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187章 定计

第187章 定计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87章 定计

    云辰七人刚围着聚元塔沉修不久,在外围警戒的洪二突然跑过来说道:“云辰师弟,有人过来找你。”

    来的是一个身着天蓝色剑袍,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长的不如霓裳或者云静云雪那种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国色天姿,但是在火光的衍射下,相貌白皙略显忐忑的她给人一种婉约的宁静美,当云辰闻言睁眼看向她时,她在脸颊旁的浅浅酒窝上,隐现了一抹恰到好处的羞涩,一瞬间逮住了所有人的心。

    “我是狄云辰”云辰并没有站起来,宏兴看到,在美色的“诱惑”下,云辰依然还在修炼。

    “嗯..我是青..青宁,”女人稍显慌乱,就像一汪平静的湖水被惊起了波纹,荡向远方后又归于平静,“罗贯师兄让我来邀请你参加一个临时会议,嗯,就这样。”青宁就像个被隔绝在闺房长大的小家碧玉一样,对交际说话一切显得如此陌生。

    “那么…”云辰伸出了手,青宁以为云辰要跟她握手,吓得后退两步窘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你不准备为我带路么?”云辰带着促狭的笑意,看着这个年龄跟云静相仿,胆子却没法跟云静相比的女孩,他实在摸不透罗贯为何派这样一个小迷糊来传话,美人计么?开什么玩笑,现在就是霓裳的歌声也迷惑不了他了。

    “喔,对”青宁没想到云辰做的是个“请”的手势,赶紧扭头带路以掩饰自己的窘迫,顺着山丘下水潭边的小路,走了几步后青宁抖动了一下肩膀,好像在给自己打气..

    “云辰师兄,你傍晚施展了那是第五层的分气术吗?喔,对不起,我知道这样很冒昧,我只是…”

    “是”既然有人替他指鹿为马,云辰也乐得从善如流。

    “噢…”青宁的语气显得极为失望,云辰则大概知道了罗贯为何要派青宁这样的女子来了,任谁面对这样的女子,也会不知不觉间放松心防。

    罗贯的营房间在六百米外一座山丘的半腰上,一颗粗大的颗冥松下几根手腕粗的荆棘支起一个简易的木棚架子,上面铺上厚厚的松针,再在木棚外面点上一堆火堆,住在这里遇到什么突发状况,既能及时警戒也能指挥大局。

    整个山丘上随处可见身着蓝色剑袍的五行极宗弟子,只是前几日她们看向云辰时那种质疑和鄙夷的眼色已经被忌惮所代替,也许还有那么一点点敬佩,谁知道呢?

    离着木棚还远,罗贯已经只身迎了下来,热情的拉着云辰指着青宁说道:“这是舍妹罗青宁,她跟我打赌,说你杀蜂时施展的不是第五层分气术,呵呵,小女孩总是好奇,所以就亲自跑去求证了,若有得罪,还望云辰师弟莫见怪。”

    罗贯把话说的如此磊落,云辰自然不会不给面子,他看了一眼还红着脸的青宁,问道:“你们兄妹赌的什么?”

    “呵呵,如果她赢了,就不许我把她先送出开阳关。”罗贯一脸疼惜的看着青宁,“我这个妹妹,有着与她柔弱的外表不相称的倔强,哎”

    云辰理解罗贯的心情,他又何尝不是使尽了手段,磨破了嘴皮子许诺了无数以后连自己都没信心兑现的好处才把云静弄走。“那么,她可能要在你的身边留一阵子了,你错了,我施展的不是第五层的分气术,是神级剑技”云辰严肃认真的说道,但是他越是故作姿态,看在罗贯罗青宁的眼里,就越是在刻意表演。

    “哈哈…你身边美女如云,你就不要编瞎话讨好我这个妹子了,走走,人都到齐了,就差你一个。”罗贯说笑着拉着云辰当先向着上面的走去。

    罗青宁一双妙目盯着云辰的背影久久没有移动脚步,她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无法压抑的冲动,这股冲动想迫使她抛开理智来相信狄云辰说的是真话,他施展的真的就是神级剑技。

    云辰随着罗贯走进木棚的时候,里面已经做了满满一圈人,昔日西华论剑的各宗首席弟子,除了六道宏兴外,几乎都在列,还有一个云辰不认识的剑修,正在棚子中央摆弄着一个沙盘。

    “云辰师弟,在座的你都熟识,我就不做介绍了,唯独这位师兄..”罗贯说着把手指向了正用泥土摆弄山川地形图的那个剑修。

    “我叫无涯,是漠北太宗弟子。”不等罗贯正式介绍,无涯已经直起腰来自我介绍道,这是个魁梧的汉子,身高近六尺,脸上古铜色的肌肤还保留着被漠北风沙侵蚀的痕迹,云辰很难想象地上那勾勒的栩栩如生的地形图,出至他那双看起来粗壮笨拙的手

    “旭日峰,狄云辰”云辰抱拳道,漠北太宗他听师傅说起过,跟师娘欧阳金凤的娘家雪山玄宗比邻而居,只不过一个在山上终日飘雪,一个在大雪山下四季吹沙。

    “久仰大名,一直未得机缘拜见,听闻云辰师弟率众摧毁莫阳寨,长我剑修士气,师兄我深感佩服,迟来的恭喜送上。”无涯说着二次抱拳。

    “客气..”云辰侧头看了一眼长孙垣皇浦甄,嘴角撇起一抹诡笑,“说起来完全是侥幸,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攻下的完全是一座空寨子…”

    长孙垣等人一听,本来看到云辰后黑着一张脸愈发难看了,怒视着云辰气的差点吐血了,心里只骂“果然..果然,我们在南边拼的你死我活,吸引了莫阳寨的剑巫出来支援,让这小子捡了大便宜还来我们面前卖乖。”

    罗贯见气氛不对,拉着云辰无涯坐下,面色严肃道:“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宿怨,但是把宿怨延续到这里是为不明之举,面对剑巫我们都是一家人,理应精诚团结,还望诸位顾全大局,否则我们一个人也休想走出开阳关。”

    这话说的多少有些偏袒故意拿话刺人的云辰,云辰也就见好就收,长孙垣等人虽然心胸狭隘了一点,但也是明事理的人,知道此刻万不能自己人先起内讧,当即恨恨的盯了云辰一眼,不再说话。

    “无涯师兄在荷泽剿巫多年,对荷泽地形了然于心,这次受邀与我们同行剿巫,多谢了,请无涯师兄给我们介绍一下。”罗贯抱拳给了无涯一个感激的眼色。

    “不敢”无涯说着拿着一根树枝指向了地上的沙盘,“大家看到了,荷泽西南就是一个巨大的盆地,外有山丘峡谷环卫这中间这一片平原河流,百余座剑巫居住的寨子大多依山而建,成圆形拱卫着中间的这一片平原,也就是剑巫们赖以生存的地方,在这片平原上还有三座寨子成品字形排列,分别是排名第一的浑阳寨,第二的水阳寨以及第三的乌阳寨,外围的这些寨子大多与这三大寨结盟,往日为了抢夺良田资源也互有攻伐,可以说剑巫们在这里构筑了一套完整的防御体系。”无涯简略的介绍了一边后,坐下来向着罗贯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我们第一次下荷泽说是败在了剑巫的手里,不如说是吃了对地形不熟的亏,你们看,当初我们合在一处后,就是攻打的这里。”罗贯将手指向了寨子的东北角,也就是接近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这里的剑巫寨子非常密集,“当初我们攻下一座寨子后,就向着平原贪功冒进,结果腹背受敌。”

    除了云辰无涯一副若有所思的脸色外,其他人人面露愧色,昔日他们想去攻打水阳寨,结果是水阳寨还未看到,水阳寨的剑巫倒是骑乘擎天鹤先来了,加上附近几个小寨子的剑巫联合一起出动,轰杀的刚刚踏上平原的他们不得不回头杀出一条血路逃了回来。

    “所以,痛定思痛,这次我选择的目标是北方,”随着罗贯的手势,云辰看到北方的剑巫寨子相对稀落了不少,“这次,我们一个一个的清除,扫平这一片的寨子之后,没有了后顾之忧的我们,最后的目标是这里。”罗贯信心满满的向着中间一指,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罗贯手指所指的寨子….

    那是排名第一的浑阳寨。

    云辰在脸上露出了一个无声笑意,是的他想笑,不是罗贯有多么天真,相反,他的这个计划确实有一定可行性,问题是最后的浑阳寨,与其说罗贯攻打浑阳寨是为了谋求最大的收益,不如说是在跟云辰斗气,狄云辰率众攻克了莫阳寨,他罗贯堂堂极宗门人要想不被比下去,只有去攻打浑阳寨为自己正名。

    沉默一直延续了数十息,东方世家首席大弟子东方选率先开口道:“按照罗贯兄的计划,我们光逐一击破外围的寨子,就要拼耗掉不少人力,你能确定到时候我们还有足够的人力围攻莫阳寨?”

    云辰点头,这确实是一个不能忽略的问题。

    罗贯脸上带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摇头,无涯出声解释道:“只要能推进到浑阳寨下,我可以在开阳关内再组织至少一千剑修来支援。”

    云辰恍然大悟,罗贯这手高明啊,通过自己造势吸引开阳关内的散修隐修等众多剑修加入,确实是一步好棋。众所周知,开阳关内常年有过万的剑修流转,除了三大神宗以及来轮值剿巫的中原五域剑修外,还有大量的散修,海外的隐修,以及未轮值的中原各宗剑修,超过五千人常年徘徊于开阳关内外,以赚取贡献值兑换宗坊中自己所需的物品,问题是这些宗门复杂的剑修很少有联合起来剿巫的机会,相互不信任是一个原因,最主要还是个体实力都不弱的他们,不甘心加入来轮值剿巫的宗门之中,供他们驱使。而轮值剿巫的剑修,也同样不信任他们。

    久而久之,这些剑修也只能袭击一下出寨巡视的剑巫,或者等到轮值的剑修攻打寨子时,偷袭一下其他寨子来支援的剑巫,还有就是远走荷泽深处的白岐山杀元兽采灵药,又或者如洪二一行,做些倒买倒卖的生意赚些薄利,很少有攻城拔寨的机会。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罗贯放开面子招贤纳士早已传遍了开阳关内外,一旦他们真的清除掉外围的寨子,向着浑阳寨推进,到时候有人望颇高的无涯穿针引线,在浑阳寨这个巨大的诱惑面前,别说一千剑修,就是马上能召集两千剑修,云辰也是信的。

    罗贯所要做的,就是给予他们希望,看到摧毁荷泽第一寨浑阳寨的希望。

    当云辰从沉思中抬起头时,在座的诸人已经热烈的在讨论行动的细节了,个个一脸激动雀跃的样子,显然罗贯这一计划已经让他们似乎看到攻破荷泽第一寨的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无涯师兄,浑阳寨具体实力你们了解么?”云辰悄悄拉了拉无涯,轻声问道。

    “知道个大概,整个浑阳寨大概有三万人,其中剑巫至少八百,正负寨主都是法尊境界的高手,与他结盟的寨子大多聚集在西北这十几个,云辰师弟你恐怕不知道,荷泽虽然有百余寨子,但是大大小小有尽十个联盟,不同的联盟之间是很少会相互支援的,因为我们攻下寨子掠夺一番就要走人,而他们则可以顺手接受对手被攻破寨子的良田水利等资源。”无涯答道。

    “你确定没有法圣?”云辰感觉参数不对,他攻下莫阳寨后云秀曾暗中统计过,很少受到剑修袭扰的莫阳寨内有三千余人,其中剑巫三百,剑巫与普通蛮荒人的比例几乎是十比一,那么,浑阳寨的比例怎么会这么少?

    “这个你可以完全放心,一端有法尊一级的高手涉足荷泽,开阳关内三大神宗的剑圣一定会第一时间出手剿杀,三大神宗不可能让能威胁道开阳关安危的法圣以上的剑巫停留在自己的眼皮子低下,同样,他们也不会轻易派剑圣以上的剑修进入荷泽,否则蛮荒深处的云泽梦泽的剑巫也会出动法圣法帝来剿杀,荷泽,对双方而言都是一块缓冲之地。”无涯解释道。

    “众口不宣却约定成俗”云辰喃喃道,三大神宗无力攻进环境更为险恶诡异的云泽梦泽中彻底把剑巫剿杀干净,只能利用荷泽限制下面极宗太宗玄宗的发展,借用剿巫巩固自己神宗的超然地位,而剑巫则利用荷泽这一缓冲地,躲在后面的云泽梦泽中积蓄力量,期望他日踏破开阳关返回中原。

    片刻间,下一步计划已经定了下来,所有剑修明日将挥师向西,从北方一一清除拱卫莫阳寨侧面的十几个稀落的寨子。计议已定,众人也不再多留,纷纷向着罗贯告辞离去。

    直到此刻,不知有意还是刻意,罗贯才想起了云辰这个自己特意邀请来的“军师”,拉住最后离去的云辰问道:“不知云辰师弟对这计划有什么看法?”

    云辰明白罗贯的苦衷,如若当着众人的面问他的看法,一旦云辰提出异议,必然招致一直对他看不顺眼的众人联合起来口诛笔伐,“我的意见现在还有意义么?”云辰反问道。

    “就算给为兄提个醒”罗贯诚挚相询。

    云辰摇了摇头,“这个计划不符合我的行事准则,所以我根本没有心思来考虑什么细节或者漏洞。”

    “你就说说我们有那些失败的可能?”毕竟攻打的是菏泽第一寨莫阳寨,罗贯必须未雨绸缪…

    “是一定”云辰慎重的看着罗贯凄然一笑,“不是有哪些失败的可能,而是一定会失败,要不要打个赌?”云辰说完转身出了木棚,向着山丘下行去,他不想在多说什么。

    云辰前脚离开,一直隐身在木棚外的罗青宁后脚走了进来。

    “你怎么看?”罗贯向着自己这个一向很少见人,却比他更为睿智的妹妹问道。

    青宁扭头看了一眼已经在夜色中隐去身影的云辰,回头道:“浑阳寨,是菏泽第一寨”

    …

    云辰回来的时候,宏兴她们依然围着聚元塔修炼着在等他,“什么情况?”宏兴迫不及待的问道。

    云辰让皇浦津找来了一堆石头,摆了个简易的地形图,把木棚中制定的计划简略给她们讲了一边,而后陷入了沉思。

    “你的看法呢?”云秀一见云辰的脸色就知道,这主意不是他出的,按部就班从来不是云辰的性格,以奇制胜,在险中求利益才是云辰的性子使然。

    “如果莫阳寨这么好攻克,也就成不了荷泽第一寨,对自己有自信是好事,有的时候,对自己强大的对手更要有信心,这样才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如果让你出主意,你会选在哪里动手?”霓裳紧跟着问道。

    云辰把手一指,点向了紧邻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不远的东北角,也就是罗贯他们上次吃了大亏的地方。面对她们不解的眼神,云辰傲然道:“男人么,从哪儿跌倒的就要从哪儿爬起来。你们放心,不出意外他们最终还得从这里开始。”

    “罗贯她们试过了,不是不行么?”霓裳出出小馊主意还可以,攻城拔寨运筹帷幄显然一窍不通。

    “那要看怎么打”宏兴受不了她们这么慢悠悠的问,直接问到了最后,“云辰,是你指挥这里你打算怎么整?”

    “很简单,剑巫不是喜欢联合起来前后合围么?我就反其道而行之,围点打援,给剑巫下套。”

    宏兴她们齐刷刷的看向了云辰,虽然这个计谋的细节不清楚,但是她们从云辰自信的脸上,知道云辰很有把握。

    韬略…对有些人来说并不是锻炼出来的,而是与生俱来的——比如,狄云辰。

    宏兴她们如是想到。A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