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215章 往事伤怀

第215章 往事伤怀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215章 往事伤怀

    “你要清楚,这件事情你没有拒接的余地,虚与委蛇只会让慈渡神宗对你更愤怒,对于人才,得不到就毁灭,正是三大神宗的处事规则。”洪二脸色一边,突然变得咄咄逼人起来。

    “哈哈哈…”云辰压根就没把洪二当根葱,“你也要清楚,站在你面前的是未来的亲传弟子,惹恼了我…你说我现在杀了你,长风子会不会怪我?”

    洪二毫无惧色,“你不会杀我的,因为我是你的人。”洪二说着用双手比划了一个剑气又分散到收集再到飞逝的过程,“你哪天在浏阳河边杀鹤时,很不巧,当时我也纵在空中,虽然纵的没你高,但是别人看不到的我都看到了。”

    云辰脸上神色不变,其实心中已经动了杀机,倾城暴露了。“你什么意思?”

    “听说你以一己之力轰开了莫阳寨的大阵,长风子特使和宁为长老,怀疑你身上有什么神级剑技,这才是他们派我来你身边的主要理由…”

    剩下的话洪二不说狄云辰也明白了,如若洪二告诉长风子或者宁为他杀鹤时施展的剑技真相,恐怕他们会亲自出手缉拿他拷问出剑技的功法,跟一个可能存在的神级剑技比起来,一个有潜力的亲传弟子根本算不了什么。

    “说说你不告诉他们的理由?”云辰右手又轻微的跳动起来,这是他想要拔剑杀人灭口的征兆。

    “长风子宁为圣姑,她们是一代人,而我们是不同的一代人,当我进入精英阁后,以后不论我怎么努力,受资质所限,我在神宗的路也倒头了,但是我不甘心数十年后按部就班的去做个默默无闻的长老阁成员,所以我选择赌你…”

    赌他什么,已经不需要洪二说了,云辰已经料到了,云辰有脑子够奸诈,还有神级剑技旁身,攻克水阳大寨一役,已经充分的证明了他是有雄才大略的人,加上现在已经贵为慈渡神宗下任掌教的亲传弟子,只要云辰愿意,若干年后慈渡神宗归他名下也非空谈。

    人活着不是为权就是为名,洪二与其这样虚度一生,不如在云辰身上赌一把,提前站到他的圈子里,也许就能收获长风子圣姑给不了的权利和名望。此次攻克水阳寨的过程中,云辰已经用事实证明了,提前跟他站在一个圈子内的好处,至少他们只是运送了几趟补给,却从他这里分到了数倍于其他剑修得到的贡献值。这已经充分说明了,云辰是个重感情的人。

    “你真是个聪明人”云辰心中杀机已灭,他父亲狄方海曾教导过他,这世上最牢固的同盟,不是血缘,而是与你有共同利益的那个人,洪二提前赌他狄云辰的前程,等于赌自己的前程,而且冒的风险还很小,就算以后云辰有倾城剑技的事情暴露了,洪二大可说自己没看到,不是有跟随着狄云辰的数千剑修,同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没有发现么?

    “你回去跟长风子复命,就说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稍后就回慈渡神宗,我不知道自己以后能否给你想要的那个前程,但是,跟我狄云辰站在一个圈子里的人,任何时候都不会后悔。”

    洪二抱拳,“你自己多小心,慈渡神宗已经把东门封起来了,凡是修炼水属性心法的人,一律不得入内,你知道,从别处并非无法进入荷泽。”洪二说完纵飞着离去。

    “为什么不穿上跟他回去?”洪二走后,花红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促狭的笑意问道。

    云辰把手里的亲传弟子服饰收进须弥袋,不管花间阻止他进入慈渡神宗的理由是什么,为了石像姑姑,为了找到解阴阳葵之毒的配方,他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进入慈渡神宗找圣姑…

    云辰有何尝不知道,不论霓裳的外公闵长天,还是东方翼兄弟都能避开开阳关进入荷泽,其他人当然也可以,但是留在荷泽有花间在,他尚有一线生机,出了开阳关,面对强大的慈渡神宗,他就是死路一条。

    “如果他们给你这样的衣服,你会穿么?”无法回答的问题,就反问,这是连云静现在都知道的窍门。

    刚刚还笑意嫣然的花红,在眼中流露出一股悲戚,“我师父…是为了替我找上品剑魂地岩心,才深受重伤最终不治而亡,所以,就算焚阳宗最终驱逐我出门,我也不会加入任何宗门。”

    不经意间,花红说出了不为人知的秘密,马上莞尔一笑,“好了,我说了自己的秘密,现在你该告诉我一个你的秘密了?”

    云辰张了张嘴,心说怎么女人都这么无奈。但最终,他还是说了,“有个人告诉我,如果我进入慈渡神宗,会立刻没命,所以我不能去。”

    “为什么?”花红诧异道,从那两身亲传弟子的剑袍,足以说明了慈渡神宗接纳狄云辰的诚意。

    “这正是我想知道的问题,所以,现在我们去问他。”云辰说完带着花红,奔向了东方峭壁上花间的藏身处。

    花间的藏身处,位于前衡阳寨的东北,一连五座十余丈高,五座相连的山丘中,每座山丘上都长满了郁郁葱葱的乔木和灌木,掩饰着下方几道浅浅的山谷阴森而幽暗。

    云辰花红刚在山丘下一现身,听从云辰的话,找了一身灰白色散修剑袍穿在身上的花间悄然现身,褪去了一身黑衣的他,仿若连同他身上的那股隐身气息一并褪去,本就样貌俊朗的他在灰白色高领剑袍的存托下,显示出了他不输与长风子的飘逸和自信。

    “叔,这是花红,焚阳宗弟子,这段时间多亏了她一直帮我。”云辰开门见山的向花间介绍道,随即问了一句,“你们都姓花,以前不会是一家人吧。”

    花红厌恶的翻了云辰一眼,你这是什么狗屁逻辑,她姓花,是因为宗门的辈分。

    花间淡漠的向着花红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而后把眼睛向旁边瞥了瞥,向花红表达了自己希望跟云辰单独谈一谈的良好愿望。

    云辰给了花红一个歉意的笑意后,随着花间走进了附近一条被藤蔓和荆棘掩饰的山谷,在山谷一边的斜坡上几颗粗壮的冥松之间,吊着一个用藤蔓编制的吊床,很显然,花间这段日子一直住在这里。

    “本来我打算等你进入剑尊境界之后再告诉你这些的,可是现在,慈渡神宗竟然对你感兴趣,真是孽缘啊,我再不说,怕你禁不住诱惑,进去了枉送性命。”花间靠着一颗冥松,不经意间,几缕皱纹已经点缀上了他的眼角,岁月流失了他的青春,却反而让他心中的仇恨和无奈,愈发刻骨铭心。

    “叔,我母亲是谁,现在在哪儿,我父亲又是谁?”狄云辰迫不及待的问道。

    花间示意云辰坐下,他从头说起。“在二十余年前,我天剑大陆中原共有六大极宗,而不是如今的五大极宗,那被灭亡的一极宗,名凝剑,位于东北雨花山上,最后一任凝剑宗主冷花翎,乃天纵奇才,年纪三十就已达剑帝之境,更主要的是他领悟力惊人,懂得采各系心法之所长,独创一门雨花诀,土系心法的伤害反弹,木系法术的元力回复加速,以及水系本就既有的连锁冰冻迟缓减速更是被他发挥到极致。”

    说到这里,花间的脸上隐现出一股无法压抑的自豪,仿佛又回到了追随大哥冷花翎纵横四海写意飞扬的日子,“我凝剑宗那时连同老一辈,共有七大剑帝,放眼天下极宗无人能及,就是比起三大神宗也不遑多让,虽然没有一个剑神,但是雨花诀一出,出一个剑神只是时间问题。”

    “只是木秀于林风必毁之,那时大哥冷花翎一心改良雨花诀,并向着剑神境界苦修,想要成就神宗盛世,未能顾及仗着雨花诀心法特效四处飞扬跋扈的门人,以至于让雨花诀的秘密暴露无遗。凝剑宗的突然强势崛起,让百年来一直主导天剑大陆的三大神宗惶恐不安,特别是同样修炼水属性心法的慈渡神宗…于是,一场针对凝剑宗的阴谋开始…”

    “大哥遇上了一个女人,那是一个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女人,”说到这个女人花间纵然悲伤厌恶,却依然掩饰不了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欣赏,“三十余年未动情愫的大哥动情了,并带着这个自称为荆瑶的女隐修回到了凝剑宗,娶为**并产下一子….”

    “四年后,荆瑶在窃取了最新的雨花诀后携子神秘失踪,当夜,以慈渡神宗联合玄阴极宗,以及神剑、宵阳两大神宗支援的十大剑帝,共计万名剑修堂而皇之的围攻凝剑宗,借口是凝剑宗勾结蛮荒剑巫,企图助蛮荒剑巫重返中原,而后搬倒三大神宗后,与蛮荒剑巫共分天下…”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云辰喃喃自语一句,却又听到花间继续道:

    “在尽二十名剑帝以及一名的剑神带队围剿下,我凝剑宗半天之内分崩离析,大哥独斗慈渡神宗掌教一代剑神向天子不落下风,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剑帝加入,大哥…最终横死当场…”说道这里,花间钢铁般坚强的汉子,已经泣不成声…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狄云辰看着自己的手,这只他在汝州第一次握住云雪的青锋剑时,就妄想着去握一世长剑的手,这只他认为天生适合用来握剑的手,是的,这是遗传,花间不挑明他也能大概猜到,他的父亲,应该就冷花翎了。

    往事伤怀,云辰虽未经历这些,在体内源之冷花翎相同血脉的共鸣下,也不仅悲从心来。

    “我母亲,荆瑶,现在在哪里?”话到这里,无需再藏藏掩掩,云辰按捺住心中的悲戚,干脆挑明了问。

    花间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拂去了脸上的泪痕,佯装坚强的接着道:“我与你父冷花翎乃一奶同胞的兄弟,只是资质有着天壤之别,加上那时懒惰,无心宗务,所以不能实力还是名望,都默默无闻,一直在外游荡,凝剑宗大变之时我根本不在,所以才逃过一劫,你母带你离开进入大黎国,正好被我看见,我尾随着她跟到了汝州失去了踪迹,我绕着汝州城搜寻了两圈无果后正要返回,无意听到狄家捡到一弃儿,正在到处询问是哪家走失的孩子,我过去暗中一看,发现原来是你…”

    “我不知道为何你母荆瑶,为何要不远万里来丢弃你,我见狄家待你不错,就决定先返回凝剑宗询问大哥,这时传来了凝剑宗覆灭的消息,传闻说凝剑宗勾结剑巫,并在掌教密室找到了大量与剑巫来往的书信密函,还有剑巫提供的各种就是在蛮荒也不多见的物品,铁证如上,足以封住天下悠悠之口。”

    “很肤浅的借口,却是最有效的借口。”云辰看似说笑,但是心中却更加不安…

    “我凝剑宗常年戒备森严,更遑论掌教密室,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你母荆瑶,所以我说,这对你是个残酷的答案,对你而言,也许不存在杀父仇人。”

    是啊,父因母而亡,这仇找谁去报?

    花间终于说完了,这才回答狄云辰的问题,“你母从此不知去向,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她是慈渡神宗的人,你长相与你父颇像,慈渡神宗一直暗中剿杀我凝剑宗昔日逃散的门人,我怕你进入慈渡神宗,撞见你把心如毒蝎的母亲,或者昔日与你父面熟的慈渡神宗的门人,而自投罗网。”

    “哈哈…”云辰心丧苦笑,母亲毒吗?纵然她害死了父亲,却依然留下了他的性命,为了替父报仇,他能忍下心来再去弑母吗?狄云辰觉得花间说的对,这个答案,他确实不想听了。

    “你的原名叫冷…”

    “不要说,我不再继承冷这一姓了,我只继承仇恨就够了。”云辰打断花间的话,并强调。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是神宗阴谋的附带品,若非不是母亲留了他一命,他本就不该出现在冷家的宗谱上。

    花间一看云辰阴沉的脸色,劝慰道:“你不要莽撞,这些年我每每思及惨死的大哥和门人,又何尝不是痛不欲生,可是我们面对的以慈渡神宗为首的三大神宗,看着你平安成长,是这些年来我唯一能慰藉大哥在天之灵的了。”

    “有多大的能力办多大的事,复仇…它离我太遥远,可是怎么办,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瑕疵必报的人,”狄云辰说的心颤阵阵,“所以我会记住,等有能力的那一天再做打算,叔,仇恨不是你那么算的,我母亲只是一个棋子,我要报仇,就会先从棋盘上把她拽下来,再去找那只握棋子的手。”

    听着云辰冷寂如冰的话,花间这才发现自己这个在汝州一直称呼为“少爷”的侄子长大了,自己已经到了无法左右他行为的地步,花间想了想,貌似自己一直未曾能左右他的行为。

    “叔,雨花诀…”云辰迟疑着问道,水属性心法的特效就不说了,伤害冰冻迟缓他早就听石像姑姑说过了,石像姑姑还说过,其他心法属性特性延展出来的特效,通过改良自身的心法特性,理论上都可以并存,现在已经不是理论上可行了,二十年他父亲通过雨花诀真实的做到了。

    “雨花诀是我凝剑宗镇宗之宝,完整的雨花诀被你父亲记录在一指玉简中,就是我要想修炼,必须每修炼圆满一个层次后,再去宗门传功长老那里领取,我这里只有全部的二十五层…那只记录完整雨花诀的玉简,已经被你母亲窃取走了。”花间一脸的愧疚,当年如若不是自己年少轻狂,喜欢游山玩水,万不至于落到如今,当着大哥的后人连个能修炼到剑圣境界的雨花诀功法都拿不出来的地步。

    “凝剑宗除叔你之外,可还有其他门人存活?”云辰迟疑着问道。

    花间沉重的点了一下头,“当年虽然慈渡神宗突然围困了凝剑宗,让宗门内门人无一幸免,但是我凝剑宗昔日门徒满天下,宗门被毁后,散布各地的门人虽大都未能幸免于难,但也有少数人秘密乘船远走了海外,只是我也不清楚他们去了哪里,如若你要见他们,我可以带你去慢慢找寻,据说这其中就有一位昔日的剑帝…”

    “暂时不用。”云辰摇头沉思起来,现在身世已经一清二楚,凝剑宗他在山上也听师傅行千重渺渺的提过,万没想到自己曾经也是极宗太子,只是,现在…现在理智上看,花间阻止他去慈渡神宗无疑是正确的,可是不进慈渡神宗,洪二已经说的很清楚,神宗对于人才,一向就是招揽不到的就毁灭,还有,目前他只知道只有圣姑一人有调配阴阳葵解药的配方,不进去又从何获取…

    云辰烦闷的一人步出山谷,花红正漫步在山丘外等他,看到云辰心事重重的样子,开口调侃道:“看来真相并不如你想想的那么美好,不要执着于真相,洒脱一点活哦…”

    不能执着于真相。花红一眼看穿了云辰的想法,是的,云辰听到真相后反而更想立刻飞到慈渡神宗了…

    他想去干什么?抛开任何理由,只有一个理由。

    “我想去看看她…看看她这些年过的好不好,看看她脸上,可曾有因为遗弃了我而愧疚的痕迹…”A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