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399章 一剑九州寒 终上

第399章 一剑九州寒 终上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399章 一剑九州寒 终上

    第399章 一剑九州寒 终上

    倾盆的大雨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淅沥的小雨,在这漆黑的夜,如丝如织弥漫在江南的大地上,落在依旧嫩绿的芭蕉叶子上汇聚成一颗颗晶莹的水珠滴落,宛若情人思念的泪。

    或许先前经历过狂风骤雨的洗礼,山上的一草一木都显得无精打采,低垂着树枝卷曲着叶子,忐忑的就像一个等待惩罚的孩子,无助的等待着上天的余怒,无力挣扎,无从挣扎。

    这里,是极阴山。

    这里,是玄阴宗。

    喊杀声渐行渐近,逃回到玄阴宗山门的东南域剑修更多,五天,有谁想到,短短的只有五天时间,昔日高呼杀到长宁山铸就神宗伟业的东南域大军,已经一败涂地,反被慈渡神宗剑修打到了山门下。

    也许这就是世事无常。

    这一战,一代剑神,东南域剑修心中的绝对精神领袖澹台靖罡陨落;一个统帅慈渡大军打败东南域大军,阴死澹台靖罡的年轻人声望一时无二。

    他叫狄云辰。

    天剑大陆传闻:天剑历171年六月二十六,慈渡联盟剑修在少阴山帽儿峰下击杀玄阴宗掌教,一代剑神澹台靖罡,东南域仅存剑修在玄阴宗首席大长老闵长天的带领下,谨遵澹台靖罡余命,尽数向慈渡神宗投降。

    天剑大陆传闻:玄阴宗长老代表全体东南域剑修宣告天下,我玄阴宗自不量力以卵击石妄图成就神宗大业,乃至功败垂成美梦落空,现遵照澹台掌教余命向慈渡神宗投降,凡我东南域所属剑修宗门,一律自降一级,我东南域所属江川大地,尽归慈渡神宗掌控划分,并每年向慈渡神宗上贡天级灵药若干,天级元晶若干,以示惩戒,因此拖累东南域各剑修同道,我玄阴宗万分愧疚!

    以上两道传闻一经传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流传至整个天剑大陆乃至海外,天下哗然。

    曾几何时,狄云辰被玄阴宗撵的不得不自贬出云城宗,投到慈渡神宗门下求庇护;曾几何时,在东南域剑修的步步紧逼下,慈渡神宗被认为倒下只是时间问题,但是现在,慈渡神宗终于挥出了自己的拳头,一个年轻人带领这只拳头,证明了什么叫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消息传回长宁山双子峰,留守慈渡神宗山门的剑修齐聚慈宁宫下的广场上,万余名神宗剑修举剑高呼:

    “狄云辰!“

    “狄云辰…”

    圣姑打开慈宁宫的大门高举双手加入欢呼的行列,迎接着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不经意间,湿润的眼角已经落下了不止是辛酸还是骄傲的泪水。

    后山紧锁的长老阁内,凌青子一脸恨色对薄鑫道:“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一端他回来也许不会马上就任掌教大位,只要有玖韦偏袒,有天璇护驾,以他睚眦必报的性子,我们绝对死路一条,不要怀疑他的心机!”

    一名长伺玖韦大阁老身边的灰衣长老,飞奔着纵进玖韦大阁老幽居的独峰石室,眼中带着一丝颤栗的激动,跪下虔诚的把一封申蕞加急的信函递向了闭目打坐的玖韦。

    玖韦张开眼睛接过细细浏览一遍,上面对于胜利只是一笔带过,主要是恳请他这位大阁老,是否有必要出言提醒一下狄云辰,不要太过自大而放过的实力仍不可小觑的东南域剑修,以免为将来种下后患。

    玖韦看着就笑了,依然是那种不急不缓的老朽语调:“小孩子吗,当然要宠着养。”说道这里,声音再次变得铿锵有力不容置疑:“回复申蕞长风,以后,不论我在与不在,狄云辰就是我神宗准则!”

    灰衣长老领命刚要离去,又被玖韦叫住:“十三,这道命令,你知会一声给灰一。”

    这位编号为十三的灰衣长老一愣,迟疑道:“灰一长老受伤后一直不知行踪,那么老君那边要不要也知会一声…..”

    玖韦沉默,半晌后直到灰十三离开后才叹道:“听天由命吧!”

    相比于整个天剑大陆因为这两道消息而震惊,云城宗要相对平静许多,对于屡屡化腐朽为神奇的狄云辰,在他为帅时,云城宗内没有人质疑他是最终的胜利者。

    一群望月峰女弟子聚集在清风镇上云金云曦那奢华的大宅内嬉笑玩闹,当桂千月闭关修炼,当云容下山,这群往日被严加看管的女弟子们如同脱笼的娇兔,围着挺着大肚子的云曦,听着激动地满脸红透的云金,诉说着云辰得胜的消息,当她们的目光不经意的落在云曦那颇具规模的小腹上时,眼中无一不流露出羡慕的神色,这个还未出世就被云辰钦定为弟子的孩子,已经注定了要聚万千宠爱于一身。

    你不用怀疑,连云曦也不会相信云辰将来会严加管教这个孩子,云辰对身边的人,对亲近的人,从来都是放宠的不讲道理。

    极阴山,玄阴宗。

    当战败的消息传回山门时,退守到这里的数万名东南域剑修抱头痛哭,曾经幻想的荣耀在这一刻彻底破灭,他们纵然在主战场退败也未完全放弃的斗志,在这一刻彻底消弭殆尽,玄阴宗山门内外,一片哀嚎,玄阴宗门人已经自发的带上白绫,追掉着澹台靖罡的亡魂。

    “霓裳姐姐,看在我父我兄,我玄阴宗上下一直待你不薄的份上,我澹台永安恳请你离开这里,为我玄阴宗,也为你外公留下最后一点尊严。”在太阴山就与澹台新月分开,先行赶回玄阴宗的澹台永安跪在霓裳面前哀求道,可以想象,如果狄云辰以胜利者的姿态,踏进玄阴宗迎走霓裳,对澹台家族而言,那是远比战败更大的耻辱。

    霓裳倔强的摇了摇头,“永安师弟你不知道呢,云辰曾经说过,认输就要认的彻底,如果他事后知道是你们逼着我离开的这里…”霓裳接下来的话不说,澹台永安心里也清楚,他更清楚的是,姑姑澹台新月先行打发他赶回来,就是预防一端她们战败,霓裳被气急败坏的门人所杀,那样玄阴宗乃至整个东南域剑修,必将陷入狄云辰的疯狂报复而万劫不复。

    雨到清晨就停了,似乎刻意为了洗刷沾污在大地上的血污,当一轮红日以红霞做锦跃于东方,昼夜兼程四处围剿而来的慈渡大军终于汇聚到玄阴宗的山门外。

    一路上一直意气风发的狄云静,走到这里,看着百米外那高悬着“玄阴宗”三个大字的牌坊显得有点儿裹足不前。

    是因为举目玄阴宗山门内一片飘飞的白绫吗?还是因为那密密麻麻跪于山门两侧双手高举佩剑,眼含屈辱不甘迎接赐降的东南域剑修?

    “静儿,打家劫舍的最好时机呢!”宏兴嬉笑着在一边怂恿道。

    “现在统帅大人您已经不用等我们上缴佩剑了,不客气的说,您一路走去看上那把剑器,直接取了就是,谁敢说个‘不’字?”因为胜利了,一直紧绷着神经的洪常青也恢复了一点诙谐的本性。

    面对巨大的诱惑,云静紧了紧拳头,狠狠的剐了宏兴一眼,低头低声道:“这样的时间,这样的机会,是属于我心辰哥的呢!”

    众人不解?

    云秀跟着道:“女人,需要仰视男人而活!”

    其时,七道金虹划过天际,仿若与旭日朝霞争辉。

    “大帅!大帅….”数万神宗门人振剑高呼,这是属于他们的骄傲,因为骑着凤鹤的那个男人,维护了他们作为一个神宗门人的骄傲。

    如果说以前的狄云辰仅仅只是让他们敬仰,那么现在,当狄云辰率领他们打败不可一世的数倍于己的东南域剑修,他已经成为了神宗门人心中不可或缺的那股精神力量。

    虽然狄云辰跟他们大多数人没有交集,但是,人在做天在看,从他入门至今,他所做的一切无不是力挽狂澜令人荡气回肠之举,他做的每一件事,都对得起神宗上下。

    前一刻还安静的云静蹦跳着伸手挥舞,“心辰哥,心辰哥,我在这里,静儿在这里!”

    她是在害怕,云辰置她不顾,直接去迎接霓裳吗?

    是的,看着虹儿直接飞向了玄阴宗山门,云静伸在空中的手僵直,就连她呼喊的声音也凝滞在空中。

    下一刻,虹儿拖拽着金虹尾焰骚包的绕着玄阴宗山门飞了一圈回转,老远就冲着云静“静儿静儿”的叫着,由此可见,这不过是这只颇通人性的死鸟跟云静开的一个玩笑。

    “心辰哥…“云静喜出望外的飞奔向刚纵下凤鹤的云辰,扑进他的怀抱。

    面对始终伴随左右不离不弃一路走到今天的云静,云辰脸上没有丝毫属于一个战胜者的自负,他脸上带着一抹感伤,嘴角隐现毫不做作的羞涩笑意,亲呢的抚着云静的秀发,缓缓将她推开,从头到脚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眼,复又抬头看向了云静身后的云容。

    “看起来有云容师姐在,静儿你确实能让我放心不少。”

    面对云辰这句算不得恭维的恭维,云容“切”了一声毫不领情,现在整个云城宗上下,敢对云辰蹬鼻子上脸的,也只有她云容。

    云静则毫不为意,拿着一直紧拽在左手中的小册子,小心的问道:“心辰哥,这是我一路上记载的神宗门人功勋的册子,你会认账的吧!”

    云辰扫了一眼,一点儿都没有接过来细细查看的意思,复又抬头看向了周围密密麻麻关注这里一举一动的神宗门人,回头专注的看着云静,微微提高声调道:“做得好,我会转告长风阁老,回去就按这上面记录的行赏!”

    众神宗门人一脸惊诧,这不是胡闹么,但是….但是,谁敢说不行?

    “咯咯….”云静笑得很嚣张,好不容易忍住了,又轻声问道:“心辰哥,我们是不是太嚣张了….”

    “从现在起,在我没有倒下前,静儿你还可以更嚣张一点。”

    “咯咯….”云静笑得肆无忌惮,欢快的笑声回荡开来,冲淡了那股从玄阴宗山门内弥漫出来的,令人压抑的悲凉气氛。R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