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213章 巧破水阳寨

第213章 巧破水阳寨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嘭”的一声,在花间看来,被云辰的剑气射中本该毫发无损的擎天鹤,炸成了一团血羽,擎天鹤背上的莫炯被血羽冲击得高高抛起,那坚实的羽毛和四溅的骨肉,击打的他身上那层水纹状的循光一阵闪烁。

    被这突来的变故,炸的惊魂未定的莫炯翻飞在空中还未落地,花间纵身而起,云辰适时跟上在他足下一托,把他送的直上数十米,“彬…”的接连两声剑鸣中,花间前四道剑芒直接击散了莫炯身上的循光,紧跟着四道剑芒透胸而过,让刚捏了个法诀的莫炯反击的机会都没有,抛飞着四道血线,一命呜呼。

    “莫炯”下方捂着腹部的莫问,越逃在金属性剑芒穿透气劲的肆虐下的伤势就越重,看着相依为命几十年的兄弟被射杀,顿时悲愤的心胆俱裂,顾不得身上的伤势,抬手引出一连串的冰枪向着空中尚未落地的花间射去。

    “吼”白猫全身燃起实质的冷火,纵跑间如一团火焰一口咬在莫问的大腿上,那全身飘飞的火焰瞬间烧开了莫问身上本就稀疏的护体循光,并顺势灼烧着他的肌体。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中,快被冷火烧成焦炭的莫问,被白猫咬断大腿后摔了出去,正好落到了疾追而来的云辰脚下。

    “听说你拿十万贡献值买我的人头,我就是狄云辰,你听过我的声音?”云辰一脚踩在频临死亡的莫问胸口,淡淡提醒道。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莫问绝望而恐惧,就跟云辰一样,他万没想到,身为剑修统帅的狄云辰,会亲自出面做通敌的买卖,更没想到,最后反被狄云辰将计就计给算计了,顿时直接气急攻心而死。

    “水阳寨,完了”云辰说着弯腰拔开莫问腰间被烧的与肉贴在一起的法袍,取下他眼馋多日的须弥袋,打开一看两个聚元塔果然还在,看来莫问还真准备兑现承诺。

    除了这个须弥袋外,其他东西尽数被白猫的冷火烧毁,云辰最后捡起莫问的全属性五彩剑,拿在手里挥了挥倒也凑手,就是彩光霍霍,弄得他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个,回去丢给云静玩。”云辰把七彩剑收进须弥袋后如是想到。

    “给你这个,高级地兵”花间走了过来,把莫炯的剑器丢给了云辰,云辰拿在手里晃了晃,点头收进了乾坤袋,他现在连倾城第一层都没有练成,天知道等他施展完整的倾城上下部时,手里的蓝叱能承受几次元力的激荡。

    “那一剑…不错,很有你老子当年一剑九州寒的风采。”花间拍了拍云辰的肩膀,一脸的欣慰。

    “我父亲是…”云辰问出了自己一直想问却不敢问的问题。

    “死了…不要想着替他报仇,对你来说,没有杀父仇人。”花间把脸扭开。

    云辰看着花间一脸悲愤凄苦的脸色,识趣的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把莫问的尸体一脚踢到一边的水草中,跟花间草草掩埋了东方翼兄弟的尸体,又把莫炯的尸首带上,纵身离开了此地。

    依旧回到上次初见花间的那片山丘旁,云辰说道:“叔,你在这里等我一段时间,如你所愿,我被云城宗再次驱除出门了,以后恐怕要跟你浪迹天涯了。”

    花间冷酷的双眼中少见的挤出了一丝笑意,似乎早就想听到云辰这句话了。

    “叔,我找到了修炼指剑的正确方法,原来是要利用药液固化经脉,我准备好了两份药物,调配成药液后你先试,如果成功了,我就再修炼。”云辰说完,夹去莫炯的尸体溜之大吉。

    花间怔了怔,反应过来望着云辰远去的身影大骂,“小兔崽子,原来是要拉我做实验。”随即又在脸上隐现了一份欣慰笑意,云辰,远比他想想的要有出息,他又如何不高兴。

    剑修营地灯火一片透明,因为在东方世家的营地的火堆旁发现了制造毒烟的毒药,加上最先发现的罗贯、宏兴和花红众口一词,所以一举坐实了东方世家子弟通敌的罪名,但是就因为在自己人中间,发现了被剑巫买通的奸细,害的所有的剑修人人自危,都不敢睡觉了,这要是睡的正香,自己人在营地中间放一把毒烟,到时候吃乌云丹都来不及了。

    云秀云雪一直盯着宏兴看,看的宏兴那张厚面皮止不住的都红了,云秀再清楚不过,那些被发现的毒药来之哪里,那是傍晚宏兴刚找她拿去的,她不清楚的是,云辰为什么要支开她跟云雪后,支使宏兴花红一举杀了这里所有的东方世家弟子,要知道东方世家与着云城宗有着尽百年的铁血友谊。

    当然,这件事最好去问云辰。

    云辰回来的样子相当吓人,素来洁身的他,就是在泥水中赶路也能一点污泥不沾,但是这次他是扛着一个死人回来的,死人身上留下的血迹沾染了他一身,加上他一连的阴沉,让一直以来以淡漠形象出现在众人眼前的他,看起来有点狰狞可怖。

    “云辰…“云秀云雪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等云辰走进赶紧跑过去。

    云辰丢下莫炯的尸首,看了看周围的人,很好,没有一个东方世家的子弟,“我知道你们要问我为什么让宏兴花红杀了所有的东方世家子弟,很简单,我刚刚被上官千虹驱逐出师门了,他喜欢为所欲为的时候,我就陪他。”

    “啊…”云雪云秀万没想到是这样的理由,但是这个理由放在云辰身上确实说的通,他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上官千虹让他心里不快活,他就能让上官千虹心里不舒服。

    云辰丢下惶然无措的云秀云雪不理,走了过来,看着罗贯无涯等一众首领问道:“准备好了吗?我是说,现在立刻绕开庆阳五寨,攻打水阳寨。”

    全场一片死寂,云辰这又是玩的一招什么花样?

    “我再说一遍,没有开玩笑,是立刻攻打,现在,我要挑选至少三百名身体较矮小的剑修出来化妆,你们各队首领立刻去办”云辰又说了一边,见还没有人反应,嘶吼道:“立刻”

    饱含元气的吼声,震的众人一惊,罗贯也不好再问详细情况,立刻挥手吩咐道:“各队首领带领麾下剑修从北方绕过庆阳五寨,向着水阳寨开拔,另外把小个头的剑修全部召集过来。”

    罗贯说完,见大家已经行动起来,这才走到云辰身边轻声问道:“这一晚上你到底耍的什么花样,你要杀东方世家子弟大可跟我明说,我把他们送到攻打寨子的一线去,还阴不死他们,你非要让自己人动手…”

    “让他们那样死我心里不痛快。”云辰说着带着罗贯走到莫炯的尸体边,一脚踢开扑在地上的尸首,让罗贯看到尸首的胸口法袍上,用紫线彩绘着的五朵彼岸花。

    “法尊…”罗贯轻呼出两个字后赶紧捂住了嘴巴,哪里来的法尊?当然是水阳寨的两大寨主之一,至于云辰怎么杀死这个法尊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罗贯立刻明白了了云辰接下来的全盘计划。

    “快点,把身高不及五尺的剑修全部集中过来,天亮前我们一定要赶到水阳寨,云秀你还愣着干什么,不是说你那里还有从莫阳寨缴获的油墨么,青宁,把我宗的十几个女弟子找来,你们往日不是喜欢学着画剑巫的脸谱么,这次我让你们画个够,在真人脸上画…”

    看着罗贯马上热火朝天天有条不紊的吆喝着,云辰点头道:“真是个合格的军师”然后满意的去换衣服了。

    云辰换了一身洁净的剑袍出来,看着肩上那簇新的代表云城宗的云纹标志,顿时一股苦涩涌上心头,就欲亲自伸手撤去,但最终还是止住了。

    等他找六道拿回自己的包裹,把花红带给他的药物一股脑的全部塞进了须弥袋,又塞了不少干粮后,宏兴带着罗贯无涯宁默赶了过来,“第一拨剑修已经开拔了,还有三百余画脸谱的剑修我怕在天亮前赶不到水阳寨,还有,光化脸谱肯定不行,还得把剑巫的尸体刨出来,弄一身衣物。”罗贯说道。

    “没关系,天不亮,如何让水阳寨中的剑巫看得到我们手中的寨主尸体呢”云辰说道这里见众人全都一愣,才知道罗贯并没有宣扬出去,只好解释道:“不瞒你们说,我出去巡查的时候正好看到连个法尊跟两个剑尊相斗,结果就抢了一具尸首回来了。”

    虽然云辰的解释到处都是漏洞,但是就跟罗贯看到莫炯的尸体时是一样,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的水阳寨已经群龙无首了。虽然他们一直对于云辰能带领他们打下水阳寨坚信不疑,但是从未像此刻这样,觉得唾手可及过。

    “诸位,打下水阳寨后,我们再回头痛打庆阳四寨,争取在三天内结束战斗,现在,我们出发。”

    “出发!”众人激动的高呼。

    清晨的水阳寨被厚厚的水雾萦绕着,任凭河畔的清风吹荡,也散之不去,整个寨子看起来平和而安宁。

    阿旺矗立在城头,遥望飘荡着淡淡青烟,平静的如一面镜子的浏阳河紧锁眉头,按照计划,莫问莫炯两位首领此刻应该回来替换坐下的擎天鹤,但是没有,不止他们,连追随在他们身边的几个剑巫都没有回来。

    “报…”寨外浏阳河水面上一个剑巫划着木筏,冲着城头阁楼上的阿旺喊道:“河对岸有陆陆续续的从庆阳五寨溃逃下来的剑巫奔来。”

    阿旺心中一沉,庆阳五寨连两大寨主出手也未能保住么?“再探,问清楚他们是哪个寨子的。”阿旺吩咐道,然后挥手示意寨子中仅存的八只擎天鹤载着剑巫起飞去高空查探,在莫炯莫问离开后,整个水阳大寨就有他主理了。

    片刻后,寨子外再报,“问清楚了,他们说是南边青阳寨的剑巫,剑修突然迂回到南边攻打青阳寨,他们寨主战死后,他们退下来了。”

    阿旺既然能被莫问委以重任,自然有他的可取之处,他并没有立刻派木筏把对岸据说越聚越多的剑巫运进水阳寨,而是先吩咐人先向南方的青阳寨放飞了一只鹰鸽,以证明青阳寨是否被攻破。

    鹰鸽刚放飞不久,寨外再报,“报,新退下来的一批剑巫,带..带回了二寨主莫炯的尸首。”河道上的剑巫带着哭腔喊道。

    阿旺心中一慌,“你确定是二寨主的尸首?”

    “他们说可以先派人把尸首运过来,只求大人您给他们一条生路,接他们过河,现在剑修已经在他们身后追杀过来了。”

    就在这时,空中骑乘擎天鹤查探的剑巫回报,“距离河道十里外,确认有大批剑修赶来。”

    “先把尸首运进来。”阿旺不敢掉以轻心,太多的事实已经证明了,这次来攻打寨子的剑修统帅,不是一般的狡猾。

    当莫炯的尸首运过河,摆放在水阳寨中后,全寨子余下的五百剑巫加上两万多山民,忍不住悲伤落泪,阿旺亲手拂上了莫炯死不瞑目的双眼。

    空中再次传来了骑乘擎天鹤剑巫的回报:“剑修距离河道已经不足五里,河道边的剑巫已经下水向这边游来了。”

    “派木筏,接他们进寨。”阿旺等不及青阳镇的回信,现在整个水阳大寨只有五百剑巫,纵然有很多高级法阵守护,可是在尽两千剑修的冲击下,被攻破只是时间问题,现在多收留一些溃逃下来的剑巫,也就间接的增强了水阳寨的防御。

    三十余艘木筏从庆阳寨底层的沟渠直接河道,撑向了河对岸,等这些木筏尚未靠岸,撑木筏的水阳寨山民当即发现了不对,准确的说是这些剑巫的衣着不对,一个个穿的法袍破破烂烂,像是从土里刨出来的,更主要的是,这些剑巫脸上的油彩画的都有些不伦不类。

    油彩勾勒的脸谱,是剑巫的一中图腾,传说中能够唤醒神秘的力量,所以历来都被剑巫极为重视,要么不花,要画就会画的很正规。

    就在几个山民发现了蹊跷准备掉头逃跑时,一个个“剑巫”见身份连几个山民都没糊弄住败露了出来,纷纷纵上木筏,把撑木筏的山民一剑刺下了浏阳河。

    在天空上方巡查的擎天鹤背上的剑巫,受河道上弥漫的水汽所阻挡,只能看到隐隐约约的人影往木筏上挤,根本看不清下方发生了什么。

    片刻间三百余“剑巫”上床,撑着木筏摇摇晃晃的划向了水阳寨。

    当这三十余艘木筏接近水阳寨时,飞往青阳寨求证的鹰鸽终于返回,阿旺接过一看顿时脸色大变,嘶喊道:“攻击,启动法阵法术攻击下面的人,青阳寨根本没有受到攻击,是剑修的假装的,快攻击,千万不要让他们进入水阳寨。”

    但是阿旺醒悟的已经晚了一点,此刻木筏已经接近外围一层围在河岸的木栅栏只有不到二十米,离寨子的主栅栏也只有三十米的距离,在剑巫手忙脚乱的启动法阵,鸣唱法咒时,三十余木筏上乔装打扮的三百余剑修,如一群飞鸟从木筏上纵起,在外围的木栅栏上轻轻一借力,人已经纵进水阳寨中。

    然后,是肆虐的剑气和各色法术光辉的交集。

    几乎同时,河对岸故意装着落后追撵的剑修已经抵达了河对岸,看着已经剑鸣频频传出,黑烟滚滚的水阳寨,一千五百余剑修群情激奋,没有任何犹豫,淌水游去。

    在河面上,近百个人影如同翻飞的水鸟般,旋转向前一纵十余米后,轻轻一点水面,在向前纵起,百米宽的河面起落间就已经安然渡过。

    云辰携手云秀云雪安然的落在水阳寨高大的阁楼上,并没有出手,战斗在那三百余剑修乔装成剑修冲进水阳寨后,已经再无悬念,被他耗时近三个月,牺牲尽七百剑修,利用围点打援剿杀了过两千剑巫的水阳寨,在莫问莫炯两大寨主死亡后,根本毫无抵抗力。

    埋伏在河道边甚至河底的法阵,在剑修突然发难进入水阳寨后,已经成了一个摆设,根本没有发挥丝毫的作用,再一千五百余剑修先后冲进已经五十余年未被攻克的水阳寨后,厮杀已经蔓延到了整个水阳大寨尽五里的方圆。

    剑巫们东躲西藏的苦苦支撑,而不会法术的蛮荒山民,则用单薄的身体和农具,以自杀的形式来挑战剑修锋利的剑气,彰显着保卫寨子的决心。

    “云辰师兄,可不可以不要让剑修赶尽杀绝,那些都是手无寸铁的老人妇孺和孩子啊”罗青宁见积攒了多日仇恨的剑修们,在歼灭完剑巫后,已经属于杀红了眼,连跪地求饶的山民也不放过,顿时动了恻隐之心,她直接绕过云辰身边的哥哥罗贯,转而向着云辰求告。

    罗贯刚要呵斥青宁妇人之仁,云辰用眼神止住了他,他可以不在乎罗青宁的看法,但是他不能不在乎身边云秀云雪那隐现于额头上的恻隐之心。

    “传令下去,守住寨子中的前后大门及各处出口,蛮荒山民除农具、粮食和衣物外,其他山民也不能带走,放他们一条生路吧。”

    云雪云秀顿时喜上眉梢,只有在云静霓裳不再的时候,她们两个才能真实的感受到云辰对她们的宠爱,完全就是不讲道理的,只为了让她们高兴。

    “那些孩童,在以后可是有可能成为新的剑巫的。”罗贯顾虑道。

    “哪管我们什么事?”云辰反问道。

    罗贯顿时明了,是啊,攻下水阳寨后,就意味着他们的菏泽之旅结束了,只要他们愿意,随时风风光光的离开开阳关,那些孩童是否会成为剑巫,关他们什么事。

    云辰遥望开阳关的方向傲然道:

    “传讯神宗,水阳大寨,已被我等踩在脚下”V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