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222章 凤鹤

第222章 凤鹤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驼燕峰陡峭的绝壁上,七个人影正依附在峭壁上,像一条条壁虎一样,一点点向上攀爬,偶尔有一两只蛇头鸠从高处俯冲而下,在驼燕峰下部这片青苍色的崖壁四周盘旋一圈,七人就紧紧的贴在石壁上,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其时,云辰一行过了哀桥又花费了半月的光景,绕着驼燕峰走了半圈后,终于走到了驼燕峰的后峰,走到这里,得之初音手里的那份图已经到了终点,地图上一条直线直指驼燕峰山腹,就没有任何提示了,原指望后峰有什么路可以直通驼燕峰山腹之内,但是他们小心翼翼的来回两日,寻遍了后峰,别说山洞,连只老鼠洞都没有,不得已,七人不得不攀崖而上,去看看山腰或者山顶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进入山腹。

    因为驼燕峰上盘踞着大量的蛇头鸠,初音初佞骑乘的擎天鹤根本不可能靠近,就连施展轻功向上纵一下,也会引来蛇头鸠的攻击,在被逼下去多次后,不得已,众人不得不老实的一步步向上攀爬。

    半天后,七人终于爬过了这片高达千米的峭壁,进入地势相对平缓的山腰林地,不过,一群数量过百的绿头蜂非常热情的欢迎了他们这群不速之客,在云辰的倾城、初音的火龙等众人一阵手忙脚乱的应付之后,身上时刻散发着格桑花诱人磬香的云秀成了最大的受害者,或者说,这群拇指大的绿头蜂就是冲着她来。

    “这个,可以写信告诉云静。”云辰一面把须弥袋中的解毒药递给被蛰的一头包包点点的云秀,还不忘调侃一句,没办法,绿头蜂压根看都不看其他人一眼,完全就是冲着云秀飞去的。

    初音默不作声的从地上捡起几只绿头蜂,摘掉它们的头后挤出几滴绿色的汁液于一片树叶上,递到云秀的嘴边,“把这个舔进去,否则半个时辰后你就会没命,绿头蜂虽然不是元兽,但是它的毒性远不是普通解毒丹能化去的。”

    云秀闭着眼睛毫不犹疑的伸出舌尖把绿色汁液舔进了嘴里,然后本该像吞毒药一样的云秀,突然兴奋道:“呀,原来是甜的呢!”

    众人皆倒。事实上这半个月来,这样的事情已经层出不穷了,包括初音初佞都被未知的毒物毒过,好歹每次初音都能另辟捷径为众人去毒,云辰晚上沉修的时候被一只灰色的蚂蚁咬过一口后,顿时神志不清,然后初音带着众人刨开了半座山峰,找到这种名叫灰蚁的分泌物,喂食云辰服下后才转危为安,当时云秀就开玩笑说,要写信告诉云静,他心辰哥吃蚂蚁屎了。

    在这种步步危机的环境中,就算两方人有心彼此提放也顾不上了,可以说走到这里,两方离开了谁也活不下去,想回去也不行,初音的擎天鹤根本不敢在这里现身,想要载她们回去都不可能,而依靠她们姐妹,根本走不出这里,同样,云辰一行现在是只要中毒了,不管初音给什么都毫不犹豫的吃下去,因为不吃也是死。

    皑皑的白骨在她们走到驼燕峰脚下时已经绝迹,甚至连大型元兽的吼叫也微不可闻,但是这并不代表这驼燕峰上没有元兽,只能说,这里盘踞着某种更高阶的天级元兽甚至是神兽,使得其他大部分元兽都远离了这里。

    歇息了半个时辰后,见云秀脸上的包包点点开始消退,众人才再次上路。现在探路的已经变成了云辰,因为只有他的轻功才能做到穿梭于密林中起落无声,因为大灵儿只听他的话,连云辰自己都找不到不去探路的理由。

    云辰一把捞起白猫,微微旋转身影就已飘起,而后如一只传花蝴蝶般如林无声。这里虽然比起下面要平缓许多,但是一颗颗鹤松密布的山腰间,怪石密布杂草丛生,更有山顶白雪化作的溪流穿梭其中,发出叮咚流泉语冰声,除此之外,几乎是死寂般的沉寂,就连在山林外围突袭了一下他们的绿头蜂也绝迹了,偶尔有蛇头鸠在林外的高空中发出“嗷..”的一声尖厉的鸣叫,悚然心悸。

    复杂地势也就增加了搜寻的难度,白猫只能警惕到元兽的存在或者去找寻它熟悉的某个人,至于让它去找山洞,实在是有点强猫所难。

    越往山腰高处走,气温不降反升,这实在令云辰匪夷所思,千姿百态的鹤松也逐渐稀松,代之的是一株株参天而起的粗壮梧桐,云辰落在一块突起的山石的下面,摸了额上的热汗,喃喃自语道:“良禽择木而栖,这里少见了出现了梧桐,难道还能落一只凤凰不成?”

    同样对这里陡然酷热起来的环境很不适应的白猫,伸出毛茸茸的前爪学着云辰的样子,抹了把头上的汗水,可怜巴巴的望着云辰,那意思是它再也不愿往里面走了。

    不过利好的消息就是,白猫到目前还未在周围警觉到任何元兽的存在,要不然早就“呜呜”的咬着云辰的裤管不肯前进了。“难道这里真有通往山腹的火山口?”云辰又开始了第二种推测,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中极度的惶恐不安,还是那句话,当他有不好的预感时,总是特别灵,所以他需要瞎猜测来安慰自己。

    最终,他还是弯腰抱起了流了一身水汗的大灵儿,继续向着上面走。越往深处走,鹤松已经看不见,而梧桐树则更显的粗壮和密集,地上的杂草和荆棘已经绝迹,青苍色的岩石也变了黑色。高温已经浸湿了云辰全身的剑袍,滚滚热浪给他一种置身火海的错觉。

    在一丛三颗相连的梧桐树下,大灵儿“呜呼“一声,从云辰手里挣脱出来撒腿就跑。云辰紧张的四顾,除了滚滚的热浪貌似什么都没有,然后他就感觉到了热浪来的方向——头顶。

    他惶然抬头…

    凤凰是没有,却有一只凤凰的近亲——凤鹤

    “死猫…”云辰在心底呻呤出两个字。

    其实这怪不得大灵儿,大灵儿只对那些有主动攻击的元兽格外敏感,而任何鹤类都是和平生物,加上滚滚热浪极大的降低了身为水属性元兽白猫的感知,所以直到走到这里,白猫才感觉到,而后溜之大吉。

    鹤类虽然是和平生物,并不代表它们愿意人类闯入它们的领地和巢穴附近,更何况作为鹤中的王者,天级低阶元兽的凤鹤,被侵犯后,它的主动攻击意识更加强烈。

    终年受高温熏染,这里的梧桐枝叶有黄绿色变成了暗紫色,这三颗枝叶交织相连的梧桐树上,构织着一个巨大的巢穴,一只身躯达六米,加上尾部拖拽的尾翼,身躯达到了十二米的龙鹤,在云辰抬头的瞬间清晰的映入他的眼帘。

    下一刻,“咻…”的一声清脆的鹤鸣声中,凤鹤俯冲直下,而云辰则旋转直上,这期间他甚至未来的及打量这只凤鹤长的什么样子,在咒骂了关键时刻不灵的大灵儿一句后,云辰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影子,那是云静抱着擎天鹤在莫阳寨外围高空翻飞的影子…那是云静在硝烟弥漫的莫阳寨中,口含三只蜂笛吹鹤的影子。

    “只有这样的鹤,才配得上静儿。”一生追之所极的云辰,就是骑鹤也要骑个鹤中的王者。他毫不犹疑的迎头而上了,接连三个绝对速度,穿透了凤鹤张嘴吐出的一片如同水珠般的豆大火苗,然后不顾已经燃起的剑袍,张开双手紧紧的抱在了凤鹤那长长的脖子上…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就跟贴在一块烧的发红滚烫的烙铁上,并听到了双臂发出“哧…”的一声冒青烟的声音。

    在下方缓缓跟进的花间初音等人的眼中,一只身躯加尾翼连在一起超过十二米的凤鹤,“咻咻..”叫唤着冲天而起,它有七根绚丽之极的尾毛,那上面橘红、亮红与紫红交织出一颗颗如同眼睛般的图案,瑰丽而张扬;它有着金、红、暗紫三色相间的羽毛覆盖的身躯,一层层金红色的光华在它的身躯上反复流转荡漾,雍容而华丽;它又有着一颗小巧的脑袋,金红色的双目炯炯有神,细长的嘴巴一张一合间降下一片紫色的火雨,头顶上七彩的翎毛如一道流转的彩虹,在阳光的耀射下,高傲而高贵。

    当然,它萦绕着一片淡淡焰火的脖子上,还吊着一个人,他全身的衣服已经被烤成了焦褐色,上半身剑袍已经完全化成了灰烬,只剩下了一件天羽衣…

    “他要干什么?只要离开凤鹤的领地,它就不会追撵。”初音诧异道,同样在心中诧异的还有花间和初佞。

    “她要驯鹤。”花红摇头苦笑着答道,云雪和云秀一致点头,云辰的举动几乎完全在她们的意料中,因为云静多少次哭着喊着闹着找云辰要鹤骑,云辰虽然表面上不为所动,其实熟悉他的人都明白,云静骑鹤只是早晚的事。

    “疯了疯了,他还整天喊云静祸精,祸精一喊要骑鹤,当日他当着我们还指天立誓说除非自己昏头了,才会弄只擎天鹤去给云静闯祸,他果然说到做到,不弄擎天鹤了,想弄只凤鹤回去给云静,这以后云静杀人放火都不用自己动手了。”云秀急的只跌脚,驯鹤是云辰那样驯的么?他自己都快变成一团焦炭了。

    事实上此刻云辰也在骂自己“疯了”,怎么当时头脑一热就抱上来了呢,凤鹤这可是天级元兽啊,仅限于传说中才有被人驯化的先例,而且,这算聚她们七人之力,能不能杀死这只凤鹤还是问题,他竟然妄想驯化成为自己的坐骑…

    被凤鹤带着在天空翻滚了半圈,被冷风一吹,对眩晕来说完全不是问题的云辰,脑子也清醒过来了,顿时后悔的死的心都有了,不过现在骑鹤难下的他,想不死都难,他双臂和脖子上的肌肤已经完全被炙烤成了焦炭,他吸如的空气都带着火星子,上半身的天羽衣在火焰的灼烧下,已经开始片片掉落,离完全毁坏已经不远了。

    但是他依然没有松手,哪怕凭借轻功飞雪“飘”的特性,此刻他松手还有一线生机。他完全凭借自己不屈的意志在苦苦支撑,在强大的天级元兽面前,他唯一的依仗的,就只剩下了意志。

    “我为什么学剑?至少有一个理由,是为了你静儿…”半昏半醒之间,云辰依然在给自己的莽撞找借口….

    驼燕峰山腰松林间,花间等人看着龙鹤顷刻间带着云辰上下起伏翻滚翩飞的没影儿,也是素手无策一筹莫展。

    “不会有事儿吧…”云秀的脸色一片岔白,云雪的双眼则一片焦虑。

    “我原以为他是个时刻冷静的人…”花红一脸凝重的摇了摇头。

    “他是为了取悦那个叫云静的女人么?”初佞看着云秀问道。

    没有人来回答,因为这里是蛮荒深处,不存在一丝侥幸的地方。

    花间叹了一口气,“走吧”说完带头向上走去。因为这片松林存在于凤鹤这种天级元兽的原因,一路上再也没有遭遇任何元兽的袭击,走过这片尽三千余米深的松林后,终于抵达了雪峰的边沿,向上望去陡峭的峭壁上一片皑皑白雪,不见任何生物。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众人重新回到松林,在一座瀑布水潭边驻扎下来。

    云辰依然没有回来,没有人去料想后果,特别是花间云雪云秀,对她们三人来说,跟云辰比起来,所谓的未知宝藏,不管是神剑也好还是元乳之精也罢,跟一个活生生的云辰比起来已经微不足道。

    云辰,在她们心中,才是最珍贵的那份财富。

    初音初佞花红同样没有说话,不管云辰对她们来说是好是坏,但是从纯女人的角度看,为了取悦某个女人而奋不顾身不顾后果的云辰,无疑是个不错的男人。

    漫长的一夜…

    阳光在东方升起的时候,驼燕峰后山依然一片阴暗,在初晨中,花间一行六人已经踏上了雪峰,这一段路只有两千米的距离,这也是她们能否寻到地方,进入驼燕峰山腹的最后两千米,终年覆盖坚冰的雪峰几乎让她们举步维艰,加上高山上的大风,她们每前进一步都需要用剑器刺进雪地中来稳住身体,而后走出第二步。

    花间依然领头,云秀扶着依然无法聚起元力的云雪紧随其后,花红落后一步在随时可能滑到的云雪身后,初音初佞殿后。云辰一夜也没有回来,队伍的前三人还在妄想着他一定会回来,队伍的后三人则对云辰能够回来不报任何希望了。

    但是有一点在队伍中是一致的,缺少了云辰的她们,觉得未知宝藏离她们越来越远了,没有了云辰的队伍,也就丧失了那份每每临危不惧的睿智。

    ….

    阳光如此刺眼,狄云辰却感觉到了冷,连做噩梦都在被烈火焚烧的他,竟然感觉到了冷,这实在是一种落差很大的感受,但是很美妙。

    带着这种美妙的感觉,云辰睁开了眼,阳光如此刺眼,让他又想到了萦绕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烈焰。他整个人仰躺在山地上,他艰难的抬头首先看到的是赤身裸体的自己,天羽衣已经散在了他的身侧,完全报废,唯一没有报废的是那只须弥袋,真是个宝贝…

    他已经不想去看自己的双臂了,到目前为止他依然没有感觉到自己双臂传来的任何知觉,连痛感也没有,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它们依然存在于他的双肩上,他首先看到自己被烫伤的泛起一片水泡的胸部,一个个鸡蛋大小的水泡在阳光的照射下,耀眼夺目,泛着七彩的光晕…

    他洁白的腹部肌肤在火焰的炙烤下已经变成了一层灰色的死皮,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小**,在山风阳光中,迎风傲展,他都要死了,他的小**竟然还能晨竖?难道是因为处男的缘故。

    一阵昏眩袭来,他扬起的脑袋又颓然倒地,他艰难的扭头左右环顾…什么都没有,什么也看不见,除了蓝天白云阳光和肆虐的寒风,什么都没有,于是他知道了,他最终掉在了一座高山之巅…他已经不再记得自己丧失意识那最后瞬间的记忆。

    然后他又感到了热,一片阴影从他脑后上方笼罩过来,遮挡住了阳光反而让他更热,他翻着眼看到了正上方有一根细长的脖颈从脑后伸了过来,上面那一层如同噩梦般的金红羽毛,在阳光的耀射下不再流转着一层火焰,而是一层金红色的光华,如同水纹般流转荡漾,耀眼生辉。

    然后他看到那张此刻已不再喷吐火焰的细长小嘴,微微张启的小嘴上面已经弥漫了一层某种贪婪的唾涎,让它头顶美轮美奂的七彩翎毛也变得狰狞可怖起来,难道这只凤鹤嫌折磨的他不够,想要生吃了他么?

    带着这种不太好的想法,云辰首先想到的是捂住自己的小**,如果凤鹤是选择从哪里先下口,实在有辱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只是大脑的意识已经无法传递到双臂中,他唯有用双腿紧紧夹起…

    最后他看到了凤鹤的双眼…并通过眼神感受到了一种微妙的情绪在他脑海中生成…

    那是一种憎恶并生死不弃,两种决然相反的情绪

    让云辰突然觉得不太妙。V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