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212章 借刀杀人

第212章 借刀杀人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212章 借刀杀人

    一堆堆篝火燃烧的山林,犹如一颗颗暗红的星火在夜空摇曳,在毒烟赶走了所有的蚊虫鸟兽后,庆阳寨方圆五十里显得万籁寂静。

    云辰一个人带着大灵儿漫步于剑修的营地中,偶尔巡视一下岗哨和探查伤员,没有人会为此觉得他做作,因为他是统帅。不知不觉间,他一个人慢悠悠的向着北方远离了营地,矗立在一个山岗上,抬头遥望着永远也无法出现月儿的天空,只有在无人的时候,他才会在脸上隐现一抹凄苦和脆弱。

    在他无法查知的身后黑暗中,有两双贪婪的眼睛一直紧盯着云辰,看到远处云辰那模糊的身影,面容下憔悴的脸上露出的阴沉的笑容,两个人身形一起,一左一右如两只巨鸟般向着云辰纵起。

    听到风声的云辰,脸上的凄苦脆弱纷纷隐去,嘴角边那代表奸诈的弧度,在回头后,又被一抹惶恐掩饰,“锵”的一声,云辰已经拔剑在手,“谁?”大喊出声的他,在两个黑衣人眼里,看起来更像是色厉内荏。

    两个黑衣人并没有亮剑,而是直接向着狄云辰飞扑而上,看样子是准备生擒。

    云辰惶然色变,纵深向着后方旋转而起,“彬”的一声,十六道剑气,交织成两股,分射飞扑而来的二人,两个黑衣人身形一坠,身上透明的气罩一闪,避过大部分剑气后,几道射中的剑气也被气罩阻绝在外,只是稍稍阻挡了二人的速度。

    这就是元气护体,剑尊以下剑修弟子与剑尊境界的剑修之间,无法逾越的天堑。

    经此一阻,云辰已经从山上飘然而下,当两个黑衣人纵身到山岗上时,云辰已经骑上了刚好完成变身的大白猫…

    “追”东方翼低呼一声,连同东方勤飞身向着山下追去,他们二人旨在生擒狄云辰而不是杀死,见狄云辰骑着白猫离剑修的营地越来越远,二人求之不得。

    云辰如若真的要逃,凭借白猫的速度,哪怕两个剑尊也跟不上,但是白猫今天就像被饿了半个月一样,跑起路来像个老妇人般,整一个风中凌乱了得,让身后的东方翼兄弟认为再加一把劲就能追上。

    “彬…”东方翼两道剑气,犹如两道金色的闪电撕裂了黑暗,向着前方跑的看起来摇摇欲坠的白猫迸射而去,本来病怏怏的白猫突然变得矫健起来,上下一纵轻松的躲过。

    “该死的,你就不能装的狼狈点,这种程度连我都能轻松躲过,你用得着这么重视么?”云辰一看白猫差点露陷,急得贴在它耳边只骂。

    “呜..”白猫委屈的低呼一声,速度一减,一道剑气擦着云辰的大腿飞逝而过,吓得云辰脊背上都出了一层冷汗,“你个死猫..”

    就这样一路追追逃逃,三人一猫的身影很快被夜幕掩盖。

    东方世家的营地中,宏兴与花红的突然到访,让东方选有点受宠若惊,为人低调的东方选很少与那些太宗和极宗子弟交际,见云辰身边的两个大红人主动造访,一时摸不透她们的目的,不过素来谨慎的他,还是差人去把不愿的罗贯邀请了来,拿出在开阳关兑来一直舍不得喝的水酒,几人天南地北的一通胡扯。

    只是看着酒喝完了,夜也深了,宏兴花红依然没有要走的意思,罗贯见事情有些蹊跷,宏兴就不说了,花红绝对不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人,就问道:“你们有事么?”

    “没事,想请东方兄弟一起看烟花。”宏兴说着望向了夜空,今夜的夜空连渗透下来的星光也没有,漆黑如墨。罗贯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一直一脸陶醉的望着夜空发呆的花红。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云辰骑着白猫已经绕到了庆阳五寨侧面,一路惊起不少剑巫,但是都被东方翼兄弟一剑杀了。

    云辰见差不多了,掏出烟花扭开,骑着白猫一阵加速奔跑,拉开距离后停下点燃放了…

    .无色的烟火穿透上空的云雾后,在上空炸散一朵小巧的暗红色烟火,虽然不够绚丽,却足够醒目,当东方翼兄弟察觉时,小巧的烟火已经消失…而云辰,则骑着白猫拉着他们在原地逗着圈子。

    当暗红色烟火在空中绽放的时刻,远方的花红宏兴同时扑捉到了这稍纵即逝的瞬间,罗贯东方选同样看到了,“还真有烟花,和尚你怎么知道的?”罗贯笑问到。

    回答他的是,是花红的剑,“锵”的一声中紧跟着是“叱”的一声,没有任何征兆,花红手中的紫凤已经刺进了东方选的胸口,这一刻,花红刚刚还迷茫的脸色,只剩下了冷漠不屑。

    在东方选死不瞑目注视下,罗贯拔剑指在花红的脖子上,“花红你干什么?你疯了”

    与此同时,宏兴剑技一展,“咚”如同佛钟般的剑鸣声中,十六个金光灿灿的万字剑气向着远方三十米外聚在一起烤火的东方世家四十余子弟迸射而去,宏兴紧跟着飞纵而起,“咚..”第二记紧跟着出手….

    “救命啊”十几个侥幸在宏兴的剑气下逃的余生的东方世家奔走呼救,面对远距离群杀的惩魔,他们连拔剑一战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在宏兴的追杀下徒呼救命。

    花红无视了脖颈边罗贯的剑,一脚把东方选的尸体踢飞,嘴角带着一抹邪异的微笑震剑弹飞上面的血迹,“云辰说,划归给东方世家的贡献值,以后全部转给你私人。”

    (那个,说下订阅,订阅低的已经到了编辑不给推荐的地步了,说了不怕你们笑,一百左右的订阅了。收入倒是次要的,一个月几百块真的算不了什么,关键是看的人少,我写的都没有信心啊)

    “这…”罗贯犹豫了,事实上从花红和宏兴动手他就知道,这八成是云辰的主意,但是临阵毫无理由的屠杀自己人,终究会让麾下的剑修寒心,眼看拿下水阳寨在望,现在这跟“鸟尽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有上面区别。

    “他还会个人给你两千贡献值”花红收剑回鞘,淡淡的说道。

    罗贯手软了,剑垂了,马上又举剑高呼,对闻讯赶来的剑修喊道:“来呀,杀光东方世家的走狗,他们与剑巫私通,企图在摸黑在我们营地中央放毒烟,被我、花红、六道撞破,全部给我杀光这群败类”

    “杀死他们”一个个剑修拔剑参加了围剿,顷刻间就把实力本来就很次的东方世家子弟屠杀一空。

    宏兴站在火堆边,丢下两袋制造毒烟的毒药,望着大义凛然的罗贯一脸钦佩,云辰说的不错,罗贯如果看见了,一定会帮她们找好借口的。

    东方翼兄弟突然发现了不对,白猫这个样子越跑越精神,最后干脆绕着几座山丘跟他们兜起了圈子,那还有先前病怏怏的样子,但是看着始终在眼前晃的云辰他们怎么忍心就此罢手,他们千辛万苦翻山越岭不就是为他来的么?

    直到….白猫突然一缩下,惯性使然让云辰向前反滚,东方翼兄弟才重新看到了希望,气喝一声追撵了上来,兴奋的他们甚至忽略了头顶激荡下来的微风….

    白猫何其敏感,一察觉到上空有擎天鹤飞来了,立刻变小藏了起来,这是云辰反复叮嘱的,没有白猫他根本无法跟两个剑尊僵持这么久,但是有了白猫,又恐惹起剑巫的生意,所以只能冒险使这一招。

    但是他是狄云辰,是个很有办法的人,当他被白猫摔下,翻滚一圈后,人已经调整好直立的旋转飘飞而起,而后,树林中再次纵出一个黑衣人,一把拎住了他隐身密林加速逃离,不是闻讯等在这里手持重剑的花间还有谁。

    与此同时,空中的急速下降的擎天鹤终于引起了东方翼兄弟的警觉,东方翼赶在剑巫发出法术前,身形一纵二十余米高,抬手一道剑芒精准的射中了下落的擎天鹤,犀利的金属性剑芒直接穿透了擎天鹤的背腹,余势不减穿透了上面的剑巫,让一鹤一人连哀嚎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气绝栽落。

    精准霸道的剑芒,无疑不彰显着下面之人剑尊的身份,亲自统帅着八只擎天鹤最近昼夜盘旋在天上,歇鹤不歇人,飞来执行斩首计划的莫问莫炯兄弟再不迟疑,冲着身边的剑巫喊道:“他就是云城云辰,不计一切代价杀死他.”

    当东方翼以为会吓退剑巫,落下来准备跟着弟弟东方勤追撵云辰时,空中的擎天鹤不散反降,同时,也传来了法术的轰鸣声….

    一道道雷火宣泄而下,东方翼虽然速度远非一般剑修所能比拟,但是来袭的剑巫除了水阳寨两个法尊外,其余五人无不是接近法尊境界的水阳寨精锐,加上莫问这次是下了血本,全部配发的是终结的极品符纸,雷火施展的速度和范围都成倍的提高,迫不及防下,东方翼纵然有元气护体,也被弄得极其狼狈,被剑巫牢牢咬住轰杀。

    正在追撵云辰和花间的东方勤,回头见兄长被一群剑巫缠的无法脱身,只好翻身来解围。

    花间一把放下云辰,遥望法术闪烁的后方,疑惑道:“这就是你借刀杀人的办法?你确定引来的剑巫能杀死东方翼兄弟?”

    云辰阴沉一笑,“不是还有叔你么?两败俱伤后我们渔翁获利。”杀死东方翼兄弟云辰没有指望,但是,他相信水阳寨突袭来的剑巫,一定不会轻易放过马上就能至水阳寨于死地的“云城云辰”的。

    战场上,在东方勤赶来支援后,五个法尊境界的剑巫连同他们坐下的擎天鹤,先后被东方翼兄弟射杀,但是就跟前文表述的一样,剑尊的元气护体毕竟只是伤害减免,不是法尊护体循光的伤害转移,剑巫们拼死施展的雷火,同样炸的得东方翼兄弟遍体鳞伤,就在他们以为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时,这一方燥热的空气中,突然被一阵寒气压下。

    隐身在这五只擎天鹤上方的莫问莫炯兄弟并没有被突然多出了一个剑尊吓到,而是联手施展出来一个地级高阶的法术——海潮决。

    一道五彩光芒在夜空闪现,这是莫问祭出了全属性天兵五彩剑,这五道色彩分别是金属性的金色,水属性的白色,木属性的绿色,火属性的亮红色和土属性的橙色,随着一张符纸在五彩剑上化为一滩灰烬,莫问把手中五彩剑向着下方刚刚射杀了五只擎天鹤的东方翼兄弟一指。

    一层薄薄的雾气急速落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地上凝结成了一片冰晶,甚至连那还在燃烧的火苗都被冰晶包裹住,并没有消失,而是保持的升腾的姿势,红颜而妖冶。

    “是法尊”东方翼大惊,纵身就要逃出这边冰晶覆盖的区域,但是却发现双脚已经被这片冰晶牢牢的沾在地上。

    随着莫问莫炯兄弟嘴中念念有词,手中的长剑上下一挥,在“空空空空….”的响中,地上的冰晶纷纷化作一根根锋利的冰锥,上下持续不断的涌起尽二十米的高度,同时,莫炯跟着长剑一挥,一片同样密集的冰锥从上方倾泻而下,构成了一个高大四十米,方圆尽百米的冰晶牢笼。

    炽白的一片冰晶把周围耀射的犹如白昼,让云辰看清了擎天鹤背上那个手持五彩剑的水样寨主,不是跟他先后完成了两次交易的剑巫还有谁?他在心中直呼侥幸,太他**的刺激了,对阵双方的统帅竟然都亲自做通敌的买卖…

    但是在这苍白冷光的世界中,却让人看不见法术深处的东方翼兄弟的身影,“空空空….”的法术轰鸣声掩饰了周围一切声响,也让人无从得知冰锥深处的东方翼兄弟可曾还有性命。

    云辰目瞪口呆看着上下掺插起伏不断的冰锥林,这就是一个法尊的实力,竟然让两个剑尊连躲避的余地都没有,要是当日初佞也弄出这样一个海潮决,攻打莫阳寨一战不知要为此牺牲多少人。

    不过云辰却也知道,这种海潮决是水属性法术,而且还是两个法尊联手施展,主修金属性辅修火系的初佞是施展不出来的。

    但是花间远没有云辰那么乐观,只有跨进了剑尊门槛的他们,才能对剑尊的实力有个清晰的认知,当他握着重剑悄悄向着那片水林冰晶靠拢时,云辰已经带着大灵儿消失在了原地。

    海潮决持续大约二十息的时间后,整个冰晶牢笼化作一堆冰渣堆聚成一座小山,莫问莫炯兄弟骑在擎天鹤上,神色紧张的看着下方的冰山,直到看到一丝血水在其中隐现又被冻住后,脸上的神色才松懈下来。

    沉寂,死寂般的沉寂。寒气从新云绕出了一成雾气,很快弥漫了周围的一切,莫问示意莫炯在高空警戒,他亲自骑着擎天鹤降了下来….

    就在这时,随着“哗哗”响动,在莫问眼中本该死了不能再死的东方翼东方勤兄弟身上挂连襟纵起,一阵血色的冰屑随着的身影一路洒下,更有几根冰锥还穿在他们的身上还未消散。

    “彬…”两声,四道金色的剑芒向着落到里地面三十米高度的莫问迸射而起,轻易的击杀了莫问坐下的擎天鹤,并把莫问身上的水纹般的护体循光打的一阵飘摇。

    莫问大骇,早就暗自提防的莫炯降下一道六角冰凌,把东方翼连人带剑一起冻住,东方勤紧跟着两道剑芒射中了莫问,同时,莫问也完成了一个法术,五道长达七米冰枪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向着东方勤迎头罩下。

    东方勤的第一道剑芒击散了莫问身上的循光,第二道剑气则从莫炯的小腹上穿过。而莫问的五道冰枪把东方勤整个人向下钉在了冰山上。

    莫问落地捂住小腹上的伤势,向着准备落下来营救他的莫炯挥手,让他先走。

    与此同时“嘭…”的一声,冻住东方翼的冰凌落地碎散,被冻的全身冰凉差点失去知觉的东方翼一见自家兄弟眼见活不成了,痛呼一声“三弟”喊着不顾被冰冻伤害变得有点迟缓的身躯,长剑一振就要催发剑芒灭了莫问,但是莫问却纵身就逃。

    就在东方翼持剑欲追时,花间从旁边的山林中纵出,四道炽白的剑芒在如迅雷般的剑鸣声中,向着东方翼迸射而至。万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东方翼,加上被冰冻伤害侵蚀的本就速度大降,根本没有机会躲避,直接被四道剑芒透胸毙命。

    花间一击杀死东方翼后,根本没有任何停顿,纵身向着前方奔逃的莫问追去。莫炯见后方突然又杀出了一个剑尊,还在犹豫要不要伸手救助一下兄长的他,不敢再在此地停留,起鹤就要爬升高度后再做打算。

    “哄“大灵儿变身一声吼叫,吓得莫炯坐下的擎天鹤一沉,赶来的花间还未及出手,就看到云辰已经纵身而起,“彬..”的一声犀利不失阴柔的剑鸣声中,十六道炽白的剑气划出一道道美妙绝伦的外弧线,在二十五米外汇聚成一点,那一点璀璨的剑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花间见鬼的眼神中切入了擎天鹤的腹部….A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