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323章 金丹舍利 强光无锋

第323章 金丹舍利 强光无锋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323章 金丹舍利 强光无锋

    当摩天有藏带着数十名僧人,抢进莲均仙府,一路赶到摆放着中景阵的广场上时,看着青光未退的中景阵,众僧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中景阵乃是上古仙阵,八个阵图环环相扣,正确的路却只有一条,如若没有秘籍指点,要想从中景阵走出去,那比瞎猫捞到死耗子还要困难一些。

    同样在此刻松了一口气的,还有刚刚从最后一个阵图,“坎”阵走出来的云辰云秀,他们松气不是因为自己不等阵法禁制关闭,就强行闯关成功,而是心中那种窥探的感觉,在出阵那一刻终于消失。如果真有人跟着的话,要么被他们丢在了阵中,要么就是没有跟上,而被阵法隔绝在另外一面。

    场景再次一换,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梯形向上的古è古香建筑,从一栋栋如同长剑倒ā于地的剑塔组成的焚天台,到一栋栋星罗密布的飞檐如苍鹰展翅的二层阁楼,再到远方那栋立于最高处,被淡淡氤氲白雾萦绕,只见其座不见其顶的楼台。

    其间更有世上鲜见的uā卉树木点缀其中,给这片沉寂了数千年的死寂之地,带来了一线生机,这让狄云辰想起了年幼在杂书上看到的对上古仙人遗府的评价:

    一一府,一世界!

    “好浑厚的元气!”云秀惊叹道。

    狄云辰没有功夫来为一个仙人能够在一个府中开辟一个世界而惊叹,稍稍一望之后,他立刻携手云秀,向着远方那座最高的楼台飞奔而去。

    二人刚一飞进,就看到云雾中挂着一个牌匾,上面用朱红的字迹写了三个大字——登天阁!同时,一股清灵之气从登天阁上弥漫而下,瞬间给人一众心态自然的感受。

    “金丹舍利,不在这里!”感受着上面如水般流淌下来的元气,狄云辰转身就看向了身后那众多的两层阁楼,什么登天阁,在狄云辰看来这就一个巨大聚元塔,刚才那一瞬间的感受,甚至比毋周山顶的元气还要浓厚,元气浓厚即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能让人加快修炼的进度,而坏处则在于,长时间处于五行元气浓厚的地方,容易让修炼者体内的元力,受体外浓厚元气的侵蚀从而变得不纯。所以说,元气的浓郁度也要有个限,就跟吃饭是一个道理,吃多了就会撑着!

    秘籍上只记载了府内的一个大致布局,别指望它能记载金丹舍利在哪里,提都没提起过。回头看着来路上,位于中景阵方向渐渐变淡的青光,一路上一直心有成竹的云秀也暗自着急起来,这里大大怕是有数百栋如出一辙的楼阁,如若一间间的寻起来,就是耗光仙府开光这期间的两个时辰怕也不够的。

    云辰则直接冲云秀手里接过白猫,回头身形一纵,凌空飘飞于那片阁楼群的中央上空,“死猫,是吃还是喝稀,这次就看你的鼻子了,金丹舍利的味道…嗯,就跟那些臭和尚身上的味道差不多!”不得已,云辰只能当做活马医。

    白猫要比虹儿听话多了,只是现在霓裳不在,寄人篱下的它一向是任劳任怨,它听话的眯着眼睛撅着鼻子嗅了一会儿,向着云辰摇了摇头。

    云辰急的扬手给了自己巴掌,接着道:“你闻一闻,有没有什么地方有不一样的味道传来?”

    白猫依然摇头。

    云秀飘了过来接过云辰手里的白猫,就在云辰以为云秀有什么妙招的时候,云秀却对白猫说道:“大灵儿,带我们去你最想去的地方!”

    这是什么歪招?

    偏偏大灵儿立刻从云秀怀里挣脱出来,向下纵落时已然变身,轻盈的落在三十米下的一座阁楼上,而后带起数道白影,急速奔行于阁楼与阁楼之间的iǎ巷中。

    看到这里,云辰是真想给自己一巴掌了,他拎着白猫在这里感受不到,不代表白猫跑近了嗅不出来什么特别的味道。

    当中景阵上的青光完全收敛,代表着连均仙府最后一道禁制关闭,整个仙府将完全不设防的袒lù在世人的面前。而白猫,也终于在南方一个阁楼前停了下来。

    云辰云秀几个纵跃直接从屋顶上飞过,赶去一看,才发现,如果除开登天阁不算,这栋唯一漆成暗紫并比周围阁楼稍大一点的阁楼,按照布局来看,应该正处于正殿位置,只是不论谁一进来这里,必然把登天阁当成主殿,而忽略这里。

    云辰落地后,示意云秀抱着白猫退后,他伸手在暗青è的环上轻轻向外一拉纹丝不动,向前推依然毫无反应,不得已云辰稍微加重了一点力道,“砰”的一声,整个木被他拉的四分五裂。

    但是里面并非如云辰所想的那般堆满了功法剑技,仙丹灵又或者满室金光潺潺的金丹舍利背后依然是一道一道jī血红的yù石或者说,整个阁楼外面的一层木头完全就是幌子,从云辰再度拉开的窗户来看,整个阁楼都是有这样的jī血红yù石堆砌而成。

    jī血yù石就是放在俗世也并非算得上多名贵,但是它一个好处却是其他yù石所不具备的,就是jī血yù可以阻绝任何气息的感知,这就使得在修士界,jī血yù被广泛的用来盛装各种名贵,灵气bō动强烈的物件儿。

    大灵儿显然不是闻到了什么味儿停留下来的,而是感知jī血yù的存在。一栋阁楼都是用jī血yù堆砌而成,那么这里面装着什么?狄云辰不免期待起来。

    他从新回到前,亮红è的大并非不能开启,只是在栓的中央,多了两行字,上面一行是篆刻在上面的,“阿咪芝嘛嘅勐尼喔!”

    毫无疑问,这是一段佛文。下面一行,则是一排可以上下拨动转行的活体字,大概的意思,就是要把下面的字,拨的跟上面的字练成一句,或者说,就是回答上面的问题。

    云辰看的一脑子黑线,很显然,这是哪个大光明寺的祖宗无名圣僧,被禁闭在这里六十年中无聊之举,要不然你还指望人家仙人用佛文来设置机关?

    云秀同样一筹莫展,佛文她虽然钻研过几天,但是连皮都算不上,如何解读这高深的佛语。宏兴也许能成,但是人家一听洪常青让他去照顾几天那数百名焚阳宗nv弟子,脑子里满是姑娘的他,招呼都不打一声屁颠的跑去了。

    看着远方中景阵上的青光全部收敛,云辰紧了紧腰间的蓝叱,而后毅然拔剑,他倾城的剑,用来倾破一道怎么也该够了吧。

    刚刚走过关闭了禁制的中景阵的摩天一行,还来不及为仙府中如此庞大的建筑群而惊叹,就听见“彬”的一声剑鸣从南方传来,顿时心头一紧,与有藏对望一眼,“有人?”

    不过他们并没有盲目的赶去,如同狄云辰一样,第一眼就被那高大的登天阁所欺骗的他们,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登天阁上,摩天当即让有藏带人先去登天阁守护可能存在于哪里的先祖遗骸,让弑天平天守在中景阵出口,让里面的人无法出去,而他自己则亲自带人,赶往传来剑鸣的南方。

    狄云辰自然不会一剑将整座阁楼轰塌,脆弱的jī血yù也无法跟永安城那坚硬的黑石相比,让他想不到的是,紫红è的垮塌后,里面只有一个巨大的丹炉。

    这是一个四四方方的房间,相比于在口看到的那种jī血yù的奢华,或许以前遭遇烟熏火燎的缘故,整个房间成青紫但依稀可见彩绘于墙壁上的火焰和云纹图案,在最里面的墙壁上镶嵌着一排架,只是上面已经空空如也,倒是在角落里找到一袋木炭….

    匆匆一扫后,云辰第一时间冲向了中间的丹炉,等他费力的揭开厚重的盖子后,发现里面干净连渣都没有剩下。这绝不是云辰所期望的,好吧,他的本意是,就算不到金丹舍利几粒仙丹灵回去也能够个本。

    你不能怪云辰的想法太过市侩,事实上换做任何一个人来到保存如此完整的上古仙人遗府中,都会有这样的想法。

    “云辰,快来看这里!”云秀在侧面的一面墙边,指着上面的图案喊道。

    云辰过去顺着云秀手指移动的痕迹一看,顿时明了,原来这里还隐藏着一个只不过这不再是常规的那种四四方方的们,而是一种类似于一团火焰形状的缝被图案上勾勒的线条遮掩,所以不用心看,还真发现不了。

    当云秀以为云辰又要拔剑时,云辰却纵向了中间的丹炉。只见云辰飞起一脚踢在丹炉一边的提耳上,看似笨拙厚重的丹炉在“吱吱”的刺耳声中转动起来,而他们身侧的那堵墙,则随着丹炉的转动,已经移开了一道缝隙…透过来的….

    透过来的…是如剑锋般犀利的金光!

    这些如线状的金è光线,似乎拥有无穷的力量,从缝参透出来后,在房间内一折冲出了这道阁楼,化作千丝万缕金è的光线,瞬间把整个仙府笼罩在一片金光中,中间孕育的那股无可抗拒的祥和之气,似乎正在化解沐浴在金光中所有人心中的憎恨。

    摩天,有藏等一众高僧,在金光中已经停下脚步,双手合十神动虔诚的跪坐于地,口宣佛号念其了大藏经,在鸿中感受着先祖余留于金丹舍利中传承!

    金光,给首当其冲的云辰一种,从所未有的炽烈和犀利,但是却并不刺眼,那是一种柔和的炽烈,仿佛母亲训斥你时的眼神,严厉却不乏包爱!

    云辰心中的杀气,紧张,贪念,似乎在瞬间被金光消弭殆尽,他的手已经不知不觉的松开了握剑的手,他已经忘记了来此的目的,一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真实情绪,从他的脑海中孕育而生,他的双手已经开始缓缓合拢,他的双uǐ开始发软想要下跪….

    当侧完全打开的时候,整个暗室的情景跃然于眼底,祥和恢弘的舍利金光早已消弭了室内尘封的死气与腐朽,六具如白yù般晶莹剔透的白骨上方,缓缓旋转着六粒佛珠大iǎ,周身光洁无瑕,散发着清晰线状金光的舍利!

    “金丹舍利!”

    一股寒意从云辰丹田处升起,那是子午yīn寒在遭受金丹舍利那祥和之光的渗透后,自动产生的反击,这股寒气给了刚刚跪倒在地上的云辰一丝清明,或者说,又让他找回了自己,勾起了他的贪念,让他记起了此行的目的。

    同样跟云辰一样,已经被金光感化的跪伏于地上的云秀,只看到前方云辰身影一闪,满是金光已然消失不见,但是那浓郁的,源源不断的祥和之气,依然从云辰的周身散发出来,就连在yīn沉狠厉的眼神,在这一刻似乎也变得慈爱无比。

    “云秀?”云辰一叫,云秀立刻醒转过来,抬脚跑进密室,看着云辰腰间的须弥带说道:“可是怎么办,须弥带虽然可以阻挡金光的耀却阻挡不了金丹舍利的气息。”

    云辰此刻的心情比在驼雁峰下寻获元rǔ之jīng还要jī动,元rǔ之jīng对他而言因为一开始就没有抱太大期望的意外之喜,而金丹舍利他为之付出的心血简直太多了,一直期望这里最好有两颗金丹舍利的他,没想到这里竟然有六粒,mō着须弥带中温滑的舍利,他当然明白云秀的意思,凭借这股祥和之气,只要他带着金丹舍利,摩天等一众高僧总能轻易的找到他。而此刻用剑挖一个jī血yù盒子来盛装金丹舍利显然是不太现实。

    “怎么办,他们来了!”看到守在口的白猫窜了进来,云秀立刻催促道。

    “死猫,过来!”病急投医的云辰唤过白猫,将五粒金丹舍利装进一个瓶,一把塞进了白猫的嘴里,云辰一个手势后,白猫周身的冷焰一展,烧的靠着暗室墙壁边的骸骨和墙壁“啪啪”作响,不过那祥和之气,倒是没有了。

    在云秀准备问云辰为何不把全部六粒金丹舍利都塞进白猫的肚子时,云辰回头给她做了一个噤声弯腰的动作,同时云辰不但ōu出了自己腰间的蓝叱,还拔出了云秀腰间的剑。

    而云秀,在低头弯腰躲进云辰怀里刹那,iǎ脚在地上的一堆骸骨中一勾,就带出了一本iǎ册子,连忙捡起来揣进了怀里….

    当属于金丹舍利的金光一闪而逝后,除了依然守在中景阵出口的平天弑天一行,摩天及赶往登天阁的有藏,率先向着发出舍利金光的阁楼赶来,摩天有藏虽然实力相当,但是摩天本来就是冲着这边来的,而有藏则是去往登天阁的路上半路折返,结果就造就了两人一前一后,先来一步的摩天刚一头撞进阁楼,只听见“彬”的两声剑鸣齐鸣中,整个阁楼轰然倒塌。

    被埋在了阁楼中的摩天还没搞清楚状况,落后一步赶来的有藏远远的就看到一条白影从垮塌的阁楼中纵出,周身带着强烈的祥和之气,在淡淡的氤氲白雾的萦绕中,在元气如此充沛的地方,根本让有藏来不及感知到那是一团什么样的存在,不过有一点他倒是很肯定,金丹舍利在那团神秘的白影身上。

    “快,金丹舍利在哪里。”白影的速度快的匪夷所思,几个纵跃间就消失于周围密集的阁楼群中,感受着远方依然源源不绝传来的祥和之气,有藏冲着刚从阁楼废墟中钻出来的摩天,以及周围赶来的众僧喊道。

    金丹舍利乃是佛先祖圣僧坐化后余留下来的瑰宝,若是被他人劫走,乃是天下佛的耻辱不说,如何让先祖在鸿中佑护他们?是以被一阵yù石砖木砸的迫不及防的摩天,情急之下没有丝毫犹豫向着有藏所指的方向追去,因而忽略了废墟中散发的那一抹属于金丹舍利的祥和之气。

    感受着周围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坍塌的阁楼废墟中央微微颤动了一下,过了片刻后,一只血红的手掌掀开上面的砖木出了狄云辰那张被砸的鼻青脸肿的脸,而后是云秀那张并不比云辰好看到哪儿去的脸。

    为了不引起他人的警觉,云辰在两剑齐发——一剑击塌了整个阁楼,另一剑在阁楼的墙壁上给白猫轰出一道口子后,他与云秀丝毫不敢运转护体元气,而是直接承受了垮塌下来的砖木,这也是云辰为什么要把云秀拉进怀里的原因,他承受的更多一些。

    看着数十道人影被大灵儿引得在这满是氤氲雾气的阁楼群中远去,云辰云秀这次蹑手蹑脚的从废墟中爬了出来,看着云秀手里已经多了两把,一看就知道品质不菲的佛剑,云辰是深感欣慰,在轻声询问云秀并没有伤筋动骨后,云辰拉着云秀并没有赶向中景阵的出口,不论平天弑天,那都是剑帝境界的修为,他与云秀绝无可能硬闯出去,所以他带着云秀,干脆向着阁楼尽头,登天阁所在的位置跑去,一来有藏刚刚去过那里,恐怕他也知道了登天阁只是纯粹的聚元作用,有很大的可能不会再去,二来,那里浓郁的元气,多少能掩饰一点云辰身上的祥和之气。A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