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闪来的暖婚 > 第364章 大结局!

第364章 大结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半个多小时以后,裴谦找了一个借口,硬是拉着秦可卿出了病房。

    这下,整个屋子里便只剩下了宋锦丞和陆吉祥,以及至今还未醒来的女儿。

    气氛有些尴尬。

    陆吉祥低着头,目光一直看着女儿。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陆吉祥就像是被定了格,始终都保持着一个姿势。

    最后,宋锦丞看不下去了。

    他开了口:“你要是觉得不自在,我这就出去!”

    “好!”

    陆吉祥点头,丝毫不犹豫。

    宋锦丞挑了眉梢,颇有些意外:“你真希望我出去?”

    陆吉祥抬头看他一眼,很镇定:“是你自己说要出去的,干我何事?”

    宋锦丞被噎得哑口无言。

    他沉默了下来,依旧坐着位置里一动不动,并没有真的出去。

    陆吉祥也没太在意,伸手摸了摸女儿的额头,微微皱眉道:“她好像有点发烧,要叫医生吗?”

    宋锦丞闻言,立刻严肃以对。

    他摁了床头的呼叫铃,唤来了医生。

    结果,医生一摸额头,并未有任何异常。

    陆吉祥却坚持要他们量一下体温。

    医生没了办法,只要让护士给小孩量体温,结果显示只是体温有稍微的偏高,并没有任何的影响。

    陆吉祥闻言,这才不由得松了口气。

    “这只是你的心理原因在作祟。”

    宋锦丞望着她,缓缓说道。

    陆吉祥瞥他一眼,冷笑:“我是关心则乱,哪像你……”

    话说到这里,她皱了下眉,没再继续说下去。

    宋锦丞沉下脸。

    陆吉祥深吸了一口气,稍微顿了顿,然后才接着说道:“宋锦丞,我们暂时撇开以前的事情,现在就平心静气的谈一谈,好吗?”

    “好!”

    宋锦丞点头,表示同意。

    陆吉祥抿唇,先是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女儿,说道:“我们以前就是认识的,但是在结婚以后,你为什么都没有和我说过?”

    “我说过。”

    宋锦丞开了口:“只是你不曾在意。”

    “你是说那张照片?”陆吉祥拧紧眉头,有些微的愤怒:“如果当初不是我先问你,你是不是就打算永远都瞒着我?宋锦丞,你做人怎么能这么自私?”

    宋锦丞同样脸色不善:“你对那次见面毫无记忆,我要怎么和你说?陆吉祥,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无理取闹?”

    “你又说我无理取闹!”

    陆吉祥忽然从床边站了起来,气呼呼的瞪着男人:“你是不是非得和我吵架?宋锦丞,你说,当初你娶我的原因是什么?我就纳闷了,这天底下有这么多的女人,你怎么就偏偏挑中我了!开始我还以为是上天的眷顾,可时至今日,我终于想明白了,其实这一切都是我弟弟用命换来的,如果不是他”

    “够了!”

    宋锦丞骤然出声将她打断。

    他厉着声:“你就非要在女儿面前说这些话?”

    陆吉祥一怔。

    她不禁转过了头,呆呆的望着床上脸色苍白无血色的女儿,心里一抽一抽的疼。

    她吸了吸鼻子,哽咽着声音:“这个病能治好吗?”

    宋锦丞叹气:“暂时还不好说,这得看以后的情况。”

    陆吉祥咬着唇,她还是无法相信,这好端端的一个小孩子,怎么会被诊断出哮喘?而且还是先天性的!

    “你会治好她的,是不是?”

    陆吉祥说道,一边望向男人,满眼的希冀。

    “是,我会尽我所能的治好女儿。”

    “谢谢……”

    陆吉祥嗫嚅着唇,含在眼中的泪,终究还是掉出了几滴。

    宋锦丞见状,很是心疼。

    “吉祥,我们也会好好的,是不是?”

    他缓缓问道,目光一直看着她。

    陆吉祥却未回答。

    她转移了话题:“你先看着孩子,我去一下洗手间。”

    说完,疾步就往外走。

    宋锦丞欲言又止,眼睁睁的看着人走了出去。

    ……

    外面走廊里。

    裴谦正倚在窗户边抽烟,护士已经几次过来提醒他医院里不能抽烟,他皆视若无睹,浑身散着淡淡的冷气。

    秦可卿站在旁边,眯眸望着窗外。

    她开口道:“裴谦,我虽然答应要和你过日子,但是,我们之间是平等的,以后我要做什么事情,你都不能插手,明白吗?”

    “比如呢?”

    裴谦转头望来。

    他眼眸深黑,如若苍穹。

    秦可卿抿了下唇,说道:“比如,如果我要出去工作的话,你不能横加阻拦,更不能到我单位里去闹,不管我决定做什么工作,这都是我的自由!”

    裴谦皱眉:“你要做什么工作?我只有一个要求,除了是抛头露面的工作以外,我都没意见!”

    秦可卿瞪他一眼。

    她没好气的道:“你大可放心,我怕晒太阳,不会去做‘抛头露面’的工作!”

    她重点咬了‘抛头露面’几个字。

    裴谦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既然如此,我答应你!”

    “还有!”

    秦可卿继续说道:“每个假期的时候,我会和同事出去旅游!”

    “旅游?”

    裴谦站直了身子。

    他打量着眼前的女人,一边不可思议的道:“你要去哪里旅游?要出国吗?和什么同事?男的女的?他家是做什么的?你打算要去多久?准备住哪?还有”

    “喂!”

    秦可卿出声打断他,不耐烦的道:“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我现在还没找工作呢,哪知道是什么同事?再说了,就算不是同事,我也可以和我的朋友们一起啊!”

    裴谦沉着脸。

    他的语气不大好:“现在外面那么不安全,你们几个女孩子一起出门旅游,这不是给犯罪分子提供机会吗?不行,如果你要出去旅游的话,不管去哪,由我陪着就好!”

    “裴谦!”

    秦可卿跺脚。

    她气呼呼的道:“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你不能这样!”

    裴谦面不改色:“这是我的条件,只要是关乎你安全的事情,必须由我亲自陪同!”

    “你!”

    秦可卿瞪起眼。

    裴谦的视线越过她的肩头,似乎是看见了什么,微微抬了抬下巴,就道:“吉祥物出来了!”

    秦可卿微怔。

    待反应过来以后,她连忙转头望过去,正好看见陆吉祥从病房门走出来。

    “吉祥!”

    她喊了一声,急忙走了过去。

    陆吉祥站在原地,望着她走近了以后,才说道:“你们还在啊?现在时间很晚了,这里有我和宋锦丞守着就好,你们回去休息吧!”

    秦可卿摇头,说道:“这哪行?你俩吵架了怎么办?”

    陆吉祥闻言,真是哭笑不得。

    她说道:“你想多了,秦可卿,放心吧,我们不会吵架的!”

    秦可卿挑起眉梢。

    她望着好友,问道:“你俩握手言和了?”

    陆吉祥蹙眉。

    “什么意思?”

    “就是和好如初了啊!”秦可卿道:“这都过了这么久的时间了,为了孩子,也为了你自己,难道你还想着离婚?”

    陆吉祥撇过头。

    “我从未改变过这个想法。”

    她说道,提步往洗手间方向走去。

    秦可卿愣在原地。

    裴谦走了过来,缓缓说道:“其实,他们夫妻俩个都是倔脾气,一个个的谁都不愿意先服软。可是,婚姻和爱情不一样,哪能这样一直僵持下去?”

    秦可卿若有所思。

    她扭头看向裴谦,道:“裴谦,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裴谦耸了下肩头,答道:“不是我知道了什么,这就是明摆着的事儿,只是当局者迷罢了。不过,你大可放心,他们这婚呐,离不了的!”

    “你怎么知道?”

    秦可卿吃惊看向他。

    裴谦一笑,显得意味深长:“他不会舍得放手的。”

    ……

    再回到病房里的时候,宋锦丞正站在桌前布餐,副官刚送来的宵夜,精致可口的水晶小笼包和煎饺,以及白米粥。

    “过来吃点东西。”

    宋锦丞见她回来了,淡淡的开口道。

    “噢。”

    陆吉祥并未拒绝,来到桌边落座。

    “喝点粥?”

    宋锦丞问道,一边看向她。

    “好!”

    陆吉祥点头。

    宋锦丞没再说话,沉默的给她盛了一碗粥。

    “谢谢。”

    陆吉祥显得客气而疏离。

    宋锦丞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又给她拿了一个空盘子和一双筷子,并说道:“吃慢点,别被烫着。”

    陆吉祥‘嗯’了声,低头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粥,许是味道不错,又或是真的饿了,她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情,嘴角也微微的翘了起来。

    宋锦丞倚在桌边,低头望着她,眸中尽是宠色,从未变过。

    很快,陆吉祥发现了。

    她又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将碗放回到桌面上,刻意冷声道:“宋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吗?”

    宋锦丞觉得有趣。

    他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倒也没事么事,只是觉得陆女士很好看,所以就想多看两眼!”

    陆吉祥倏地转过头,两眼瞪着他。

    宋锦丞挑眉:“怎么,我有哪里说得不对吗?”

    陆吉祥气得不行,狠狠白他一眼,低头继续喝粥,并顺道又往嘴里塞了一个小笼包,两边的腮帮子都鼓鼓的,活脱脱的一副贪吃的小松鼠模样。

    宋锦丞无奈的笑,习惯性的伸手去摸她的小脑袋。

    陆吉祥却往一边躲,含糊不清的说着话:“松先森,其自重……”

    宋锦丞敛眉。

    他厉着声:“吃完再说话,小心被噎着!”

    陆吉祥很努力的将嘴中的食物咽进肚子里,然后才一本正经的说道:“宋先生,请你自重,有话就直说,不要动手动脚的!”

    宋锦丞不悦。

    他微微沉了脸,说道:“吉祥,你就非要这样和我说话?”

    陆吉祥从桌边站起身子,对上他的视线,一板一眼:“我们正在打离婚官司,我希望你能明白的是,如果不是因为女儿在生病,我现在根本就不会在这里!”

    宋锦丞闻言,不禁冷笑:“所以说,这都是我们父女的错,是我们耽误你和别的男人谈恋爱了?”

    陆吉祥的表情很惊讶。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宋锦丞:“你到底是怎么了?宋锦丞,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你、你的风度呢?你的教养呢?”

    宋锦丞嗤笑:“老婆都快没了,还要什么风度和教养?”

    “你!”

    陆吉祥张了嘴,正欲说什么。

    就在这时,床上传来一丝动静。

    宋锦丞率先感应到,倏地冲到床边,激动的看着女儿。

    “宝贝?”

    他试着叫了一声。

    陆吉祥也赶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望着床上的孩子。

    渐渐的,原本阖着双眼的小女儿,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瞬间,她尖声哭了起来。

    “念亲!念亲!”

    陆吉祥激动得掉泪。

    “医生!医生!孩子醒了!”

    宋锦丞冲了出去,大声唤来了医生。

    很快,一众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赶了过来,开始有条不紊的给孩子检查身体。

    陆吉祥站在外围,看着被医生们包围起来的女儿,眼泪唰唰的直往下掉。

    她哽咽着声音,大抵是因为太激动了,她的浑身都在发颤。

    “好了,吉祥,别哭了。”

    宋锦丞走了过来,温柔的将她揽到怀里。

    “念亲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她哭着问道。

    “是,我保证,女儿不会有任何事情!”

    宋锦丞答道,大手轻抚女孩儿的后背,这才发现,她廋了很多,几乎只有骨头,摸不到半点肉。

    陆吉祥吸了吸鼻子,故意将眼泪擦在男人的昂贵衬衣上。

    宋锦丞抚着她的小脑袋,无奈的纵容着她。

    就在这时,陆吉祥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没在意的拿了出来,却发现是唐小宁的手机号。

    宋锦丞也看见了。

    他沉着脸,眸色也冷了下来。

    “我接个电话。”

    陆吉祥说道,从他的怀里退了出去,拿着手机准备去外面。

    宋锦丞侧过身,慢悠悠的说了句:“女儿很想你,在她生病的时候,她一直都在叫妈妈。”

    陆吉祥的步子一顿。

    她并没有回头,只是停顿了半秒,继而走出了病房。

    站在外面走廊里,陆吉祥接了电话,刚放到耳边,就听Emily的声音传来:“唐出事了!”

    “什么!”

    陆吉祥顿时心脏一紧,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Emily应该是在赶路,气喘得很厉害。

    她的声音里有颤意:“唐在跳舞的时候,从舞台上摔了下来!”

    陆吉祥惊住。

    她踉跄了两步,身子发软的靠在墙边,她的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咬着牙:“现在情况怎么样?”

    Emily已经哭出了声:“我不知道,他流了好多血,脸上也是血……呜呜呜,他被医生抬走了……陆,你快过来,他、他需要你!”

    陆吉祥忙点头:“好好好,我马上就过来,你们现在在哪里?”

    “市医院!”

    “好,我马上就来!”

    陆吉祥答道,欲从墙边撑起身子,却发现自己的两条腿根本就使不出力气。

    她一手扶着墙边,不断的做着深呼吸。

    电话中,Emily的声音还在传来:“陆,你一定要来,唐在等你,他一直都在等你,他已经等了你好多好多年,你这次不能再让他等下去了,他会死的,他真的会死的。”

    “我来,我一定会来!”

    陆吉祥的眼中掉出泪水。

    挂了电话以后,她扶着墙壁,一寸一寸的挪向病房,她整个人都没了力气,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

    这时候,病房里又传出来了女儿的惊声哭叫,简直就像是一根针,狠狠的扎进她的心里。

    “妈……”

    女儿在撕心裂肺的叫着她。

    在这一瞬间里,陆吉祥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忽然得到了力量,倏地就从墙边站了起来,她奋力的冲进病房里,正好看见宋锦丞将女孩儿抱起来,她只有那么小小的一团,却一直在挥舞着小手,不断地叫着妈妈!妈妈!

    所有人都望了过来。

    陆吉祥的目光却只是紧紧的盯着女孩儿。

    她已泪流满脸。

    她一步一步的走向女儿,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乖宝贝,你快看,妈妈来了。”

    宋锦丞柔声相哄,一边将女儿的脸转向陆吉祥。

    小家伙也很给力,当见着陆吉祥的时候,立马哇哇大叫,一双小短手很努力的朝她伸来,嘴里不断叫着:“妈妈……妈妈……”

    陆吉祥的整颗心都化了。

    她走了过来,万分小心的从男人的手中接过孩子。

    小家伙一进入陆吉祥的怀里,立马就紧紧的抓住她的头发,漂亮的大眼里还残留着泪水。

    “是妈妈对不起你!”

    陆吉祥说了句,低头亲吻女儿的额头。

    小家伙裂开嘴,傻乎乎的笑,只是配以她苍白的脸色,让陆吉祥很心疼。

    宋锦丞从旁边拿了婴儿毛巾,细心的替女儿擦脸,一边感叹的道:“最近这些日子里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她笑得这么开心。”

    “她不开心吗?”

    陆吉祥抬头看向他,问道。

    宋锦丞耸肩:“虽然她平时很黏我,可是许久没见到你以后,她还是会叫妈妈的,有时候半夜里也会忽然哭醒,我怎么哄都没用,最后哭累了以后,再继续睡……”

    听到这些话,陆吉祥的整颗心都疼得不行。

    她很生气:“你就是这样照顾她的吗?宋锦丞,你不是能耐大吗,为什么连一个孩子都照顾不好?”

    宋锦丞瞬间沉下脸。

    这时候,医生的声音传来:“孩子多久没吃东西了?现在情况好转了不少,你们可以适当性的给孩子喂点奶,千万要小心一点!”

    陆吉祥恍然大悟。

    她连忙看向宋锦丞:“保姆呢?”

    宋锦丞皱眉:“她没来。”

    “那孩子怎么办?”陆吉祥很纠结。

    她根本就没奶,要怎么喂孩子?

    “我去冲奶粉。”

    宋锦丞说了句,提步离开。

    陆吉祥虽然很着急,但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好抱着女儿坐在床边,耐心的等待着。

    过了会儿,宋锦丞拿着奶瓶走了过来。

    “凉了吗?”

    陆吉祥问道。

    “嗯。”

    宋锦丞点头,一边将奶瓶递给她。

    陆吉祥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接过奶瓶以后,低头小心翼翼的喂着女儿。

    小家伙是真的饿了,刚闻到牛奶的味道,便迫不及待的抬起脑袋,激动的张开嘴巴,就像个嗷嗷待哺的幼鸟。

    陆吉祥看着她一副猴急的样儿,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小家伙很用力的在吸着牛奶,两边的腮帮子都鼓鼓的,卷长的眼睫毛上还挂着一颗泪珠儿,小鼻子也是红红的,怎么看都是个小可怜儿的样。

    这时候,陆吉祥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就笑不出来了。

    她抬起脑袋,两眼看着男人,就道:“医生是怎么说的?念亲的病能治好吗?我、我是说彻底的根治,可以吗?”

    宋锦丞望着她,缓缓的摇头:“只能保守治疗,吉祥,你应该知道的,女儿现在还太小,她根本就无法承受太多的药物和手术,这些对她的伤害都太大!”

    陆吉祥愣愣的。

    她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像是在一片森林里迷了路,她茫然无措,感觉整个人生都忽然变成了黑色。

    “吉祥,其实”

    宋锦丞正欲说什么。

    忽然,房间里响起一阵手机铃声。

    是陆吉祥的手机!

    宋锦丞抿着唇,冷冷淡淡的站在那里。

    陆吉祥回过神,微微动了下身子,欲腾出一只手去拿手机。

    怎料,她才刚松开一只手,被她抱在怀里的女儿就哇哇大叫,连奶也不喝了,小嘴巴外面一圈全是白色泡沫。

    陆吉祥怕她被呛到,赶紧收回手,小心翼翼的抱着她,一边哄道:“乖,妈妈在这里呢!”

    “吧唧吧唧……”

    小家伙觉得安全了,再次张嘴含住奶嘴,眯着眼吸奶。

    陆吉祥没了办法,只好求救宋锦丞:“你帮我拿一下手机,好吗?”

    宋锦丞站着没动。

    陆吉祥急得不行:“小宁出事了,他从舞台上摔了下来!”

    宋锦丞冷冷启声:“关我何事?”

    陆吉祥被他气得头疼。

    她道:“小宁是我的弟弟,宋锦丞,你就不能大度一点吗?”

    “弟弟?”

    宋锦丞听见这个词,不禁眼露嘲讽:“你当那人是弟弟,可那人却从没把你当姐姐!”

    “你!”

    陆吉祥瞪起眼。

    这时候,铃声已经停止。

    但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再次又疯狂的响了起来。

    陆吉祥没了办法,只要又小心翼翼的腾出手,欲去拿手机。

    可是,她才刚松开一点,小家伙又开始哭,而且比之前还要更加响亮。

    陆吉祥没了办法,只好哀求道:“宋锦丞,算我求你了行吗?就这一次,你就帮我这一次,好吗?我求你了!”

    她哀哀恳求,双眼里尽是希冀。

    宋锦丞心中有怒,可是,他却不忍拒绝女孩儿。

    他走了过去,没好气的帮她拿出手机,并摁下接听键,放到她的耳边。

    Emily的声音瞬间传来:“陆,你现在到哪里了?唐被送进了手术室,医生说,他的头部受伤,现在非常严重,好多粉丝在给他配型输血,你到底什么时候过来啊?”

    陆吉祥急得不行。

    她正欲开口说话,宋锦丞却忽然将手机移开。

    陆吉祥惊讶的看向她。

    男人却已拿着手机走到床边,冲着电话里的Emily,声音深沉森冷的回答:“她不会来的。”

    说完,即刻掐了电话,并关机。

    “宋锦丞!”

    陆吉祥暴怒,气得浑身发抖。

    宋锦丞转头望来,十分平静:“陆吉祥,我要你做出选择,要我和女儿,还是他?”

    陆吉祥死死瞪着他:“你怎么能这么卑鄙无耻?”

    “我卑鄙无耻?”

    宋锦丞指着自己,笑得极冷:“你那个什么弟弟的也不是好人,他都开过多少场演唱会了,为什么偏偏就这次出了事?”

    陆吉祥一怔。

    但很快,她更加愤怒的道:“别以为全天下的人都跟你一样,小宁他怎么会拿这种危险的事情开玩笑!”

    “危险?”

    宋锦丞挑眉。

    他一脸的冷酷:“那小子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陆吉祥气得直喘气,胸口强烈起伏。

    两人对视着,彼此之间谁也不肯先说话。

    直到,小家伙喝光了奶瓶里的牛奶,咿咿呀呀的叫着妈妈,挥舞着小手去抓她的衣服拉链。

    陆吉祥低下头,目光望着女儿,像是在决定着什么。

    突然,她从床边站了起来。

    宋锦丞见状,脸色大变。

    只见陆吉祥已经弯下腰,小心翼翼的将女儿放到床上。

    小家伙离开了妈妈的怀抱,立马张嘴哇哇大哭。

    陆吉祥很心痛,但依然直起了身子,回头看向宋锦丞,刚要张嘴,却见着宋锦丞忽然冲了过来。

    陆吉祥下意识的往旁边躲。

    岂料,宋锦丞的目标根本不是她,而是床上的女儿。

    此时,宋念亲的整张脸已经开始泛起青色,她大大的张着小嘴巴,像是呼吸困难的模样。

    “医生!医生!”

    宋锦丞朝外大喊。

    医生们去而复返,手忙脚乱的给孩子插上氧气,并实施了抢救。

    宋念亲再次哮喘发作,生命岌岌可危。

    陆吉祥捂着嘴,不敢相信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她呆呆的站在原地,直到护士走了过来,请她出去等待。

    陆吉祥整个人都是呆滞的。

    她缓缓的转身走了出去,一个人站在走廊里,没有任何人和她说话。

    宋锦丞很快也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陆吉祥见状,刚张口喊了一个‘宋’字,男人蓦地转眸掠来,如雷霆之钧:“要滚就滚,不要再和我说一个字!”

    他是真的发了狠,如果不是因为爱,他恨不得亲手掐死这个狠心的女人!

    陆吉祥僵硬的立在原地,脸色惨白如雪。

    她的脑子里嗡嗡作响,此时此刻,她已经完全丧失了任何的思考能力,她满脑子里就一个想法,女儿不能死!女儿不能死!

    抢救时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医生走出来的时候,宋锦丞立刻就迎了上去,满脸的焦急:“孩子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长舒了一口气,却扳着声音的道:“孩子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不过,你们都是怎么当父母的?孩子还小,这种病最忌讳的就是情绪过于激动,你们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说得好好的吗,尽量要多哄着孩子,是不是不想要孩子了?”

    “我们没有!”

    陆吉祥蓦地开口,她哽咽着声音:“都怪我……”

    医生看她一眼,接着又望了望宋锦丞,摇了摇头,叹着气离开。

    ……

    夜里一点多钟,宋念亲醒了过来。

    她哭喊着叫着妈妈。

    陆吉祥一直站在走廊里,听到女儿的声音以后,立马就冲了进去。

    宋锦丞正坐在床边,怀里抱着孩子。

    陆吉祥见状,立马就迟疑了。

    她小心翼翼的望着他,道:“那个,女儿在叫我……”

    宋锦丞并没有看她,而是低了头,面无表情的望着女儿道:“宝贝乖,从现在起,爸爸就是你的妈妈,以后我们父女两个相依为命,好不好?”

    听着这些话,陆吉祥的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

    她变得歇斯底里:“宋锦丞,你就非要逼疯我是不是?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要这样,为什么你们就非要不断的逼我做出选择?你们知不知道我有多痛苦,你们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只知道逼我!永远都只知道逼我!”

    女儿被吓得哇哇大哭。

    宋锦丞抬头望来,冷着眼:“要发疯就出去,不要吵着女儿!”

    陆吉祥又冷静了下来。

    她看着男人和孩子,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无声往下掉落。

    宋念亲也看见了她,一边哭哭啼啼的,一边很努力的朝她伸着双手。

    宋锦丞却很强势的将那双小手拉了回来。

    这一刻,陆吉祥是真的受不了了。

    她蓦地冲了过来,欲从男人的怀里夺过女儿。

    只是,她根本就不是男人的对手。

    宋锦丞轻而易举的将她一把拂开,声音冷冽:“陆女士,如果你再不出去,我就要喊警卫员了!”

    陆吉祥摇头,哽咽着声音:“我不走了!我不走了!我不走了行吗,你把女儿给我……”

    宋锦丞的表情不变:“真不走了?”

    “不走了……”

    陆吉祥摇头,可怜巴巴的望着他怀里的小女儿。

    宋锦丞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颔首:“先去把自己洗干净!”

    “好!”

    陆吉祥返身去了浴室,胡乱的洗了把脸,然后又跑了出去。

    “躺床上去!”

    宋锦丞说道。

    陆吉祥咬了咬牙,她虽有些不情愿,但最终还是听话的躺上床。

    宋锦丞走了过来,弯腰将女儿放在她的怀里,并替她们母女两个盖上了被子,边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睡吧。”

    陆吉祥有些意外。

    宋锦丞却没再理他,径直关了灯以后,拿了张椅子坐在床边。

    他在黑暗中握住女孩儿的手,声音轻柔:“安心睡吧,我就在旁边守着。”

    陆吉祥不知道该说什么,可她确实是很疲倦。

    她刚闭了眼,很快就进入了睡梦中……

    第二天清晨,陆吉祥睁开眼睛的时候,床边已经没了宋锦丞的身影,怀中的女儿也已经醒了,这会儿正睁着一双乌黑黑的大眼睛,一边安静好奇的打量着周围,一边含着自己的小手,嘴角旁边全是口水。

    陆吉祥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揉了揉发疼的脑仁,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抽了一张纸巾,刚替女儿擦完口水,宋锦丞就走了进来。

    “起来多久了?”

    他问道,手里拿着豆浆和包子。

    陆吉祥将纸巾揉成一团丢尽垃圾篓里,边道:“刚起来没多久,你去哪了?”

    “买早餐。”

    宋锦丞答道。

    陆吉祥皱眉:“你没叫别人去买?”

    宋锦丞侧头望她一眼,淡淡勾唇:“顺便还打了几个电话,不想吵到你和女儿,所以就顺道去外面走了一圈。”

    “你抽烟了吧?”

    陆吉祥说道。

    宋锦丞微怔,继而,无奈的笑:“只抽了半支烟。”

    陆吉祥冷哼:“抽了就是抽了,马上去刷牙,不要臭到我和女儿!”

    “好!”

    宋锦丞点头,即刻就去刷牙。

    其实,他的心里是幸福的,就像是被温暖的太阳光所笼罩,简单而真实。

    ……

    时间刚过九点,陆吉祥正在喂着女儿喝奶,外面走廊里忽然响起一阵争执的吵杂声,紧接着,满脸是泪的Emily冲了进来,她歇斯底里,完全失了所有的风度。

    “陆,你真残忍!”

    她开口便是斥责,双眼充血,似要活生生的将陆吉祥给拆吞咽肚。

    陆吉祥很惊讶。

    但很快,她想起了昨晚的事情,连忙道:“小宁现在怎么样了?”

    Emily忽然就冲了过来。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几乎让所有人都惊住了。

    陆吉祥侧着脑袋,狼狈不堪,被打的左脸迅速的高肿起来。

    “抓住她!”

    不知是谁喊了声,几名警卫员冲了过来,毫不怜惜的将Emily双手扭到后背。

    陆吉祥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Emily挣扎着,哭喊着:“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唐,他等了你这么多年!他等了你这么多年!你怎么忍心伤害他,呜呜呜……”

    她哭得很凶,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

    陆吉祥抬头望向他,忍着左脸上的疼痛,咬着牙:“小宁他到底怎么了?”

    “他瞎了!”

    Emily骤然怒喝。

    她狠狠的瞪着陆吉祥,凶狠的目光像是要在她的脸上刨出一个血淋淋的洞。

    陆吉祥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Emily:“小宁瞎了?”

    不!

    这怎么可能!

    他昨天都还好好的,怎么会忽然就瞎了?

    “他昨天从舞台上摔了下来,你不知道吗?”Emily吼道:“我给你打了那么多个电话,你为什么不接?你知不知道,唐在送进手术室之前又醒了一次,他一直在等你!他一直都在苦苦的等着你,可是你都干了些什么?你为什么不去死!你为什么不去死!”

    陆吉祥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她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了,整个世界都在不断的旋转,令她眩晕到想吐。

    她也在问自己,为什么不去死?

    ……

    市医院。

    此时此刻,因为天皇巨星的入住,使得医院外面被粉丝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陆吉祥好不容易挤了进来,却在到了病房门口时,迟疑了。

    她在害怕!

    Emily站在旁边,冷睨着她,并不为所动。

    陆吉祥低了头,缓缓的抬手推来了房门。

    房内,雪白的病床上,美丽的少年正安静的沉睡中,他的头部被纱布包裹着,即使戴着氧气罩,依旧不碍他清冷高贵的气质。

    他面容安详,就像是沉睡的精灵王子。

    陆吉祥屏息着,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她偷偷地掉着泪,一直站在床边,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她很后悔,真的很后悔,如果早知道这一切,她绝不会让他去什么演唱会!

    可是,时间不能倒流,那个总是小心翼翼的爱着她和依赖着她的少年,如今,却瞎了!

    这意味着,他将永远都看不到光明。

    陆吉祥不敢想象,高傲如唐小宁,他怎么承受得了?

    她满怀谨慎,用手捂着嘴,呜咽哭泣,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忽然!

    原本闭着双眼的少年,竟缓缓睁开了眼。

    只是,他双眸漆黑空洞,丝毫没有任何聚焦。

    “是姐吗?”

    他轻轻的问道。

    陆吉祥吸了吸鼻子,低低的:“小宁,对不起!”

    唐小宁浑身一僵。

    他竟颤抖起来,唇瓣惨白如雪:“姐……姐……”

    他像是迷了路的孩子,无助,茫然,恐惧。

    陆吉祥赶紧弯下腰,主动的握住他的手,就道:“在,我在这里,小宁,你还好吗?”

    唐小宁没说话,眼角溢出泪水。

    陆吉祥手忙脚乱的替她擦泪,一边急急道:“你、你别哭啊,小宁,我在这里呢,我这次不会再离开你了,求你了,别哭了好不好?”

    唐小宁摇头。

    他缓缓的摘下了氧气罩,好听的声音里却满是痛苦。

    “姐,我昨天等了你好久,我给你准备了节目,我想当着所有人向你求婚,姐,姐,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太没用了……”

    “小宁……”

    陆吉祥万般无奈,心里跟刀割似的疼。

    她哽咽着声音,紧紧的握着少年的手,摇头道:“没事的,小宁,就算没有求婚,我们也可以结婚的,我不在意这些,只要你好好的,我就很高兴!”

    唐小宁却忽然安静下来。

    他眨了眨眼,妖冶的容颜上,却缓缓的勾勒出了一副惊心动魄的弧度。

    他在笑,美得晃眼。

    只是,他却像寒冰一样的冷。

    他慢慢的开了口:“姐,我不想和你结婚了呢。”

    陆吉祥僵住。

    她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少年:“小宁,你……”

    唐小宁忽然挥开了她的手。

    他的表情很平静,甚至可以称之为冷酷。

    他一字一句,却异常清晰的说道:“你没听说,陆吉祥,我不想要你了,更不可能和你结婚,我昨晚等了你整整一宿,可是,你又在哪?”

    “我……”陆吉祥张了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承认,她自私了!

    当时为了孩子,她放弃了唐小宁,关于在这一点上,她一辈子都欠他的。

    这边,少年还在说着话:“今天早上的时候,我已经答应了Emily的求婚!”

    宛若晴天霹雳!

    陆吉祥咬着牙:“唐小宁,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对你?”

    唐小宁冷笑,依旧是那精致的面庞,可此时此刻,却完全与平日里判若两人。

    他面无表情:“陆吉祥,我已经受够了你的自私,这么多年了,其实你根本就没有爱过我,哪怕是一丁点,统统都没有,在我最痛苦最难过的时候,你在哪里?呵呵,你的眼里心里从来都没有过我,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一直等你?我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我唐小宁并不是非你不可!”

    陆吉祥摇头。

    她一边用手背擦着自己脸上的泪痕,一边说道:“不,小宁,我知道你现在生病了,所以,你刚才所说的那些话都是气话,我都不会放在心里的,你现在好好养病,我会等你,直到你恢复”

    “我是认真的!”

    唐小宁蓦地开口,直接打断了她没有说完的话。

    “不,你不是认真的,你只是在气头上而已!”

    陆吉祥语气坚定。

    唐小宁没有说话,只是闭上了双眼。

    陆吉祥见状,还以为是他累了,正要弯腰将他的氧气罩放回去,却忽听少年扬声:“Emily!”

    很快,Emily走了进来。

    她趾高气扬,根本就没有看过陆吉祥一眼。

    少年的声音很冷:“Emily,去把保镖叫来,这里有人吵到我了。”

    “好!”

    Emily点头,转身就要往外走。

    “行了!”

    陆吉祥蓦地出声。

    她气得浑身发颤,两眼直瞪着病床上的少年,问道:“唐小宁,你真的是认真的吗?”

    “是!”

    少年回答得毫不迟疑。

    陆吉祥苦笑,眼中闪烁泪光:“那么,你以后还想见到我吗?”

    “我希望你从此在我的世界里消失!”

    唐小宁说道。

    陆吉祥霎时脸色惨白。

    她苦笑着点头:“好,我知道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所以,她根本就没有看到,在她转身离开的瞬间,少年曾下意识的转头望来,只可惜他已经瞎了,什么都看不到,精致的脸庞上,是生不如死的痛苦。

    病房里静静的,什么声音都没有,连同她的气息也在渐渐消失。

    少年很颓废。

    Emily走了过来,弯腰握住他的手,同样痛苦:“唐,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唐小宁只是摇头。

    曾经,他想给陆吉祥这世界上最大的幸福。

    可如今,他只是一个什么都看不见的瞎子,他还有什么资格给她幸福?

    “唐……”

    Emily心如刀割。

    唐小宁仰起头,根据声音判断出Emily的位置,他睁着眼,抑制着颤抖的道:“Emily,我们结婚吧,好吗?”

    Emily一怔。

    她用手捂着嘴,难以置信的看着少年。

    “Emily?”

    唐小宁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他的声音里有小心翼翼:“你,愿意吗?”

    Emily点头,难以抑制的激动:“我愿意!我愿意!”

    ……

    两日后,各大报纸都刊登出了巨星大婚的现场,屹然就是一个公主与王子的故事。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新娘换了人?

    可毫无疑问的是,唐小宁和Emily收到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祝福。

    所有人都祝他们百年好合!

    然而,直到很久以后,Emily才明白,原来这场所谓的婚姻,只是一场戏,专门表演给陆吉祥看的,她与唐小宁的婚姻,在很多很多年以后,一直都是有名无实。

    她痛苦过。

    可是,她也快乐。

    ……

    过了段日子,宋念亲也出院了。

    陆吉祥正在收拾着孩子的小衣服,副官走了进来,轻轻的说道:“夫人,外面有人来探望。”

    “谁呀?”

    陆吉祥头也不抬的问道,手里还在继续整理着孩子的衣服。

    副官答道:“他自称是您的哥哥!”

    陆吉祥愣住。

    她缓缓的抬头望来,有些意外的看着副官:“是谁?”

    “您的哥哥!”

    副官的话音未落,陆吉祥已经跑了出去。

    外面走廊,陆荣景正紧紧的伫立在那,阳光撒了他一身,温暖而柔和。

    “哥!”

    陆吉祥满脸的惊讶。

    陆荣景见到她,缓缓的笑了起来:“吉祥,好久不见了!”

    陆吉祥冲了过去,紧紧的抱着男人的腰,激动不已:“哥,哥,真的是你!”

    “嗯,是我!”

    陆荣景点头,抬手回抱她。

    陆吉祥已经激动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一直抱着自己的哥哥,半点都舍不得松手。

    走廊里人来人往。

    陆荣景轻拍女孩儿的后背,缓缓道:“吉祥,我有话要和你说,我们先进屋,好吗?”

    陆吉祥回过神。

    她松开了手,两眼看着男人,点头:“好!”

    说完,拉着陆荣景的手就走进了房里。

    她一边说道:“哥,你再稍微等会儿,宋锦丞抱着孩子下楼去散步了,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他俩应该也快回来了。”

    陆荣景淡淡的笑。

    “吉祥,你现在过得好吗?”

    他问道。

    “好呀!”

    陆吉祥点头。

    她歪着头,目光看着陆荣景,继续道:“哥,你是专门来看我的吗?”

    陆荣景点头。

    他沉默了一下,方才说道:“我昨天去了一趟墓园。”

    陆吉祥嘴角的笑意僵住。

    想到自己的父母,她的心里很难过。

    “哥……”

    她喏喏的,像是个孩子。

    其实,陆吉祥在陆荣景的心里,可不就是一个孩子,从小到大,他可没少替她收拾烂摊子。

    “来,你过来坐!”

    陆荣景冲她招手。

    陆吉祥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走了过去。

    “坐。”

    陆荣景继续道。

    “噢!”

    陆吉祥在他身边落座,转头看着他:“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陆荣景并不着急。

    他从兜里拿出了一个信封,慢慢道:“这是父亲留给你的信。”

    “啊,爸爸有给我留这个?”

    陆吉祥很意外。

    她欲伸手去夺,却被陆荣景握住了手。

    他问道:“吉祥,你要知道,我本不想将这封信拿给你,但我又不想你在愧疚中度过一生,在这世上,你是我唯一的妹妹,我想你过得快乐,就像从前一样!”

    “哥……”

    陆吉祥很受感动,眼眶渐渐泛红。

    陆荣景苦笑,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好了好了,你怎么还跟从前一个德行?”

    陆吉祥咬着唇,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陆荣景微微颔首:“快看信吧,有什么问题就问,我下午要赶飞机!”

    “噢……”

    陆吉祥低了脑袋,撕开了信封以后,将里面的信纸抽了出来。

    这一看,她整个人就震惊了。

    是关于当年的那场车祸,在信中,宋爸爸几乎细无巨细的讲诉了当年的那场车祸事故过程,以及他和宋锦丞之间的约定。

    直到此时此刻,陆吉祥才恍然醒悟,原来这场婚姻,真的和过去没有任何关联,她曾经误会过宋锦丞娶她是因为内疚,或者可以称之为还债。

    可时到今日,她才发现这一切是多么的大错特错。

    陆荣景缓缓的开口:“其实,当年在弟弟被送去医院的途中时,他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生命特征,加上救护车又是逆行,当时出了车祸以后,交警的调查结果是我们把宋锦丞给撞了。当时我也在场,亲眼看着他所驾驶的跑车被撞翻在路边,他们把人抬出来的时候,那小子满身都是血,可把爸妈给吓得不小!”

    陆吉祥放下信纸,沉默着。

    陆荣景看她一眼,继续道:“吉祥,当初妈生病的事情,是爸亲自要求宋锦丞瞒着你的。还有,关于那场车祸,也是爸要求宋锦丞瞒着你的,他们只是不想你活在过去里不能自拔,毕竟,弟弟也走了这么多年了,谁都没有怪过你,只希望你能过得好好的,你明白吗?”

    陆吉祥抹了抹眼角,声音变得沙哑:“哥,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陆荣景答道:“在爸去世以前,我们有聊过电话。”

    陆吉祥闻言,很惊讶:“真的?”

    陆荣景点头,继续道:“其实,我在去了港城以后没多久,就和爸爸联系上了,我不想让家里人太担心。不过,我也有让他为我保密。”

    陆吉祥听了,很不高兴:“那你怎么也没有给我打电话?哥,你都不知道,在你那次‘出事’以后,我都为你哭了好几回,每次都好伤心的!”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陆荣景微笑,怜惜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动静,很快,宋锦丞抱着女儿走了进来。

    陆吉祥见状,立马从床边站了起来,笑着道:“宋锦丞,你看谁来了!”

    随着她的话,宋锦丞举目望来,待见着是陆荣景的时候,微微敛眉。

    “你好,妹夫!”

    陆荣景开了口,似笑非笑。

    “扑哧!”

    陆吉祥笑起来。

    宋锦丞虽然有些不悦,但碍于陆吉祥的面子,他倒也没说什么,直接抱着女儿走了过来。

    陆吉祥忙道:“哎,把念亲给我!”

    说着,伸手就要去接孩子。

    “你小心点!”

    宋锦丞嘱咐了一句,小心的将孩子放到她的怀中。

    陆吉祥抱着孩子,转身面向陆荣景,笑着道:“念亲,你看,这是你舅舅,长得帅么?”

    宋念亲含着小手指,眨巴着一双乌黑尽量的大眼睛,傻乎乎的望着陆荣景。

    陆荣景弯下腰,笑望着这个可爱的小家伙。

    他道:“外甥女的嘴巴很像你,吉祥!”

    “真的吗?”

    陆吉祥挑高了眉梢。

    她先是看了一眼那边的宋锦丞,接着又望向陆荣景,说道:“嘿嘿,好像好多人都这样说过。哎呀,没办法呀,天生丽质难自弃!”

    陆荣景淡淡摇头。

    他直起了身子,说道:“给这小丫头的红包先欠着,下次再来补上!”

    “好呀好呀!”

    陆吉祥迫不及待的点头,两眼直冒绿光。

    陆荣景看她一眼,无奈道:“你急什么,红包是给小丫头的,不是给你的!”

    “我知道呀!”

    陆吉祥点头,大言不惭的道:“给她给我都一样,反正都是落到我的兜里,哈哈哈……”

    笑得很猖狂。

    陆荣景叹气:“妹夫不给你钱花吗?”

    陆吉祥一怔。

    她转头去望宋锦丞。

    那男人正在把她整理好的衣服拿出来,然后又慢条斯理的重新整理一边。

    “他呀!”

    陆吉祥撇嘴,说道:“抠得要命!”

    陆荣景失笑。

    “那好,下次也给你包一个大红包!”

    “好,哥你要一定要记住了!”

    陆吉祥满脸的笑。

    陆荣景点头,继续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走了。”

    陆吉祥的笑容一滞。

    她又变得可怜兮兮的:“哥,您先不要着急嘛,我们待会儿先一起吃个饭,然后你再走,好不好?”

    “飞机可不会等我!”

    陆荣景说道。

    他挥手:“好了,我走了,有事电话联系。”

    “噢……”

    陆吉祥垮下小脸,很不乐意的目送着男人离开。

    陆荣景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比方。

    外面走廊里,依旧阳光四溢,唯独角落里阴暗一片。

    他大步往外走,没有半点留念。

    他心知,从此以后,他心中的那份感情,将永远深藏在心中最暗的那个角落里。

    ……

    下午四点多钟,宋锦丞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拉着陆吉祥,慢慢的走出了医院。

    副官已经将车开到了医院门口。

    陆吉祥走了没几步,忽然站住了双脚。

    宋锦丞见状,不禁也跟着停了下来。

    “怎么了?”

    他望向女孩儿。

    陆吉祥仰起脑袋,冲着他笑,特别的灿烂。

    “宋锦丞,我已经决定好了,我要将过去的不愉快都统统忘掉,从今以后,我们就好好的过日子,再也不吵架,再也不谈离婚,好不好?”

    男人微怔。

    继而,他缓缓的笑了起来,英俊迷人。

    “好!”

    他点头。

    陆吉祥犹豫了一下,她缓缓的凑近男人,一手搭在他的肩上,仰脸望着她,眼眸乌黑如黑玛瑙石,犹如黑夜里的星辰。

    她的脸颊上有浅浅的粉。

    她有些忸怩:“你、你低下来一点,好不好?”

    宋锦丞自然不会拒绝。

    他低了头。

    陆吉祥踮起脚尖,轻轻的吻上他的唇。

    她声音狡黠:“所有的事情,我统统都已经知道了!”

    宋锦丞微笑,并无意外。

    其实,在看见陆荣景的那一刻,他早就料到了这一切。

    “所以……你也不用再瞒着我了……”

    陆吉祥笑着道,一手勾住男人的脖子。

    宋锦丞为了将就她,不得不保持着弯腰的动作。

    他有些疑惑:“什么不用瞒着你?”

    陆吉祥弯唇:“你就老实交代了吧,你第一次是在哪里见到我的?”

    宋锦丞蹙眉。

    陆吉祥见他不说话,没耐心的催促:“你快说啊!”

    “在这里!”

    男人忽然开口。

    “什么?”

    陆吉祥一怔。

    宋锦丞揽住她的腰,将这对母女俩都抱在怀里。

    他凑到女孩儿的耳边,笑着道:“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比女儿还小,也是在这家医院里,当时你刚出生没多久,在保温室里的时候,隔着一扇窗户,我第一眼就看见了你!”

    陆吉祥目瞪口呆。

    她故作吃惊的道:“你居然对一个婴儿一见钟情!”

    宋锦丞皱了皱眉,没说话。

    陆吉祥摇着他的手臂:“宋锦丞,你快点交代,你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

    “该回家了。”

    男人松了手,抱着女儿进了车里。

    “喂,你快说呀,你到底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

    陆吉祥不甘心的追了过去。

    轿车远远的开走。

    最终,消失在那盛开梧桐花的街道尽头。

    其实,爱情就是一场最美的遇见,一见钟情与否,都不妨碍我爱上你。

    (正文完)

    ------题外话------

    关于本文番外及其它问题,我会在微博里详细说明,感谢大家的一路追随和支持。

    感谢你还在,鞠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闪来的暖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生熹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生熹微并收藏闪来的暖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