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上天台 > 四二四 三巨头

四二四 三巨头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焦元成心中陡然一惊,心中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缓缓抬起头来,但见一个青年人坐在一块大石上,虽然年轻,但目若星辰,自有一番不怒自威的气度。

    焦元成在上清宫多年,该认识的都认识,这人自然也认识,苦笑道:“张清麓……贤侄。多少人在找你,你却在这里。”

    张清麓微笑道:“焦前辈,没想到还有相见之日。”他从小跟着无罪,上清宫的事情岂有不知,也不是第一次见到焦元成,当时焦元成还是兽形,也隐瞒了自己恢复神智的真情,只以灵兽身份示人。即使如此,张清麓知它资历高,对它也一直以前辈礼尊敬,不以畜类相待。然后今日相见,虽然还口称前辈,语气却也再无尊敬之意。

    焦元成道:“德郢是你派来的?”

    张清麓道:“德叔父是我的父辈叔伯,我求他帮忙是有的,说什么派不派的?”德郢在旁边听了一笑,虽然有些得意,但却没有插口。

    焦元成看一向口无遮拦的德郢在旁边一言不发,显然是尊重张清麓之意,心中暗自恼怒:自己花费高昂代价请他,他却一直给自己捣乱掣肘,现代倒对一个毛头小子恭恭敬敬的,可见此人性情犯贱,一至于此。不过现在火烧眉毛,且顾眼下,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要……要救我?”

    张清麓微微摇头,道:“前辈与我没这样的交情。”

    焦元成长长吐了一口气,直截了当道:“我明白了。你要我干什么,直接说吧。”

    张清麓笑道:“焦前辈真痛快,好,趁现在时间还在。咱们先聊聊。”沉吟了一下,道,“这一回的事情我有些糊涂,你在奉先殿里看见什么了?有什么样的遭遇?”

    焦元成哼哼道:“这等倒霉的事……好吧。我进去之后,奉先殿里跟一般的神殿都是一样的,我也没发觉出什么不对来……”

    张清麓突然道:“等一下。你进去的时候,奉先殿里供奉的是道祖吗?”

    焦元成道:“当然是啊,普天之下的奉先殿供的都是他,活人立生祠,也不怕折寿。不是泊夜我能看不出来?泊夜那鸟样儿,化成灰我都认得。”

    张清麓听他口出不逊,眉毛一挑,紧接着平静道:“嗯,你接着说。”

    焦元成道:“我被那小子忽悠的,上去就拿紫霄天诛令,刚一动手,一股紫烟喷上来,就把我吸进了神殿深处。”

    张清麓问道:“深处有什么?”

    焦元成冷冷道:“各种机关阵法法术,了不得。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古道统的机关,都是按照陷害神君乃至半部合道的大神君的水准做下的。要不是我蛟龙之身,比人的身体强横百倍,差点就出不来。”

    张清麓道:“原来如此,难道说奉先殿是上古道统的遗迹?”

    焦元成哼道:“或许是吧。但也不是废墟遗迹,是被人整修过的地方。无非是利用古代的机关做牢笼,关押玄道。”

    张清麓道:“谁?”

    焦元成道:“玄道。哼,就是第一代的,泊夜分魂的那个玄道,我们哥俩老没见了。”

    张清麓愕然,道:“道祖的分魂?”

    焦元成道:“你不知道?第一代上清宫元老,本来就是泊夜和泊夜的分神啊。说什么三大巨头,真是可笑,不过是他一人自说自话罢了。我呸。倘若外人也可以当上清宫的元老,那他又何必把我封了神智打入畜类?不过是看不得任何人跟他抢功劳罢了。”

    张清麓脑子有点乱,道:“我不懂……当年建立道宫,难道不是高祖他老人家一人之功么?既然如此,他自然是惟一的道祖,放着唯我独尊的位置不做,反而分身三人……图什么?”

    焦元成呸了一声,道:“要真是他一人之功,哪用得着这么故弄玄虚?当年跟他打天下,平起平坐的弟兄多了。就是当时,他也说不上唯我独尊。当初燕云虽然比不上昆仑,但中古道统灭绝之后……”

    张清麓突然道:“你等等,中古道统?”

    焦元成瞄了他一眼,道:“你看泊夜把宫里的孩子祸害成什么样子了,你都算好的,也跟个小白痴一样,什么都不懂。中古道统就是笼罩燕云、北国、焉支山,大本营在中州的玄门道统啊,那才是承上启下,开道门先河划时代的大道统,可惜时间太短,又跟俗世的王朝一般穷兵黩武,征伐过大,很快崩溃了。那时候中州文明倾覆,燕云乱成一团,想要趁机立自家道统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

    张清麓喃喃道:“我还以为……道祖在燕云独自从无到有建立了修士界……”

    焦元成再次呸了一声,道:“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等问题虽然难解,但先有鸡还是先有炖鸡这等问题,还用考虑?还真以为他的道法是天授,或者是自己悟出来的?还不是先学别人的,然后慢慢摸索自己的道路,发展到如今?也算他是个奇才,别出机杼,发前人所未发,另立门户,也是一代宗师,可是真向他传记里说的,往哪里一坐,道法就从天上劈下来往他脑袋里灌,那才是扯淡。就是那三页道藏,还不是抢别人的。”这些话他早憋了几千年,今日有机会一股脑说出来,只觉得一阵痛快。

    张清麓只觉得脑中一团乱,虽然程钧曾经降低过他一次对道祖的崇拜,但始终未有血淋淋的揭开内幕,陡然听到这般神论,叫他怎么接受?

    焦元成兀自不足,又道:“再说灵山道统是他一个人的吗?他是贡献不小,可是一起打天下的兄弟,谁没有贡献?现在传下来的各种法术,千般神通,三千道法都是他一人所创?哈哈,笑话。按照当初的排位,他也就是灵山诸祖之一,奉先殿就该挂一排画像才对。可是人家有本事,斗法不是第一,但是斗心眼那是一等一的,那么多兄弟都给他阴死了,最后就剩下他一个。他倒还知道要脸面,知道只说上清宫是他一人所创,多少有点抹不开脸。生生捏造出另外两大巨头来。什么无罪,什么玄道,都是他自家的分身,取得名字那叫一个没文化!三个人往那一坐,自说自话自打架,美得很嘛。”

    张清麓只觉得脑子嗡嗡响,有些后悔今天不该问他的话,道:“你说我师父……是道祖的分身?”

    焦元成哼了一声,道:“那倒不是的。我说的是第一代无罪和玄道。现在两边都换人了,不然你以为你会这么逍遥?玄道那边是第二代,现在的无罪,已经是第三代了,你其实可以叫他叔叔。”

    张清麓道:“什么……什么叔叔?”

    焦元成扑哧一笑,道:“就是你父亲的弟弟,虽然不是亲的。自从你父亲不再做无罪……”

    张清麓道:“你等等?我父亲,无罪?”今天他受的刺激太大,脑子不够用。

    焦元成道:“是啊,你父亲不就是二代无罪吗……”

    张清麓听得两眼发直,连旁边的德郢也“哟”了一声,道:“老儿你别信口开河。七爷跟无罪有什么干系?”

    焦元成道:“我用得着信口开河么?你才多大年纪,知道多少事?这等秘辛你们不听,我当然也可以不说,但也别打算听第二个人说起了。“见张清麓满面迷惑,道,”你和你父亲倒有八分相像,脾气秉性也有相似的地方,可惜其他的比他还差远了。那位从来不会露出迷惑的样子,可是真正的强人,不过也运气好,他爹死得早。“

    张清麓道:“什么他爹?”

    焦元成道:“就是你爷爷,也是泊夜的老兄弟。他就好在死得早,在打天下的时候就死了,对泊夜有恩无怨,留下一个遗腹子,就是张七,泊夜还真当儿子养了。当时泊夜阴死兄弟,六亲不认,对这个干儿子还有几分真情,啊呸,不是几分,那是亲儿子、亲债主一样。”

    张清麓不知该怎么说,咳嗽了一声。

    焦元成露出了回忆的神色,道:“反正当初泊夜一直想让张七当无罪,还曾经说:‘小七,我之所以设了另外两个巨头,就是为了给你留个位置。你喜欢哪一个,就当哪一个好了,或者暂时不想当,我都给你留着。’呕,这等温情脉脉的言语从他嘴里说出来,真令人作呕。”

    张清麓莫名其妙的心情好一点了,继续道:“那后来怎样?”

    焦元成道:“后来他就当了无罪呗。开头那个无罪被本尊给放逐了,最近我才见到他,居然又跑回离率宫去了,看来又要再当回无罪了。”

    张清麓道:“本尊放逐分神?这也怪了些。”

    焦元成道:“那有什么?分神本来就有几种,泊夜刚刚合道就一气化三清,化出来那两位在我看来都是失败品,除了心血是相连的,不但性情不同,连思想都出现了差异。后期那两位都和本尊貌合神离了,还有争排位这样的事情发生,三方的弟子居然也形成了三支派系,有内斗的苗头。但是因为是分神,泊夜也没把他们怎么样,只是借着道统大战的机会,把闹得比较厉害的无罪分神放逐,让张七上位而已。哈哈,真好笑,人都说这世道亲儿子都不可信,他却是连‘亲自己’都不可信。造孽造多了就是这个下场。”

    张清麓沉默了一会儿,发现无言可对,只好再问道:“然后怎样?”

    焦元成见他全神贯注,突然心中一动,暗道:这小子想来没听过自己父亲风光往事,我多说几句,他一高兴,对我也有好处,当下道:“后来就是那场灵山和昆仑的道统大战,其实当时时机根本未到,只是泊夜利用外战对内部的清洗,结果还不错。当然,那也是张七的成名战。”RS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上天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离人横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离人横川并收藏上天台最新章节