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258章 万锦天蓝

第258章 万锦天蓝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258章 万锦天蓝

    当狄云辰驾驶着马车已经行出了云城山脉,抵达了大漠边缘时,已经是次日清晨。

    初升的旭日伴随着朝霞的天空下,一群群乌鸦“哇哇”的发出聒噪的叫声,一辆漆黑的四轮马车在四匹骏马的拉拽下,离开了山道后在铺满沙尘的大道上,留下两道清晰的车印。

    路上也成遭遇过巡逻的魔宗马队,但是看到亲自驾车的是能一剑冰冻数十人的狄云辰后,哪还有勇气拦路截杀,不止是否收到魔宗高层的授意,狄云辰驾着马车一路顺风顺水的抵达了停留在大漠边缘的不夜城外。

    魔师斑厄及其留守不夜城的五大弟子,在听闻狄云辰驾车直奔不夜城来之后,想着马车里的有可能是昨日戏弄的斑嘉动弹不得的那位神秘的大人物,已经率领所有不夜城的人等候在不夜城大门口。

    马车在距离不夜城百米外停下,狄云静把脑袋探出车窗瞅了一眼在旭日的光辉下散发着七彩光晕的不夜城后,脑袋就再也缩不回去了,相比于毫无底气的狄云辰面对魔师及其坐下五大弟子的忐忑,狄云静的眼里的根本没有魔师的存在。

    “小娃娃,老夫魔宗斑厄”魔师剑狄云辰愣在马车上半天不出声,就自我介绍道,淡淡的语气中有一抹睥睨天下众生的气势。

    看着身着一件朴素黑袍,童颜鹤发,身材只有一丈半高的魔师斑厄,狄云辰很难相信,这个如同老小儿般的人,就是统帅大漠魔宗百余年的魔师斑厄。他稳了稳心神,下车走到车门边抱拳道:“晚辈旭日峰狄云辰,带着舍妹和一位..一位前辈前来拜见魔师。”

    “哈哈…狄云辰,你的胆量不小,杀了我尽万名魔宗门人,其中不乏剑尊剑圣的高手,今**还敢亲自登门,你这是欺我魔宗无人么?”魔师一动怒,他的身形在狄云辰的眼中就模糊起来,虽然他依旧站在哪里没动,但是狄云辰的神念感知却无法锁定他的身影,这就是魔影分身练到极致的效果么?

    “不敢”狄云辰垂首道。

    “哼,你有何不敢,昨日羞辱了斑嘉暂且不论,单是你偷学我魔宗绝学,这笔账该怎么算?”

    被魔师喝问的狄云辰突然想笑,心说着小老头废话真多,要算账直接捏死我岂不轻而易举,泛的着在这儿给我耍嘴皮子么?当然,这也是他在心里想想,刚要辩解两句,石像姑姑终于出声了。

    “呵呵…斑厄,你长志气了,你我百年未见,你竟然有心情来刁难一个晚辈”如果说斑厄的语气是目中无人的话,那么石像的语气,就是完全没把斑厄放在眼里。

    “大胆”魔师斑厄身边的几名弟子,见藏匿在车厢中的神秘女人竟然公然侮辱师尊,顿时齐齐出声亮剑,看样子就要把马车射的四分五裂,但是关键时刻,魔师一脸疑惑的望着马车,挥手制止了门下弟子的后续行为。

    “嗯?你们怎么知道我胆子很大的?”狄云静没头没脑的插了一句后,缩回了脑袋拉上窗帘后,带着一抹撒娇的语气说道:“姑姑姑姑,不夜城好漂亮哦,我能不能进去玩会儿?”

    “当然,如果你喜欢,以后我把它抢来送给你”石像,就像是在述说着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说的云辰汗颜,说的一众门人敢怒不敢言,说的魔师双眼陷入了像是在记忆深处挖掘某件往事的迷离。

    …说的狄云静“咯咯”大笑,娇嗔道:“姑姑,你比我心辰哥还狂。”

    “你现在,可以进去看一看,看上了什么只管拿就是,没有人敢阻拦你,你说是吗,斑厄,你难道,连我都记不起来了吗?”在石像妩媚勾魂的声音中,在场所有的男人包括魔师斑厄都一阵心神摇曳。

    魔师身体一颤,失态的向前疾走两步,并遥向马车伸出了受,用颤微的声调说道:“你是…郡主,你是天蓝郡主么,你尽然还在人世..”说到最后,察觉自己失态的斑厄整个人立刻肃然起来,只是他微微湿润的眼眶,却是怎么掩饰不住的。

    “我都忘记了自己的名字,谢谢你帮我回忆起来。”石像来了句冷幽默。狄云静忽然觉得,不论说话的调调还是说话的方式,心辰哥都跟石像姑姑都非常的像,不对,是石像姑姑学的非常像心辰哥。

    不过狄云静现在显然不想纠结这些事情,一听斑厄叫出了姑姑的名字后,就在心里认定了斑厄与姑姑是熟人,立刻掀开车帘溜下了马车,见站在车门边的狄云辰并无任何表示后,立刻嬉笑着跑到斑厄身前,小嘴甜的发腻,“老爷爷,我就进去逛一圈…”

    看着狄云静哀求而可怜的眼神,魔师侧身向后轻轻扬手。

    “耶”狄云静回头给了像根木头一样矗立在原地的狄云辰一个得意的笑脸,又想昨日有过一面之缘的斑嘉做了鬼脸后,一溜烟的跑进了不夜城。

    打发走了狄云静这个事精家话唠,场中终于安静下来。斑厄虽然从巨大的震惊中恢复了常态,可依然心绪难平,他万没想到,半年前必死之人,今日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时间脑中连绵不绝的回放着他与天蓝郡主之间的旧情往事,他甚至想上前掀开窗帘看一看,看看昔日有着倾城之姿,引得无数男人尽折腰的绝世美人天蓝,是不是容颜依旧。

    但是最终,魔师竟然发现自己丧失上前的勇气,如果佳人容颜依旧,那两鬓斑白物是人非的他,岂不自行惭愧?

    “天蓝,真的是你吗?你真的还活着么?这么多年你为何不来找我?”魔师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却换来了天蓝的沉默。

    狄云辰知道,不是姑姑不想去找斑厄,而是已经化为一尊石像的姑姑,根本无法去找斑厄。

    久久之后,马车内传来了一声叹息,“哎…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还活着,你也活着,她们也活着,百年前失去的一切,我们都还有重来的资本,你准备好了吗?斑厄,我说,把我们被她们夺去了一切,再夺回来。”

    斑厄看了一眼身后的不夜城,单足在脚下铺着沙尘的泥土上重重的跌了一脚,傲然道:“我已经开始了,我以及我的不夜城已经走出大漠,踏上了中原的土地,我的剑锋已经破开了中原的一角,天蓝,你呢,你们万锦宗的人都准备好了么?”

    “没有万锦宗了,你该清楚的,大蔺国万锦宗,在百年前就已经覆灭的一干二净,存留下来苟且偷生的,只有天蓝。”石像的话中,少见的露出了冲天怨气。

    “那…”斑厄对于万锦宗只剩下天蓝一人略显失望,不过对于已经知道的前尘往事,他倒也看得开,马上改口道:“那就加入我们吧,我一定替你恢复大蔺国的传承。”

    “呵呵…”石像天蓝放声狂笑,“我天蓝沦落到今天,虽然孑然一身,但是还没有落魄到寄人篱下的地步”

    “不是,天蓝,我不是这个意思。”斑厄急忙辩解道,“我只是放心不下你呆在云城宗。”斑厄哪里知道,昔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大蔺国郡主天蓝,如今已经化为了一顿石像,就算有人打到了云城宗,只要天蓝不出声,怕是没有谁刻意的要跟一尊石像过不去。或者说,云静先前与石像的对话,迷惑了斑厄,让他直觉的认为,天蓝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当然,狄云辰心里也清楚,姑姑…绝不会让斑厄知道她已经化成了石像这个事实,跟他一样,石像,也不需要任何形式的怜悯,她情愿教导云辰变强后去帮她寻获解药,也不愿让魔师来插手。

    “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你放心,有人能保护好我。”天蓝自信道。

    “谁?他么?”魔师斑厄双目如锋,直刺狄云辰的心底,强大的气势让他几欲站立不稳,片刻间已经大汗淋漓,他感觉到周身的所有一切都在向他收缩挤压,他甚至感受到了频临死亡的窒息。

    “辰儿…”石像天蓝轻唤一声,那挤压在云辰周身的气势瞬间散去,“证明给魔师看,你有保护我的实力。”

    感觉自己周身像是被石碾碾磨过一样的狄云辰,闻言长吐一口气,萦绕着冷锋的双目对上了魔师的双眼,整个人气势瞬间爆发出一种无坚不摧的倾城气势,他看向了魔师身后的不夜城,他记得斑嘉昨日毁去了飞云殿,还把整个望月峰折腾的一片狼藉,现在有天蓝姑姑给他撑腰,他要不要一剑毁去魔师的不夜城呢?他狄云辰是个很记仇的人

    狄云辰胆子突然大了起来,在魔师的眼皮底下,他拔地而起在空中幻化出九道虚无的残像,当残像归一显出狄云辰的真身时,他距离不夜城已经不足六十米距离,这在他的倾城杀伤范围之内,他又绝对的自信,一剑把不夜城轰的支离破碎。

    越美丽的事物,就越脆弱不是吗?

    但是狄云辰还没有想好,他却已然拔剑,他拔的不是腰间的蓝叱,而是凌空在身前一抓,右手鲜血飞溅的同时,已经虚握,既然要装逼,就要装成神棍,所以,狄云辰少见的用无影剑。

    “彬”的一声,阴柔而犀利的剑鸣如一声凄厉骇然的尖啸,在这空旷的大漠边缘流转开来,气温瞬间陡降。看着如冷夜寒星般从他剑尖迸射的一八二十八道剑芒向着不夜城倾泻而去,除了魔师外,下方的魔宗门人纷纷哗然变色,他们见识到了狄云辰版的魔影分身,他们感受到了倾城之威,但是魔师不出声,他们也不敢妄动。

    包括斑硕在内的一众魔师亲传弟子,到现在还没有发现狄云辰空着手如何施展的剑芒,他的右手怎么会无端的受伤?难道说承受不住体内激荡而出的元力冲击么?他们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很扯。

    只有魔师看着地面,铺着沙尘的地面上,狄云辰的影子模糊可见,空中他虚握的手,映在地上,却多了一道窄窄的细影。

    正在不夜城中溜达的狄云静,在听到剑鸣声的同时已经抬头,看着她心辰哥一副真的要倾城的架势,狄云静不由大急,“心辰哥,不要啊!”

    狄云静当然不懂得什么叫做顾全大局,她只记得石像姑姑许诺过,以后会把不夜城抢来送给她玩儿,所以现在不夜城在狄云静心里,已经等同于她自己的了。

    一百二十八道剑芒,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收聚成八点剑芒,在距离不夜城三十米处,魔师斑厄的头顶上方,又收聚成,耀眼的无法直视的一点寒星剑芒。

    直到此刻,魔师才惶然色变,他不是怕狄云辰毁了他的不夜城,而是他认出了狄云辰的剑技——神级的剑技…

    “倾城…他竟然学会了一剑山河碎的倾城?”魔师惊诧出声。

    哪一点寒星剑芒,最终没有飞向不夜城,狄云辰不知道天蓝姑姑有什么办法从魔师手中夺来不夜城送给云静,不过,他想给天蓝姑姑一个兑现承诺的机会。

    最最主要的,他带着天蓝姑姑来到大漠边缘找上魔师斑厄,不是来折斑厄的面子的,而是来和谈的,来寻找一个双方都能接受,和平共处的机会,而石像让他亮剑的目的,并不是让他证明他有守护她的实力,开什么玩笑,能把魔宗剑帝整治的动弹不得的万锦天蓝,还需要他守护么,天蓝姑姑让他亮剑,无非是想让他证明,他狄云辰加上万锦天蓝,现如今有跟魔师斑厄谈判的资格。

    不需要哀求,也不要怜悯,用剑来证明自己有谈判的资格。狄云辰,懂天蓝姑姑的意思。

    哪一点寒星剑芒,突然折向东方,擦着不夜城的边缘,无声无息的射入了沙地中。

    下一个瞬间,这片空间的整个大地都颤抖了一下,在大地“呜呜”的哀鸣声中,激荡而起的厚重风沙掩盖了众人的身影,刚刚还风平浪静的大漠边缘,无风而起的尘埃直冲天际,犹如平地升起了一股龙卷风暴那般壮阔,让百里外的人都能看见这一壮观景象。没有谁能相信,这是一剑之威造就的天地奇观。

    风沙弥漫住的不夜城,缓缓歪斜,迫不及防的狄云静抱住一根石柱,吐了吐嘴里的沙子,感受着还在继续倾斜的不夜城,一脸愁苦的咕噜道:“坏蛋心辰哥”

    不等尘埃落定,在城内魔宗门人惊恐的叫声中,通过依旧雾蒙蒙的沙尘,不夜城外的众人看到,不夜城的东侧被剑芒搅起漫天风沙后,出现了一个数十丈方圆的深坑,而不夜城正缓缓向着沙坑中倾斜。

    狄云辰倾城一剑,没有倾覆不夜城,却歪了不夜城。

    昨日没有用自己的护体元气,来赌狄云辰一剑倾城之威的斑嘉,心中直呼万幸的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如若不是亲眼所见,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这是一个剑尊境界的剑修,施展出来的剑芒,威力几乎都超越他的剑罡了。

    当尘埃缓缓消散,看着已经歪斜在深坑中的不夜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魔师之前的那声惊呼,“他竟然学会了一剑山河碎的倾城”

    他狄云辰现在只是剑尊,假以时日随着修为的提升,达到剑帝或者剑神境界,当剑魂与体内元力融汇度的提升,没有人此刻能质疑,他已经具备了一剑断山河的资本。

    当尘埃最终落定,除了魔师依然一身纤毫不染,所有人都灰头土脸,用一种恐惧的眼神看着在清理身上沙尘的狄云辰,此刻的他,哪有什么高手的样子。

    魔师依然定定的看着狄云辰,看着他依然还在滴血的右手,然后目光又开始顺着他身体周围一米外,地上的那个模糊的几乎难于察觉的黑点游离,是的,他发现了无影剑的存在,只是他不会说出来,如若不是顾及天蓝在场,他甚至会不惜自辱名声,去把它抢来占为己有。

    神级的剑技,神级的剑器,再加上融汇了顶阶剑魂,看着等于提前一只脚跨进神域大门的狄云辰,魔师不得不承认,天蓝哪怕现在孑然一身,她跟狄云辰组合在一起,已经有了跟他平起平坐的资格,虽然狄云辰现在孱弱的只要他动个手指就能戳死,但是他敢么?

    有天蓝在,他不敢。百年前,万锦天蓝的实力,就跟她的美名一样,在天剑大陆广为流传。

    “没想到,那把剑最终落在了天蓝你的手里,更没有想到,你会直接赐给这个后辈小子使用,简直是暴殄天物,拿在手里施展剑芒…恐怕它的原主人知道了会气的诈尸还魂也说不定。”魔师看着围绕着云辰缓缓旋转的那个黑点,语气酸酸的说道。A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