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上天台 > 四二一 失窃

四二一 失窃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众人虽然得脱大难,但终究是受了一肚子委屈,正要散去回家各自泻火,突然有人出来说这等不合时宜的言语,口气还这等无礼,哪个不恼?几十道目光射到鱼琦林脸上,皆含愤怒,却没有人认出她是谁。只因鱼琦林在上清宫的层次也极高,根本不是这样一辈子没离开北国的小真人接触得到的。

    只是虽然没认出来鱼琦林的身份,众人也都看清楚了她的修为——精魂顶峰的大真人,远高于侪辈,虽不是前辈,众人倒也一时不好翻脸。

    这时,那第一个出场的老道咳嗽了一声,道:“敢问这位道友哪里人士?干嘛妄言我们紫霄宫的内政?”

    鱼琦林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道:“内政?天下道务全归上清宫管,紫霄宫有内政?就算是有内政,尔等是什么身份,也配过问?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什么出身,什么职司?”

    那老道被连连抢白,终于大怒,喝道:“本座乃是晋州守观观主李棋声。你是何人,敢口出大言?紫霄宫的事我们不管,难道还要你来管不成?”他虽然恼恨鱼琦林言语无礼,但也不敢太过得罪,为防止误会,也自报了家门。

    鱼琦林也不过一听而已,压根也没有回答的意思,目光在前方一转,道:“紫霄宫的事自有宫主来管……长恨老道呢?”

    原来众位真人齐至,唯独缺了那长恨真人。鱼琦林脸色一变,喝道:“你们把长恨真人藏到哪里去了?”

    那老道李棋声道:“我们这些人都是被关在一起的守观真人,长恨真人是紫霄宫的真人,怎么会跟我们在一起?他要是没逃出来,现在想必……”摇了摇头,表示遗憾。

    鱼琦林先是一怔,随即若有所思,转头看向周围的修士,目光在每一个人面上扫过,缓缓点头道:“我明白了,你们这群犯上作乱的贼子,害了下一代的紫霄宫主!”

    她字露面一来,没有一句好听的话,动不动就出言申斥,众真人早就不忿,不过看她的修为高,强自忍耐,这时终于忍不了,纷纷怒喝道:“胡说八道!你竟敢造谣生事,你是哪里来的,是来挑事的么?”

    李棋声抬手压了压,虽然不能令行禁止,众人的声音也渐渐低了下来,他喝道:“那女子,你这是什么意思?这等信口雌黄,要跟我们为仇么?”

    鱼琦林冷笑道:“怎么?长恨真人放你们出来,你们不感恩戴德,拥立他为宫主,反而将他杀了,自行另立宫主,这等忘恩负义,早已不要脸皮,还怕人说?”

    众真人一听,脸色都自古怪,便有人道:“谁说长恨真人放我们出来的?”

    鱼琦林喝道:“我怎能不知,是我亲手将他放出来,让他去救你们的!”原来鱼琦林潜入紫霄宫时,除了大开杀戒,也正巧找到了被关押的长恨真人。将他放出来之后,鱼琦林觉得是好机会,便让他独自去放了那些真人,落一个人情。到后来找到冯宜真让她去为长恨真人做注脚,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在她想来,她杀人放火这段时间并不短,长恨真人就算不竟全功,也该放出不少人来,他又不是没脑子的人,只要在放人过程中多说几乎收拢人心的话,就算没有上清宫的支持,这个宝座也落不到别人头上。

    没想到现在这些真人出现了,不但长恨真人没了影儿,还要立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李棋声为宫主,怎能不让她惊怒,再看李棋声时,又点头道:“我知道了。他定然第一个放的你。是你见利弃义,趁机将他杀死,再将别人放出,假装众人脱险都是你一人的功劳,要旁人推举你为宫主。你这样残杀同门,不觉得心虚理亏吗?”

    李棋声面色越发古怪,道:“这些都是你臆想出来的吗?那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不去做个说书人可惜了。”

    鱼琦林喝道:“那你倒是解释解释,你们这些人都被反锁,为人接应是怎么逃出来的?还有,若不是有人牵头,你们这群散沙怎能集合在一起,有这样的秩序?分明是你凭借长恨真人的威望,假借上清宫的名义方能有此势力。可惜你遇到了我,就要现原形!”

    李棋声再也忍耐不住,纵声大笑,道:“你这女子简直荒唐,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长恨真人有什么威望?我又何须借助上清宫的名字?我当然借了别人的威望,可是跟你想的差了十万八千里,我是借了……”

    鱼琦林盯了一句:“谁?”

    李棋声道:“是……”突然戛然而止,怒道:“原来你不是愚蠢,是故意诈我来着。用这种下作手段,想知道我们宫内私事,我岂会上你的当?”

    鱼琦林见自己刚才布下的坑并没套住他,就知道用言语是问不出这些人的幕后操作者了,她早就怀疑除了自己和焦元成之外,还有其他势力介入,却始终抓不住头尾,道:“我本来想和和气气问你,你却不识好歹。那就别怪我——”伸手一摸剑鞘,要放剑傀出来。

    然后,她的动作有一瞬间停滞。一只手僵在半空中,少顷,微微颤抖。

    她神色僵硬的低下头去,就见别在乾坤袋上的那枚装着傀儡的剑鞘不见了!

    怎么回事?

    刚才离开的时候太冒失,弄丢了?

    再低头一看,就见乾坤袋上原本挂着剑鞘的银钩齐头而断,似乎被人强拗了下去,这就说明剑鞘不是自己掉落的,分明是被人偷走的。

    谁干的?

    鱼琦林脸色骤然变得血红——她贴身的东西被人偷走,那说明她当时完全失去了自保的能力,倘若那人不是偷东西,而是刺杀她,她如何抵挡?

    这一瞬间她才感觉到,自己离死亡那么近,近到了现在脖子还发凉。

    李棋声看鱼琦林神色恍惚,额头上落下汗来,以为她被自己僵住,忍不住笑道:“你这是怎么啦?是不是发病了?要是得了病要早治,晚了可就耽误了。”说着哈哈大笑,真人当中也有跟着哄笑的,笑声此起彼伏,响彻四方。

    在笑声中,鱼琦林脸色越来越红,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一人——

    从自己收回剑傀,碰过自己的只有一人……

    那个魔修,德郢!

    那个人不但拍了自己的肩膀将自己叫醒,还在紫霞弥漫时拖着自己走了好长一段路。

    一定就是那个时候!

    鱼琦林越回忆越是真切,牙齿咬得咯咯响,怪不得那人与自己素昧平生,竟会突然搭救自己,原来不过是顺手牵羊,取了自己的剑傀去!

    她这辈子,还没被人这么戏耍过!

    一股无明业火直冲头顶,鱼琦林面上的绯红色直接蔓延到了瞳孔,双目一片赤红。

    她的耳朵在嗡嗡作响,几乎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但透过眼前的血幕,依旧能看见对面李棋声那张嘲笑的面孔……

    他在笑我?

    下溅胚子,他也配!

    刺拉一声,一道耀眼的光芒闪过,鱼琦林的身躯已经落在李棋声之后,一道血泉冲天而起,李棋声的人头已经飞出几丈之外。

    她厌恶的随后抛掉刚刚用过的法器,身形划了一道剑虹,已经飞离。

    空气凝住了。

    众真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想到这个莫名其妙出来的女子会暴起伤人,而且下手如此狠辣快捷,丝毫容不得他人反应。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道:“他杀了李师兄,他杀了李师兄!”登时群情激奋。剑光连续闪烁,追着鱼琦林飞了过去。要知众人聚在一起,情绪容易受他人影响,平时这些人未必敢去追鱼琦林,但这时从众心理作用下,竟是人人当先。

    当然,也不是人人都去了,原地稀稀落落的留下三五个人。

    其中一个圆脸的道士转头道:“剑阁,咱们不追上去?”

    被问到的那个小道士摇摇头,道:“别去找死。”

    那圆脸道士沉吟了一下,道:“也罢,东西都搬到手了,还去管什么闲事?咱们离开吧。”

    那小道士再次摇了摇头,道:“别去找死。”

    众人追了一程,眼见剑光不紧不慢,追着也不费力,倒一时被牵引着追了几十里出去,突然,一道如墙壁一样的绝壁挡住了去路。

    众人一怔,突然墙壁好似幕帘一样,从两边分开,露出一道越来越宽的通道……

    移山填海!

    每个人心头掠过一丝阴翳——有真正的大能在此!

    就听山对面有人道,“诸位道友远道而来,着实辛苦,不如下来歇一歇。”口气温和从容,不带一丝火气。

    但众人就是从心底泛出一股寒气,牙根都开始发麻。不知哪一个打头从天上降落,众人呼噜呼噜往下落了一地。

    就见两山中间,一须发皆白的白衣老者依山而立,神色淡然,气度高华,看着众人道:“今日见到这么多紫霄宫的道友,真是荣幸的很了。”

    元神神君!

    众人心中都闪过这个念头,脸色都变了,手脚不知道往哪里放。事到如今,他们哪还不知道自己是被鱼琦林故意领到这里来的,这分明是个守株待兔的陷阱,心中一边恼恨一边战栗,有人颤声道:“敢问您老是……”

    “鄙人道号玄道。”那老者微微欠身,“敢问我那师侄张清麓现在何处?”RS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上天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离人横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离人横川并收藏上天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