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263章 神宗那些事

第263章 神宗那些事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263章 神宗那些事

    “不敢瞒父母大人,心辰一直漂泊在外,还有幸结识了一位女子,为人端庄贤淑,与静儿也是相处甚欢,他日,心辰一定一并娶进门来。”云辰说着起身,把怀里霓裳的画像双手递给了有些迫不及待的母亲。

    秦氏和凑过去一起看的狄方海,一见画像中如天仙般了女子,又看了看英气逼人又不失阴柔的儿子,两口子欢喜的连连点头。

    “我这次南下,就是去找她,还是那句话,五年之内,一定给你们领回来。”

    “是领回来一群孙子,哈哈”狄方海大笑着纠正道。

    “好”狄云辰满口答应下来。父母所希望的,无非就是一个盼头,狄云辰就给了她们盼头。

    一家三口吃过晚饭后,又坐在一起说了一会儿话,秦氏才放儿子回房歇息。

    依旧是儿时居住的那栋房间,不过已经全部翻修整理过,拆除隔墙后,房间显得更大更宽敞,房间中的摆设及其起居所用皆是名贵物品,唯一不变的,就是那排书架,以及书架上的书了。

    他离开汝州时,交代父亲把这些见不得光的杂书处理掉,没想到父亲一直藏着,在他回到家里后,又重新摆放在书柜里,不过现在不需要在躲躲藏藏了,他狄云辰就是大黎国的天,哪怕君王面对他,也得卑躬屈膝。

    云辰此刻全无睡意,事实上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忘记了全身心的入睡是什么滋味,他总是在半睡半醒间修炼。打开聚元塔,吞下培元丹,运转起冰寂心法后,在这样的屋子,他又不可抑制的想起了抛弃自己的亲身母亲,幼时的狄云辰,每天入睡前,都会奢望的想一遍把他遗弃在这里的母亲,奢望着自己一觉醒来母亲会来接她。

    但是明日,他就要起身前往慈渡神宗,去亲自找她了,他无法预知自己真正面对她时该如何自处,真的只是想看一眼她过得好不好么?

    狄云辰摇了摇头,这一夜他心绪难平。

    次日一早,狄云静抱着白猫头顶高空盘旋着凤鹤,在褪去了那身洁白的剑袍后穿了一身绿色的锦罗玉缎,精心打扮过的她成熟妩媚明艳动人,敲开了狄家大门,规规矩矩给狄方海夫妇磕头请安后,逮住了还在洗嗽的狄云辰。

    “心辰哥,我父亲请你过去做客。”长长的睫毛下,那双水灵秋眸带着一丝忐忑望着狄云辰,狄云静知道云辰不喜欢这种迎来送往的交际应酬,可是她依然希望云辰能过去,这对她来说,有着非凡的意义。

    看着有那么一点小女儿娇羞态的狄云静,狄云辰这才真实的感受到狄云静长大了,不再是曾经的那个跟屁虫了,他知道此去族长家,对他对云静意味着什么——族长也就是狄云静的父亲狄方成,大概需要他当面承诺,到底娶不娶狄云静,来到俗世,有些规矩,又是事情,都会不可避免的发生。

    狄云辰擦干了手上的水,走过去轻轻握住云静那双细嫩的小手,“我说过,你希望我是那样的人,我就会成为你心中哪样的人,一辈子,我都不希望松开你的手。”

    在秦氏和狄方海一脸喜色的注视下,狄云辰牵着云静,走出了狄家大门,来到了大街上。

    狄家门外,一大早早已车水马龙,往日是没有这么热闹的,只是汝州的民众想要近距离的看一眼狄云辰这个“上师”,才假装成商旅行走于狄家门外,结果是她们看到了。很多人犹记得,十数年前,狄云辰就是这样,牵着一刻也不肯安生的狄云静,去上学堂,很多年后的今天,狄云辰如他的承诺那样,依然牵着云静的手,大方的漫步于大街上。

    一路上,每到一处,狄云静都叽叽喳喳的向云辰述说着儿时发生在这里的趣事,确切的说应该是她在这里都惹过什么乱子。狄云辰保持着微笑,很认真的听,偶尔还会插上两句,逗的云静“咯咯”大笑。

    狄云辰很享受这样的时光,如果不是有着太多的未了之事,他情愿牵着云静,一直在汝州的大街小巷转下去,来重拾儿时的那些记忆。但是狄云辰更清楚,从他握住剑的哪一天起,这样的生活就已经不再属于他。

    狄方成一家对于狄云辰的到来早有精心的准备,一如狄方海夫妇那样,狄方成加上连夜从上京赶回来的帝师狄方成,不可避免的提到了云辰与云静的亲事,或许在他们心里,狄云辰只有娶了狄云静,才能真正算得上是一个狄家人。

    在得到狄云辰肯定的答复后,这一家人这才放下心来,派人请来了狄方海夫妇,摆宴吃了定亲饭后,狄云辰又私下跟狄方林谈了半个时辰,把与魔宗结暗盟的事儿如实的告知了他,并让他安排大黎国皇室配合即将到来了魔宗选徒。

    做完这一切后,狄云辰回家探亲之旅算是告一段落,他又带着静儿回家陪父母说了一会儿话,又吃了晚饭后,才与依依不舍的养父母告别。

    七道金红从汝州升起,在傍晚的霞光中向着南方飞逝而去,于是汝州的民众知道了,大黎“上师”狄云辰,在家呆了一天一夜后,又离开了。

    ….

    中原五域之地,慈渡神宗盘踞于东北域宁白山,神剑宗盘踞于中域五行山和五行极宗比邻而居,而宵阳神宗则在西南域,紧靠着蛮荒的秦岭之上,三大神宗各据一隅之地,成品字形盘踞于中原腹地。

    神圣历170年,太平了百年的中原五域狼烟四起;东南域的玄阴宗借助澹台永俊之死,携当代掌教澹台靖罡跻身剑神之威,联合东南域的十余个太宗玄宗及东北域饱受慈渡神宗打压的洛水极宗,公开与慈渡神宗决裂,私下已经有数十次冲突,剑修界的内战在神剑宵阳两大神宗袖手旁观下开始。

    而一直散居海外岛屿上的剑修联合起来,想回归中原觅得一席安身之地,从而摆脱在大洋深处经年遭受风暴海啸的侵袭,迫使隔岸观火的神剑宵阳两大神宗不得不调集门下弟子,把有着尽万名,声势浩大的海外剑修拦截在东海衡帆岛上;而已经沉寂了百年的剑巫,看到了回归中原的希望后,纷纷暗自联合,从蛮荒深处的云泽雾泽调兵遣将,屯聚于开阳关外,时刻准备攻破开阳关挺进中原,一时间让三大神宗忙得首尾难顾。

    如果这三方只是雷声大雨点小,还没有爆发大规模厮杀的话,那么在大漠沉寂了百年的魔宗,则以摧枯拉朽之势灭了东北域的漠北太宗,毁了东北域的雪山宗山门,在连毁慈渡神宗后院的两大宗门后,并于天剑历170年十月初二,拿下了西北域的西华太宗,并宣称正式在西华山上开宗立派,定名魔神剑宗,并宣布接管西北域,广纳门徒,颇有侵吞整个中原的趋势。

    一时间,中原大地风雨飘摇,后院已经被魔神剑宗偷袭的慈渡神宗,置虎视眈眈的魔宗不顾,放任属地内在洛水极宗的煽动下想要跟着背叛慈渡神宗的其他宗门不管,顶着众亲叛离的风险,还在跟玄阴宗为首的一众东南域剑修宗门玩暗战,宵阳神剑两大神宗也还在衡帆岛上跟海外剑修磨叽同时兼防开阳关,真正遭受苦难的,是万万计的民众。

    在东北域境内,除了慈渡神宗所在的,高大险峻的宁白山外,还有一座南北向绵延数千公里的黑山,东南域的云枫大武为首的两大帝国百万大军,在玄阴宗的授权下,突然对东北域的属国发动攻击,长驱直入三百公里,连灭两个小国后,被反映过来的东北域以大周为首的各属国依仗黑山天堑,堵在了黑山以南,双方大军在唯一一条通往东北域腹地的通道,位于黑山北端的大鹰谷中血战,而位于大鹰谷两端的城镇上,则是双方剑修暗战的场所。

    剑修,可以说是这场俗世战争的导火索与授权者,而在真正的战场上,双方的剑修则扮演着极不光彩的角色,焚毁敌方的粮草,袭杀敌方的将领,偶尔彼此碰上了还会厮杀一场…那些在普通军士眼中高来高去宛若仙人般的剑修,在亲手引发了这场战争后,又沦落到了当刺客的角色。

    万里黑山,山如其名,从上望去,如一条巨大的黑龙盘踞在东北域的南方,山上长满了墨绿色的黑松,就连那裸露在外的岩石,也是漆黑如墨。

    黑山以东靠近大鹰谷三十里外的黒木城,是紧锁大鹰谷的东北域大军储存粮草的地方,因而也就成为了慈渡神宗的剑修与东南域的剑修暗战的最惨烈的地方,以玄阴宗为首的东南域剑修,想要焚毁这里储存的粮草,而慈渡神宗的剑修,而慈渡神宗的剑修,则在这里拦截那些普通军士,根本防范不了的东南域剑修,双方在此冲突的十余起,各有冲突。

    黒木城最大的黑岩客栈的顶层窗前,矗立着一群一身滚金的洁白剑袍的男子,昭示着他们神宗弟子的身份,其中有五六个胸前绣着青色的苍鹰标志,标示着他们是高人一等的慈渡神宗精英阁弟子,而最中央的一位,其貌不扬神情桀骜的男子,因为胸前的那只展翅欲飞的七彩凤凰,在众人恭敬的目光中,让他变得有点鹤立鸡群的味道。

    这样一群人,有着足够的资格来入住黒木城最奢华高档的黑岩客栈。

    “毕宁殿下,施洋师弟昨夜带着人昨夜去刺杀敌军的将领,到现在未归,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我们要不要派人去黑山上接应一下。”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岁的慈渡神宗弟子,名叫施简,他于十年前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了剑尊之境而入选精英阁,只是当年选他如阁的长老错看了他的资质,不想他一如精英阁,修为始终停留在剑尊境界,再难寸进半步。不过为人宽厚,加上在年轻一代中岁数稍长,所以在慈渡神宗中很有人望。

    施简口中的施洋,乃是他的族弟,比他晚入慈渡神宗数年,却同样年纪轻轻就抵达了剑尊之境,此次偷袭敌方的一位领军的将军是他作为入选精英阁一次考验,如若成功,将会直入慈渡神宗精英阁,那样施家这一对兄弟将同如精英阁,那是何等的荣耀,是以施简才如此焦虑。

    在慈渡神宗虽然不让门人弟子改名,却有着非常森严的等级制度,掌教独揽一宗大权,但是却受制于长老阁的掣肘。在掌教之下则是长老阁成员,神宗门人弟子称为阁老;然后才是掌教的亲传弟子,门人称为殿下,比如毕宁;在掌教的亲传弟子之下则是那些普通的各院传功长老,为了让权利集中到掌教和长老阁手里,更方便指挥门人,这些长老只有传功之实,却无收徒之名,也就是他们传功教导出来的弟子,一世都不能叫他们师父;然后就是精英阁弟子,这些都是有普通弟子中甄选另外还要参加残酷的考验,才有机会进入精英阁,或者有掌教阁老,看到杰出的他宗门人弟子后,直接破格收入精英阁,比如狄云辰,只有进入了精英阁,日后才有机会成为掌教的亲传弟子或者入选长老阁;最低一级也是人数众多的是普通弟子,他们不论岁数大小,看到精英阁弟子必须喊师兄。

    是以,岁数比毕宁大了四五岁的精英阁弟子施简,才称呼毕宁为殿下。

    长着一张大众脸的毕宁,却有着更甚于其他神宗弟子的冷傲,在听到施简的进言后,略显阴森的一双小眼转动了一下,未置可否,按道理去救助接应出外历险的同门弟子乃是份内之事,但是这跟毕宁的身份有着直接的关系,他虽然是掌教的亲传弟子,却不属于新任掌教圣姑的人。

    这又是什么逻辑?

    这跟慈渡神宗历代传下来的规矩是分不开的,根据慈渡神宗祖上立的规矩,任一掌教在位不得超过三十年,三十年后必须传位于下一代。是以每一任掌教上位伊始,都不可避免的要跟长老阁争权。这就造成了退位让贤进入长老阁的前任掌教舍不得放权,而新任掌教又急于巩固自己的权利,不得不跟长老阁暗中较劲夺权的事情。

    而这些事情,最明显的就是体现在对门下弟子的掌控下。慈渡神宗新任掌教圣姑一介女子,虽然顶着神级药师的名号,却始终改变不了她的实力没有跨进神域以剑神身份登上掌教之位的事实,这对有着数万门徒的慈渡神宗门人来说,多少有点不能服众,同时也就给了前任掌教为首的长老阁成员,越俎代庖插手掌教事物的借口。

    其直接效应反应在对掌教亲传弟子的认选上,按照慈渡神宗历代的规矩,一个新任掌教,在上位头一年之内必须选定四个亲传弟子,比起精英阁弟子,要入选掌教的亲传弟子,长老阁的考验也更加苛刻,本来在慈渡神宗内一直处在前任掌教凌青子阴影下的圣姑根基尚浅,除了由长风子代为收纳了攻破水阳大寨的狄云辰为亲传弟子外,还有一位选定的亲传弟子勉强过了长老阁的考验外,其它两人皆没有过关。

    于是,于二十五六年纪就进入剑圣境界,却一直被圣姑排除在亲传弟子名单之外的毕宁就有了机会,在长老阁的安排下,轻松的过了考验,成了圣姑的第三名亲传弟子,至于第四名亲传弟子,据说是圣姑从蛮荒带回来的剑修女子,一回来却被凌青子要了去亲自调教,并在圣姑上位一年期将满之际,由凌青子说服长老阁,直接免去了考验成为了圣姑的第四名亲传弟子,除了圣姑及她几位亲传弟子外,慈渡神宗内鲜有人见过这位终日罩着黑纱女子的真面目。

    这就是毕宁略显尴尬的亲传弟子身份,要不然圣姑也不会安排他来与玄阴宗交锋的前线,因为他不是圣姑的人,死了,圣姑才有机会来把他这个亲传弟子的位子,变成自己人。

    而毕宁之所以对施简的提议不屑一顾的理由,则是因为不论施简还是施洋,都出自于一个共同的传功长老,长风子。长风子在圣姑上位后,作为前任掌教凌青子亲传弟子的他,直接进入长老阁。但是这却改变不了,一直对圣姑钦慕的他教出来的弟子,是圣姑的人这个事实。

    所以,当圣姑变着法儿的打压排挤长老阁的势力的时候,做为长老阁的势力的毕宁,同样也会反击,比如置施洋的生死于不顾。

    “殿下,眼开都到中午了,在不派人出去接应,就算施洋得手逃到了黑山,面对玄阴宗的追击,恐怕也难于脱身,还望殿下早做安排,我愿意亲自去接应。”施简见毕宁久不出声,只好主动请缨。

    “接应什么?”毕宁侧头阴沉小眼的一瞪,“如果我们离开黒木城上了黑山,这里大军的粮草有了闪失,谁来负责?”

    本来跟着施简有着同样的心思,准备帮腔的其他人,一听毕宁如此说,只好默不作声,考验,是施洋一个人的考验,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守护黒木城不被地方的剑修偷袭。

    就在毕宁为一顶大帽子镇住了所有的人,满意的准备回头时,突然看见身后的所有人惊愕的看着窗外,一副见鬼了的样子,他瞬时回头,只见弥漫着一层黑烟的天空中,七道瑰丽耀眼的金虹划过,落在了遥远的黑山上。A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