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297章 解读秘籍

第297章 解读秘籍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于叔叔花间的隐藏潜伏能力,狄云辰是有信心的,当年东方世家东方勤兄弟,撵着他试图捉拿住他后逼问指剑秘籍,其结果是,花间不但甩开了两大强敌的追踪,反过来还跟随着他们,历经万里之遥,来到了蛮荒菏泽。

    云辰大概知道一点花间为什么要去海外,花间曾经说过,十几年前凝剑宗虽然覆灭了,但是仍然有一批门人存活下来,避难到了海外。这些年花间要照顾狄云辰,一直没有机会去寻找昔日的同门,那么这次从蛮荒一回来就出海,花间很可能就是去海外找那些同门了。

    天剑大陆东海南海,广阔无垠万里无疆,内有千千万个岛屿,加上气候瞬息万变,风暴海啸频繁,深海中更有无数恐怖的元兽,要想在这里找人,除非机缘巧合,否则无异于大海捞针。想到这里,狄云辰心里就多了一份牵挂。

    “说说你吧,你的情况到底怎么样?”花红的事情,云辰虽然听花情说过,但那时在永安城外,显然不是细说的时候,云辰也就知道个大概,“你告诉了我全部,我才能帮你。”云辰见花红有所犹豫,就多说了一句。

    “很不好。”花红脸上那一抹用来佯装坚强与自信的邪异笑意渐渐隐去,去掉了伪装后,无助与彷徨悄然在她眼底显现,“师父过世时,我们一脉有三千余人,而现在已经不足两千,昔日我拼死把大部分姐妹从开阳关送了回去,迎接她们的,依然是压迫与排挤,掌教如果不是顾及名声,早就完全抹杀了我们这一脉,尽管我们过得如此艰难,却没有一人另投焚阳宗其他首座门下,我们的团结,让有心肢解我们这一脉的掌教更加愤怒,她让花情领着人参加玄阴宗与慈渡神宗的暗战,言明如果有焚阳宗其他首座的弟子身亡,她就会杀我们的人抵命,我一直流落在外不肯回去,她就拿滞留在师门的一千多师姐妹威胁我,如若不找回金丹舍利,就把她们全部发配到宵阳神宗去做丫鬟。”

    花红一口气说完,不知是委屈还是憎恨的泪水,已经盈满了眼眶。

    “你有什么打算?”狄云辰没有能力来说服花红叛宗而出,这样的话,云辰在菏泽就说过,花红觉得对不起因为她而死去的师父,而满口回绝。

    花红拼命的摇头,眼泪已经流下来,“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想着还滞留在宗门的师姐妹们,每日做着整个焚阳宗内最苦最累的活儿,受尽了白眼和**,我觉得自己每一天都煎熬过日子,只要她们能平安无事,我愿意在师父坟前自绝。”

    “别做傻事,你师父不顾性命,为你取得上品剑魂地火之心,就是为了你将来有个好的前程,如若你自暴自弃,如何对的起她一片苦心。”云辰安慰道。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了,不管别人说我不忠不孝也好,只要有地方去落脚,能够庇护我们,我愿意领着师姐妹们叛宗而出。”如同花情所说,如果花红仍然坚持留在焚阳宗,那么等待她们的将是死路一条,花红,作出了最无奈的抉择。

    “我现在虽然是慈渡神宗首徒,但是云城宗,现在依然是我说了算,我们已经暗中跟魔宗结盟,所以不管是玄阴宗还是焚阳宗,又或者宵阳神宗,现在我云城宗根本无需看他们脸色,只要你愿意,我一定想办法把你的师姐妹弄到云城山上去,只是那里一年有一半的时间苦寒,你们需要适应。”云辰诚挚相邀。

    “你有什么办法,把我那些滞留在焚阳宗的师姐妹弄出来。”花红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如果狄云辰都没有办法,那她根本就不用想了。当然,在狄云辰听来,花红这是答应去投奔他云城宗。

    “骗”狄云辰清晰的吐出一个字,接着道:“很简单,你们焚阳宗掌教是让你来取金丹舍利的,借此让你来枉送性命,但是,如果让她觉得,金丹已经距离你们触手可及,但是却要付出极大的伤亡为代价,你说说看,她会派什么人来送死?”

    “当然是派我这一脉。”花红下意思的接口后,马上恍然大悟,“你是说,让她们来假装送死,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她们转移走?”

    云辰赞赏的点头,不愧是跟他一起在蛮荒混过的,无需他多费口舌一点就通。

    但是花红却摇头道:“这太困难,这次跟我一起来的有三十人,其中一半的人手是掌教门下她最器重的二弟子花萌带领,条件依然跟花情她们一样,如果掌教门下牺牲一个,就会杀我的人一个,所以,你不可能杀了或者让她们始终,还有,如若你真的以假金丹舍利向诱,恐怕会把焚阳宗会正视此事,不光是会派一些低辈弟子,既有可能派来几位长老或者首座,那个时候,我们如何来骗。”

    狄云辰闻言,没有丝毫的担忧,反而自信一笑。“你多虑了,困难是有,但是你说的这两个问题,都不是问题,第一,你身边有掌教的人并不是坏事,要想掌教确信你们就能拿到金丹舍利,光凭你一面之词不行,首先要让她们确信,通过她们来告知焚阳宗掌教,然后我们只要保证她们不死就行了。”

    “第二,你说的焚阳宗会派出长老或者首座,这种可能行很渺茫,其一,因为宵阳神宗的宋念在这里,你们焚阳宗不大可能派出高手来惹宋念猜忌,其二,这里是东北域,如若那个东南域的高手敢来这里,不光是大光明寺不会答应,就是慈渡神宗知道了,也会暗中派出高手将其击杀,这是送死啊,你们掌教,不可能不清楚。”

    狄云辰结合天下大势如此一分析,花红听得点了点头,她们现在藏身在浪击崖下,怕就是被大光明寺发现了来驱逐她们,或者说,大光明寺也许有可能已经察觉到了她们的存在,不过并没有把她们这群年轻的焚阳宗弟子当回事。

    “你打算怎么具体的来做?”花红终于放下心来。

    “这只是我的一个大概想法,具体的安排,我需要在细细斟酌,现在最困难的,是找到一个合适的地形,而且要距离海底仙府不远,说实话,我现在别说知道仙府什么样,连仙府在哪里都不知道,我唯一期望的,就是仙府开光,最后拖上一两个月,这样我们才有充足的时间来实施这个计划。”云辰说道.

    花红明白,如果仙府开光时机一过,再说什么金丹舍利别说掌教不相信,就是她也觉得自欺欺人。

    “你先回去跟她们一起,做好下水的准备。”云辰说道,修炼火属性心法的人并不是不能下水,驼雁峰上,花红就跟随着他们从极冷的天池水中,潜进到了驼雁峰山腹,但是那一方天池水,跟浩瀚大海没法比,在这里,水属性的元气及其充足,对于修炼火属性心法的人来说,要想潜进海底,那是相当的困难。

    “嗯。”或许终于下定了决心脱离云辰宗,并从狄云辰这里看到了希望的缘故,花红整个人似乎轻松了很多,露出了真心的笑容,那不在是一种伪装的自我保护的邪异笑容,而是…亲切而不失天真,那是纯真的笑。这种笑容,让云辰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从花红这微微一展就隐去的笑脸中,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

    那是谁的影子呢?就在云辰准备把脑子里熟悉的人准备过一遍的时候,花红突然惊讶道:“你的左手…”

    狄云辰的左手赤红一片,虽然是夜间,虽然山谷的光线很暗,但是在哪星星点点的月华中,花红还是敏锐的察觉了。喜欢穿红裳的人,对于任何红色的事物,总是特别敏感。

    狄云辰苦笑了一下,今日固化经脉结束后,他整只左手到现在都赤红发热,当时云静硬是给他擦了半个时辰,依然是这么红。不过他没有跟花红解释,而是说道:“好好活着,这次事了,我送你一门剑技。”

    “剑技我倒不稀罕,我们焚阳宗有一门独门的剑技,达到剑圣境界后,可以分剑心一个人操纵八只长剑,焚阳宗所有的功法包括剑技,师父在去世前,全部传给了我。”花红并不明白,云辰说的是一门不需要剑器就能施展的剑技。

    云辰看了一眼花红的背后,除了那把他熟悉的长剑紫凤外,并没有背负第二把长剑,“你离剑圣境界还有多久?”

    花红闻言气苦的翻了云辰一眼,“一年前我就踏入了剑圣境界,我没有携带多余的剑,是因为没有合适的剑器。”

    云辰打了个响指,“我有一把天级的金火双属性剑器,不过被云秀藏在云城宗内,改日送给你。”云辰在菏泽一共缴获了三把天级剑器,一把得知莫阳寨主初佞,后来被云静当成大礼,送给了驰援云城宗的南离门主皇浦雄;第二把是缴获至水样寨主的五彩剑,也就是云静现在配用的长剑,而第三把,则是他与云秀逃生时,在哀桥下的那个山洞中寻获的,因为一直藏着,到现在云城都不知道这把剑的品阶,不过天级是肯定的,毕竟,那是昔日一代法神携带的佩剑。

    花红并没有推辞,她既然说自己拥有焚阳宗所有的剑技,已经做好了跟云辰共享的准备。

    “保重”一声保重后,二人如同两道幽灵般,急速纵离了这个相聚的山谷。

    云辰依旧越墙翻窗回到了西厢房,没有惊动任何人回到了房间,看着内房亮着灯,就轻轻推门走了进去,云秀依旧在彻夜研读佛典,以便于尽快解读秘籍上的佛语,而云静则一个人合衣靠在门边的椅子上,手里还拿着毛巾,貌似想等云辰回来继续替他擦手,结果自己先睡着了。

    云秀抬头见云辰回来了,揉了揉酸胀的眼睛,刚要起身给云辰打水洗脚,却被用手势制止。他弯腰抱起云静走向床边,或许感受到了云辰身上那股熟悉的味道,云静并没有睁开眼睛,却用双手紧紧抱紧了云辰的脖子,到云辰把她放到床上后依旧不松开。

    云辰在云静的耳边轻声道:“别闹。”

    云静搂的更紧了。云辰只好在云静的额头用唇轻轻一点,云静满面霞飞,双臂用力紧了紧云辰的脖子,带着一脸甜蜜笑意,松手去做她的春秋大梦去了。

    “见到花红姐姐了吗?”云辰见花红的事,并没有瞒着云秀云静,他替云静盖好被子,刚一坐到云秀对面,云秀就问道。

    云辰轻轻点了一下头,从云秀面前拿过佛典,翻到了最后两张被云秀刻意放大后,折叠起来的地形图上。

    “她怎么样?”云秀小心的问道,如同云辰一样,对于花红和花间的生死,她曾一度不报什么希望。

    但是云辰知道云秀想问什么,花红活着,花间呢?云秀最想问的,怕是云雪。

    “花间叔叔去了东海,现在联系不上,云雪…”云辰摇了摇头道:“花红说,她们在山洞中分开走的,出来时没见到云雪,连尸体都没有看到。”

    对于云辰这种不是安慰的安慰,云秀一脸忧伤,云辰想说的是,没有看到尸体,代表云雪还有活着的可能;但是不管是云辰还是云秀都明白,那“可能”对于当时马上就要毒发身亡的云雪来说,相当的渺小。

    “读完整本佛典,加上解开秘籍上的佛语,我大概需要两天的时间。”云秀很果断的扯开了话题。

    “用三天来做吧。”云辰站起来说道。

    “嗯?”云秀学着云静的样子,歪着脑袋不解的看着云辰。

    “别累坏了。”云辰出门前的一句话,让云秀心里暖融融的。

    但是云秀依然用两天一夜的时间就读完了佛典,一本佛典要想读完自然用不了那么长时间,但是云秀必须找出佛典上与秘籍上相似的语句,用心记下来,然后按照计划,由她抱着佛典,然后对照的佛典,请平天给他解读这些佛语的含义。

    在狄云辰正式入住大光明寺的第三天早上,当云秀抱着厚重的佛典准备去请教平天时,正好在门口碰到了前来打探情况的宏兴,宏兴一听云秀的目的,立刻拉回了云秀,回房找到了坐在床边彻夜潜修的狄云辰。

    “这两天我试图联系宏笙,问问宋念的事,可是摩天那老秃驴整日把宏笙留在观海楼,我根本找不着机会说上话儿,等了两天见实在没机会,这一早才过来。”宏笙说完指着云秀手里的佛典问道:“你这是干什么?还找平天,你以为那个胖和尚好欺负是吧,我告诉你,大光明寺就属他最奸诈,其二就是比我还要像恶和尚的擎天,不管你怎么掩饰,他们很难不从你的问话中,看出宏笙已经把秘籍抄录了一份给你们。”

    云秀恍然色变,她跟云静一致认为,看起来笨笨的平天好糊弄,没想到人家是大智若愚,玩的扮猪吃老虎。

    “那怎么办啊”云秀没招儿的时候,就看狄云辰。

    “什么怎么办?这不现成的懂佛语的人在这儿嘛?”宏兴得意的拍了拍胸脯。

    云秀见宏兴不像是开玩笑,试探着问道:“不是说秘籍上的佛语,高深的连宏笙都看的一知半解么?”

    “那是,但是,我有说过,我的佛法造诣,比宏笙差么?”宏兴一说完,连云辰都惊喜的睁开了眼睛,似乎对这个往日整天惦记着吃肉喝酒逛窑子,再不就是怨天忧人指天骂娘的宏兴,第一次刮目相看。

    宏兴受不了云辰的眼神,直接道:“我跟你说过吧,我在福泽寺时常犯忌,被关小黑屋,那种关禁闭的地方,除了一尊菩萨像和几本**,要什么没什么,当你看的能把**倒背如流的时候,嗯,我是说,这天下就没有什么佛文能难倒你了。”

    云辰依然不敢全信,伸手示意云秀把秘籍交给宏兴看。

    宏兴拿在手里草草翻阅了几张,嘿嘿一笑道:“虽然写的比那些**晦涩一些,但是对于能把**倒着念都懂的我来说,小菜一碟。”宏兴先自夸了一句,而后又不好意思道:“这怪我想得不周全,没寻思到秘籍使用佛语写的,而你们又不懂佛语。”

    “废话真多,快点解读。”云辰不耐烦道。

    但是宏兴却摇了摇头,拿着手里的秘籍对云辰道:“兄弟,我知道你料事如神,你想不想知道,今日如若云秀去请教平天会有什么后果?”

    云辰云秀不解的看着宏兴,其实她们心里已经暗暗不安。

    “学有所长,佛语,是你们完全没有接触的陌生领域,而你们却拿着一本错句连篇的秘籍,去请教高僧,不是等于告诉人家,你们已经拥有了秘籍,也许拿你这个神宗首徒没辙,但是宏笙就惨了。

    “什么意思?”云秀脸涨得通红,如果这本秘籍真有问题,也是她的问题,云辰压根就没有仔细的来看秘籍。

    宏兴扬起了秘籍,“我草草看了几页,这本秘籍,每隔三段或者五段,就会倒着写一句,幸亏我当年无聊了把**倒着念习惯了,要不,连我都会骗过去,老秃驴,还真是精的很呢。”V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