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上天台 > 二七八 落英缤纷

二七八 落英缤纷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程钧脸色一变,也来不及多做分辨,匆匆的一拂袖,将那石头阵法收入袖中。这才放出神识,仔细查看。。

    那阵法为了保密,藏在地下数十丈,与上面完全隔绝,程钧的神识不足以探查道外面的情况,但他鼻子没瞎,只觉得有一股隐隐的焦糊味传来,仿佛是房屋之类燃烧过后的气味。

    这种气味,一般预示着灾难。

    剑老吼道:“不好,咱们的老巢给人占了。快快快,出去看看。”他剑光一闪,当先开路,琴老的元琴在后面跟着,程钧教程慢了,只能落在最后。

    程钧自然不急,有两位打头阵,他还急什么?手中掐诀,身形气息登时隐没,化入黑暗之中,推开掩藏的石门,一路向上。

    越往上走,焦糊味越浓,渐渐地空气的温度开始升高,以至于连程钧都感觉到了灼热,他神色凝重,暗暗思忖的对方是什么来路,是路过,还是仇敌?

    昆仑界,他结下的梁子不多,但似乎有个地方,正适合这种火气,……

    天火神宗!

    程钧缓缓向前,突然就感觉一股滚烫的罡风扑面而来,只见地下室的门被推开,琴剑二老悬浮在缝隙前面围观,他略一靠近,便觉得眼前光芒闪烁,轰鸣雷动,连忙退后,越发将自己的真元收敛。

    外面,有人在打斗!

    程钧只扫了一眼,连双方的人影也没看见。但他知道,这一场打斗非同小可。他这石门根本就不在斗争的中心,离着还有老远。但已经被罡风如此波及吗,何况战斗的中心。

    至少也是精魂真人的打斗……甚至更强。

    程钧额上见汗,虽然不知所谓。但遇到这样迫在眉睫的战斗,也不能不退避三舍琴剑二老可以围观,他却还没这个资格。

    剑老冷冷道:“好啊,有人打到我们家门口来了,他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老琴,咱们还在等什么?由得几个家伙胡闹么?”

    琴老正要答应,程钧道:“两位,别看了。先去把肉身收拾起来吧。外面的战斗不好对付,两位何必拿着元神冒险?”

    琴老和剑老同时大叫道:“啊哟,是了,要把肉身取回来,走走走,快去快去。险些忘了正事!”

    程钧使用土遁术,沿着另一边的土地往藏匿二老肉身的地洞中行去。心中却是摇头,有一件事这两个缺心眼老儿直到现在还没想起来,若是想起来了,只怕就要天翻地覆——

    商君柳怎么样了?

    行了数百丈,到了藏肉身的地洞前。刚一进去,程钧不由一惊,琴老和剑老同时大吃一惊,叫道:“啊哟,妈呀!”

    只见地洞半边完全坍塌,一块巨大地岩石从天而降,穿过了数十丈土地,砸在洞内地面上,整个的嵌入了土壤中。而琴老和剑老的肉身,很可能就在巨石底下。

    琴老和剑老同声悲鸣,剑老光芒一闪,将岩石劈成两半,露出裸露的地面。直接钻入土中,寻找自己的肉身。程钧在旁边看着,只觉得一阵难受,随手推开岩石,却见岩石之间,露出一点鲜艳的颜色。

    程钧神色微微一凛,弯腰捡起,在手中一捻,一缕幽香淡淡弥漫开来。

    那是一片干枯的花瓣。

    程钧伸手入怀,取出另外一瓣花瓣,摊开手掌,看着两瓣相似的残叶,脸色一点点沉了下去。

    突然,就听剑老悲声叫道:“天杀的!”

    只见土地一阵摇晃,从中裂开,一团血肉从中间升起。那血肉也就勉强看得出是一个人形,但皮肤肌理,简直没有完好的地方。白森森的骨头露在外面,犹如残刀断戟,可怖之中带了几分颓败。

    很显然,这个**算是彻底毁了。

    剑老虽然还是剑身,但已经扑在那团血肉身上,放声大哭,谁都看得出,那是他的肉身。

    正在这时,就听一阵大笑,笑声得意非常,正是琴老。

    只见一把破破烂烂的古琴从碎石下面拖出一个人身,这人一身衣服破破烂烂,身上也擦伤了数处,鲜血淋漓,可算遍体鳞伤,但无论如何,还算是个完整的人样子,也没缺胳膊少腿,脸上的五官也还清晰,总的来说,还能认得出来,这正是琴老的肉身。

    剑老见了,又是羡慕,又是沮丧,越加如丧考妣,哭天抢地,琴老笑道:“如何?这就是人品。咱们两个一般的放在地下,为什么你的给毁了,我的却还好好地?从今往后,你就跟着我混吧,我老人家勉为其难带着你,就当多了个法宝,什么时候走到街上想要饭了,就拿你出去抵押二两银子,换了烧饼吃,倒也快活。哈哈,今日是我的幸运日。”说罢又是大笑。

    程钧突然道:“幸运日?果然是幸运的很么?”

    琴老一怔,道:“怎么?”

    程钧看着他,神色依旧平静,也看不出什么变故,突然道:“看看吧。”手中光芒一阵扭曲,真元化作了一个斗大的锤子,高高举起,往那被剑老劈成两半的石头上狠狠一锤,只听哗啦一声,石头碎裂,粉末纷飞。

    一时间,空气中充满了飞扬的尘土和石粉,已经片片暗红。

    暗红色……

    剑老一怔,一片暗红色的物事轻轻的落到他的剑刃上,他剑刃本来布满剑气,片尘不沾,这时那物落在剑刃上,无声无息,断成两半,再次飘落。

    那是一片花瓣。

    琴老和剑老同时失声,程钧又把另一半石头劈开,再次飞出了大团大团的花瓣,两堆花瓣摞在一起,摞成了一小堆。

    这时,才能清晰的看出,花瓣早已经枯萎,失去了原来鲜艳的颜色,显得陈旧而渺无生机。

    程钧捧起一团花瓣,伸手一摊,花瓣从指缝中间漏下,如下红雨,他冷冷的看着两人,道:“听说过百花遁杀么?”

    琴老和剑老默然,过了一会儿,同时道:“小柳儿!”

    程钧喘了一口气,压下心中泛起的一丝悲哀,淡淡道:“不知道是谁,把发动了百花遁杀的商道友封在了石头里,这就是她的遗骸。花瓣干透,生机已失,她如今已经……”

    琴剑二老哑口无言,四周寂静的有些诡异。

    呆了一阵,剑老突然叫道:“都是你不好!有事没事要练什么冰弦古琴,倘若不是你耗费了许多时日,她怎么会死?”

    琴老下意识的就要反驳,张了张嘴,突然哭道:“都是我不好,我不练那个鬼琴就好了。就像你说的,我脑子又不够,干嘛非要练那个克制心魔的鬼琴?早回来几日,说不定就赶得及救小柳儿了!”

    剑老见他如此,不由一怔,随即也叫道:“是我不好,去灵山那边的事儿就是我提议的,要跟着去玩我也是第一个答应的。我真是个大大的混蛋!”说着忍不住放声大哭。

    程钧见平时两个吵闹不休的人这时竟然争着反省自己的不是,不由得暗自感慨,心中略感压抑。说起来,商君柳的去世与他干系最大,倘若杀了她的人是天火神宗的话,那与程钧更有脱不了的干系。

    自然,商君柳和程钧关系不错,两人之间也算颇有私交,她的离去,程钧心中也不好受。但终究他不是自怨自艾的人,也没有把阴差阳错往自己身上揽的毛病,眼见两个老儿小孩子一样只知道苦恼,有些焦躁,喝道:“哭什么?商道友难道就白死了不成?。”

    剑老道:“什么——啊,我知道了,去报仇,报仇!”

    琴老登时精神一震,道:“是了,谁杀了小柳儿,要将他抵偿对命!谁?天杀的狗子是谁?小程你的脑子好,你快说说,到底是谁?”

    程钧目光一冷,道:“我也不知道。但有一件事。这琴剑峰本是你们的地方,现在突然有人在此打斗,放火下来烧的满山皆糊,而商道友好端端的在山上,如今又死了,难道这两件事没有关联吗?”

    琴剑二老本来便缺少主意,听程钧说的有理,登时找到了方向,道:“对,就是他们,来琴剑峰杀人,好大的狗胆!找他们偿命!”

    琴老当先光芒一闪,一道流光钻入自己肉身之中,只见那躺在地上挺尸的老儿浑身一抖,猛地站起,恢复了本来面目。他也不顾一身擦伤,兀自鲜血淋漓,一顿足,登时飞出地穴,往天上追去。

    程钧点点头,剑老正要跟着飞出,突然圈回来,对程钧道:“老琴虽然还有两下子,但是我刚才看了,对峙的也有元神神君,我怕他一个人应付不来。”

    程钧道:“那么咱们去帮他。精魂天地以下的交给我。”

    剑老道:“那你还是别出去的好。我刚刚看了,两个精魂天地的小辈依仗着阵法,苦苦抵挡元神神君的进攻。别说没来筑基小辈,就是来了,只怕也早就没命了。你要么不去,要么……”

    程钧道:“怎么?”

    剑老道:“咱们俩一起去!”

    程钧眼前突然一亮,道:“这个方法倒也使得!那请前辈助我一臂之力。”

    剑老道:“我助你,你也助我。老琴还是不行,要打架,还得是咱们剑修。没了肉身有什么了不起?走,你拿上我,我叫你看看什么叫人剑合一!”(未完待续)RQ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上天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离人横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离人横川并收藏上天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