安危的他,当即驾鹤就要飞去看个明白,却被身边的同门拦住了,“你现在去什么也看不见,下去万一中了剑巫的埋伏也不好,天亮后我们一起去看吧,你们看要不要回去多叫点人来?”

    “叫人干什么,明天看了再说,如果双方真的拼了同归于尽,好处不正落到我们手里吗?”

    众人闻言,众口不宣的相视一笑,这样的事情,历年来他们可没少干过,总是等着他宗剑修与剑巫拼筋疲力尽的败退后,他们这群骑着龙鹤悄悄尾随的神宗弟子,再趁势而起击败剑巫囊取好处。

    澹台永俊见大家主意已定,只好点头答应。

    雨一直下了一夜,在凌晨前才渐渐变小。修炼了一夜的云辰看着同一屋子里碾转反侧难于入眠的三人,心里忽然烦躁起来,他很快找到了烦躁的根源——哦,静儿喉咙里还塞着一个蜂笛,那该很难受的。

    可是他依然烦躁,当他的手无意触摸到身边的白猫时,脸上闪过一抹愧色,低头自语道:“霓裳,对不起。”

    旁边隔壁的房间里传来了一声轻微的敲击声,云辰立刻起身看向了窗外,天已经完全放亮了,稀疏起来的小雨再也无法阻挡他的视线,被洗尽了纤尘云雾的东方,飞来了五个黑点。

    不用云辰提醒,本来就假寐的六道三人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后,都是一脸紧张之色,然后缩头藏到了窗后,云辰却从后方翻窗而出。

    五只龙鹤停留在寨子外面百米的高空,依然是一只龙鹤载着一名身着滚金白袍的慈渡神宗弟子,低飞着下来在莫阳寨上空巡视了一圈,没有发现异常后,向着还停留在高空的四个同门挥了挥手。

    澹台永俊这才带着四个同门慢慢降落下来,保持着距离地面五十米的距离分开在莫阳寨中飞寻了一圈,诚如他们所看到的,这是一座密布尸体和废墟的死城。

    “要不要下去?”五人重新会合到一处后,一个神宗弟子问道。X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