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闪来的暖婚 > 第213章 真假哥哥!

第213章 真假哥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啊,两个哥哥?”

    此时此刻,整个卧室里,都是陆吉祥惊讶的声音。

    她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因为站在她面前的,是两个一模一样的陆荣景!

    噢不,准确的说,一个是真陆荣景,一个是假陆荣景。

    “他是冷铮。”

    陆荣景抱着她,指着门口的男人,解释道:“我的孪生弟弟。”

    陆吉祥的嘴巴张得大大的。

    冷铮是陆荣景的弟弟?

    艾玛,惊天动地的大新闻啊!

    “被吓着了?”

    陆荣景看着她,笑得宠溺:“别害怕,我们两个还是很好分辨的。”

    陆吉祥闻言,不由得抬起脑袋,目光盯着眼前的男人。

    她仔细的左右看了看,最后才说道:“是好分辨。”

    陆荣景的笑容是温暖的,而那个冷铮根本就不会笑,完全就是一块千年寒冰!

    “乖!”

    陆荣景见她的表情呆萌,心中早已柔软一片,大手温柔的揉了揉女孩儿的小脑袋,满腔思念犹如潮水涌来,令他感受到了强烈的幸福感。

    “哥……”

    陆吉祥看着他,眼眶泛红,泫然欲泣:“你可真狠心,害得我为你担心了这么久,你知不知道大家为你流了多少眼泪?”

    “对不起。”陆荣景叹气,大手紧紧的握着女孩儿没有输液的那只手,郑重道:“哥给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你担心了,好不好?”

    陆吉祥点头。

    “你要记住你的话。”

    “嗯。”陆荣景笑了起来。

    陆吉祥张了嘴,正要说话,门口那里忽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关门声。

    冷铮摔门离去。

    “真没礼貌!”

    陆吉祥转头盯着门口方向,嘴里嘀咕道。

    陆荣景顺着她的视线望去,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其实,从小到大,他一直就知道自己还有个弟弟,作为双生子,他们从小就能感受到彼此的存在。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在很多时候,他都能感受到冷铮的内心情绪。

    比如今天,他感受到了冷铮的愤怒。

    可是,他在愤怒什么?

    “哥,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另一边,陆吉祥的声音传了过来,语气里有埋怨。

    陆荣景回过神。

    “你说什么?”

    他低了头,含笑望着她。

    陆吉祥气得瞪起眼,说道:“我说,我还没有吃饭,你去帮我把桌上的米粥端过来。”

    “好!”

    陆荣景应道,从床边站了起来。

    他将米粥端了过来,并细心的问道:“要我喂吗?”

    陆吉祥脸红了一下,轻轻摇头:“算了,我还是自己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陆荣景只是笑,没有说话。

    他坐在床边,手里端着碗,示意陆吉祥自己拿着勺子吃。

    陆吉祥拿起勺子,尝了一口米粥,眼中有光:“哇,是糯米熬的粥,真好吃。”

    说完,立马开始大快朵颐。

    陆荣景由始至终都是纵容着她。

    吃过了食物以后,陆吉祥也输完了液,拔完了针,她开始犯困,倒在床上闭了眼。

    临睡之前,她还不忘再三嘱咐陆荣景:“哥,你别走啊,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和你说的,不过我现在太困了,我们明天再说吧,好不好?”

    “好,你睡吧。”

    陆荣景温柔的应道,替她掖好被子。

    陆吉祥‘嗯’了一声,实在是抵不住浓浓困意,很快进入了睡梦中。

    殊不知,在她睡着了以后,陆荣景一直坐在床边看了好久。

    到了最后,男人实在是忍耐不住,这才轻轻的俯了身,目光盯着那花瓣般的红唇,动作迟疑了一下,撩开她的刘海,在她白皙的额头上落了吻。

    “晚安,我的女孩。”

    陆荣景轻声呢喃,悄无声息的从床边离开。

    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

    ……

    次日清晨。

    陆吉祥起床以后,急急忙忙的就往卧室外走。

    “哥!哥!”

    她一边走,一边大喊。

    “我在这里。”

    楼下传来陆荣景的声音。

    陆吉祥闻言,赶紧往楼下跑。

    她才刚走完最后一步楼梯,正好撞进了陆荣景的怀里。

    “怎么了?”

    陆荣景扶着她的手臂,担忧的看着她。

    陆吉祥的脸上是惊恐不安的表情。

    “你是谁?”

    她出声问道:“是我哥,还是冷铮?”

    “我是哥哥。”陆荣景好脾气的答道。

    陆吉祥有些不相信,目光狐疑的看着他。

    “睡糊涂了?”

    陆荣景笑了起来,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

    “呼……”陆吉祥舒了口气,终于放下心:“原来我真的没有做梦啊!”

    不知为何,当听到女孩儿的这句话时,陆荣景的心里有些难受。

    “吉祥,对不起,哥以后再也不会让你担心了,相信哥,好吗?”他看着她说道。

    陆吉祥瞄他一眼,说道:“这句话你昨天就说过了。”

    陆荣景有些无奈:“我是认真的。”

    “好吧。”

    陆吉祥点头。

    陆荣景拉着她进了餐厅。

    意外的是,冷铮也在,他在看报纸,面前依旧是咖啡。

    陆吉祥看了一眼,不屑的哼了声儿。

    “哥,我们的早餐是什么?”她故意问得很大声。

    “豆浆油条。”陆荣景答道,将一碗盛好的豆浆放到她的面前,边道:“先喝口豆浆,然后再吃东西。”

    “好。”

    陆吉祥端起碗。

    不过,她没有急着喝,而是问了句:“放糖了吗?”

    “放了很多。”陆荣景答道,一边摇头:“迟早要长蛀牙!”

    啊,真的是哥哥!

    陆吉祥的心里美滋滋的,端着豆浆喝了一大口。

    陆荣景拿起筷子,将油条夹到她面前的盘子里。

    “港城的油条和首都的不大一样,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

    陆吉祥咬了一口,方才道:“还行吧。”

    陆荣景这才放了心。

    很快,整个餐厅里变得安静起来,三个人都在各自吃着自己的。

    陆吉祥是真饿了,昨天就只喝了一碗米粥,她现在急需补充能量。

    “对了,还有米粥吗?”

    她忽然开口问道。

    另一边,冷铮翻阅报纸的动作顿住。

    陆荣景抬了头。

    他微微皱眉:“米粥?”

    “就是昨天晚上吃的那个。”陆吉祥笑了起来,半点也不害臊:“那个也好吃,我还想吃。”

    陆荣景没说话。

    “哥?”陆吉祥奇怪的看着他。

    “我也不知道。”陆荣景开了口,看向对面的冷铮:“你得问他。”

    顺着他的话,陆吉祥转了头,目光转向冷铮。

    她张了嘴,不过,最后又闭上了。

    “算了,不吃了。”

    她低了头,继续喝豆浆。

    冷铮放下手中的报纸,起身走出餐厅。

    由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吃过了早餐以后,陆吉祥上楼换衣服,而陆荣景则是最后一个走出餐厅的,看着女孩儿餐盘里剩下的半根油条,他无奈的摇头。

    佣人走了过来,开始收拾餐具。

    陆荣景本来要离开,但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问了句:“昨晚的米粥是怎么做的?”

    “什么?”

    佣人急忙的转过身,恭敬的看着他,有些诚惶诚恐。

    陆荣景示意她不用害怕,耐心的又重复了一遍问题。

    “昨晚的米粥不是我做的。”佣人摇了头,用着粤语答道:“是冷哥亲手做的。”

    陆荣景愣住。

    片刻,他挥了手:“没事了,你忙吧。”

    说完,他转身往外走。

    以前读大学的时候,他曾看过有关孪生子方面的书籍,那时是因为好奇,他知道自己有个孪生弟弟,却从未见到过他,所以想从书本上了解一些。

    他记得书上曾说过,因为孪生子之间存有心灵感应,所以在很多时候,孪生的兄弟或者姐妹都有可能同时喜欢上一个人!

    冷铮他该不会是……

    陆荣景不敢往下想。

    而另一边。

    陆吉祥换好了衣服以后,重新下了楼。

    她在客厅里看到了陆荣景。

    “哥!”

    她出声唤道,兴高采烈的跑到他的身边落座。

    她主动的挽住他的手臂,继续说道:“你带我出门吧,好不好?”

    陆荣景转头看着她。

    他脸上的表情平静,声音很沉:“出门做什么?”

    “逛街呀!”陆吉祥答道,末了,又补充一句:“对了,我还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哥,你是不知道,我是被廖易风给绑过来的,那个男人太坏了,居然逼着我叫他爸爸,还把我送给了冷铮!不过,最可恶的还是冷铮,他不但不准我打电话,还威胁我!”

    “吉祥?”

    突然,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

    陆吉祥一怔。

    她慢慢的转过头,目光看着不远处的冷铮。

    不对!

    她倏地转过头,重新看向自己身边的男人,戒备道:“你是我哥,还是冷铮?”

    “你觉得呢?”

    他面无表情:“我什么时候威胁过你?”

    “啊!”

    陆吉祥怪叫,赶紧松了手。

    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副视他如瘟疫的模样。

    冷铮沉了脸。

    “妈呀,我认错人了!”

    她赶紧跑到了陆荣景的身后,拽着他的大手。

    陆荣景笑着反握住她的手,说道:“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

    陆吉祥没说话,悄悄地看了眼客厅沙发上的冷铮。

    奇怪的是,冷铮还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前方电视机里的新闻已经变成了广告,但也没见他换台,反而看得还挺入迷的。

    广告有什么好看的?

    “你不是要出门吗?”陆荣景看着她,开口道:“还要不要走了?”

    “走!”

    陆吉祥点头。

    陆荣景没再说什么,拉着人往外走。

    “不要让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