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402章 貌似公平的交易

第402章 貌似公平的交易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人们还在消化人数数倍于东北域的东南域战败消息的时候,开阳关破,剑巫从新反扑中原大地的消息,让中原大地的民众一时觉得,东北域胜利的消息显得多么微不足道。

    人们在震惊中,更多的是惶恐,在剑修宗门百年渲染下,剑巫在普通民众心中与恶魔无二。

    当夜,很多热血的剑修,从中原大地各处,从海外,高呼着“摒除剑巫,再建开阳关”的口号,轰轰烈烈的向着龙阳谷进发,他们将在那里,阻击即将进犯中原的剑巫。

    极阴山,玄阴宗!

    东南域剑修的受降仪式有长风子主持,因为狄云辰已经事先表态不愿重处战败的东南域剑修,所以长风子处置的也不敢太苛刻,也就是象征性的焚烧了澹台靖罡修炼成神的心法,收了几把东南域剑修的天级剑器,然后召集所有东南域剑修宗门的掌教,以胜利者的姿态训诫了几句了事。

    虽然如此轻罚了战败的东南域剑修让众多神宗门人不甚满意,他们在看到长风子身后狄云辰那张阴沉的脸后,就没有人敢说个“不”字,纵然这与狄云辰一向睚眦必报的性格不合,但是这场战役从狄云辰一接手,处处就都让他们感到意外,有谁想过胜利来得如此快?又有谁会想过,狄云辰不动声色的就请来了魔宗第一高手?

    所以神宗门人都觉得,狄云辰轻饶东南域剑修,是有计划的。

    什么计划?

    当开阳关破,剑巫反扑中原的消息传来后,所有的人都自以为看穿了狄云辰的计划1

    在剑巫这个百年大敌面前,所有的剑修都是一体的,都是并肩作战血肉相连的兄弟,大殿下狄云辰是极负远见的人,他早就料到了开阳关破之日,你不用怀疑,所以他才放过了这些东南域的剑修,他不愿剑修之间相互残杀削弱实力”而助战剑巫威势。

    当有一个神宗门人想穿了这点后,立刻用他的想法影响着周围的神宗门人,最后几乎所有的神宗门人都自以为是的认为,向来从大局考虑的殿下确实是这样想的。

    于是他们用崇拜而渴望的眼神望着狄云辰,表达着他们的心声:“殿下,带领我们杀向开阳关吧!”

    当秋云辰走向霓裳外公的小院时,这些渴望的眼神中,也包括刚刚还对他恨之入骨的东南域剑修。

    你不用怀疑。

    当他还是弱冠之年时,就在菏泽取得了一系列摧枯拉朽的胜利,远袭莫阳寨,围点打援智取水阳大寨,无一不是以弱胜强之举,这样的胜利,让他在剿巫史上千古流芳,让他狄云辰的名号永载史册。

    当一个更强大更可怖的敌人站起来,站出来,不止自己人愿意追随狄云辰,就连敌人也愿意追随,这就是大义所在。

    跟随着开阳关破的消息一起传遍中鼻的,是三个人和三把剑!

    天剑大陆传闻:“剑巫迪勒手持月梦,带八百精锐剑巫突袭开阳关,全歼万余宵阳门人夺取开阳关。”

    当这道令天下剑修耻辱的消息还在中原大地传播的时候,另一道替剑修挽回稍许颜面的消息又紧随而至。

    天剑大陆传闻:“天罡祭出,谁与争锋?焰凤肆虐”破胆丧魂。

    今有神剑宗黄坤联合宵阳罗熏儿,率领千余宵阳门人在开阳关城落入敌手一刻后,依仗神剑天罡之利,焰凤之烈,重新夺取开阳关,扬我剑修威名!”

    这道消息几经渲染后,有点安抚人心的意思,但是,开阳关”这个横陈在剑巫复辟中原必经之路上的关城,因为三把神剑的肆虐已经不复存在”却是个不争的事实,那意味着,再无阻隔的蛮荒剑巫大军,随时可能长驱直入荼毒中原大地。

    云辰进入阅长天的小院时,huā红huā情云容云秀云静,正围着霓裳边述说着这些年外面的趣事儿,边帮助霓裳清点着霓裳这些年炼制积攒下来的灵药,刚刚传来的消息她们也自然都知道了,就如同东北域大胜东南域在开阳关破剑巫入侵中原面前显得微不足道一样,狄云辰如日中天的名望,也彻底被迪勒、罗熏儿、黄坤盖住了,虽然狄云辰口口声声都说不在乎名声,但是谁敢说自己没有一个嫉妒心理?

    就在几女寻思着该怎么开口说话的时候,云静哪壶不开提哪壶,一见云辰进来了立刻凑过去咋呼道:“心辰哥,有人抢了你的风头!”

    云辰恶狠狠的瞪着云静:“要不是你,神剑焰凤能被我送出去么?

    我情愿焰凤被你拿在手里去旭日峰挖洞切石头玩儿,也不愿别人拿出来耀武扬威!以后谁也不许说出去,焰凤是被我送出去的!”

    几女听得“咯咯”只笑,云辰哪能真的对云鼻撤气,他这是在逗云静玩儿呢。

    云静红着脸拉着云辰的右臂撤娇的摇了摇,脸上带着一抹期盼“心辰哥,你会带领我们杀向开阳关么?”

    “为什么要去?又不是缺我一个不可的事情。”云辰说着在院子中找了个凳子坐下,待心法运转起来之后说道:“你们去睡吧,我来守夜,再有两个时辰天就亮了,明天回山!”

    众女在心中对云辰暗下感激,这几天没日没夜的奔袭,眼睛都没敢合一下,众女都筋疲力尽,偏偏现在身在敌营中还不敢睡,但是现在有云辰守夜,她们觉得比在云城山还要踏实,纵然她们清楚,云辰的压力其实比谁都要大,可谓身心皆疲。

    感激之余也难免失望,因为云辰这话等于提前否定他会带领她们赶去开阳关绞杀剑巫。

    云静不依,拉着云辰的手继续摇道:“心辰,怎么能回去呢,没听说么,有个剑巫拿着神剑月梦呢,我都找斑嘉那个混蛋打探清楚了,月梦一展晴空造月色,洒月华星光闪耀,而且还是水属性的,正适合我用呢!”

    云容听的一把拽过云静“就你这个祸精还想用月梦别糟蹋了月梦的意境,给我老老实实的睡觉做梦去吧!”

    huā红跟着逗道:“静儿你还要剑干嘛,霓裳不是送你剑了嘛?”

    “就是!”为了把眼睛都敖红了的云静赶去睡觉,云辰说道:“珊瑚剑不管是卖相还是实用,都很符合你的要求,即好看又摔不烂,静儿,珊瑚剑可不许再送人了哪有把别人送给自己的礼物,再送给别人当礼物的。”

    被众人柜着老底嘲笑的云静听的眼睛只眨,一言不发的霓裳傻眼了,她没想到最后云辰又把这事儿扯到自己身上,用自己的一片心意来断了云静想要月梦的念想,当即跌了跌脚,跟云静一起指着云辰道:“你真是个坏人!”

    云秀最后进屋前看着云辰摇了摇头,她知道云辰早晚还是要去开阳关的,不为大义剿巫,只为了月梦,因为云静开口要了,对于云静的任何要求云辰拒接的越坚决,越代表着云静很有可能得偿所愿。

    ……二也许,如果她张口想要焰凤云辰也会不顾一切的抢来送给他的吧。

    对云辰而言,满足自己女人所需要的,就是他狄云辰修剑的追求与成就!

    月华如水,小院中树影婆娑,淡淡的药香弥漫,安静而祥和。

    一道白影无声无息的飘入院墙上,轻轻一点后又悄然远离。

    前一刻还沉入修炼的狄云辰猛然睁眼把脚边熟睡的白猫踢醒后,身化九影追寻着白影而去。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冷huā翎?”距离玄阴宗山门东南十里外一处奔腾的瀑布旁一身素裙头戴白绫的澹台新月望着追来的狄云辰问道。

    狄云辰很满意澹台新月选的这个地方,就算有人无声无息的跟来了有着轰隆不绝的瀑布声,想听也听不见她们在说什么,狄云辰之所以选择让几女在阅长天的小院过夜,无非就是存了一个想跟澹台新月私下接触的心思,而澹台新月,没有让他失望。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因为冷huā翎而不死,玄阴宗因为冷huā翎而不用被灭宗。”

    澹台新月身体一颤,她知道狄云辰并非无的放矢,在澹台靖罡战死,肖遥丢下他们败走后,狄云辰要灭玄阴宗简直易如反掌,但是狄云辰没有。

    “听说,昔日你与冷huā翎走的很近,我想问你几个问题。”要打听母亲的下落,狄云辰现在还不够格在慈渡神宗内单刀直入的问,所以他只能找那些对父母熟悉的人来问,比如,冷huā翎昔日的红颜知己澹台新月,至于澹台新月这个生父的知己二人知到了什么程度,看着年过四十风韵犹存却孑然一身的澹台新月,狄云辰大概能知道什么叫做“问世间情为何,直教人生死相许”了。

    澹台新月脸上岔白,一滴眼泪悄然涌现顺着脸颊旁落,用森冷的声调答道:“可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就算,用我玄阴宗所有人做胁迫也没用!”澹台新月说完就欲走。

    “huā间,冷huā间跟我说,冷huā翎夫妇的事儿,你知道的比他多一些!”不得已,狄云辰只好出卖huā间了。

    澹台新月一愣回头,用惊诧的口气问道:“你竟然也知道冷huā间,你到底是谁?”

    狄云辰无奈的摊了摊手“我说过这并不重要,若非为了救出霓裳,我压根就没打算杀到玄阴宗山门下!”

    狄云辰这话,澹台新月多少还是能信一些,狄云辰从来不是心慈手软之辈,但是在天下人以为最该灭了她们的时候却放了手,如果说这其中没有缘由澹台新月是断然不信的,而去对方又抬出了冷huā间,既然huā间可以信任的告知他自己的存在,那说明狄云辰多少还是可以信的。

    “你想问什么?”澹台新月迟疑的问道。

    “冷huā翎的夫人,荆瑶,我想知道荆瑶的一些事,或者说,她现在去了哪里。”狄云辰怀着激动与忐忑,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

    “不要跟我提那个贱人!”

    作为澹台新月口中“贱人”的儿子,狄云辰的脸沉了下来但是并未把心中的愤怒转嫁到语气中“澹台新月,这不符合你的风度!”

    澹台新月凄然一笑,擦丰脸上的泪水……,冷huā翎天资过人,自创雨huā诀于二十岁便达到剑帝境界,我与冷huā翎相识还在荆瑶之前,我们都醉心于剑便一见如故,后来冷huā翎去菏泽剿巫结识了荆瑶,荆瑶自称散修之后,把身世说的甚是凄苦伶竹,博得了冷huā翎的同情,加上她善解人意又练得一手好药”菏泽剿巫之后冷huā翎就把荆瑶带回了凝剑宗,而我知道她们的事后就赌气离去,虽然男人有个三妻四妾同修剑道很正常,可是那个时候的我太傲气,我以为冷huā翎会来找我,但是没有。”

    “冷huā翎回来后更加痴迷于剑,或者说在蛮荒剿巫后他有所领悟,全心的投入了对雨huā诀的编创中”据说连荆瑶生下孩子后,都很少去看望,再后来的事你大概都知道了,荆瑶作为慈渡神宗的奸细栽桩凝剑宗,带着冷huā翎一生的心血雨huā诀和他的骨肉叛逃凝剑宗,据说亲手杀死儿子后,将雨huā诀上缴给了慈渡神宗。”

    澹台新月说道这里心颤阵阵,悔恨的泪水又流了下来”“早知道是这般结果,当初说什么午夜不会负气离开,让这个女人得逞!”

    狄云辰听到这里已经闭上了眼睛,难怪他的记忆中没有丝毫父亲的映像,那时候他五岁了呀,原来,他的生父冷huā翎”在他刚刚诞生记忆的时候,都没有去看过他。

    “养而不教”父之过!”狄云辰默念了一句,佯装无谓的问道:“那么”荆瑶呢,现在在哪里,你可有她的信息?”

    澹台新月摇了摇头”“她离开凝剑宗后,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这些年我从未放弃打探她的下落,甚至都用了很早就埋伏在慈渡神宗内部的探子,但是一无所获,慈渡神宗内,因为凌青子老君的存在,女弟子并不少,所以很难查证。”

    满怀希望的来,却依然一无所获。狄云辰点了点头,对准备离去的澹台新月道:“以后,玄阴宗就有你执掌,有任何困难,通过云城宗桂千月联系我,任何你做不到或者无法做主的事情都可以找我,我想有阅长老相扶,内部应该没有人敢不服。”狄云辰说着递给澹台新月一本册子。

    澹台新月接过来接着水光一看,上面墨迹未干,却是那本被当众烧毁了的能够修炼成神心法的手抄本!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帮我?”l而再再而三的被狄云辰照顾,澹台新月感受到了一股被怜悯的耻辱。

    “冷huā翎欠你的,由我来还!”狄云辰眼神坚定语气坚决,转身离开前跟着道:“另外,你说错了两件事,第一,荆瑶并没有把完整的雨huā诀交到慈渡神宗,第二”说道这里,狄云辰沉默了,似乎还在犹豫,但是最终他依然勇敢的说了出来”“荆瑶也没有杀死自己的骨肉,她们的儿子,还活着!”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狄云辰已经翩然远离,澹台新月望着手中的册子,还在喃喃自语,久久后,似乎想通了什么的她,望着狄云辰离去的方向,脸上带着一抹复杂的情缚自语道:“真是一点儿也不像他!”

    澹台新月回去的时候,澹台永安还在澹台靖罡的灵位前烧纸”“姑姑,如果我现在跑去刺杀了狄云辰,你以及我们整个玄阴宗以后会怎么样?”澹台永安用决裂般的语气问道。

    澹台新月先向着灵位磕了三个头,将手中的黄纸一张张理开逐一放入火盆“忘了吧,忘了你父亲的仇?”

    “不!”澹台永安跪着冲父亲的灵位咆哮道。

    “永安,你说,如果你父亲在世,他知道只需要自己一死就能成就玄阴宗神宗之位,他会死而无憾吗?”澹台新月像是在述说着一件无关痛痒的小事儿。

    这个,还真不好说。所以澹台永安犹豫了,因为澹台靖罡无数次对他们说过,只要有一丝挤上神宗之位的机会,他也会拼死去争取。所以,明知不敌,澹台靖罡依然带领着整个东南域的剑修,向东北域向慈渡神宗发起了进攻,因为有着凝剑宗的前车之鉴,那个时候凝剑宗还无人成神,就因为门人的潜力以及雨huā诀的霸道,让慈渡神宗绞尽心机给灭了,更何况,此前的玄阴宗还有一位真身之境的剑修,澹台靖罡有着足够的理由来以卵击石。

    “从现在开始,你负责修炼成神,我负责把玄阴宗带上神宗之位,然后交给你,作为条件,忘了你父亲的仇,忘了他因谁而死。”澹台新月说完起身离去,在灵房的门口遥望着还在犹豫的侄儿背影心道:“孩子,昔日我们斗不过荆瑶,今天的你更斗不过荆瑶的儿子,因为他有着比荆瑶更老辣的城府心机,澹台靖罡不止是你的父亲,也是我的亲哥哥,我们都知道他最想要的是什么,光靠我们是不能让他在九泉之下瞑目的,但是有他,我们或许就能达成所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