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225章 进入山腹

第225章 进入山腹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个入口位于天湖南面距离水面一百米左右,相比于湖中东西北三面相对平整的石壁,这是乱石丛生,一个个石柱从南面石壁或者湖底衍伸出来,纠结在一起,组成了一个个奇形怪状,犹如狰狞野兽般的石峰。

    花间所说的入口,其实就是一个两人宽的洞穴,隐藏在一座石峰的后面,如若不仔细搜寻,在这朦胧的水下很难发现。花间带着云辰在洞口附近游弋了一圈,花间打手势准备进洞查看一下,云辰忽然从身后拉住了他,示意上去再说。

    云辰花间上来的时候,大灵儿依然没有从湖底上来,显然还在搜寻他的天级内丹。云辰向着众人简明的说了一下情况,“我很难保证里面是否已经有人,如果有,外面这么大的动静,里面肯定也感应到了,等白猫上来后,让它先游进去,我们跟在后面。”

    众人深以为然,既然乐山老祖发现了进入山腹的门洞所在,丢下一只长舌娑在这里守护后,极有可能已经派人进入山腹,慢慢探查,或者干脆守在里面的入口处,守株待兔。

    “那个,给她取个什么名字,我给她取她肯定不乐意。”云辰走到凤鹤的身边,一面烤火,一面指着凤鹤对云秀说道。

    凤鹤给了一个鄙夷的眼神,那意思是算你有自知之明。

    “这凤鹤你肯定是要送给云静的,还是让云静来取名吧。”云秀同样很有自知自明。

    云辰听了抖动着牙帮子一脑门黑线,“云静,她肚子里装了几个字?你让她取名还不如杀了她。”

    云秀一想也对,不假思索的道:“那叫凤儿吧。”云秀说着凑到凤鹤的头下,“以后你就叫凤儿了,好嘛?”

    凤鹤收起了头上的流光焰火,低头用头顶的七彩翎毛在云秀的脖子边蹭的她“咯咯”只笑,表示对于云秀取的名字很满意。

    “那就叫凤儿了。”云辰指着凤鹤说道:“凤儿,等会儿我们要下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你呢,就在这四周溜达着玩儿,可别逃走了,家里还有个祸精还等着骑鹤呢。”

    众人听得哭笑不得,有这么说话的么?凤鹤如果要走,这里谁拦得住,还逃走?

    凤儿压根不理会云辰,低着头继续跟云秀胡闹。

    大约过了足足一个时辰,白猫才从湖底游了上来,不等洁白毛发上的湖水化成冰渣,身上云纹般的冷火一闪,湖水纷纷化作水汽消散,白猫显得极度疲惫,却并没有立刻变回小猫的形态。

    云辰一看就知道有戏,给花间使了个眼色,二人双双纵落到湖边白猫的身边,用身体看似无意的遮挡住上方初音初佞的视线后,云辰向着白猫轻轻的勾动了一下手指,白猫极不情愿的吐出了一个圆溜溜的东西,不是云辰丢下去的长舌娑内丹还有什么。

    云辰再次勾动了一下手指,白猫肚子里果然还有货,这次吐出来的是用冷火包裹的一个鸡蛋大小的物件儿。

    待冷火散尽,云辰伸手一碰,顿时一股寒气如冷锋般,瞬间侵蚀进了他手指的经脉,将他手指冻成了冰棍。云辰心头一喜,忍住浸心的寒气,接着白猫眼中幽幽的蓝光仔细一看,这是一个类似于蛤蟆模样的物品,全身暗青色晶莹剔透,一个名字已经在他脑海中隐现,“冰蟾…”

    云辰看向了花间,花间显然也认出来了,向着云辰点了一下头。

    对于修炼水系功法要融剑魂的人来说,不论是上品剑魂冰魄地煞,还是顶级剑魂子午阴寒潮,毕竟都限于传说中,甚至连这连这两种剑魂的具体形态,都没有一个模糊的概念,除了下品剑魂天级神级元兽内丹,水系剑修们听得最多的也是最渴望的,无非就是中品剑魂,比如冰蚕,冰蟾。

    云辰曾经对上官云明云雪等人许诺过,将来会帮助她们弄到更好的剑魂,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没底,他的想法是,石像姑姑既然知道顶级水系剑魂子午阴寒潮的存在,那么冰蚕冰蛤也应该知道的。

    不过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亲自碰上,这个长得如同蛤蟆模样的东西,不是冰蛤还会是什么?

    云辰赶在初音初佞注意到前,一脚把大灵儿辛苦捞上来的冰蛤踢进了湖中,“你个死猫,捞块石头上来干什么?”

    白猫被冤枉的死的心都有了,花间则不动声色的向着云辰竖起了大拇指,冰蟾,不止是剑修可以融剑魂进而聚成威力更大的剑芒,法修同样可以融法魂用来提升水系法术的威力,同时,冰蟾还是位列神级的灵药,以及锻造神级剑器必不可少的物品。一旦泄露出去,别说区区天湖了,就是一条大江,法修们蜂拥而至后,也能想办法把它放干。

    冰蟾这种至寒的天灵地宝,需要特殊的物品才能保存,否则一离开寒池就会死亡,那样它体内蕴含的寒气就会慢慢消散,白猫刚才弄上来的一只冰蟾,被它咬到嘴里后,就被冷火烧死了。但是云辰并不心痛,冰蟾都是结伴而居,那说明下面有一群冰蟾。对于拥有凤鹤和白猫的云辰来说,以后云雪云静她们要融剑魂,直接骑着凤鹤带着白猫来取就是了。

    至此,不管是否能够得到山腹中传说的神剑或者元乳之精,云辰已经心满意足了,冰蟾加上凤儿的鹤涎,他想不发财都难。

    “打算怎么办?今天还进不进去?”湖岸上方,依偎在凤儿身边取暖的初佞,见云辰望着湖面发呆了半刻钟,就出言催促道。

    “当然要下去,可是怎么办,下面有多冷相信你们也看到了,云雪不能运转元气,根本下不去。”云辰没有担心初音初佞怎么下去,他只关心云雪。

    初音拿出一粒枣红色的丹药递给云雪,“服下这粒丹药避毒丹,可以暂时压制你体内的毒性十二个时辰,一天后,如若没有解药,毒性会加倍发作,连这五个瓷瓶里的灵药也压制不了,你自己选择吞了跟我们一起下去,还是在上面等我们。”

    “你狠”云辰心中暗骂,他本意是逼迫初音把云雪的毒给解了,没想到这样一来,云雪反而更危险了,如果四天之内她们找不到宝藏,或者初音出了什么意外,云雪的小命就彻底玩完了。

    就在云辰准备劝说云雪不要服用,留在山顶等她们的时候,凤鹤突然惊起飞到了空中,同时给了云辰一个有未知敌人在靠近的警示。

    “有人来了,快下水。”事已至此,云辰也顾不得与初音讨价还价了,见云雪已经服下了避毒丹,回头向着大灵儿做了个手势,一人一猫转身纵进了天湖,花间,花红,云秀、以及刚刚能提起一点元力的云雪,依次跟上,初音初佞身上闪烁起循光,最后下水。

    在距离驼燕峰十里外的高空中,正飞来一群蛇头鸠,相比于性格温顺的各种鹤类,这种攻击性很强的元兽很少有人能成功驯化用来当做坐骑,但是并不代表没有,一般都是扑捉到幼生的蛇头鸠,慢慢驯化,毕竟蛇头鸠不论飞行速度还是飞行高度,都要远远强于地级低阶的擎天鹤,更主要的是,它还能很强的辅助攻击性。

    此刻向着驼燕峰飞来的一共六只蛇头鸠背上各自搭载着一人,统一的黑色法袍装束,其中三人胸口都绣着五朵暗紫色的如同血液般彼岸花,标志着他们法尊的身份,在清幽的月华下飞跃于高山之巅,看起来强大而神秘。

    “冯师兄,你真的感应到丢在天池中的那只长舌娑已经死了吗?能够杀死长舌娑的一定是很强大的对手,为何不通知老祖一声?”一个剑巫驱鹤靠近领头的剑巫问道。

    领头的剑巫并没有回答,在这近万米的高空,加上急速飞行,一张嘴就能冻一嘴冰渣子。回答他的是,是飞在第三位的法尊,“简明你个木头,什么时候能多长点心眼,如若让老祖知道了,我们还能得到什么?若如对方携带有最后一份最关键的图纸,我们去杀了,拿到神剑和元乳之精就叛出师门,老祖还能奈何的了我们?”

    “可是万师兄…”被称作简明的法尊还想争辩什么,就见领头的冯坤回头点了点头,“长舌娑并不难杀,它只能潜伏在天湖二百米下,只要摸准了位置,多准备点毒药,就能把它逼出天湖,没有水,移动缓慢的长舌娑就是一个活靶子,所以,就算对方来的是一个法圣,凭借留在山腹中的姚师弟,我们四个法尊也能完全应付。”

    “万一是剑修呢?”简明追问了一句。

    冯坤和万良同时给了他一个你白痴的眼神,单个剑修哪怕是实力达到剑圣,在没有法修带路下,也根本不可能走到驼燕峰绝顶,而成群的剑修,一入云泽就会被法修拦截剿灭。

    而在更远的哀桥之上,一只绚丽的七彩鹤落在发出炽烈七彩虹光的哀桥中段的水晶桥面上,桥面上的虹光将七彩鹤的身姿完全包裹,让外面根本看不出上面落了一只七彩鹤。

    从鹤背上款款走下一个身着蓝色长裙的中年美妇,在绚丽的虹光萦绕着,她如少女般清澈的眸子中带着一股哀思,遥望着绚丽的桥面,嘴角已经抿起了一抹羞涩的浅笑,似乎在追忆..又或者缅怀,少女时代某种美妙的邂逅。

    “我不能去你逝去的终点看望你,只好来到我们相逢的。”喃喃自语的美妇,跪倒在虹桥中央,早已泪眼婆娑,她颤栗的蠕动的唇角…似乎在发泄着一直被压抑在心中,那撕心裂肺的哭声。

    ….

    与此同时,云辰一行七人顶着湖水的彻骨寒意,已经游到了天湖南面下方的洞口处,只有两人宽的洞口,并不能让变身大白猫的大灵儿钻进去,在云辰踢了一脚后,白猫万分不愿的变成了小猫,再度去领头冲锋陷阵了。

    花间紧跟在白猫身后,云辰、云秀随后跟上,在这个窄小的洞窟中向前游了大概百米的距离后,空间豁然开朗….

    驼雁峰山腹内,是一个深达数千丈,直径近百丈的巨大洞窟,这个洞窟就跟一个蜂巢一样,周围密密麻麻的石壁上都是一丈左右大小的山洞,总数恐怕有数万之多,长满了各种无需阳光的蕨类植物,更有无数石笋石峰从洞壁上延伸出来,丛丛叠叠千姿万态,发出橘红色的荧光,更有一只只洞穴蝙蝠从四周的洞窟中飞出来,在昏暗的荧光中,整个洞窟看起来邪异而妖艳。

    在这个如同宫殿般宏伟巨大的洞窟顶层的北方一个山洞中,有着一个两丈见方,散发着彻骨寒气的水潭,此刻在水潭边,四个身着黑袍带着兜帽的剑巫,正一手持着剑器,一手捏着符纸,紧张的注视着波纹荡漾的水面。

    随着水面“哗啦”的一声轻响,在四个剑巫准备用法力引燃符纸施展法术时,却发现探出来的只是一个小小的猫头,处在高度紧张中的四个剑巫同时愣了一下。

    几乎同时,白猫那无辜胆怯的眼神突然变得狰狞起来,“哄”的一声历吼,如一声闷雷,在洞窟中回荡不绝的历吼声中,眨眼间,那个在四个剑巫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猫,已经纵起变成了六尾三瞳,身高一米身长两米余的大白猫,周身的云纹无色冷火一闪,飘飞了两丈多长…

    “啊…”几乎就在瞬间,四个剑巫迫不及防之下,被白猫的冷火撩到,在地上痛苦的翻滚起来,花间跟着一跃而起,彬的两声,四道剑气结果了四个剑巫的性命。

    云辰云秀跟着跳出了水潭,一时为这个小小山洞外巨大的洞窟中的奇景所震撼,“好漂亮啊…”云秀忽略了脚边的剑巫尸首,情不由己的赞叹出声。

    云辰匆匆扫了一眼四周的情况后,这个十丈方圆的山洞跟周围的山洞相连,幽深的不知有多深,还未看到周围是否还有剑巫,大灵儿突然再次历吼一声,云辰花间惶然回首顺着大灵儿嘶吼的地方看去,直接一片淡蓝色的雷火从旁边的一个洞窟中向着他们所在的位置宣泄而来。

    “走。”无处可避的花间嘶喊着拎着云辰云秀,在刻不容缓的瞬间,想都没想飞纵着向着山洞外的巨大洞窟中飞纵而下…

    “轰隆..”一声巨响,雷火炸的卷起密集的水珠和石屑在她们头顶上方的山洞中飞溅,惊得洞窟中的蝙蝠“吱吱”叫喊着飞进了周围的山洞中躲藏起来。

    尘埃尚未落定,一波*雷火接连向着下方的石壁洞窟上倾如雨下,接连不断的雷火炸的一根根石笋断裂开来,向着下方飞逝着砸下,几乎断绝了跳下去的云辰三人飘飞到下方石壁洞窟中的可能。

    花间三人跳下后,被迫急速的下降,等到一根根断裂的石笋和雷火从上方砸下来时,云辰,花间和云秀三人牵手成一圈,改由云辰来带着花间和云秀两人躲避着接连不断掉落的石头。

    “怎么办啊,云雪她们还在水中,如若不退回去,恐怕支撑不了多久。”看着在云辰的牵引下,一个个石头擦着她们的身边坠落,云秀没有担心自己,而是担心起了跟在她们身后,还未纵出水潭的云雪花红她们。

    事实上云辰又何尝不是如此忧心,云雪还好说,花红初音初佞在水下根本无法长时间的闭气,至于退回去,凤鹤已经发出了警告,恐怕赶来的剑巫此刻已经站在了天湖边,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上方的剑巫见跳下去的三个剑修已经掉落到了他们目力所及之外,回头见水潭中再没有动静,顿时余下的六个剑巫,在一个法尊的带领下,纷纷施展轻功跳出山洞追撵下来,他们守在这里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守株待兔,等候拿着最后一份图纸来寻宝的人么?

    在这七个剑巫下去不久后,被冻得脸色岔白的花红才带着云雪和初佞初音三人钻出了水潭,看了眼还弥漫着石屑的小山洞,花红出声道:“还真被云辰料中了,真有剑巫守在里面。”

    云雪则急速走到洞口的峭壁旁,遥望下方硝烟弥漫的洞窟,一脸的担忧。花红从身后拉住了作势就要跳下去的云雪,“别担心了,我很难怀疑这世上还有谁能算计他,不是有图纸么,我们按图索骥,在终点一定会碰到他们的。”

    这时初音已经展开了手中的图纸,指着图纸上标注的一个分叉点向着云雪问道:“这里…你们没有改动吧?”

    云雪回头看了一眼,轻轻点头。

    初音不再怀疑,毕竟如果找不到宝藏,就意味着跟云辰碰不到头,同时云雪的小命跟着不保。

    “还等什么,他们已经把剑巫引走了,我们跟着下去。”初佞急不可耐的一把抓住云雪,率先纵身向下跳去,根据图纸的标注,这后一份地图的入口,应该在洞窟中间的某个山洞中。

    云雪的脸上隐现了一抹残忍笑意,最后的一份地图,这里四人只有她知道,云秀只做了一处的改动,恰恰就是入口的改动…V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