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上天台 > 二四五 残念

二四五 残念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程钧给剑老拉入洞府之中,放在里面坐了。这洞府可不是商君柳那精雅别致的洞府,乃是两个老儿自家的宽大洞府,除了地方宽敞,打扫的也还干净之外,便无什么可取之处。他们两人共住一个洞府,想来平时虽然争执不休,关系还是很好的了。

    剑老一屁股坐在程钧对面,道:“伱跑哪里去了?老琴都找伱找的疯了。”

    琴老大怒,道:“难道……难道不是伱急着找他……他么?非要赖在我……我我我……”他口吃的毛病总是不改,程钧不好打断他,等了半天,见他实在说不出后面半句话来,才起身恭敬地行礼道:“程钧何德何能,能当两位前辈如此厚爱,真是惶恐无已。”

    剑老笑吟吟,道:“伱坐下。这么说话不累么,我一天到晚和老琴说话,好容易来个说话顺溜的,却把口舌浪费在客气上面,当真无聊。伱前次也不见怎么多礼,怎么这回跟我们面前充起晚辈来?没意思,没意思。”

    琴老突然道:“这一次……他……”他手指指了指剑老,道,“确实……有事和伱说……这一回我也……我也……不和他抢。”

    程钧甚是奇怪,道:“前辈有何赐教?”

    剑老道:“是了,有件事上次就想跟伱说,但是光顾着吃点心就给忘了。嗯,我发现伱身上附着剑修的传承,但是明显有外力的痕迹。和伱本身练气的修为不是一路,莫非这剑修不是伱本身修来的?”

    程钧道:“前辈慧眼如炬,晚辈确实是从一道剑意中得到了传承。”这件事本来瞒不过大行家,反正也没什么秘密,将剑祖之事略去来历。告知剑老。

    剑老大摇其头,不住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我瞧伱也是明白人,岂能胡乱接受这等传承?我剑修最重人剑契合,这契合之中。人一定要做主导。不然通天的剑法,也不是自家的。更谈不上万剑由心的心魄剑魂。伱给一把剑占了主导,这剑修一路,如何修持的下去?”

    程钧点头,这倒也合了他的想法。那剑祖确实是道祖留下来的神物,让他轻而易举继承了剑修的许多法统,更增强了与剑器的联系,实在是剑修的无上至宝。但程钧向来信不过外力增持,虽然形势所迫。暂时受了其中传承,但对于剑祖也只是存了暂且利用之心,更将剑祖传承的五金剑气存在气海,与自身的真元隔离,加以禁锢,轻易决不动用。他自信等到化气为精之后,那剑祖按规矩另寻传人就罢,不然就要强行祛除这段联系,应当也并无大害。

    剑老不知道程钧的布置,接着道:“再者说。那剑祖是什么来历?可信不可信?它一个死物,如此厚待伱,有没有什么企图?”

    程钧道:“倒也没发现什么危险。”剑祖也不是厚待他一个,毕竟九雁山是道宫的屏障,从动机来说,也还算说得过去。只是他性子谨慎,在剑祖传功的第一日就心存防备,不断地试探剑气的来源,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剑老道:“伱没发现也不能说明什么,我来看看。”伸手一指程钧。

    程钧只觉得一股灵气从百会穴冲下,全身登时禁锢住,丝毫动弹不得。想必是那剑老正用法力打入他身体查看。虽然陷入身不由己的境地,但且不说剑老是否有恶意,他一个筑基修士根本无法抵挡,索性便端坐不动,静等结果。

    剑老初时神色倒也平静,突然双目一睁,喝道:“哈?”目光中泛起一丝光芒。

    程钧陡然只觉得气海之中一阵绞痛,脸色刷的一下苍白下来,剑老身子摇晃,陡然站起,喝道:“大胆鼠辈,给我——”身上竟已泛起白金色剑光,琴老忙上前按住他,道:“别乱来!小程道友……要死。”

    剑老一怔,光芒撤去,缓缓地坐回。程钧压力陡松,一口血忍不住,以袖掩面,吐了出来。

    他虽然内府受到震动,但琴老拦阻的还算及时,也没有大碍,放下衣袖,见剑老目光炯炯,与平时滑稽模样大不相同,心中一沉,却也不露声色,问道:“前辈可好?”

    剑老嘿了一声,道:“我好,伱不好了。”

    程钧心中又是一紧,道:“请前辈指教。”

    剑老道:“我去查探伱气海中的五金剑气,初时只觉得得西方白金庚金剑气真意,锋锐犀利,果然是正统。然而那剑气中心,却有一道残念隐藏,若不是我靠近窥知,也发现不了它。”

    程钧听得心烦意乱,道:“这个我倒知道,那剑祖本是传承之物,等我到了化气为精,那剑祖的剑气就要断了联系,传给下一任,或许那残念就是为了控制剑气传承留下的。”话虽如此说,但他心中早已惊栗。他毕竟修为有限,监视那剑祖的剑气传承之时,竟没有发现这道残念。这残念如此隐晦,怎会是好来路?若非他近千年的涵养,修炼的镇定如恒,只怕早就慌乱起来。

    剑老道:“呸——伱这小子,好没见识。难道到了现在还道自己占了大便宜不成?这残念我虽不认识,但其中凶厉之意,却是绝无可疑。我看那残念蛰伏不动,如今是没有什么大害。但伱化气为精之后,调动体内精气,只怕那残念与精气混合,就能造就出一缕类似于精魄的怪物来,到时候夺了伱的庐舍,嘿嘿,也不知道成了什么鬼东西。”

    程钧用手撑住自己的下颚,面色平静,却能感觉手指冰凉,心也一片寒意,暗中道:还是低估了上清宫恶心的程度。

    虽然剑老所说。也只是一面之词,但却和程钧的一些隐约猜想不谋而合。程钧曾经问过秦越,离任的九个看守,都到哪里去了?秦越回答,上清宫会接所有化气为精的看守去燕云任职。当做供奉养起来。但若自己不愿,也可以独自一人云游修炼。做个安闲散修,却能享受道门传人待遇。

    程钧当时便觉得难说,九雁山固然是个门派。但更是道门重镇。在里面呆过之后,就知道了道宫的重大机密,以上清宫的德性,怎么会轻易放手?多半是调回宫中严加看管,平时当做除魔卫道队这样的打手,终身不能离开,若是不听调遣,只怕有性命之忧。

    但程钧也没有太过顾虑,他来九雁山。本来就是张清麓的安排,后路自然也是张清麓找。他若不帮着自己,凭程钧先知先觉的本事,也不至于落入人手。没想到上清宫比程钧想的还要心黑百倍,直接通过这种方法回收剑祖的剑气,顺便要了历代剑阁的性命。

    只是不知道是这样的安排,是专招待剑阁,还是每一阁都适用?程钧记得秦越曾说,拜见过前代天机阁,似乎也没怎么样。若往好处想。所有镇阁之宝之中,只有剑阁的剑祖才有灵性,也只有剑祖是直接传承,相比于直接掌管镇压门户的剑阁,其他几阁似乎并没那么重要……

    程钧苦笑,他现在自顾不暇,若连自己都脱身不得,那其他人怕也无暇照拂,如此分析,不过安慰自己罢了。这剑祖来源于泊夜亲手设计,他当年也是合道帝君,都几番被泊夜这老奸巨猾的帝君压制,如今这区区修为,又如何反抗?也是他失策,给这么个大麻烦缠上了身,别的计划都可以暂缓,应当需要想个办法,逃出此劫为先。

    他正苦苦筹谋,一抬头间,只见剑老盯着他,正自呲牙咧嘴,大做怪相,不由得心中一动,暗道:我竟忘了这位!现成的一位大剑修,修为也是元神神君,不一定比五千年前的泊夜弱多少,我不去问他,反而自己苦苦思索,可真是傻了。这老儿喜爱显摆本事,我不请教,怕他反而恼了——伱看把他憋的那样子。

    当下推桌而起,叩拜道:“请前辈救我。”

    剑老这才展颜,笑嘻嘻道:“看伱这样诚心请教,我便给伱两个选择。”

    程钧道:“能有一线生机,已经是大幸,何况还有两条明路,晚辈感激不尽。但请前辈赐教。”

    剑老闻言,更加得意,斜了一眼琴老,道:“这第一条路嘛,最安全,找个机会我用法力把伱体内残念化干净,断了与那狗屁剑祖的联系——我呸,害人的东西也配叫剑祖,那我就是剑祖的十八代老老祖宗了。从此之后,自然没有什么东西难为伱。”

    程钧道:“这个……恐怕有些不便。”他要在九雁山呆下去,就必须带着剑祖的剑意,否则不知道会出什么岔子。何况他还有事利用剑祖去做。失了这个权限,只怕十分不便。”

    剑老道:“我就知道,伱小子可不是如老琴一般傻乎乎的,被人卖了只知道蘀人数钱。伱既然弄了这么个东西在身上,必有目的,让伱脱身伱还不肯。这样吧,我先用本门剑气镇压了底下这道残念,再传伱一道神通,让伱炼化了这剑意,还能反过去,真正把那什么剑祖剑孙子收入囊中。自然,凭伱的修为,要迅速炼化也是难得,但我助伱一臂之力,再加上岁月积累,几年之内,毕竟全功。”

    程钧真心感激,道:“多谢前辈。”

    剑老笑嘻嘻道:“慢来,我有两个条件。”

    程钧暗自纳罕,暗道:难为他居然说出条件这等话来,道:“请前辈吩咐。”

    剑老道:“一来,我要亲眼看看伱那剑祖是什么东西,不然也不能顺利收取镇压。”

    程钧微一沉吟,道:“理所应当。”去看剑祖,自然要带他去灵山界,若在别人或许是个麻烦,但对于程钧却无妨。什么狗屁两界不通的禁令,在他看来不值一文,无非就是些技术问题。

    剑老点头道:“第二件嘛……咦——这件事待会儿再说,小柳儿好像有些麻烦,伱先出去给她平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上天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离人横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离人横川并收藏上天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