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上天台 > 三二五 石狼出世

三二五 石狼出世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只见石壁上,一个巨大的狼头生长出来,张开大口,露出满口尖牙,根根倒竖,个个闪光。

    众人一见,只觉得一头亘古未有的石狼要从石壁里挣扎出来,胸口登时一闷,便如泰山压顶一般,同时向后退去。定了定神,再仔细一看,却见那狼头静止不动,颜色沉暗,分明是一座石雕。

    那狼头足有十丈宽窄,虽是石雕,但五官神态乃至脸上绒毛,无不惟妙惟肖,有其一双眼睛,灰色的石质中,竟透出一股幽暗的绿色,果如择人而噬的巨兽,因此众人一见之下,立刻便觉心惊肉跳。

    定了定神,众人才发现,在狼头下面,还有一个身影,全身散发出淡淡的金光,正是那复活的圣兽。它如今后腿踞坐,身子直立而起,仰头看向狼头,神情甚是专注。只是比起那宏伟的狼头显得太过渺小,以至于几乎被忽略。

    孟洞主突然一怔,道:“长的一样啊。“李宝财往上看去,果然见那圣兽和狼头从自己这边看来,两个狼头交相辉映,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虽然他原本也分不清每头狼之间有什么区别,但孟洞主一说,他登时觉得越看越像,简直就是分毫无差。

    他有心情观察这些,南通一却没有,只是低声道:“就是这里,圣地就在这里,哈哈哈哈,这一趟没有白来,那精血……”

    李宝财听到精血,有些了然——妖修神通中,再没有比精血重要的东西了,修为提升和神通扩展,统统离不开,难道这里的圣物是雪狼王的精血?倘若这样,南通一来这里是来对了,孟洞主却是来错了,她一个玩骨头的,要妖兽精血干什么?

    孟洞主却没考虑这一层,她满心里想的也是圣物,心情激动之下,往前迈了一步,却见一只长满羽毛的利爪到了面前,拦住她去路。就听南通一的声音道:“现在精血还没取出来,你呆在这里。若搅了好事,我要你生不如死。”

    孟洞主大怒,脚下土地一阵翻腾,数寸骨质已经隐隐露出地面,但终究含而未发,显然也知道如今是关键时刻,打扰不得,但已经做出了随时翻脸的准备——反正只要圣物出现,必有一番龙争虎斗,倒也不必遮掩。

    这时候,孟洞主传音给李宝财道:“师弟,这圣物是我万骨窟之物,怎能落入外人之手?你我先不要争抢,先将这个大敌联手灭了再说。”

    与此同时,南通一也传音道:“道友,这东西对我实在太过要紧,还望你看在同乡的份儿上出手相助,事后必有重谢。”

    李宝财忍住笑意,微微点头,两人看见了,都道他同意自己,心中略感安定。

    倘若果然必须在他们两个人之中选一个,李宝财只能选南通一,毕竟是真身认识的,但事实上,若真有紧急,他可以谁都不选。

    气氛越发紧张,却也越发沉默。

    那圣兽一直无视周围,仰着头,双目直视狼头。李宝财开始以为他在祭拜或者僵立,现在仔细看,就见它下颚微微开合,似乎是在对话。

    狼与石像对话!

    在凡人眼中,这犹如神迹。但修士却有很多办法达到这一点,因此并不惊惶。只是不知道,隐藏在狼头后面的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过了很久,时间在圣兽下颚的缓缓刍动中一分一刻的流失了。

    突然,那圣兽抬起头,大叫一声。身子陡然跃起,向前撞去。

    众人惊异中,那圣兽已经从狼头张开的大口中一跃而入,丈余长的身子没入石壁,光芒消散,只留下淡淡的虚影。

    紧接着,空气中响起了一丝令人牙酸的声音。众人就觉得眼前一huā,狼头仿佛活了过来,向前一挺,开始缓缓蠕动。

    它要出来?!

    三人一起吓住,李宝财一面缓缓后退,一面暗暗探测这怪兽的实力,无奈这石狼实在是如土石一般,没有半分灵气,叫人难以窥测。

    孟洞主先是惊异,然后大声叫道:“是了,圣物在石头狼肚子里面,圣兽在启动圣物,才有这样的异象!它想要脱身!”一面说,一面奋不顾身扑了上去。

    李宝财实在难以理解,这般明着找死为哪般?然而还没等他发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感慨,就见南通一一挺身,也冲了过去。

    孟洞主人在空中,就感觉到身后有碍,头也不回,叫道:“闪开——”早已埋伏下的骨头蹭蹭噌如枪林箭雨一般冒了出来,登时如此广大的洞口都封上一层。

    眼见南通一就要撞在骨层上,突然身子一扭,从背后倏地伸出两只巨翅微微一拍,已经横飞数丈,再一转折,已经狠狠地抓了下来,刺啦一声,把骨层撕出一整条裂痕,身子已经整个穿了过去。

    刚一穿入,就见那孟洞主已经落在狼头的舌头上,向前探身,南通一急道:“贱人,尔敢——”他肋生双翅,何等快速,转眼已经能捉到孟洞主脚跟。

    就在这时,那狼头动了。

    咔的一声爆响,巨的狼口狠狠地合上,尖牙合拢,将孟洞主咬在里面!鲜血瞬间阴湿了石像!

    南通一来的虽晚,但架不住他速度快,半根翅膀已经靠得太近,躲避不及,被一口咬断,惨叫一声,从空中跌落,鲜血和羽毛四溅纷飞。

    也是他经验丰富,虽然受此重伤,但还知道此地乃是凶地,支持着用一只翅膀摇摇晃晃滑翔了几丈,终于完全失控,跌了下来。

    李宝财在下面看着,这时看他冲着自己方向而来,只得上去接住他,也不多说,一面用精气助他止血,一面抱着他转身就跑,这时也顾不得遁术不遁术,只有“但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之感。

    眨眼间跑到外面,身后石洞中异响不停。他故意不走远路,选了陌生的岔道进去,如果遇到死路,就打碎山壁,串到其他路上去,如此数次,越走越深,直到最后一条死路才停下来。

    这时,听到远处轰的一声巨响,便即无声。虽然李宝财什么都没看见,但他的直觉却告诉他——石狼已经出来了。

    程钧一直坐在水中,用感官监视着李宝财的行动,那李宝财仿佛他的身外化身一样,行动心意皆可想通——还是偶尸神奇,自从化气为精之后,他就可以做到这一点了。等看到石狼的瞬间,本人立刻缓缓上浮,来到水面,也不上去,而是沿着河岸移了两三里地,这才起身,这时已经脱离了峡谷的范围。

    想了想,他还是从其他的路绕了回去,在峡谷的外围一道山梁上,看到了云渊负手而立。这货也不知是对自己有信心还是怎么,虽然气息掩饰的绝无破绽,但一身白衣,满头银发,戳在哪儿哪儿显眼。

    感觉到程钧上来,云渊道:“完了?”

    程钧道:“没完。地下有东西要出来了。我不清楚和雪狼族是敌是友。你自己看好了,想护着谁提前护着点儿,到时候别措手不及。“云渊眼睛一眯,就听地下轻轻一响,就像是有人用竹篙打水面的声音,地下的水流突然截然分开,一个巨大的石狼窜了出来。

    程钧本来以为那石狼会来的更隆重一点,没想到他就这么来了。

    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动静又不算小,那石狼重重落在地上,咚的一声,地面都在抖动。而来不及撤退的群狼在石狼落下的瞬间,压死不知多少,因为骨肉尽碎,血都流不出来。

    一个十丈大的脑袋,会有多大的身子?据程钧看来,那石狼虽然还只是弓着身子,整个山谷仿佛都撑不下它。而群狼的活动空间,在一瞬间被压缩了三分之二。幸存下来的雪狼都在原地发愣。唯一例外的只有老帅。

    老帅见到那巨狼,先是惊异,随即大喜:“狼神出世,快随我拜祭狼……”

    话音未落,只听咔嚓一声,那石狼低下头,咬住了自己身边两头雪狼,大口咀嚼吞咽下去。

    老帅呆住,他虽见多识广,也没有见过狼神出世,也不知这是什么情况,一愣神间,又有数头雪狼被大口吞噬。

    事到如今,即使群狼悍勇,也没有什么“亲近狼神”的念头了,无不纷纷退步,更有转身奔逃的。

    那石狼也不在乎,如鸡啄碎米一般,一面低头吞吃,一面向前,直到离开河谷,突然抬起头来,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发出一声长啸,啸声变幻有致,仿佛在传达什么讯息。啸声一听,四腿离地,加速直奔而去。别看它身材如此笨重,速度却快捷无比,片刻已经不见踪影。

    程钧吃了一惊,转头看向云渊,不知他混在狼群中这么久,有没有什么心得。

    云渊沉默了一下,道:“它说的是血祭……月光湖。”

    程钧点头,道:“那还等什么?走吧。”

    云渊看着他,程钧道:“你这有始有终,总不能看着雪狼遭此横祸,必然要插手。我也有始有终,陪你走一趟。”

    云渊点了点头,大袖一摆,往石狼狂奔的方向追去。 只见石壁上,一个巨大的狼头生长出来,张开大口,露出满口尖牙,根根倒竖,个个闪光。

    众人一见,只觉得一头亘古未有的石狼要从石壁里挣扎出来,胸口登时一闷,便如泰山压顶一般,同时向后退去。定了定神,再仔细一看,却见那狼头静止不动,颜色沉暗,分明是一座石雕。

    那狼头足有十丈宽窄,虽是石雕,但五官神态乃至脸上绒毛,无不惟妙惟肖,有其一双眼睛,灰色的石质中,竟透出一股幽暗的绿色,果如择人而噬的巨兽,因此众人一见之下,立刻便觉心惊肉跳。

    定了定神,众人才发现,在狼头下面,还有一个身影,全身散发出淡淡的金光,正是那复活的圣兽。它如今后腿踞坐,身子直立而起,仰头看向狼头,神情甚是专注。只是比起那宏伟的狼头显得太过渺小,以至于几乎被忽略。

    孟洞主突然一怔,道:“长的一样啊。“李宝财往上看去,果然见那圣兽和狼头从自己这边看来,两个狼头交相辉映,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虽然他原本也分不清每头狼之间有什么区别,但孟洞主一说,他登时觉得越看越像,简直就是分毫无差。

    他有心情观察这些,南通一却没有,只是低声道:“就是这里,圣地就在这里,哈哈哈哈,这一趟没有白来,那精血……”

    李宝财听到精血,有些了然——妖修神通中。再没有比精血重要的东西了,修为提升和神通扩展,统统离不开。难道这里的圣物是雪狼王的精血?倘若这样,南通一来这里是来对了,孟洞主却是来错了。她一个玩骨头的,要妖兽精血干什么?

    孟洞主却没考虑这一层,她满心里想的也是圣物,心情激动之下,往前迈了一步,却见一只长满羽毛的利爪到了面前,拦住她去路。就听南通一的声音道:“现在精血还没取出来,你呆在这里。若搅了好事。我要你生不如死。”

    孟洞主大怒,脚下土地一阵翻腾,数寸骨质已经隐隐露出地面,但终究含而未发,显然也知道如今是关键时刻,打扰不得,但已经做出了随时翻脸的准备——反正只要圣物出现。必有一番龙争虎斗,倒也不必遮掩。

    这时候,孟洞主传音给李宝财道:“师弟,这圣物是我万骨窟之物,怎能落入外人之手?你我先不要争抢。先将这个大敌联手灭了再说。”

    与此同时,南通一也传音道:“道友,这东西对我实在太过要紧,还望你看在同乡的份儿上出手相助,事后必有重谢。”

    李宝财忍住笑意,微微点头,两人看见了,都道他同意自己,心中略感安定。

    倘若果然必须在他们两个人之中选一个,李宝财只能选南通一,毕竟是真身认识的,但事实上,若真有紧急,他可以谁都不选。

    气氛越发紧张,却也越发沉默。

    那圣兽一直无视周围,仰着头,双目直视狼头。李宝财开始以为他在祭拜或者僵立,现在仔细看,就见它下颚微微开合,似乎是在对话。

    狼与石像对话!

    在凡人眼中,这犹如神迹。但修士却有很多办法达到这一点,因此并不惊惶。只是不知道,隐藏在狼头后面的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过了很久,时间在圣兽下颚的缓缓刍动中一分一刻的流失了。

    突然,那圣兽抬起头,大叫一声。身子陡然跃起,向前撞去。

    众人惊异中,那圣兽已经从狼头张开的大口中一跃而入,丈余长的身子没入石壁,光芒消散,只留下淡淡的虚影。

    紧接着,空气中响起了一丝令人牙酸的声音。众人就觉得眼前一huā,狼头仿佛活了过来,向前一挺,开始缓缓蠕动。

    它要出来?!

    三人一起吓住,李宝财一面缓缓后退,一面暗暗探测这怪兽的实力,无奈这石狼实在是如土石一般,没有半分灵气,叫人难以窥测。

    孟洞主先是惊异,然后大声叫道:“是了,圣物在石头狼肚子里面,圣兽在启动圣物,才有这样的异象!它想要脱身!”一面说,一面奋不顾身扑了上去。

    李宝财实在难以理解,这般明着找死为哪般?然而还没等他发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感慨,就见南通一一挺身,也冲了过去。

    孟洞主人在空中,就感觉到身后有碍,头也不回,叫道:“闪开——”早已埋伏下的骨头蹭蹭噌如枪林箭雨一般冒了出来,登时如此广大的洞口都封上一层。

    眼见南通一就要撞在骨层上,突然身子一扭,从背后倏地伸出两只巨翅微微一拍,已经横飞数丈,再一转折,已经狠狠地抓了下来,刺啦一声,把骨层撕出一整条裂痕,身子已经整个穿了过去。

    刚一穿入,就见那孟洞主已经落在狼头的舌头上,向前探身,南通一急道:“贱人,尔敢——”他肋生双翅,何等快速,转眼已经能捉到孟洞主脚跟。

    就在这时,那狼头动了。

    咔的一声爆响,巨的狼口狠狠地合上,尖牙合拢,将孟洞主咬在里面!鲜血瞬间阴湿了石像!

    南通一来的虽晚,但架不住他速度快,半根翅膀已经靠得太近,躲避不及,被一口咬断,惨叫一声,从空中跌落,鲜血和羽毛四溅纷飞。

    也是他经验丰富,虽然受此重伤,但还知道此地乃是凶地,支持着用一只翅膀摇摇晃晃滑翔了几丈,终于完全失控,跌了下来。

    李宝财在下面看着,这时看他冲着自己方向而来,只得上去接住他,也不多说,一面用精气助他止血,一面抱着他转身就跑,这时也顾不得遁术不遁术,只有“但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之感。

    眨眼间跑到外面,身后石洞中异响不停。他故意不走远路,选了陌生的岔道进去,如果遇到死路,就打碎山壁,串到其他路上去,如此数次,越走越深,直到最后一条死路才停下来。

    这时,听到远处轰的一声巨响,便即无声。虽然李宝财什么都没看见,但他的直觉却告诉他——石狼已经出来了。

    程钧一直坐在水中,用感官监视着李宝财的行动,那李宝财仿佛他的身外化身一样,行动心意皆可想通——还是偶尸神奇,自从化气为精之后,他就可以做到这一点了。等看到石狼的瞬间,本人立刻缓缓上浮,来到水面,也不上去,而是沿着河岸移了两三里地,这才起身,这时已经脱离了峡谷的范围。

    想了想,他还是从其他的路绕了回去,在峡谷的外围一道山梁上,看到了云渊负手而立。这货也不知是对自己有信心还是怎么,虽然气息掩饰的绝无破绽,但一身白衣,满头银发,戳在哪儿哪儿显眼。

    感觉到程钧上来,云渊道:“完了?”

    程钧道:“没完。地下有东西要出来了。我不清楚和雪狼族是敌是友。你自己看好了,想护着谁提前护着点儿,到时候别措手不及。“云渊眼睛一眯,就听地下轻轻一响,就像是有人用竹篙打水面的声音,地下的水流突然截然分开,一个巨大的石狼窜了出来。

    程钧本来以为那石狼会来的更隆重一点,没想到他就这么来了。

    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动静又不算小,那石狼重重落在地上,咚的一声,地面都在抖动。而来不及撤退的群狼在石狼落下的瞬间,压死不知多少,因为骨肉尽碎,血都流不出来。

    一个十丈大的脑袋,会有多大的身子?据程钧看来,那石狼虽然还只是弓着身子,整个山谷仿佛都撑不下它。而群狼的活动空间,在一瞬间被压缩了三分之二。幸存下来的雪狼都在原地发愣。唯一例外的只有老帅。

    老帅见到那巨狼,先是惊异,随即大喜:“狼神出世,快随我拜祭狼……”

    话音未落,只听咔嚓一声,那石狼低下头,咬住了自己身边两头雪狼,大口咀嚼吞咽下去。

    老帅呆住,他虽见多识广,也没有见过狼神出世,也不知这是什么情况,一愣神间,又有数头雪狼被大口吞噬。

    事到如今,即使群狼悍勇,也没有什么“亲近狼神”的念头了,无不纷纷退步,更有转身奔逃的。

    那石狼也不在乎,如鸡啄碎米一般,一面低头吞吃,一面向前,直到离开河谷,突然抬起头来,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发出一声长啸,啸声变幻有致,仿佛在传达什么讯息。啸声一听,四腿离地,加速直奔而去。别看它身材如此笨重,速度却快捷无比,片刻已经不见踪影。

    程钧吃了一惊,转头看向云渊,不知他混在狼群中这么久,有没有什么心得。

    云渊沉默了一下,道:“它说的是血祭……月光湖。”

    程钧点头,道:“那还等什么?走吧。”

    云渊看着他,程钧道:“你这有始有终,总不能看着雪狼遭此横祸,必然要插手。我也有始有终,陪你走一趟。”

    云渊点了点头,大袖一摆,往石狼狂奔的方向追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上天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离人横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离人横川并收藏上天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