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上天台 > 一二六 带剑老道

一二六 带剑老道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开大会之前先开小会,这是向来的惯例。

    尤其是当主导者需要开一个重要的会议,定下之后的许多方针,要做出极大的改变时,若不先开一个小会,到时候大会失控,未免不美。至少要将自己的心腹都点到,指导他们到时候在大会的时候如何捧场。

    张延旭请出几个修士,与程钧见过。那几个修士都是道宫中的筑基元师,向听从张延旭的命令,但见程钧修为不高,身份不显,虽然面上还算有礼,但也多少有此冷淡。

    程钧也不奇怪,本来自己是后来者,不受重视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几人客气了几句,商论了一下之后的事宜,说是商论,主要是张延旭在说,大家跟着听。

    布置完毕,几个修士起身告辞,程钧刚要跟着出去,张延旭将他拉回来,道:‘慢走,还有一位非常重要的人你要见过。”说着亲自转回内堂,迎出一个人来。

    那是一个身打高挑的老道,张延旭神色罕有的恭敬,道:‘带剑师叔…”

    那老六慢吞吞插口道:‘既然上人已经突破,那么直呼其名也可。”他说话声音高亢,一句话声音隐隐带着金属音,铮铮作响,如利剑龙吟。

    程钧看那老道,就觉得他锋芒毕露,如一柄出鞘的宝剑,就猜到一个人,心中一凛,听到张延旭道:‘带剑师叔。”心中暗道‘果然是他。”

    这老道在后世也是有名有姓的人尤其是在张延旭开启的乱世里,很很的搅了一把。

    不过,这老道和张延旭的关杰显然很亲近,至少刚才那几个人虽说是张延旭心腹,程钧没看出来他们得知了张延旭晋级的消息。显然张延旭对他们都有隐瞒,但这带剑老道却是一口叫出虽然很可能是他自己看出来的,但至少表明张延旭没有刻意瞒他。

    那带剑老道显然是个性格卜色的人,明明说的是好话听起来也是刺耳之极。张延旭微微一笑道:‘带剑师叔,你与我师尊司辈论交,师侄是您子侄辈,无论何时都是,难道师叔就不认小侄了么门”

    带剑老道微微点六道:‘那也罢了。这小辈是谁门”

    程钧行了一礼,道:‘晚辈程钧,见过带剑师叔。”心中暗道:这老道半分人情世故也不懂得,难怪将来会惹出许多事来。

    张延旭笑道:‘这是附近鹤羽观的程钧小道友,小侄在这里剿灭青龙观颇得他相助。”

    带剑老道道:‘怎么,他给你带路了吗门”

    此言一出,又是一阵尴尬,程钧只得接口道:‘正是小侄久居此地,对山间道路熟悉此。”

    带剑老道嗯了一声,不再看程钧。他分明没把程钧看在眼里,那也罢了,他毕竟也是一位真人,眼睛里没有比自己低的也寻常,只是张延旭既然介绍了程钧,带剑老道怎么也该说一两句嘉勉的话,如此倨傲,却是扫了张延旭的脸面。

    张延旭面上含笑对程钧打了个眼色,笑道:‘师叔,小侄这一番在云州施展手脚全靠师叔了。”

    带剑老道嗯了一声,道:‘无妨有什么事情你开口,师叔替你盯着便是。”

    程钧心中好笑,心道:这老道好用得很呐。

    张延旭道:‘小侄要在云州大干一番,必然要说服几个不听话的人。只是他们虽然名义上是我属下,后面总有牵三扯四的势力,我若是发出一般命令还罢了,若是要动云州几处要害,怕是有人不服。”

    带剑老道道:‘自从铭心道人离开之后,云州道观一系只有一个真人,还是老朽不堪的。你如今已经是这般修为,谁能不服门”

    张延旭道:‘小侄虽然进入真人境界,但境界不稳,盲目外露怕是力有不逮。就算小侄真的进入精魂天地,毕竟也是晚辈,修为更与师叔天差地远,只有师叔出手,才能万无一失。”

    带剑老道虽然神色木然,程钧还是从他面上看出一丝得色,道:‘罢了,有我在此,谁敢不服你,总叫他服了你。”

    张延旭道:‘多谢师叔。其实,我还有一件事麻烦师叔,这个…。”露出几分赧然。

    带剑老道道:‘怎么啦门有什么事情说。”

    张延旭道:‘云州守观那边,还要师叔亲自去一趟。我知道这般太过劳烦师叔,本来小侄就该自己去,可是我修为低微,实力不足,师叔若不出手,小侄真是无可奈何了。”

    带剑老道道:‘哼哼,云州守观吗,我料他们不敢乱动,你要怎样门”

    张延旭道:‘我请师叔将他们观主和几个长老稳住。我这边灭了范道城的守观,就给师叔发信,师叔即可动手将他们老几位一起请来,到范道城听训。”

    带剑老道道:‘嗯,那也不难。那云州守观开大会之前先开小会,这是向来的惯例。

    尤其是当主导者需要开一个重要的会议,定下之后的许多方针,要做出极大的改变时,若不先开一个小会,到时候大会失控,未免不美。至少要将自己的心腹都点到,指导他们到时候在大会的时候如何捧场。

    张延旭请出几个修士,与程钧见过。那几个修士都是道宫中的筑基元师,向听从张延旭的命令,但见程钧修为不高,身份不显,虽然面上还算有礼,但也多少有此冷淡。

    程钧也不奇怪,本来自己是后来者,不受重视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几人客气了几句,商论了一下之后的事宜,说是商论,主要是张延旭在说,大家跟着听。

    布置完毕,几个修士起身告辞,程钧刚要跟着出去,张延旭将他拉回来,道:‘慢走,还有一位非常重要的人你要见过。”说着亲自转回内堂,迎出一个人来。

    那是一个身打高挑的老道,张延旭神色罕有的恭敬,道:‘带剑师叔…”

    那老六慢吞吞插口道:‘既然上人已经突破,那么直呼其名也可。”他说话声音高亢,一句话声音隐隐带着金属音,铮铮作响,如利剑龙吟。

    程钧看那老道,就觉得他锋芒毕露,如一柄出鞘的宝剑,就猜到一个人,心中一凛,听到张延旭道:‘带剑师叔。”心中暗道‘果然是他。”

    这老道在后世也是有名有姓的人尤其是在张延旭开启的乱世里,很很的搅了一把。

    不过,这老道和张延旭的关杰显然很亲近,至少刚才那几个人虽说是张延旭心腹,程钧没看出来他们得知了张延旭晋级的消息。显然张延旭对他们都有隐瞒,但这带剑老道却是一口叫出虽然很可能是他自己看出来的,但至少表明张延旭没有刻意瞒他。

    那带剑老道显然是个性格卜色的人,明明说的是好话听起来也是刺耳之极。张延旭微微一笑道:‘带剑师叔,你与我师尊司辈论交,师侄是您子侄辈,无论何时都是,难道师叔就不认小侄了么门”

    带剑老道微微点六道:‘那也罢了。这小辈是谁门”

    程钧行了一礼,道:‘晚辈程钧,见过带剑师叔。”心中暗道:这老道半分人情世故也不懂得,难怪将来会惹出许多事来。

    张延旭笑道:‘这是附近鹤羽观的程钧小道友,小侄在这里剿灭青龙观颇得他相助。”

    带剑老道道:‘怎么,他给你带路了吗门”

    此言一出,又是一阵尴尬,程钧只得接口道:‘正是小侄久居此地,对山间道路熟悉此。”

    带剑老道嗯了一声,不再看程钧。他分明没把程钧看在眼里,那也罢了,他毕竟也是一位真人,眼睛里没有比自己低的也寻常,只是张延旭既然介绍了程钧,带剑老道怎么也该说一两句嘉勉的话,如此倨傲,却是扫了张延旭的脸面。

    张延旭面上含笑对程钧打了个眼色,笑道:‘师叔,小侄这一番在云州施展手脚全靠师叔了。”

    带剑老道嗯了一声,道:‘无妨有什么事情你开口,师叔替你盯着便是。”

    程钧心中好笑,心道:这老道好用得很呐。

    张延旭道:‘小侄要在云州大干一番,必然要说服几个不听话的人。只是他们虽然名义上是我属下,后面总有牵三扯四的势力,我若是发出一般命令还罢了,若是要动云州几处要害,怕是有人不服。”

    带剑老道道:‘自从铭心道人离开之后,云州道观一系只有一个真人,还是老朽不堪的。你如今已经是这般修为,谁能不服门”

    张延旭道:‘小侄虽然进入真人境界,但境界不稳,盲目外露怕是力有不逮。就算小侄真的进入精魂天地,毕竟也是晚辈,修为更与师叔天差地远,只有师叔出手,才能万无一失。”

    带剑老道虽然神色木然,程钧还是从他面上看出一丝得色,道:‘罢了,有我在此,谁敢不服你,总叫他服了你。”

    张延旭道:‘多谢师叔。其实,我还有一件事麻烦师叔,这个…。”露出几分赧然。

    带剑老道道:‘怎么啦门有什么事情说。”

    张延旭道:‘云州守观那边,还要师叔亲自去一趟。我知道这般太过劳烦师叔,本来小侄就该自己去,可是我修为低微,实力不足,师叔若不出手,小侄真是无可奈何了。”

    带剑老道道:‘哼哼,云州守观吗,我料他们不敢乱动,你要怎样门”

    张延旭道:‘我请师叔将他们观主和几个长老稳住。我这边灭了范道城的守观,就给师叔发信,师叔即可动手将他们老几位一起请来,到范道城听训。”

    带剑老道道:‘嗯,那也不难。那云州守观的白尾老浦也算一把好手,但年老体衰,傲慢糊涂,委实不像个样子。白白占了云州这样好的地方。”他说起别人傲慢糊涂,脸含不屑之色,仿佛自己着实的谦虚精明一般。

    张延旭道:‘白尾道人是不行啦,好奸的云州治理成这个样子。修为衰退的厉害,手下也没有像样的人才。他早就不适合做云州守观了,守观应该有师叔这样的人才做才是正理。”

    带剑老道喜色更加分明,口中道:‘云州这地方虽然不错,但是化外之地,远离中枢,贫道真是看不上。”

    张延旭笑道:‘众望所归,有时候也只有勉为其难了。”一面说一面前进几步,道:‘云州守观那边至关重要,无论这次行事还是以后发展都托付师叔,恳请师叔万勿推辞。”说着端正一礼。

    带剑老道板着脸道:‘贫道本是劳碌命。拿信物来吧。”

    等带剑老道个了,张延旭转过身来笑道:‘我这位师叔脾气比较直。他修炼的一向专心,修为法力都是没说的,只是略有此少和人交往,不过有的时候非他不可。”

    程钧笑了笑,道:‘带剑前辈性子不是很可亲可爱吗门”

    张延广小大笑道:‘这个可爱用的很好。”又道“虽然现在还不到时机,我想你应当先认识一下他,他还有个特殊身份,将来或许…,这个不谈,一会儿除了刚才对其他人说的,你还要如此…。”交代了几句之后的安排。

    程钧点点头,他的工作很简单,无非就是敲敲边鼓,再大的担子他就是担得起,张延旭也不会交给他,问道:‘您不打算暴露自己的修为吗门”

    张延旭道:‘自然不能。我暴露仁为,自然谁也不敢不服。但他们身后都有人,我这边修为一旦暴露,三千里道门飞符,马上道宫上下都会知道。我在道宫里面可不是都是朋友,他们知道了,自然会马上想出许多对策来,说不定我才打下守观,就有招数等着我。只要我不暴露,他们就知道一个筑基修士就算打掉一个守观,也不能全收拢云州。到时候他们最多想点办法等我回去给我添恶心,我就有了关键一击的时间。”

    程钧点头,这番剖析还像话,君小延旭对带剑老道解释自己压低修为的原因可是哄孩儿一般。大栅带剑老道的性子如此,只有这此话他还听,再说下去只有坏事。

    张延旭接着道:‘云小的守观只有真人才坐得住,我想带剑师叔是比较好的人选。他既可以做这个位子,又不会碍事。”他笑了笑,道“你当了道城守观的观主,应当礼敬于他有什么事情想要办,就叫他去办好了,说服他总是很容易的。”

    带剑老道出了后堂,直接来到前厅,大喇喇往主位上一坐。

    旁边的几个修士见了,都是连忙站起身,一起行礼道:‘见过真人。”无论怎么说,带剑老道是货真价实的真人,比所有人高一个层次,不管道宫中如何划分派系,这实力明摆着,谁也不敢有丝毫不敬。

    有此修士更想,这老道在道宫中独来独往,和谁的关系也不好,这一次上面派他下来,只怕存了掣肘的心思,他虽然在道宫没有职司权利,理论上还要听张延旭调遣,但修为在那里摆着,只要有他在,张延旭做事就要存了顾忌。若能把他拉在自己这一边,行事上就方便许多。因此有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就有一个人起身离开位子,坐到了带剑老道身边。

    那人探身过去,道:‘带剑真人。”

    带剑老道目光向天,看也不看周围,用鼻子嗯了一声。

    那人道:‘晚辈赵凌,上次在道宫大宴上曾经拜见过您。”见带剑老道还是不语,只得接着道:‘家师剑昊真人向您问好。”

    带剑真人这才点头道:‘原来是剑昊的弟子。你师父身子最近好不好啊门”

    那人笑道:‘我师父好。师父曾说带剑真人是道宫门下第一剑侠,晚辈一直想要向您讨教,但总是没有机会,如今可是能亲近您了。

    带剑真人露出一丝笑容,道:‘哦门老剑昊居然看得起我门他剑法也是不错的,比我么…,也是不遑多让。”

    赵凌心中暗道:我听说这老货是道宫所有真人当中最好对付的,果然这老道吃捧,待我再多捧上他几句,再诋毁张延旭几句,看他怎么说。说着道:‘前辈,您看…。”

    话音未落,只听金钟三响,一人道:‘张上人升座了。”一人缓缓的从后面走出来,一身青衣,丰神俊朗,正是张延旭。求点推荐票。好像很凄惨的样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上天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离人横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离人横川并收藏上天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