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275章 神宗首徒 (上)

第275章 神宗首徒 (上)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275章 神宗首徒 (上)

    修士之间的战斗,在远距离的剑气剑芒杀伤下,除非依靠坚固的城池堡垒或者法阵,否则绝不可能存在抱成团固守阵地一说,但是在这相对平坦空旷的库房外围,东南域的剑修,依仗身后库房箭塔上密集弩箭,愣是抱成团一攻一守拦住了准备冲进库房袭烧粮草的慈渡神宗门人。

    对于施简洪常青来说,他们不止要防备敌方射来的剑芒剑气,更要躲避那些劲道十足的弩箭,看着己方一个不慎就倒下了五六人,看着近在咫尺的粮草,在狄云辰被敌方剑圣缠住后,连门都进不去的他们,再想袭烧粮草就成了一个笑话。

    没有人牵制,狄云辰也拿这个全神对付他的剑圣无可奈何,剑圣与剑尊之间的差距,除了在前者可以随心所欲的一定范围内御使飞剑伤人外,还有元力总量的差距,量变引起质变,深厚的元力足以让他的身法速度更快,加上超高的神念警觉,可以说狄云辰要想一对一施展倾城击杀一个剑圣,绝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完成的事情。

    但是剑圣要想杀他更加困难,飘渺无痕超强滞空能力带来的灵活多变的身法,加上绝对速度与身化九影,可以说,此刻剑圣比狄云辰要狼狈的多。这使得狄云辰还有精力来分散关注场中的局势,他见洪常青他们无法冲散守在库房外的剑修,也不禁暗暗着急,他不是着急进去点火,就他们携带的那几灌火油,在这依然飘飞着雨雾的天气里能烧多少?

    狄云辰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自己放火烧粮,所以他跟洪常青宏兴一行连火油都没带,他必须引来或者冲散库房外围的剑修,毁掉库房四周的箭塔,给空中的凤鹤制造放火的机会。

    这里的剑修可不是昔日围攻云城山的那群马贼,剑宗境界以上的剑修,是能够给予虹儿致命伤害的,更何况库房中还有如此多能够自由调整角度的弩机,所以云辰不敢让虹儿下来冒险。

    但是云辰又不敢放任这个剑圣不顾,亲自去出手,这样一来面对没有了他纠缠腾出手来的剑圣,洪常青他们就危险了。想到这里,云辰绝对速度发动,瞬间摆脱了剑圣,身形闪现在库房前的侧移,在“咚”的一声如洪钟般的剑鸣中,十六道炽白的剑芒向着前方守在库房外的东南域剑修溅射而去,这十六道剑芒飞射了三十五米后,顷刻间化成了十六团冷雾萦绕开来。

    下一个瞬间,施展完剑技沉默的狄云辰,身化九影顷刻间又飞了回来缠住了敌方剑圣。

    随着冷雾在库房前弥漫开来,在这种无可抵御的如同冷锋般极寒冷气的侵袭下,东南域的剑修再也守不住了,不得不哆嗦着纵出冷雾的范围。

    云辰的一击惩魔剑技,提醒了正在与花情花凌假打的宏兴宏笙,二人立刻纵回战场的中央,顶着密集的弩箭,“咚咚”两记正宗的惩魔,化作六十四道万字剑芒,飞逝了尽六十米的距离,凌空罩向了刚刚纵出冷雾范围的一众敌方剑修。

    “..啊..”在一片惨呼声中,再也守不住的敌方剑修倒下了十余人后,剩下的四散而逃,施简洪常青抓住机会,领着剩余的十几人一鼓作气冲进了库房。

    “先毁箭塔”的施简准备引燃火油时,库房外传来了狄云辰的厉喝声。

    其实在这雨天,火石极难打燃,加上敌方剑修的追击,就算引燃了火油,恐怕效果也不大,听到云辰的呼喊后,虽然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这仅存的十余个神宗剑修,还是听了云辰的吩咐,分散领着一众紧追不舍的东南域剑修,在偌大的库房中四处游走,逐一击毁里面的箭塔。

    只需一道剑芒,击中这些简易木质箭塔的立柱,就能让搭载了沉重弩机,而显得头重脚轻的箭塔轰然倒塌,看着一个个箭塔倒地,还在外面与花情花凌几个焚阳宗女弟子近身缠斗的云静,抬头向着空中一阵清啸。

    漆黑的夜空中,在“鹤啊”一声震惊四野的鹤鸣声中,七道金虹从高空划落,那经久不散的流光尾焰,如同从天际延伸下来的一座鹊桥,美的令人沉溺。

    一只身躯长达十二米,拖拽着七条长长尾巴的凤鹤,从头到尾流动着如同水纹般的金红色流光,美轮美奂仿若仙鹤落于凡间,带着君临天下的气势,瞬间悬停在距离库房地面百十米的空中,顶着稀疏射来的弩箭,虹儿脖子一缩一伸向下拉的笔直,背部高高拱起,尾部向下弯曲,双眼变得如同瑰丽的宝石般艳红,小嘴微微张启…

    看到这里,云辰恍然色变,马上知道虹儿要干什么了,赶紧出声提醒道:“快离开库房,快”

    “快阻止那只鹤”与云辰缠斗的剑圣,虽然不清楚这只仅限于传说中的凤鹤要干什么,但是作为一只火系的天级元兽,来到了大军堆积粮草的库房,还能干什么?所以他当即舍去了云辰,身形急速的向着库房飞去。

    但是这个剑圣显然不清楚,云辰可以分心二用,他不行,在他的背后,云辰嘴角带着一抹阴沉笑意,剑尖遥指剑圣的背影。

    几乎在虹儿吐出了一粒如同鸽蛋般紫红色的炎火,看着那毫不起眼的一团火焰,让绝大部分人大失所望的同时,“彬”的一声剑鸣声响起,刚刚纵上粮草堆,准备向虹儿发射飞剑的剑圣懵然回首,只看到一道如寒星般的剑芒,洞穿了他认为,怎么也能抗住对方几道剑芒的护体元气….

    “砰”的一声,这是人体炸散的声音。

    “轰隆”一声,占地数百亩,堆积着如山的粮草库房,随着虹儿那一粒毫不起眼的炎火落下,顿时炸起了一朵如同蘑菇云般的火焰,漫天溅飞的火焰瞬间把整个库房包裹其中,数十个来不及撤出库房的东南域剑修,直接葬身在火海中。

    虹儿一击得手,立刻“咻咻”欢呼着,直接从下方滚滚火焰中飞过来,一阵火雨逼开云静身边的花红等人,带着云静振翅高飞,顷刻间没了踪迹,只在空中留下了一道七道金红构织的虹桥。

    滚滚的热浪让库房周围所有的人都有一种全身水分被烤焦的错觉,让刚刚得到云辰的警讯,纵出库房的施简洪常青等人,背后流出了一层冷汗…

    至此,施简终于明白自己带的火油,是多么的多余。

    “撤”云辰一声吆喝,带头向着东方纵去,仅剩的十余人纷纷纵起跟上,在一众为库房的大火而震惊的军士与仅存不多的东南域剑修的注视下,转瞬间已经消失在夜色中。

    “救火,快救火”领头的剑圣被狄云辰杀死后,群龙无首的永安城军士呼救的声音,在库房那漫天的火焰面前,显得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

    同样火光滔天的黒木城,在两方剑修的肆虐下,过半数的房舍已然倒塌,堆积粮草的库房早已燃烧多时,面对大量火油引燃的熊熊火焰,军士们奋不顾身的施救显得杯水车薪,城外更有数万从大鹰谷要塞支援来的军士,正在簇拥着进城。

    人数远远少于来袭的东南域剑修的神宗门人,在毕宁的带领下,依靠四周城墙上的弩箭,顽强的与来袭的东南域剑修,做着殊死搏斗,沿着城墙四周,普通军士的尸体堆积如山,但人力终有穷时,随着城墙上的弩机被逐一毁去,没有后援而依仗越来越少的神宗门人只剩下十余人,被百名东南域的剑修,逼在了黒木城的东北角。

    就在这时,西方的天空传来一片火红的亮光,驱散了黑暗,冲破了黑山的阻隔,让远处黒木城的剑修,都能感受到那凌烈的火势,毫无疑问,那是永安城的滔天火焰。

    正在厮杀的敌我双方同时一愣,东南域剑修的第一反应时,她们中计了,神宗门人利用玄阴宗对狄云辰的仇恨,故意拿狄云辰当诱饵,来yin*她们倾城而出,再派人偷袭她们在永安城的粮草。

    而毕宁他们则对此一片茫然,压根不知道谁去永安城放的火。

    永安城冲天而起的火光,激起了毕宁身边十几个神宗门人的斗志,同样激起了来袭的东南域剑修的滔天怒火,“我们此刻退回去已经来不及了,杀了他们我们将功补过”东南域剑修的首领,大手一挥,长剑直飞毕宁而去,这追追杀杀的一路上都是毕宁在出声指挥,虽然他已经褪下了掌教亲传弟子的服饰,但是却改变不了,他在敌方剑修眼中,是条大鱼的事实。

    “殿下快逃”金长老胖胖的身影一闪档在毕宁的面前,同时手中的长剑飞出十米开外,拦住了敌方御使来的飞剑。但是更多的东南域剑修,奋不顾身的直接用身体替同伴挡住了剑气剑芒,掩护同伴纵进了敌阵,顷刻间,十余个神宗门人的阵型已经被冲散,只余一个胖胖的身影,趁机翻过高高的城墙,向着大鹰谷的方向急纵而去。

    夜已深,雾蒙蒙的细雨依旧。

    黑山东西两边,那冲天的火势似乎在嘲笑老天的无力。

    黑山东南,距离永安城二十里外的一片丘陵中,低矮的灌木在这深秋时节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桠,杂草也已凄凄倒地,比起一年四季常绿的黑山,在这里才能体会到秋的萧瑟。

    十余个人影,带着一种兴奋的喘息,奔逃于一个个如同土包的丘陵之间,云辰宏兴宏笙主动断后,事实上所谓的断后,不过是个幌子,因为有心思追来的东南域剑修,只有花红花凌几个跟云辰宏兴相熟的那么区区数人,对云辰宏兴来说,那是故人,他们断后的目的,其实就是保护故人。

    追来的花红花凌这几个焚阳宗女弟子,眼看着黑山遥遥在望,而后面并没有旁人追撵,花红顿住一跺脚喊道:“你们还逃”

    于是宏笙第一个停了下来,回头走向花情,双手合十,就在云辰以为宏笙会叫一声“女施主”的时候,色胆包天的宏笙却笑嘻嘻的叫了一声:“花情姐姐”

    “小和尚你还敢笑,姑奶奶我正要找你算账呢”花情说着一脸瘟色持剑就向宏笙刺去。

    面对气势汹汹的花情,宏笙的禅定功夫相当了得,依旧一副慈眉善目的笑脸相迎,色胆包天的他压根就没躲闪的意思。

    但是最终,花情的长剑,在及身的那一刻软了,垂了,“我被你们害死了,你们两个死和尚,干嘛杀我那么多同门?”花情气道。

    “不是你偷偷告我的么,扎红头绳的是你那万恶的掌教门下,扎绿头绳的是你那已故的好人不长命的师父门下?”宏笙眨了眨眼睛,一脸的冤枉。

    刚刚往回走的云辰算是明白了,原来小和尚宏笙在乱战之中,就已经跟花情开始眉来眼去了。

    “对,可是你们那里知道,那些人都是我带来的,掌教的门下死一个,回去了掌教就会处死我师父门下弟子一个,我被被你们害惨了。”花情一脸沮丧的说道,十几个被她带来的掌教门下,被宏笙宏兴一个照面就用惩魔屠杀一空,这回去她受责罚是小,那些好不容易被花红师妹从菏泽带出来的一众师妹,却要为此抵命。

    这个狗日的掌教真恶毒宏笙宏兴云辰同时在心里诅咒道。

    “花情…有花红的消息么?”纵然万般不愿,纵然知道希望渺茫,云辰还是问出了口。

    “恩,我追来就是为这事。”

    花情如此一说,云辰心头狂跳,他激动的上前几步拉住花情,“花红还活着吗?花间呢?”

    “你给我死开,休想沾姑奶奶的便宜”花情一把摔开激动的有些不顾礼节的云辰,杏目一瞪嗔道:“你想诅咒我师妹死啊?还有花间是谁?”

    宏笙看的两眼发亮,原来便宜都是这样占的。

    自知失态的云辰,稳了稳心神问道:“花红,真的从菏泽回来了吗?”

    “当然,我师妹是谁啊回来都快三年了,一直漂泊在外与我们暗中联系,掌教这次拿我们性命要挟,师妹才重回焚阳宗”花情一说完,云辰才如释重负的喘了一口气,花红活着,更善于藏匿的花间,更有可能活着。

    “我就是为了花红师妹的事情,才撵来找你们的。”接来下花情一通长话短说,云辰三人终于明白了始末。

    花红是在云辰离开哀桥半年后,翻越千山万水才回到中原的,不过回到焚阳宗铁定要遭受掌教迫害的花红一直流离在外,暗中与花情花凌她们这几个同门师妹保持着联系,这事儿最近不知怎么被焚阳宗掌教知道了,借故关押了数百名焚阳宗上任掌教的门下,逼迫花红回到了焚阳宗,并让她潜去东海普陀山下深海深海仙人洞府中,盗取金丹舍利。

    “你们焚阳宗掌教怎么知道我普陀山下洞府中有金丹舍利?”

    “她要金丹舍利干什么?”

    宏兴和云辰听到这里大骇,这事儿对宏兴宏笙两个大光明寺的弟子来说,也是绝对机密,如若不是宏笙激灵,他们也根本不知原来普陀山下的深海中还有如此玄机,更关键的是,焚阳宗掌教派花红去深海盗取金丹舍利,这等于让修炼火属性心法的花红自寻绝路。

    “还不是慈渡圣姑害的,宵阳神宗某位长老的孙子在菏泽中了初音的阴阳毒,那位宵阳神宗的长老就找上了慈渡圣姑,圣姑给出了一份药方,其中一味就是金丹舍利,我焚阳宗那个挨千刀的掌教听说后,为了讨好焚阳宗,四处派人打探金丹舍利的下落,最近宵阳宗告知她普陀山下的深海中有仙府开光,里面有金丹舍利,你可以想象,千米之下的深海对我们修炼火属性心法的焚阳宗门人来说那是无法企及的禁区,掌教就派花红师妹孤身去盗取金丹舍利,不管成与不成,至少对宵阳神宗有个交代,同时还能借故毁了花红,彻底了解她一块心病。”

    花情恨恨不平的说完,又马上盯上了云辰,“云辰,我不管,你鬼主意多,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花红师妹。”

    云辰点了点头,“你放心,这里事了,我就准备动身去东海普陀山,花红的事,就是我的事,还有,你们老这样在焚阳宗受制于人,终有一日,会被掌教逐一清除的,以后你劝劝花红,领着你们早点叛出宗门吧。”

    “这我们也不是没想过,可是我们能去哪里,一般的太宗玄宗在焚阳宗的胁迫下,哪里敢接纳我们。”花情一脸气苦的说道,“而且把数千的门人全部带离焚阳宗,根本不可能,所以花红才迟迟没有下决心。”

    “去云辰宗吧,哪里,我说了算,而且,就算焚阳宗找上门我也不怕。”云辰说这话是有底细的,焚阳宗掌教也就是一个剑帝,别说有魔宗给他暗中撑腰,就是天蓝姑姑,也能把一个剑帝折磨的动弹不得。

    “不会给你们添麻烦么?”花情迟疑道,现在西北域不太平不说,她更怕云辰罩不住她们,反而引火烧身。

    “相信我,没有任何问题,如果你们说服了花红,怎么带领你们门下,脱离焚阳宗,我来想办法。”云辰保证道。

    “嗯”花情及其身后的几名焚阳宗女弟子满脸喜色的答应下来,对于云辰的谋略,凡是跟他相处过的人,都有一种盲目的新任。A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