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211章 除名

第211章 除名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211章 除名

    开阳关西南侧,是一片高达数百丈的悬崖峭壁,构成一面凡人无法逾越的天堑。夜幕中,一个人影如一只翻飞的雨燕,顺着笔直的绝壁直上绝顶。

    对一代剑帝闵长天来说,早已突破了凡人的境界,所以,凡人无法逾越的天堑对他来说如同坦途。他怀里的霓裳被山顶寒冷的疾风一吹,打了个冷噤悠悠的醒来。

    闵长天放下霓裳,爱呢的擦去霓裳脸上风干后又重新留下的泪痕,“你知道,当他杀死澹台永俊的事情败露后,这个世界上他就再难立足,我按你的意思,把大灵儿留在了他的身边,但愿他能活的久一点。”

    霓裳只是流泪不说话,遥望北方灯火通明的开阳关成,从她眼中滑落的泪水伤心欲绝,曾经幻想的幸福喜悦被割裂碎散一滴滴,当泪已碎落满地,爱已幻灭。

    “走吧,不就是挟持我去玄阴宗么,我也想看看,我在他心中的分量,到底值不值得他用命来搏。”霓裳的声音依然悦耳,却甜美不再,淡漠的心丧若死。

    “霓裳啊…”闵长天欲言又止,此刻看着霓裳这个样子,他的心比霓裳更难受。

    “您是说,他再也没有机会走出开阳关么?外公您错了,他虽然狂妄自傲,但是为了活命,他是一个可以抛弃良心和自尊心的坏人,”霓裳说道这里凄然一笑,脸上隐现的红晕如同人之将死的回光返照。

    “坏人总是喜欢打赌,外公我们要不要打个赌,三年内你们不放我出来,五年内他必将你玄阴宗倾覆”

    看着决裂般转身离去的霓裳,闵长天摇头跟上,在心里说道:“黄昏再美终要黑夜,霓裳,一个人再强大,没有势力,跟一个极宗作对无异于以卵击石。”

    “他从来不是一个人。”跳跃于山岭间的霓裳,彷如又看到了数千剑修,被他折服的举剑高呼“云城云辰”的场景,她喜欢这个时候,站在她的身边,用崇拜的眼神痴迷的望着他,来享受那片刻的虚荣。

    云辰宏兴直接吃着乌云丹,一路穿过毒雾笼罩的区域,没有回自己的营地,而是来先来到了无涯所在散修的营地,让无涯找来了划归花红领导的五十余剑宗境界的剑修,让他们全部迁到他的营地边宿营,这才跟宏兴回到了自己的木棚。

    “云辰…”云辰回来的时候,云秀云雪正在为霓裳的失踪急得团团转,但是一看到跟着云辰脚边的白猫后,叫了他一声后就疑惑的看着他。

    “你们听我说。”云辰示意她们坐下,“我杀死澹台永俊的事情已经被玄阴宗知道了,为了避免霓裳牵连其中,霓裳八成是被她外公先行带走了,而你们,现在不要把这件事透露给任何人知晓,你们的师父也不行,我不敢确定玄阴宗是否会牵连到你们,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回去的路了。”

    云秀云雪脸上的惊慌一闪而逝,她们明白云辰的意思,如若玄阴宗要为澹台永俊的事大动干戈,就算师门长辈赶来也无济于事,反受牵连殃及无辜。

    “第二件事,现在你们两个不要跟在我的身边,去五行极宗,暂时跟清宁住在一起。”云辰这话主要是对云雪说的。

    云秀点头,她清楚,如若玄阴宗派人来袭杀云辰,以她们的实力跟着云辰身边不但帮不上什么忙,反倒会让他分心。

    “兔子逼急了还要咬人呢”看着云秀拉着云雪远去的身影,云辰在冷哼中拔出剑巫送给他的中介地兵端详起来,这是一把长两尺七寸,宽不过一寸的窄剑,剑身通体天蓝色,拿在手中轻飘无重,暗褐色的剑柄上篆刻着“蓝叱”两字。

    “还是不顺手。”云辰摇了摇头,看样子他得收集一些高阶地晶找人来为他量身打造了,白泽剑倒是很合他心意,只是现在已经承受不住他元力的冲击。

    天剑历117年新年的第一天。

    飞雪连天的云城山上,白雪皑皑,寒气森森。云城宗掌教上官千虹接到了东海之滨玄阴宗发来的飞信传书,在召集了另外四峰首座紧急商议后,不顾昔日、六指、望月三峰掌教,以及门下绝大部分关门弟子的反对,传书天剑大陆五域所有剑修宗门,行使掌教特权,正式将旭日锋弟子狄云辰驱逐出门。

    同日,行千重夫妇与桂千月同时下山,桂千月夫妇直接赶往开阳关,而桂千月则是冲着汝州的狄云静去的。

    当上官千虹的这些书信大部分还在路上走的时候,新年第一天的开阳关没有一点喜庆的气色,相反,相比于往日更加压抑,这日清晨,超过五十名慈渡神宗弟子,被当着尽一千六百留守在开阳关慈渡神宗弟子面,在西城门楼上砍头示众,撒下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城门洞。

    随后,慈渡神宗在开阳关贴出了一份告示:“原慈渡神宗弟子澹台永俊,恃才自傲,贪婪成性,唆使并亲自带领一众慈渡神宗弟子,哄抢被轮值剑修攻破的莫阳寨财物,与轮值剑修发生冲突后身死,所有涉嫌此次事件中的慈渡神宗弟子,全部砍头示众,以正效尤”

    这份告示一式双份,还有一份直接飞送玄阴极宗。告示虽然说得比较模糊,却在还滞留在开阳关的剑修中引起一片哗然,失踪近四个月的澹台永俊,原来是被狄云辰一众剑修杀死了。而后满城的剑修欢呼同贺,他们早就受够了神宗门人的欺凌,慈渡神宗此举,无疑大快人心。

    然而真相则是,这些被处决的弟子都是知道澹台永俊死亡内幕的人,看似斯文和蔼的长风子,展现了自己铁血的一面,宁愿枉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有可能被玄阴宗买通了的神宗门人。

    至此,慈渡神宗与玄阴极宗相交百年的友谊,已经正式宣告破裂。但是对云城掌教上官千红来说,这份万里之外的告示,对他无疑是具有讽刺意味的….

    上午的时候,菏泽又下起了雨,这对于准备绕远路奔袭衡阳寨,发动新年攻势的剑修们来说,无异于是个再利好不过的消息。

    弥漫在他们身前密林中的毒烟在雨水的冲刷下变得稀薄,直至完全消失不见,一群群剑修从山林中钻出,聚集到云辰这位二次被驱除出宗门的统帅身后,那被残酷的战斗折磨的死寂冰凉麻木的眼神,再次绽出炙热的光芒,是的,云辰摇统帅他们去攻打寨子了。

    按照昨晚的布置,罗贯带领麾下剑修挥戈在正午率先向被他们打的风声鹤唳的庆阳寨发起了佯攻,陆建则率领着一众海外剑修埋伏在罗贯身后。无涯,宁默,在稍晚些的时候,赶到了最北边的衡阳寨。

    一时间狼烟再起。跟剑巫们在山林间打了两个多月野战的剑修们,重新向着寨子发起了攻击,不同于往日齐攻庆阳寨,这次是双头并进,庆阳衡阳一起打,让剑巫们一时闹不清楚究竟哪里是主攻哪里是佯攻,只能一封接一封的飞信向水阳寨求救。

    可是现在水阳寨中的剑巫只剩下了五百余,还能拿什么来支援庆阳五寨?莫炯看着雪片般飞来的信筏,一脸愁眉不展素手无策。

    莫问倒显得相当沉稳,伸手唤下一只擎天鹤,骑上后对莫问说道:“走吧…最后的成败,还得看你我兄弟二人。”

    “大哥…”莫炯略显犹豫,他以为莫问要带着他亲自参战,虽然他们贵为法尊,可是在尽两千剑修的面前,依然是死路一条,而且,一旦浑阳乌阳两寨趁火打劫,没有他们坐镇的水阳寨,就真的完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自有定计”莫问看穿了莫炯的心事,催促他赶紧起鹤.

    相比于庆阳寨残破不堪的外围法阵,衡阳寨的法阵防御体系相当的完整,矗立在庆阳五寨最北面的它依山而建,整个寨子成一字长龙形,盘踞了周围方圆一里的范围,不过在剑巫和擎天鹤被抽调出去大量死亡后,衡阳寨留守的剑巫已经不足百人,在尽八百名剑修数千道剑气的攻击下,连同守护大阵在内,半个时辰整个法阵的防御体系就分崩离析。

    云辰带着五十余名剑尊境界的剑修,也混在攻打衡阳寨的队伍中,为了预防东方翼兄弟的偷袭,他只能尽量远离跟罗贯一队的东方世家子弟。

    当守护衡阳寨的阵法完全瘫痪,云辰一马当先,纵起飞在空中翻转侧移,躲避过剑巫宣泄而来的法术轰击,接连三个绝对速度后,宛若一眨眼间,他的人已经站在了衡阳寨城门楼上。

    “呛”的一声,蓝叱已然出鞘,那阴柔不失犀利的蓝光,犹如一抹冷电,刺的迎视着他的剑巫无法直视。云辰在城门楼上单脚一沾即离,向着寨子中旋转而起,“彬”的一声尖锐犀利的剑鸣声中,四十八道炽白色的剑气,划着美妙的内弧线,向着木栅栏后方的剑修飞逝而去,随着一阵齐整的血花飞溅,中剑的二十余名剑巫齐齐倒地,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一命呜呼。

    如此诡异飘忽的身法,如此精准绝伦的剑气,令寨子中的剑巫人人心底发寒,见对方一剑尽灭城门口附近的剑巫,气势锐不可当,哪还有胆量反击,就在他们惶恐奔逃的时候,“彬”的一声,倾城又起….当一个光头和尚跟着云辰冲进来后,在他剑气一展,远距离大范围的剑光闪闪的惩魔面前,剑巫再无抵抗之力。

    而云辰这个时候,已经重新落到了城门楼上,看向了手里的蓝叱。不管怎么说,云辰对于蓝叱提升的剑气威力还是相当满意的,接连两次施展剑气后,他发现蓝叱相比于白泽剑提升了尽一倍的剑气威力,比翠琴也提神了五成,固然这其中有剑器本身附加了金属性的穿透伤害提升了不少威力,但是就剑鸣声来说,犀利而不是阴柔,狂妄而不嚣张,这才是一种属于男人的剑鸣。云辰已经相当满意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剑修冲进了寨子,与悍不畏死的衡阳寨的山民们剿杀在一起,衡阳寨的覆灭已经进入了倒计时,“给罗贯发信,让他向北撤,转而攻打丽阳寨,把剑巫引到衡阳与丽阳之间我们来围剿”云辰向着无涯大声吩咐道。

    无涯立刻点头照办,事实上他也清楚,就因为攻打庆阳寨的罗贯替他们吸引了大部分剑巫的注意力,才让他们打起衡阳寨如此的顺利,几乎在外围没有碰到什么剑巫的袭扰,他可是知道,这满山密林中,至少还存有五百剑巫。

    整个战斗的局势,一如云辰所意料的那样,剑巫见剑修不再跟他们在山野间打游击战,而是重新聚合起来声东击西一鼓作气突然拿下了衡阳寨,分散在周围尽三十里范围的剑巫,不得不向着衡阳与丽阳之间聚合,来继续跟剑修纠缠下去。

    接下来的一周,对于已经没有退路的剑巫而言,水阳寨要想不失去庆阳五寨,只能跟剑修进行残酷的厮杀了,不过,当雨停歇的时候,剑修们不得不一把火烧光了被他们搜刮一空的衡阳寨,暂时脱离战场,也正是依靠毒烟,庆阳五寨才得以苟延馋喘这么久。

    再次回到营地中,花红六道皇浦津连同洪二一行已经回来一天了。

    “八成是霓裳的外公闵长天”六道在听说霓裳失踪后而大灵儿安然无恙后说道,并为云辰带来了开阳关内的最新动态“慈渡神宗已经公布了澹台永俊的死讯,并突然封锁了东大门,凡是修炼水属性功法的剑修,能出不能进。“

    “算他们还有点良心,没有把这个屎盆子扣到我的头上。”云辰此刻在心里多少对长风子滋生了一丝感激,玄阴宗就是修炼水属性心法的,他此举不言而喻,要把企图混进开阳关的玄阴宗剑修尽量阻隔在外。

    说完接过花红递来的铭牌,二十万贡献值被云秀花去五千,加上花红六道皇浦津分去四万五,宏兴分了三万,本来应该还有十二万,不过现在只剩下了九万六。

    花红紧跟着递给云辰一个包裹,“你在开阳关悬赏的物品,已经被人接单了,连同你让我购买的两份九转冰息丹,还有各种疗伤药以及回元丹,都在这里了。”

    云辰一听说修炼指剑的几样物品已经到手了,脸上虽然神色不动,心里却是狂喜的无以复加,重赏之下果然有勇夫,这一万多贡献值砸下去,就有人联合起来,短短几个月时间天南地北的帮他把东西筹齐送到了开阳关内,现在只要放点大灵儿的血,就能固化经脉修炼指剑了。

    抬头的云辰见六道三人都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就淡然一笑,“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坏消息让我承受不起了,直接说吧,又有什么情况?”

    六道花红沉默着,皇浦津只好开口道,“我接到师门的飞信传书,说云城掌教已经把你除名了…”

    云辰见六道跟着点了一下头,显然离云城宗最近的天汢宗也给他发来了信。“上官千虹还真会赶时间落井下石,只是这一次,他砸的是自己的脚。”

    六道等人听得懂云辰的意思,一直对云辰有宿怨的上官千虹在玄阴宗的胁迫下,顺手把云辰给开了,却没想到慈渡神宗马上公布了澹台永俊之死是咎由自取,假以时日,上官千虹必会惹人笑话,可是,在玄阴宗的逼迫下,恐怕上官千虹也不敢再收云辰入门。

    “放心,这样最好,免得其他云城诸人跟着受牵连,我狄云辰既然能第二次拜入云城宗,也还能第三次进入云城宗,云城掌教之位,我是要定了。”云辰傲然道。

    “现在先考虑怎么对付玄阴宗吧,还有攻下水阳寨,气煞上官千虹那个老东西”宏兴跟着恨恨的一手扯下了云辰肩上代表云城宗的云纹标志,笑骂道:“现在你也属于散修了,要不要跟和尚去福泽寺挂单?”

    “你先走出开阳关再说吧。”云辰看着光秃秃的肩上,心中竟然隐现了一抹难言的凄楚,是的,现在他无门无派,成了散修,一如,得知自己被母亲抛弃时的心情是一样的。

    “我们倒是不担心,不知道什么原因,玄阴宗只向了云辰宗发去了问责书信,我们几宗倒是没有收到,会不会那个被抓去的焚阳宗女弟子,只把你给卖了?”皇浦津说着看向了花红。

    “失踪的那个师妹叫花绵,一向跟我和花情情同姐妹,为了保护我,很有可能他只说了你一个,而且当时的情形并没有人看的仔细,被拷打折磨之后,还不是任由她编…跟你一起袭杀澹台永俊的都死了,只有你一个活着。”花红面带悲色的假设出了可能。

    事实上比起他们几个,云辰更担心的是云静,他在细雨中遥望着汝州方向,在心里呐喊道:“静儿你可千万不能跑来啊”

    汝州城内。

    正躺在花园软榻上晒太阳的狄云静,听到远远的又有脚步声走来,打了个哈欠拍了拍手,顿时二十几个丫鬟端着各色小吃鱼贯而出。

    只是这次走到她跟前的不再是吃的打饱嗝的云晴,而是一连沮丧的云晴,还有一袭白玉面容淡漠绝美如冷艳仙子的桂千月。

    “亚,师傅你怎么来了。”狄云静吓得立刻从软榻上蹦了起来。

    “你的好日子到头了,现在跟我回去。”桂千月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道。A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