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气惊鸿 > 第413章 促成阴谋,并走进阴谋

第413章 促成阴谋,并走进阴谋

作者:当年也混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东海之滨,盐田。

    当夜晚的海潮退却后,盐田上又重新蓄满了海水。当狄云辰当众被孟雪儿一剑贯胸,被海潮卷走后,薄鑫当即护送着孟雪儿携带神剑天璇返回了慈渡神宗,但是那些参与围剿狄云辰的普通神宗门人并没有就此离去,当半夜海潮回落后,他们就在一众阁老的监督下,就近调集了渔船盐民,沿海大捞狄云辰的尸体,不管是为了找到尸体为狄云辰身死找寻最有说服力的证据也好,还是为了他手中的那把神剑无影,慈渡神宗长老阁都有足够的理由来找寻他。

    但是当天亮后,局势就有些失控,闻讯而来的海外剑修,及其东北域沿海附近的他宗剑修,纷纷加入了搜寻狄云辰尸骸的行列,至于是为了协助慈渡神宗找尸,还是为了找剑,大家众口不宣。

    其直接后果是,双方先是口角到最后直接动起了剑…………

    这种结果,别说普通的神宗门人,就是一众阁老越是无法想象的,就在昨天,当狄云辰凯旋时,往日与慈渡神宗貌合神离的东北域其他剑修宗门的掌教都亲自上山恭贺了的,就连东海附近的海外剑修也派出了代表……

    而现在,道贺的他宗掌教及其海外剑修的代表很多还在路上,他们的门人就开始挑衅神宗权威。

    于是留在这里的所有神宗门人不管聪不聪明的都明白了一个道理,昨日那些道贺的掌教们,给的不是慈渡神宗的面子,而是给的狄云辰的面子,现在狄云辰死了,他们当然无所顾忌,就跟从前一样不把神宗当回事。

    这让一众神宗门人很悲哀只是化们脸上的这种悲哀,凌青子不会看到,也不会在乎。

    让我们把时间回溯到狄云辰被海潮卷走的那一刻。

    海面上波涛汹涌,怒吼滔天,海面下却风平浪静有一种朦朦的蔚蓝色彩。

    在这片朦朦的蔚蓝的世界里,有一个人影,卷曲着身体如同胎盘中的婴儿,一抹抹血水从他的身上溢出,为这蔚蓝的世界添加了一道道悲壮的凄艳。

    他不是很强,却用脑子让曾经的自己站削艮高很高,高到了万众瞩目的地步,现在却跌落的很低很低低到了被俘叛逆之名葬身海底的程度。

    他后悔吗?

    不。

    要不他的睡脸怎么会如此安详。

    血水引来了一只近海鲨,它扭动着彪悍的身姿,慑人的双眼冒着贪婪的红光,它绕着他游弋一圈,似乎在考虑是将这个送上门猎物咬娄两半还是生吞比较好。

    正当它准备下嘴时,一只拖拽着血huā的白猫突然从天而降,周身冷焰一闪,近海鲨还来不及哀嚎就被烧成了一根焦娄白猫围着他游弋了一圈,然后张嘴叼住他的剑袍准备把他拖向远海时他突然睁开了眼睛,并同时给了白猫一个灿烂的笑脸,当白猫向见了鬼一样,愣住不知如何是好时狄云辰已经麻利的从腰间须弥带中掏出了止血的灵药,回元丹,以及治疗内府伤势的生机丹吞下所有一切井然有序,白猫望着他胸口那可怖的伤口,就像看着一个没有长心脏的人一样。

    如果长了心脏,先不说他能不能活,起码不至于这么清醒。

    做完这一切的狄云辰,一手拽住白猫的后腿,一手向远海的方向做了个开动的手势一人一猫在海底急速划向远方,不同的是这次身后再无追兵。

    次日下午,一艘单桅中型渔船驶到了靠近这片盐田海湾的近海换上了一身白衫的huā间矗立在船头,凝重的眼神一直注视着海面,昔日偏偏浪子,一夜之间已经两鬓添白。

    从大鹰谷要塞返回东海后,huā间率领着凝剑宗余族一直在东海沿岸游弋,他们渴望着通过自己的方式来帮到狄云辰,却也知道,一端揭穿,将会把狄云辰送进万劫不复之地。所以huā间,一直处在进退两难中。

    大壮划…着一个一只小渔船,驶出港湾靠上大船,轻盈的跃上来对站立在船头的huā间说道:“二少爷,我混进去打听过了,目前还没有人打捞到狄云辰的尸骸,真是奇怪了,狄云辰这种慈渡神宗的叛逆死就死了,二少爷您干嘛如此费心?”huā间神色一凛还为发作,一个老朽的声音从身后的舱室中呵斥道“大壮,休要胡言,听二少爷吩咐就是。”话音落,一身青衫的董老已经从舱室中走了出来,面己暗青的他显然内伤尚未痊愈。

    “是,师父。”大壮讪讪两句,刚要转身下船再去港湾打听,却被huā间叫住,并扶过董老,郑重道:“你们一直在问我少主究竟是谁,在哪里,现在我告诉你们,少主,就是狄云辰。”“啊!”不止大壮惊呼出声,就连稳重的董老也下意识的捂紧了张开的嘴巴,昔日凝剑宗冷huā翎的独子,竟然在慈渡神宗混到了神宗首徒,受天璇护驾执掌神宗权柄的地步,这已经不能用骇人听闻来形容了,恐怕狄云辰是剑修史上,最大的一个奸细也不为过。

    或许直到此刻,董老与大壮才明白,为何huā间昔日如此评判少主!他有着他父亲的领悟力,及其他母亲的城府心机。少主能混上神宗首徒的位子,没有足够的心机谋略,光靠勇武是不够的。

    “二壮,鹞子,都给我出来,全部随我进海湾。”大壮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栗的悲呛,好不容易盼了少主的消息,却是这样一个令人无法接受的消息。

    董老面色凝重的目送大壮他们重新驶向海湾后,回头对huā间道:“找不到,是好事。”“嗯?”面对huā间疑惑的眼神,董老笑着解释道:“你在海上生活没几年,所以很多事情你还不太了解,这盐弯的海潮是回潮,上面的海水扑向海滩卷走能卷走的所有东西,再从海底回流到海湾近岸,所以除非刮飓风,在盐弯被海水卷走的人,最后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次日都该在海湾沿岸漂浮起来。”

    “您是说”huā间凝重的眼神,终于沏,了一抹喜色。

    “等到傍晚吧,如果到傍晚还没有消息,我有八成的把握笃定少主应该活着,问题是,我们要去哪里能找到他。”

    huā间冷峻的脸色少见的绽放了一抹笑容“我恰恰知道,这种情况下该去哪里找他。”

    在距离盐田海湾贰佰余海里外,有一处无名孤岛,这个方圆不足两里的海岛上没有任何植被,又单纯的黑色礁石组成,夜晚起浪时,呼啸而来的海浪甚至能淹没整个海岛。

    狄云辰被白猫拖着,用时尽两天才来到这里,如果不是顾及左胸肺部的伤口,按他的想法应该更远一点才安全。

    不错,狄云辰的心脏长在右边,曾几何时,大漠中宇文化及也一剑刺进了狄云辰的左胸,结果是放松警惕的他反被狄云辰阴死了,这个秘密,只有云雪知道,所以他很坦然的几乎迎着云雪的剑尖让她刺进了左胸,而云雪则表现出了跟他一如既往的默契。

    至于云雪刺进化左胸后施展的那记吞潮,很简单,元气凝于剑身,却让剑芒在露出体外的剑尖溅散,加上他配合着倒运元力,逼的肺部伤口出的鲜血与剑芒一起飞散,就给人造成了一种,这是剑芒在〖体〗内炸散的结果,结果是认为他死的不能再死,而他却活的好好的。

    对于云雪,云辰是一直抱有愧疚的,他不清楚云雪如何死里逃生,如何又从遥远的蛮荒进了慈渡神宗,又如何受到了老君的厚爱,他一直跟云秀云静一样,有一种孟雪儿就是云雪的感觉,因为一直没有看到脸,才不敢确认,但是在出事那天,云雪撵在身后施展了两记吞潮后,在随后最更好的机会中却隐忍不发,云辰心里就打起了一个大大的疑问,这个疑问就是,难道你真的是云雪吗?

    当云雪从高空飞纵着落下,并让他看到她那张脸时,云辰的疑问才解开,是的,她就是云雪,不管她离开他多久,不管他昔日多么的对不起她,她依然是为子他可以做任何事情的云雪。

    所以他,从不可能逃脱的天罗地网中,逃了出来。

    玖韦的死,即在狄云辰的意料之中,又在他意料之外,换做他秋云辰处在老君的立场,得知狄云辰回山后要对付她,他狄云辰也会挣扎,所以狄云辰,在回山的路上,才放风说要对付长老阁,他要促使老君与玖韦的内杠。

    虽然这样做对不起对他青睐有加的玖韦,但是怎么办,就像他在玖韦尸体前说的那样,他姓冷,他在慈渡神宗爬的越高,才明白神宗的底蕴远非外表看起来那般不堪,他要替父报仇,他要找寻母亲,不把慈渡神宗弄的天翻地覆,他狄云辰再过十年也难如愿,他无法等,也等不起。

    最主要的是,他说要搬倒长老阁,如何搬?就算有久违护着,可是久违可能亲自动手处置老君吗?

    不可能。

    申榻也不会,他狄云辰也没有杀死一个剑神的能力,而老君更不可能坐以待毙,所以他只能促使她们内杠,从内部瓦解她们。这样的机会,哪怕要冒很大的风险,但是狄云辰每一个大手笔,不是提着脑袋进行的?

    所以他明知道玖韦召见很大的可能是个阴谋,一路上他看到各种迹象都证实看存在的阴谋,他这个阴谋的促使者,依然走进了圈套,如果玖韦真死了,与其留在慈渡神宗被凌青子玩死,为什么不顺其自然走进圈套中,如老君想的那样逃离,至少自己还有活命的机会。

    更主要的是,他这一死,慈渡神宗因为他刚刚扭在一起的人心就散了,他已经做到了最好,做到了绝大部分神宗门人心中那不可或缺的一个,但是他死了,不管老君用何种理由来宣布他死了,永远也无法抹杀他留在慈渡神宗,他留在神宗门人心中的功绩,而这样的人,竟然被老君杀了,这必然会引起一系列的反应。

    会是什么反应呢,狄云辰只需要拭目以待就够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剑气惊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当年也混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也混过并收藏剑气惊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